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嘴贼毒。

东方青玄眉目一沉,却没有接话。

殿中,无数人怀疑的目光都落在夏初七与赵樽两个人的身上。总觉得他两个的做法很不可思议。死到临头了,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废话,会不会太诡异了

南晏的侍卫们,偷偷为他两个捏了一把汗。兀良汗的侍卫们,在莫名其妙之余,只觉得这晋王与晋王妃两个人都是疯子,疯到了一堆。

与赵樽“你懂我懂”的侃了几句,夏初七大抵觉得脖子有些发酸,不轻不重地转动一下,不太耐烦的拿手肘撞了撞身后的东方青玄。

“东方青玄,松开一点。”

她若无其事的样子,惹得东方青玄唇一弯,笑出声来。

“松开你要松你,我又何必抓你”

夏初七听不见他的回答,她眼中的世界里,只有一个赵樽。与他的目光交流着,她一颗心都是温暖的。

不过,她的眼没有看东方青玄,话却是对他说的。

“赶紧的,要动手就动手,别墨迹了”

“决定了”东方青玄不理她,也看赵樽。

“决定了。”赵樽沉沉一哼,“动手吧。”

“呵”一声,也不知东方青玄到底相没相信赵樽会真的放弃夏初七,他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角,看着赵樽的手慢慢伸向腰间的长剑右臂猛地一紧,便把夏初七拉到自家怀里。一低头,他的呼吸落在了她纤细白嫩的脖颈间。

“好香。”他吸一口,赞。

赵樽眸色一厉,视线像刀子。

夏初七的身体也瞬间僵硬,几近咬牙,“东方青玄”

可任由她怒斥,东方青玄却浑不在意,抬起头来,还朝赵樽莞尔一笑,“好,那便动手”

人家说动手,他也说动手

既然大家都在说动手好,动手便动手。

只见殿中寒光一闪,赵樽手上的剑已然出鞘。

他的剑尖,指向的不是夏初七,而是夏廷赣的方向。但他要杀的人,显然不是夏廷赣,而是一名貌不惊人的兀良汗兵士。在此之前,他一直静静站在夏廷赣的身侧。

“啊”一声,惨叫起。

那兵士胳膊中了一剑,手上的刀子应声落地。仓皇之间,他条件反射地想要败走。可赵樽岂会给他机会或者说,在这样的一间塔殿内,谁又能有逃跑的可能

不成功便成仁,应当是他出手前想好的。

“杀了我吧”看着赵樽掠来,他眼紧紧一闭。

“噗”一声,赵樽手腕一挥,在一道清脆的金铁声里,身形急掠过去,都没见他怎么出的手,那兀良汗兵士的胸口上,便被一柄长剑贯穿而入。

血光飞溅而起,在夜明珠下闪烁着瘆人的光晕。

那个人,至死都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

他不明白,为什么赵樽会发现他,并且杀了他。

赵樽自然不会告诉他缘由。他慢慢抽回剑,看着那人顶着一张“冤死脸”重重地倒在地上,好半晌儿都没有动弹。

剑柄上的幽光,射入夏初七的眼中。

她微微眯了眯眼,还没有说话,东方青玄便出了口。

“你应当留下活口的。”

“不必要。”他的话,显然是对赵樽说的,接话的人,自然也是赵樽,他道:“这种人,不会知晓太多事情,留着浪费粮食。”

他淡定的眉眼,他淡定的话语,加上东方青玄的态度,以及刚才发生在塔殿内的古怪事情,让众人面面相觑着,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赵樽与东方青玄两个人究竟是敌是友是合作

就在此时,那个疯老头儿却闷闷一笑,在众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下,走到道常和尚的身边,朝他摊开了枯瘦的手。

“鸡腿要吃鸡腿。”

他那样子,看着分明还是疯子啊

由疯到不疯,他到底疯不疯

众人都愣了,道常和尚却一脸平静。

“阿弥陀佛”他看着疯老头儿,无奈的一叹,“夏公等出了陵墓的时候,才有鸡腿吃的。”

疯老头很不满意,“你个大和尚说好的,我那般学着说一句话,便有鸡腿吃的。你哄人。”

道常蹙眉,“鸡腿是有,在陵墓外。”

疯老头儿又伸了伸手,“鸡腿有,你就拿来。”

