占色皱眉考虑了许久,无奈道,“她再这样下去,人就毁了。不吃不睡神魂无主老师,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坚强的姑娘,实在想不通,怎么会做一场梦,就变成了这样”

吕教授笑道,“世上有太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

占色点头,“是啊,希望等她醒来,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吕教授看着时钟的指针,一字一句严肃道,“但你知道的,催眠封闭负向记忆,并无百分百的把握。若是不成功也不知会怎样。”

占色不安地考虑一瞬,“不成功,也不会比她现在更糟糕吧”

看着夏初七蜡黄憔悴的面孔,吕教授点头,“姑且一试吧。”

夏初七觉得自己突然掉入了一个黑洞,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她的头向下,天地似乎都在旋转,旋转,在不停的旋转她的胸口有堵塞物,想呕吐,却吐出来。她的耳边,有人在唱歌,歌声很模糊,又很熟悉,一遍一遍的循环着,让她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她睡着了么在黑暗里,她拼命的想,拼命的挣扎。挣扎中,眼前有一片一片的景色掠过,她看见了摩天大楼,看见了自己在飞机前拍照,看见自己站在坦克上,叉着腰大笑,高喊“茄子”,看见自己拎着医药箱跟着部队辗转进入深山老林军事演习慢慢的,她看见自己拿起了桃木镜,看见自己软倒在沙发上,再然后,鎏年村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身子激动得颤抖了起来

肩膀在抖,手指在抖,整个人都在抖。

赵十九真的可以看见赵十九了

清凌河的水,一梦千年依旧清澈,那片没有被污染的天空高远湛蓝。可就在这时,她的耳边突然传来吕教授的声音,“你看见了什么”

夏初七激动得嘴皮颤抖着,几近喃喃,“看见了他,我的他,他坐在芦苇丛中,身上受着伤,老孙头正在为他清洗伤口可他伤得很重,很容易感染死去的我要救他我要救他他需要我我要救他”

吕教授看她身子蜷缩,起伏,却不去动她,静静道,“不,他不需要你救他。他并不存在,他只在你的梦里,你忘记他好吗从这里开始,忘记他。你的生活很美好,你自由自在,你有优渥的薪酬,有令人称羡的医术,有亲如兄弟的战友,这里还有现代化的文明这里的一切都很美好,没有杀戮,没有鲜血你忘掉他,忘掉你看见的一切忘掉忘掉”

她徐徐引导,可夏初七却颤抖得更加厉害,抵触越发强烈,“不我不想忘掉他不想求你我不想求求你”

吕教授额头上有了冷汗。催眠治疗数百例,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在深度催眠状态还有如此强烈反抗意志力的人。与占色互望一眼,她又道,“想想你的父母,你忘掉,忘掉他”

夏初七喃喃,“我没有父母,没有”

吕教授拭了拭汗水,看着“嘀嗒嘀嗒”的时钟,“想想你的家,你的朋友,他们舍不得你,占色,占色她也在等着你你必须忘掉他,才能回到他们的身边”

“家家占色”夏初七低喃着,说到占色,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但紧接着,她突地泪流满面,“对不起我的家在晋王府我的丈夫,我的女儿还有我未曾蒙面的孩儿我的丈夫,女儿他们在等我他们在等我在等我我不能忘记的”

一个人喃喃着,她的声音终于听不清了,这时,偏向左侧的头,也突然没了动静。

吕教授一惊,猛地站起,“占色,她的样子,不太对”

天空里乌云密集,像是要下雨了,南晏京师长街短巷里,是暗灰的颜色。夏初七看见了万家灯火,看见了正在修缮的金川门,看着了黑漆漆的宫中小巷里,有一对正在偷情的小太监与小宫女,看见了华盖殿的灯火未灭,看见赵樽在御书房里批阅奏章的身子她想要去抱他,想要喊他。可是,她却如一条游荡在大海里的鱼,看得见漫天海水,却无法呼喊,也无法到达他面前。她有思想,有意识,却没有自己。她害怕被黑暗吞没,被黑暗卷走,不敢乱动,只靠着强大的意志力,一瞬不瞬地看。

“弟弟,我牵着你走你要相信姐姐”

御书房门口,是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高的是宝音公主,矮的是皇长子赵炔。

炔儿被宝音牵在手里,背后是成群的宫娥嬷嬷,他们小心翼翼看护着主子,大气都不敢出。御书房门口值守的丙一与郑二宝没有阻挡,殷勤地为小主子推开了门。

宝音笑着把炔儿牵到门槛口,又低头看着他,小声嘱咐道,“父皇正在批阅奏疏,一会儿咱们见了他,父皇要是生气,你记得说是你想念母后了,想看看母后的样子才来的,知道吗”

