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祐,我已不是当初的乌仁。”

元祐轻唔一声,笑了,“我知道呀,你比以前更好了。”

乌仁潇潇轻叹一声,“你不要一时兴起,误了终身。你若是留下我,怎样与诚国公交代,又怎样面对那些流言蜚语”

“嗤”一声,元祐笑得有些得意,“小娘子,你不了解小爷我了。”颇为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他捋顺着乌仁的头发,“小爷岁数有多大,便被人说了多少年,早就不管他人口舌。记住,人活着,是为自己。”

乌仁潇潇被堵得哑口无言。

元祐低头,情真意切,“不问旁的,你只问你的心,可愿跟我试一试”

“试一试”乌仁潇潇扬了扬苍白的唇。

“对。我不会迫你。只想你给我一次机会。不如这样,以你兄长到京之日为截止,在这期间内,我若是再与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若是宿花眠攀附,你再走,我绝不拦你。若是我没有,届时便请你兄台与陛下为我们做主,可好”

乌仁潇潇白着脸,看他唇角恶劣地浅笑,心知这并不公平。

哈萨尔从哈拉和林过来,最多两个月,时间太短,若是他连两个月都受不了,那还算男人么不过,这又算很公平,因为那是他态度的体现,也是他为她做出的努力。楚七曾说,不要对没有尝试的事情轻易下结论。这几年,她深深领悟了这句话,也为那些年少青葱的固执和对爱的执着付出了代价。即便那时是好心一片,终究也让自己蒙了尘埃。

静默中,她的视线,淡淡的看向元祐。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

元祐若有所思,“因为我喜欢你,打心眼儿里喜欢的那种喜欢。”

芙蓉暖帐,丽影成双,这般的场面,让乌仁潇潇的心志有些散。

“若是我答应与你试试,你会怎样待我”

她娇憨的模样儿,仿若又回到了当年,元祐视线模糊一片,笑了笑,他捏捏她的脸,眸子里一片柔软,“待你好,让你快活。”

一股子暖流从流底滑过,乌仁潇潇眸底微润。

“怎样待我好”

“陪你吃饭,玩耍,听你的话,逗你开心。”

“怎样让我快活”

“陪你睡觉,嗯,你懂得的”

乌仁潇潇面色一僵,轻轻唤他名字。

“元祐”

“嗯”小公爷激荡在风花雪月的漩涡里,乌仁潇潇却面色微变,目光悲切,像是忍受着什么痛苦,身子微微发颤,声音也似带了哭腔,“我们曾有一个孩子的”想到那个夭折的孩儿,她的心仿若撕裂,疼痛,疼痛难当,“但它死了,是顾阿娇做的,是她亲口承认的。”

元祐怔了片刻,听得她泣不成声的呜咽,仿若被人剜了心肝,伸手揽住她的身子,温暖的掌心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摩挲着,安抚着,却又有些不解,“我那时听闻了消息,还以为是”

“是他的孩子”乌仁潇潇苦笑道,“孩儿六个多月大了,我的肚子长得像一座小山似的”这么多年的独自忍耐,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再也忍耐不止,对着肚子比划了一下,“长了这么大,这么高他是个儿子,产下来时便死了都是我那时信着顾阿娇”

“乖,不要伤心了。”元祐紧紧圈住她,不停安慰,“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会有的,我告诉你啊,我连咱们孩儿的名字都想好了。若是儿子,就叫他元宵,若是女儿小爷还叫她元宵,你看如何”

“元祐”低低叹道,乌仁潇潇看着他的脸,久久不动。

时世移转,人事多变,原以为永世不能再见的人,如今就躺在身边,她却还可以向他倾诉失子之痛,这也许便是上天给她的恩惠了。

确实,当珍之,当重之。

缓缓闭上眼,她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刚刚醒转般,软绵绵叹了一声。

“好,我们试一试吧。”

除了顾阿娇入诏狱,等待着无限的刑讯之外,永禄元年三月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北狄太子哈萨尔入京接亲,并口头应允了元祐与乌仁潇潇的婚事,说回京便禀报父皇,再行操办。另外,三月十六,在南晏京师逗留了近半年之久后,东方青玄终于告别了这片土地,返回了兀良汗。

临去之前,赵樽单独见了他,地点选在了晋王府。

那天晚上的月亮比九月十六更圆,两个男人都喝了一点酒。

隔着小窗,赏着月色,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但东方青玄是红着眼圈离开的,赵樽也在府邸坐到天明方才离开。次日一早,天未见亮,东方青玄领着兀良汗侍卫便离开了京师。但东方阿木尔却以益德太子之妻,赵樽皇嫂之尊,滞留在了大晏。