道常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感觉,苦笑着,却也没有喊佛祖来解围,只道:“在陵墓外,如何拿得来”

疯老头给了他一个看“傻瓜”的眼神儿,哼哼道:“自然是你自己去拿,未必我去么”

“”道常傻了,佛祖也救不了他。

夏廷赣的脑子虽然有些不正常,但似乎还没有到达完全不知晓事儿的程度。看道常如此,他耷拉下眉头,瞪了一眼,哼道,“不讲信用者,斩”

“”

原来疯子还是疯子,压根儿就没有清醒过。

那一句“选女儿”的话,不过是道常和尚教的。

怪不得先前一直在“搞基情”,原来如此。

可赵樽与东方青玄两个人的基情,又是什么时候搞上的从朋友到敌人,又从敌人到朋友,转变得会不会太变了

夏初七左思右想不得解,默了默,抬高了眉梢。

“哪个来解释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赵樽抽回宝剑,看向她,“有人要杀夏公灭口。”

夏初七不解,“为什么要杀他,他疯了”

赵樽道,“可他刚才好了,是装疯的,那人便沉不住气了。”

夏初七一愣,“那你咋发现那个暗桩子的”

赵樽眉目一沉,极为傲娇的道:“这来自于智者的直觉,与你很难说清。”

一口老血噎在喉咙,夏初七恶狠狠瞪他一眼,哼了哼,又斜睨看向东方青玄。

“这么说来,你们两个人,是一早就说好的还有,先前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不待赵樽开口回答,东方青玄便是一笑,“你是想问,我是否喜欢你那一句,是真是假”

“”夏初七无语。

冷哼一声,赵樽眸子一凉,扫向东方青玄,“不。他说的,都是真的。”

“呃”一声,夏初七似乎明白了。赵樽与东方青玄是发现队伍里混入了异己,方才抓了她来做赌的。而夏廷赣突然好转,是道常和尚教唆的。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揪出队伍里的“间谍”,从而杀掉“间谍”。且不说赵樽还有没有别的盘算,就说如今离一千零八十局的最后一关近了,有这样一个“渣子”混在队伍里,也太不安全了。

可是那是谁的人

仿佛看穿了她心里的疑问,赵樽淡淡道,“不知道。”

“”不知道还说

夏初七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儿,看他道,“那他为什么要杀了我爹”

赵樽扫了一眼还在与道常纠缠鸡腿的夏廷赣,语气极淡,“你爹知道得太多。而这个人,显然不想他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让大汗知晓。”

“大汗”两个字,他带了一丝嘲弄。

似乎在笑东方青玄先前那一番关于仇敌的论调。

有人要杀夏廷赣灭口,便可能解释为当时的事情有猫腻。

赵樽要让这个人在此时显形的目的,也是为了向东方青玄证实这一点,或说想为夏廷赣洗丶白。

当然,只要东方青玄不傻,长了眼睛就可以看得出来,有人要杀他,事情便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他心里虽然有了疑心,却并不像赵樽那么乐观的全盘怀疑自己的判断。

唇角凉凉的,他冷笑一声,睨了一眼夏廷赣。

“晋王殿下,我留他一命,只是暂时。等搞清原委他照样得死无葬身之地。不论当年这事,是不是另有内幕,但把我父母逼入阴山军屯的人,却千真万确是他。”

“呵”一声,赵樽把染了鲜血的剑,丢给甲一,“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冷眸看向东方青玄,他眸底的火花“噼里啪啦”的在燃烧。

“事情已了,大汗可以放手了。”

亏他忍了这么久,原来东方青玄的手,还揽着夏初七的腰。

而夏初七因为对塔殿中突然发生的事儿,太过疑惑,注意力被吸引走了,也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她与东方青玄的样子太过亲密。

不好意思的挣扎一下,她便要推他。

可东方青玄凉笑着,手臂却狠狠一收。

“温香软玉我若不放呢”