小小的炔儿约摸两岁左右,跨过门槛都不太稳当,却重重点头。

“炔儿想母后,想看看母后”

“乖弟弟。回头姐姐给你做吃的。”宝音摸了摸弟弟的脸,满脸喜色。

兄妹两个跨过门槛,正蹑手蹑脚的往里走,便听见赵樽的声音,“进来吧,在门口作甚”

宝音“咯咯”笑着,牵着炔儿的手,便往里小跑过去。炔儿腿短,跑不过她,被强行扯了一个踉跄,“咚”地摔倒在地上。他扁了扁小嘴巴,像是想哭,可最终还是双手撑着地,笨拙地爬了起来,在赵樽蹙眉的注视中,吸着鼻子走过去,自己安慰自己。

“炔儿不哭,炔儿不哭”

都说没娘的孩子懂事儿早。

现下是永禄二年,炔儿两岁了。

夏初七贪婪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澎湃的情绪,想要发泄出来,想要高声大叫,想抱抱她摔倒的孩儿,想抱抱她的男人,可她什么都做不到,除了看,除了想,除了思,什么也做不了。她怀疑自己彻底变成了一抹游魂,彻彻底底地变成了游魂,再也不能拥抱这一切了。

御书房里,氤氲的灯火下,赵樽的侧脸仍是那么尊贵冷峻,棱角分明如刀斧凿成,俊气得比世间儿郎都要阳刚上几分。他脸上的冷漠,也在看见宝音和炔儿时,柔和了不少。屏退了宫人,他先把宝音抱坐在面前的御案上,又抱起炔儿,坐在自己腿上,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淡淡问,“炔儿为什么不哭”

炔儿畏惧地看一眼宝音,小嘴巴扁着,似哭未哭地道。

“姐姐说,炔儿要是哭哭,娘就真的死了,不会回来了娘喜欢男子汉,男子汉都是不哭的”

赵樽面色一黯,看向宝音。

宝音瞪了弟弟一眼,吐了吐舌头,赶紧低下头,咕哝道,“父皇,是你说的呀,娘不在的时候,长姐为母,要照顾弟弟,也要教导弟弟我这不是教他做男子汉么”

看赵樽脸色仍是难看,她转念一想,又道,“阿爹,我错了,不该诅咒娘。”

一声寻常百姓的“爹”,果然让赵樽柔和了表情,他拍了拍宝音的头。

“我告诉过你的,阿娘只是生病,她没事的。为什么要这样教弟弟”

宝音委屈地吸了吸鼻子,眼圈突然红了,扁着嘴巴道,“她们都说,我和炔儿的阿娘是妖精变的是国之祸水这才为天不容,被天收去了他们,他们还说”

赵樽眉头拧得死紧,“还说什么”

宝音扁着嘴巴抽搐几下,“哇”一声大哭。

“还说炔儿是祸害,炔儿生了,娘就死了是炔儿害死了娘”

“胡说八道看朕不剪了他们的舌头”赵樽面有厉色,可吼完了,怕吓着儿女,又伸手把宝音搂过来,与炔儿一起抱在怀里,贴着他们的身子,久久不语。儿女小小的,软软的,还不能立世,他们需要依靠着他才能活着,他们还离不开他,生在皇室,他们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父亲,如何抵御得住风雨头慢慢低下,赵樽闭上眼,紧紧了胳膊,父子女三个紧紧搂成一团。

他沉声道,“你们的阿娘不是祸水,更不是妖精,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她也不是炔儿害死的,你们的阿娘,她根本就没死,她只是生病,喜欢睡觉,每天都要睡觉。所以没有办法来看你们,你们暂时也不能影响她休息,知道吗”

宝音把头埋在父亲的怀里,许久许久才小声道。

“可是,宝音想娘了,有时候,宝音都想不起她的样子了。爹,宝音想去看看娘”

说罢她轻轻掐了掐炔儿的胳膊。

受到姐姐的指令,炔儿似懂非懂,也把小脑袋靠在赵樽的肩膀上。

“爹,炔儿想娘炔儿想娘了”

从炔儿出生那日起,夏初七的身体就被赵樽陈放在花药冰棺中,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宝音和炔儿也不例外。这不仅仅只是为了瞒住世人的眼睛。而是孩子小,他想给他们一个企盼,也是给自己的一个希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难向世人、向孩子,圆这样一个很难让人相信的谎言。

他看着一双小儿女,哑着嗓子商量,“等你们再长大点,再看娘好不好”

炔儿茫然地看着姐姐,宝音却小有心计。

“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赵樽眉心一皱,对儿女有点束手无策。

“等到宝音出嫁的时候,可好”