历时数月,京师风云与宫闱纷争似是画上了句号。

但赵樽却一日比一日沉默。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永禄元年朝廷刚刚缓过劲儿来之时。

这个平日勤政、不近女色的永禄帝,突然兴起了迁都的打算。

他连宫中用度都嫌浪费,如今迁都得耗费多少库银一开始,仍然是群臣反对,但赵樽执政与赵绵泽不同你可以有意见,但是我基本上完全不听你的意见。大朝会、小朝会,数次针锋相对之后,众臣再次被这个寡言少语,却招招见血封喉的皇帝给说服了。

北平作为北方的防御重镇,北方也是大晏防守要塞,从应天府调兵,太过被动。

“天子守国门,御敌于北平”,成了这年最大的一道政令。

但宫城要重修,还要同时修筑帝后陵寝,这都是耗费工期的事情,圣旨颁布下去,工期计划也都报上来了,可要修一座全新的宫城耗时究竟多久,谁也不敢保证。只是,赵樽似乎一日比一日焦躁,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十日后,拿到宫城与皇陵草图,赵樽心绪不宁的去了长寿宫。

冰室内的帷帐,垂得低低的。

与外间的阳光与绿树,隔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参见陛下。”冰室内的太医跪地请安。

赵樽没有穿龙袍,瘦削了不少的身子,看上去也清减了不少,但高冷雍容的气度,仍是让人看他一眼,便会心生惧意。可今日的他,神思不属,只拂了拂袖,“把娘娘的药拿来,朕亲自伺候。”

“是,陛下。”

太医后退着出去了,冰室里安静了下来。

“阿七,我回来了。”

他轻轻地说,却无人回答。

在烛火的光影中,花药冰棺上雕琢的一只金凤,栩栩如生,仿佛马上就要飞起来似的,衬得冰棺中的女子,那数月如一日的面孔,也生动,美好,没有半丝改变。赵樽静静坐在杌子上,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样子,眉头紧紧拧着,又舒展开,舒展开了,又轻轻拧起,心绪似乎在不停变幻。过了好一会儿,他突地伸出手,放入冰棺,紧紧握住夏初七的手。

她的手,没有温度,他的手,却柔暖如故。

赵樽抿紧了唇,声音满是怜惜,“你怎就不肯暖和起来呢要犟到什么时候”

棺中的女子并不动弹,日复一日的静默着,脸上似是带了轻笑,宛如少女。

他起身,俯低头,在她唇角吻了吻,“知晓你怕冷,爷却把你放在这。你就不生气”

往常阿七生气的时候,便会跳起来打他。

可她睡着了,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理会他。

赵樽眉头渐渐拧起,这一回再没有松开。

江太医入屋时,清了清嗓子,鼓了好几次勇气才走了上去,颤着声道,“陛下,娘娘的药来了。”

轻“嗯”一声,赵樽伸手去接。

那太医松开手,退到边上,手心紧紧攥成了拳头。

长寿宫冰室里面伺候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不敢说的秘密。

他们每一天,都在自欺欺人。其实,皇后娘娘早已薨了,在当天便已断气,如今只是用昂贵的药材与九转护心丹的药力相结合,护住她的尸身不坏。但说到底,还是一具尸体。所谓的“暖心肺,保凤身,延年寿”的托辞,是他们为了活命糊弄皇帝的而皇帝,也甘愿被他们糊弄。

对,皇帝也清楚地知道,皇后早就死了。

可他仍然在日复一日的欺骗自己。

至于江太医,惶惶然度日,每一天,都像一年,并不知道何时会掉了脑袋,不得不更加小心慎重地说话,“陛下,娘娘气血受损,体虚气弱,臣等新配了一个养身良方,今天的汤药,便是新的尝试。”

赵樽并不抬头,“嗯”一声,嗓音沙哑,“江太医,辛苦你了。”

“老臣,老臣不辛苦”江太医花白的胡子抖了抖,想到这度日如年的日子,有些憋不住了,跪在地上,委婉地道,“反倒是陛下,当保重龙体为要。娘娘她安然入睡想来最念叨的人便是陛下了您若是身子垮了,娘娘醒来,怕不得心疼难受。”

江太医常年在宫中行走,很会说话。

赵樽微侧过头,目光从夏初七脸上扫过,又看向他。

“江太医,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朕的皇后,已经死了”

难道不是么老头儿吓得腿脚一软,却不敢承认。

“老臣,老臣不敢。老臣只是觉得娘娘一时半会不,不会醒”