“哪只手抱的,我便砍哪只手。”赵樽的声线儿像被嵌了冰,冻得掉渣。可东方青玄但笑不语,却也不放。

被他紧紧抱住的夏初七,听他二人又“化友为敌”了,落下的心脏又提了回去,刚想出声斥责,却见塔殿内光线突变,众人异口同声的“呀”了一声,惊愕地睁开了眼。

塔殿的石壁上,出现了一块石碑。

与先前一模一样的石碑。

可电光石火之间,不等夏初七瞧清楚石碑上的字儿,塔殿的基座下方,便“嗖嗖”升腾出一阵阵的雾气。雾气白茫茫一片,铺天盖地的涌出来,蔓延在殿中,配上夜明珠的光线,仿若为此间添上了一抹神色的色彩,也阻止了众人的视线。

“咳咳”

夏初七咳嗽一声,惊叫还未出口,脚下的地面便开始摇晃起来。有了两年前皇陵前殿八局的经验,几乎下意识的,她就知道,一定是某个机关被启动了。

可是,她听不见那些震耳欲聋的声响,在浓重的白雾之中,视线模糊着,也看不清别处的情形如何。

“喂,地面下陷,大家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她提醒似的,高喊一声。

“下陷”有人在问,像是不解。

“我看不清”有人在吼,像是阐述。

“我也是,啥也看不见。”还有人在闹嚷。

“咦,什么声音,乒乓不止”

“我似乎也有听见,但我看不见。”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嘈杂不堪。可不论是哪一种声音,都说明了一件事那些人所处的地方,并没有像夏初七这里一样,发生地陷的情况,白雾茫茫中,夏初七虽听不见机括动转的声音,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身子正在极快的往下沉。

说此迟,那此快。

从头到尾,也不过瞬息之间。

与他一同沉下去的,还有东方青玄。

这盗墓贼,似乎很喜欢闹这一套

“赵十九”

视线穿不透烟雾,辩不了方向,她嘴却没停。

“赵十九,你在哪儿”

她喊了,并没有听见回应。

不是她根本就听不见他的声音。

也许是又聋又“瞎”的感受,让她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意识,也许是白雾中的视线阻止给了她太过逼仄的心理压力,她脸色紧张得宛如纸片儿,一双手在白雾之中,拼命地挥动着。

“脑袋低下来。”

她的背后,东方青玄低吼。

夏初七轻轻一颤,虽然听不见,却可以感受得到那人身子的紧张,还有后脑勺突然撞上硬物的刺痛,以及东方青玄的手抱上来摁住他的感受。如此一来,她大概猜测得到,这个陷阱的面积很小,要不然也不会撞到头

莫不是东方青玄与她刚好站在了机关上

或者说,刚好触动了机关

那么下一关,是不是一千零八十局的最后一关。

会不会还有一屋的黄金

她猜测不出来,又看不到赵十九,身子只能无力地僵硬着,迅速下落。惶惑间,束在她腰上的那只手,似乎又紧了紧。但隔着白雾,她心里却突地一酸。只因为,那不是赵樽。

“赵十九”

她嘴里喊出来的,还是这个名字。

“赵十九”

夏初七一句一句的喊着。

虽然明知道自己听不见他的回应,但她还是在喊。

耳边呼啸的风声,她听不见,只能感觉。在整个人落下之前,她手上的衣角突地一紧,可袖子却被重力撕拉着,猛地撕裂

她“啊”一声,与东方青玄两个人,急速下沉。

一种仿若陷入深壑与死亡的情绪,紧锁住她的心脏。到底会掉到何处,她不知道只是与赵樽分开的难受,像钢刀一样在切割着她的身子。

她想要挣扎,又挣扎不了

“赵十九”

“阿七”赵樽在白雾之中,紧紧抓住一片撒碎的衣角。耳边的“咣当”声,刺耳,尖锐,一切的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不过只在转瞬,他扑过来,已经捞不了她。

很快,白雾散了,塔殿还是那个塔殿。

有一丝丝风,有一丝丝雾,却无一点声音。

刚才发生那令人恐惧的一幕似乎没有发生过。

但殿内,已经没有了东方青玄与夏初七。

赵樽面色冷沉,嘴角动了动,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殿下”

陈景反应很快,待白雾散开,眼睛适合了光线,便急切地扑了过去,想要扶住赵樽微晃的身形,可是他的手却被赵樽的胳膊挡住了。

“拿机关模型来”他**的一个字,满是冷冽。

陈景的手,僵在了半空。

夏初七对赵樽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可发生了这样大的事儿,两个大活人就这般眼睁睁地从他们面前消失了,他似乎并没有太过紧张。