宝音今天八岁,虚岁已是九岁,时下的姑娘都早熟,对于“出嫁”之事,她似懂非懂,但也知道一点点。考虑一瞬,她瞄着自己阿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那我可以嫁给阿木古郎吗”

“”提到东方青玄,赵樽头痛了,“宝音,他是叔叔,你不能直呼其名。”

宝音扁着小嘴,却答非所问,“好吧,那阿木古郎叔叔有大妃了吗”

小小的孩子,知道得还挺多。赵樽又好气又无奈。这些年来,东方青玄与宝音一直有联系,毕竟做了两年的“父女”,他感念东方青玄对宝音和炔儿都曾有过再生之恩,也始终默许着这种行为,但如今宝音的思想,分明与东方青玄的父爱不同。

女儿还小,他不知怎样解释。

但在儿女面前,他也不惯撒谎。

“还没有。大妃哪是那么容易找的,得仔细找人品贵重的才行。”

“哦”一声,宝音问,“那宝音人品不贵重吗”

“贵。”赵樽叹息,“很贵。”

“宝音是公主,父皇的公主,大晏的公主。”

“是,宝音是公主。”赵樽对女儿,只有附合。

“阿嬷说,男子未娶,女子未嫁,便可婚配。”宝音嘟着小嘴,又强调了一遍,“还有,宝音问过阿木古郎,他爱不爱宝音。阿木古郎回信说,他爱宝音。爹,宝音也爱阿木古郎。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婚配呢”

赵樽眉头紧拧着,想着漠北的东方青玄,很想掐死他。

“宝音,这个爱,分很多种的。阿木古郎对你的爱,是像阿爹一样的爱”

宝音蹙眉,歪着脑袋看她,“可阿娘说过的,爹是只有一个的阿木古郎若也是宝音的爹,那他又是阿娘的什么人”

与孩子讲道理,与对牛弹琴差不多。

尤其这句话直戳赵樽的软肋,让他登时没了脾气,无奈低叹。

“阿七我该怎样教育女儿才好”

宝音看他爹苦闷的样子,晶莹的眸子闪着狡黠的光芒,一只小胳膊揽住弟弟,齐齐偎进了父亲的怀里,奶声奶气的道,“既然阿爹也不知,那么让宝音亲自去问阿娘可好”

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原点。

宝音聪慧,完全继承了阿七的俏皮与伶牙俐齿,脑子又好使,有些事,他越发瞒不住。

考虑了一瞬,他道,“再等三年,好不好”

宝音道,“为什么要等三年”

赵樽顺顺她的头发,“等三年,我们便会回家,北平那个家。会把阿娘带去,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见到阿娘了。而且那个时候,你们也更大了,不必要阿爹再操心,阿娘看着你们,会更喜欢。”

宝音不太相信的睨着他,“真的么”

赵樽点头,“真的,我保证。”

“好吧”宝音伸了尾指,“拉钩。”

赵樽把手伸了过去,与她的尾指拉在一起。可宝音想了想,又把炔儿的小手牵过来,与赵樽的另一只手勾在一起,三个人紧紧勾缠住,她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期盼,然后像个特别懂事的小大人似的,告诉炔儿。

“弟弟,快快长大等你长到五岁了,是大人了,就可以见到阿娘了。”

炔儿似懂非懂,重重点头,又狠狠摇头。

“炔儿乖的,炔儿不会哭。”

夏初七看着他们在御书房小声窃窃,悲喜交加,感受着他们,却怎么也融入不了他们的世界,她像一个没有生命的魂魄,不能挣扎,不能呐喊,不能动弹,只能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

“初七,听见时钟的声音了吗听见了吗快回来”

似乎有人在唤她,可她听不见,听清了也不想理会。她只知道,她不能再回去,回去了就再也看不见赵十九和她的儿女了,就会忘掉这一切,就会连梦都没有

“不,我不回去不回去”

强烈的意志力,让她扭曲着再次挣扎起来。

“我宁做游魂,不做人。”

吕教授看着椅子上满头大汗的姑娘,双手捧住了面颊。

占色也惊慌失措,喃喃自语,“怎么办老师,这可如何是好”

她们催眠她,试图洗去她的记忆,她却无法进入深度催眠,保持了意志力。

然而,等她们试图唤醒她时,她却沉入了更深的梦里,再也不能醒来

吕教授撑着额头,面色煞白,“我再想想办法。”

春去冬来,寒来暑往。

一春复一春,一年复一年。

欣欣向荣的万物,在永禄盛世蓬勃生长。赵樽继位后,巩固北方边防,大力发展农耕,兴修水利,疏通运河,减轻税负,编纂大典如今的大晏,国富民强,疆域辽阔,俨然是夏初七渴望的繁华盛世。