“她会醒的。你们的皇后娘娘,她不是普通人,她是有神灵护体的,她也不会不会抛弃朕的。”赵樽说罢,探了探汤药碗的温度,亲自含在汤水在嘴里,一点一点哺入夏初七的嘴里,喂一口,又扶住她的身子坐起,掌心慢慢顺着她僵硬的脊背,像是怕她噎着似的,一双眸子里满是温柔。

“阿七,你只是暂时离开的,对不对”

他温柔的哺着药,轻声说着,就像她真是活人一样。

江太医跪在地上,身子哆嗦,那种见鬼似的错觉,令他身子都是凉的。

比那口冰棺里的人更凉。

这个皇帝疯了,他真的是疯了。

“阿七,快点回来。”望定那个不会说话的尸体,他的声音温柔得近乎哀求。

“你再不回来,爷怕是真的等不及了。”

等不及什么,他没有说,只是把剩下的药哺给她,等汤药顺着她的喉管滑下去,他方才接过郑二宝递上的盐水,帮她漱口,让她吐掉,再细心为她擦去唇边的水渍与药渍,就像对待一个初生婴儿般,慢腾腾将她平放在冰枕上。然后,看着她俏丽美好的容貌,他似是有千言万语,却只得噎下。

“你不想听我,那些事,我便不说来叨扰你了。”

浅浅一叹,他怜爱地俯身为她捋了捋鬓发,凑到她的面前,柔声道,“既然你还没有原谅我,便继续睡吧,睡多久都可以。我先去处理政务了,等我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做好了,便有更多的时间陪着你。阿七你要好好的,人生漫长,一月,一年,十月,十年,未来还有许久,我们都可以同渡的。”

冰棺里的女子,面色平淡。

身侧的郑二宝,眼泪却像珠子似的,串串往下掉。

“呜主子爷娘娘她她呜”

剩下的话,他不敢说,赵樽也不爱听。

“放心吧,阿七,”他的手指轻轻抚过夏初七的唇,“我们永不会分离,我会永远陪着你。”

他的眼中,有一抹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郑二宝低泣着,拿袖子抹眼泪儿,却仍然琢磨不透他的主子。

只是他突然发现,只几个月的时间,他家主子爷的脸上,憔悴得仿若经了无数个流年的侵蚀。

“呜”他终于崩溃,长声痛哭。

岁月如梭,白驹过隙。那一天在鄂市伊金霍洛旗“墨家九号”的古董店晕倒后,夏初七怎么回的京都都不知道。当她从噩梦中再次醒来时,正躺在占色家大别墅的床上,夜色笼罩了落地窗,她紧紧抱着枕头,满脸都是泪水,那样子又狼狈,又可笑。

“占色我又给你添麻烦,是你把我捡回来的”

一个“捡”字,逗乐了占色。

她为夏初七倒了一杯温水,塞到她手上,“那个古董店的小伙子,在你的手机上翻到我电话,通知了我。我这才飞去鄂市带你回来的,我找周益来看过了,说你只是气血虚,劳心倦怠,累的,没大毛病,休息休息就好了,没事啊。”

休息能好么知道占色在安慰她,夏初七突然抱着茶盏苦笑。

“占色,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这天晚上,就在这间有着大落地窗的房间里,夏初七偎在软软的枕头上,向占色讲述了那个梦一个关于爱情,友情,生死与离别的离奇梦境。在那些金戈铁马与滚滚硝烟里,占色一直没有说话,更没有反驳,像是入了故事真的相信了,偶尔还为故事落泪。夏初七突然感动起来,一种找到了诉说的感觉,让她嘴巴不停地说了整整一夜,后来,她说累了,便睡着了。

后来的后来,她发疯似的满世界找墨九。

找占色动用关系查户籍,在网上发贴寻人,甚至上街漫不目的的寻找。

只可惜,庞大的户籍系统,没有能提供给她任何帮助。

也就是说,墨九的本名,也许就不叫墨九。

她发的贴子也石沉大海,很快被淹埋。

时间漫漫溜走,她日夜颠倒,思绪混乱,要么整天整天的满街寻找,要么整天整天的沉默,不吃,也不喝,甚至也不用睡觉,整个人快瘦成一堆骨架子了。占色冷眼旁观了这么久,终于受不了她了,几个月后,她强制性地把夏初七带到了京师某著名大学的心理实验室。

“好好坐着,吕教授很快就来。”

实验室里,摆放了一排排的书,密密麻麻的书,看得人很累眼,简直就是密集恐惧症的克星。

夏初七脑子很清醒,但是她知道,占色以为她的精神出问题了。

是的,每一个人,都以为她病了还是精神病。

她也希望自己真的是精神病,可她太清楚,她不是。她不想说话,只是因为孤独,一种不被人了解的,一种似乎再也无法融入现代世情的孤独,一种想念赵十九生生入骨的孤独,啃咬着她的心,让她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吕教授是在十五分钟后推门进来的。