天地间,锦绣一片。

寰宇里,壮丽河山。

永禄五年,三月里,春暖花开,北平府八百里加急到达京师,北平皇城宫殿已初具规模,黄琉璃的瓦顶,青白石的底座,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其建筑之精妙,堪称史上之最。同时那历时四年的帝后陵寝,也基本竣工。

那一日,应天府万里无云,碧空如洗。

那一日,离赵樽登基为帝,已过去五年。

那一日,永禄帝在奉天殿上宣旨,正式迁都北平,便改北平为北京。

那一日,也终将成为过去

永禄五年三月底,满载着京师皇室、重臣与货物的官船,一辆一辆地驶入了河道。有心人发现,相传恩爱的帝后并未同行,上官船的是一辆雕刻着丹凤朝阳的巨型凤辇。自始至终,皇后都未露面,有人传说,凤辇里装着的,是一口花药冰棺

平息了许久的流言,再一次传得沸沸扬扬。

可赵樽并不理会,仍然勤于政事,一心扑在朝政上。

永禄五年九月,历时数月的搬迁后,新京事务,基本理顺。其时,宝音虚岁十一,炔儿也六岁了可花药冰棺中的夏初七,容貌却停留在了二十三岁。美貌如初,肌肤白皙,宛若少女,没有一点变化。

赵樽坐在冰棺边上,一口一口哺着她吃药,唇边露出笑意,“阿七,爷都老了,你还是这般娇俏的模样。”

“你说,等你回来,爷如何配得上你”

“阿七,宝音昨儿又吵着要见你姑娘长大了,有些像你,性子聪慧,还急躁。看着大大咧咧,心思却细腻炔儿也很出息,不到六岁,文能提笔做诗,武能弯弓射箭,字儿也写得有模有样,国策朝论,也样样在理。朝内都夸他是神童,岳父大人也说,将来他必成国之圣君,想来会比他爹更有出息。”

夏初七随了他几年,跟了他几年,对他几年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可她仍是那样的一抹魂,看得见他,却摸不着他。

不过,她也习惯了这样的他。习惯了看他对她说话,“如今国事平顺,孩子也大了,有他两个舅舅和外公看着,还有大牛,元祐十天干也个个都是顶梁柱。阿七,我用了五年的时间,给儿子留下了一个国泰民安,山河稳固的江山只是不知道,五年过去,你还在不在奈何桥上等我”

“你说过会等我一起,打杀孟婆,不忘前世,下辈子还做夫妻的”

“彼时的诺言,你可还记得”

静静地,看着冰室里熬尽的油灯,他说了许久,抹了抹眼,喟叹着起了身。

“郑二宝”

郑二宝小心翼翼进来,低头,不敢看冰棺,“主子。”

赵樽淡淡看他,满眼的血丝,眸底略有湿润。

“去御书房,为朕备上笔墨。”

郑二宝“嗳”一声,照做了,自去。

赵樽又看向了冰棺。冰室里的空气,凝固了,冻结了。

空旷,静寂,连顶上滴下的水滴,都清晰入耳。

但夏初七仍是无法拥抱他,她在她的梦里,看着他走出冰室,看着他进了御书房,遣退了郑二宝,一个人凝神半晌,铺平黄色的帛绢,一字一字写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承天之命登极以来,兵戈匪患不断、灾荒祸乱连年,民生凋敝汲汲营营五载,督六部,设内阁,勤于政务,朕未敢有半分懈怠。今大晏国运昌隆,疆域东起高句,西据吐蕃,南容安南,北距大碛,物阜民丰,兵精将广,正是固国本,立元储之时皇长子赵炔,天资聪慧,品性端方,为宗室嫡子,可克承大统兹恪遵此诏,谨告天地、宗庙、社稷,于永禄五年九月十六,授予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

他又写,“皇后夏氏,为朕之所爱,可配享太庙,与朕同荣。”

他还写了很多,各种人事安排,各种给炔儿的指点

夏初七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时写这些。他才三十五岁,正当创基立业的大好年华,怎么写得就像遗书似的“遗书”两个字突地崩入脑子,她惊愕了。

她正待再看,宝音却突地跑了进来,欢快的喊他。

“父皇,你找我”

宝音长成大姑娘了,粉嫩的小脸上像涂了一层胭脂,额头的细汗让看她起来很真实,一点也不像只存在于她的梦里只可惜,宝音看不见她。她嘟着嘴,笑眯眯地问赵樽,“什么军国大事,要劳你女儿大驾光临”

这性子赵樽唇角微牵,“你与袂儿,过几日就能见到母后了。”

“真的”宝音张大嘴,不敢置信。

赵樽点头,但笑不语。

“太好了”宝音拍着手,灿烂的笑,“我这就去找炔儿。”

赵樽看着女儿的身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