她眉目和善,身体有些发福,剪了一个齐耳的短发,干练、精神,与夏初七脸上的沧桑和憔悴相比,这老太太似乎更有年轻人的朝气。微愣一下,她随和的看向占色。

“先给你朋友倒杯水吧。”

她很温和,占色倒的水也很温暖,夏初七没有拒绝,喝了一口,友好地道谢。

吕教授是国内心理学泰斗,催眠专家,从事教学和心理研究数十年,见过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患者,却从来没有看见过像夏初七这样的正常得比正常人还要正常的心理患者。

来之前,她在电话里与占色交流过,大抵知道她的疾病情况,但是根据她的经验,患有沉迷梦境症的精神病人,大多傻傻的,精神恍惚。这个女孩儿只是憔悴伤感,却并无真正迷在二次元的迷茫。考虑一瞬,她温暖的笑了笑,“与我说说吧,你的梦。”

让她倾诉,是放松心情进行催眠治疗的首要因素,与治疗的效果也息息相关,这似乎是必要的步骤。可夏初七笑了笑,指头轻轻抚着水杯壁,却笑眯眯地反问,“占色不是都对你说了教授还有什么不了解的”

吕教授愣了一下,又亲和地笑笑,“人的大脑是极为神奇的所在,其实我们并没有不信或者你的潜意识,真的残留了上一世的记忆。你不要排斥科学,也许我可能用科学的办法,为你解开谜底”

夏初七深锁的眉头微松,“你没把我当神经病”

吕教授一笑,“哪里会有你这么可爱的神经病”

夏初七微微一笑,“好吧,我信你。”

吕教授有意无意把桌布的一盏台灯调成了容易引起人视觉疲劳的浅色调,又侧过身,把前面密密麻麻的书架留给了夏初七的直视面,又把一个正在“嘀嗒嘀嗒”跳动的小闹钟放在台上。

“你先告诉我,你怎样认识梦里那个他的”

夏初七皱了皱眉,像是不想再提,但也不知为什么,在这个老太太面前,她却抵不住倾诉之欲,“我在占色家里,她为批了个转世桃花,凤命难续的命数,我根本不信后来看上她家的一个桃木镜,她说是古董,我看那镜面与现代工艺没区别,心里不信,非得逗她,塞在了包里然后她去接孩子,我便在她家沙发上睡了过去”

“你见到了什么”吕教授问。

“我见到一个古代的村庄,那些人要杀我,我身上被粗麻绳捆绑着”

“是他救了你吗”

“不,不是他救了我,是我救了他。”

在时钟的“嘀咕”声和吕教授引导下,夏初七一五一十的把穿越之事以及与赵樽的种种说了出来,时间过得很慢,讲到那些美好的,她脸上会浮出笑意,讲到伤感的,她脸上会有忧色,讲到她生子的凶险,以及对赵樽金川门事变之后的担心,她脸上的恐惧也是真真切切。

一切就像真的一样。

占色默默不语,吕教授也沉默了。

兴许是情绪没有抵触,很快夏初七便进入了浅度催眠状态,话题也在吕教授的引导下,渐渐深入。但不论问什么,她的回答有逻辑,有条理,并无丝毫漏洞这就和普通的梦境有了本质的区别。吕教授微微笑着,突然问,“你很爱他吧”

“我很爱他。”夏初七浅阖的眼睑,轻轻眨动着,露出幸福的笑容,“他也很爱我。”

吕教授沉吟,“那你想再见到他吗”

夏初七身子微微一震,“想。”

吕教授温和道,“那你可以配合我吗”

“好。”她回答得毫不犹豫。

吕教授瞄了占色一眼,示意她把时钟拿近,停顿片刻又柔和道,“你现在很累了,你需要休息,你想睡觉了等你睡着了,就可以见到他见到了他,你就可以和他重叙旧情好不好”

“好。”

“那你乖乖睡,好不好”

“好。”

“把你的头偏到左侧,你想一下,你到了那个古代的小村庄,有个妇人,她叫范氏,她在骂你但你的手里有桃木镜,你是特种兵你不怕她,你很放松,你笑着,就像看小丑一样看着她们你不想与她们纠缠,你想快点见到你的良人但是你得放松,再放松,放松了才能见到他”

“好”她喃喃,似无意识,却照着在做。

吕教授接着说,“你身上很温暖,很舒服,你睡了,睡着了”

轻轻“嗯”了一声,这一回,夏初七没了声音。

“她睡过去了。”占色轻轻一叹,“这是深度催眠状态”

“是的。”吕教授转头看着她,“不过,你确定要为她洗去这段记忆”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