或者,他的紧张与害怕,都在心底。

他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是在什么时候,只要事情没有最后一刻,就不会放弃不要说是皇陵机关,便是龙潭虎穴,为了夏初七,他也会闯。

看着他冷得没有情绪的脸,陈景咽下了要出口的话。

“是。”

、第291章能做的,便是恨。

夏初七是在脸上的搔痒感中醒过来的。

一连三日在阴山皇陵行走,没吃好,没喝好,没睡好,她的身子其实已经极度疲乏,只不过因心中有事,始终强撑着,可地陷时那么一晕,她倒是真真儿的睡了过去。

只不过,睡得不安心,噩梦连连。

脸上又是一痒,她眨了眨眼,想要睁开。

“唔”

她含糊的发出一声,只觉口中干涩无比。

“赵十九”

出口就喊赵樽的名字,似乎已成习惯。可习惯却没有给她一个惊喜她的面前没有赵樽,而是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妖一样的眉目,妖一样的笑容,拿着她的一缕发丝正在搔挠她的脸,模样儿美艳非常,却让夏初七生出一肚子怨气。

“你在做什么”

东方青玄浅笑,说话极是恶毒。

“挠挠你,看你是不是死了。”

“哼”夏初七觉着这般躺着与他说话极是不雅,骨碌碌爬起来,想要坐起。可原本搭在她身上的衣物也随之往下一滑

肩膀上的清凉,让她下意识低头一看。

除了小衣,她里头什么都没有。

外面搭着的袍子,竟然是东方青玄的。

她呆了一呆,缓缓看他。

“怎么回事”

“你以为呢”她防备的样子与怀疑的语气,令东方青玄冷笑不已,抿着的唇角上,也带出了一抹嘲开来,“耳朵听不见,莫不是连眼睛也看不清”

夏初七一怔,微眯着眼看他片刻,转过头。

只瞅了一瞬,她便呆住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环境

她所在的地方,像是一个半弧型的“小山洞”,空间狭窄,矮小。横在小山洞外间的是一个长方形的照壁,看不清它的材料,似乎是夜光石一类的东西,能发出一种昏暗而暖意的光芒,让他们可以视物。

照壁的四周,铺满了爬山虎一类的植物,密密麻麻的缠绕在一起,像一个绿色的装饰相框,把正在发光的照壁围在里头,倒是好看。

只是,植物潮湿的藤茎上,在滴水。

一滴,又一滴,往下晕开,让地面极为潮湿。

这是什么个地方

她头皮麻了麻,慢慢走过去,想要绕过照壁走出去。可是,很快她便惊住了。照壁的外面,是一池清冽的潭水。潭水的深浅尚不可知,但借着照壁的光线,依稀可见潭水里头倒插的尖刀

不是一把尖刀,而是无数把。

那些尖刀上方,依稀还有人类残留的骸骨。

有人曾经也掉入过,还死在了潭水里

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她扶着照壁,抬头望向潭水上方的空间,想晓得是怎样掉下来的。

可那一处,黑幽幽的看不太清。

但依着常识,她与东方青玄从上面掉下来,应是会落在潭水里才对,怎么都不可能直接掉入那一个半弧的小山洞。

也便是说,是东方青玄把她挪过来的。

那么,她的衣服是湿了,他脱掉的

不敢想那个画面,她耳根子稍稍一热,冷汗凉了脊背。拢了拢身上的男式锦袍,扯了一根照壁上的藤蔓系在腰上,束紧过大的外袍,把自个儿裹了一个紧紧实实,不再看那一池令人生恐的池水,退回了小山洞。

“此处风景可美”

东方青玄的声音略带嘲意,夏初七淡淡瞥了他一眼,又扫视了一遍这个连她这般身高都直不起身子的小山洞,问,“我的衣服呢”

“我丢了。”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丢了”夏初七眉一横,“凭什么”

东方青玄凤眸一眯,“对待你的救命恩人,你总是这般没有礼数的”

“救命恩人礼数”夏初七喉咙一梗,呵呵冷笑两块儿,扫着他的视线,宛如刀子,“我还从未听过,小鸡仔从黄鼠狼的嘴里逃出来,还得回头感谢黄鼠狼的。东方青玄,若不是你扼住我,站在那个见鬼的地方,导致发生地陷我会莫名其妙滑到这里来还救命恩人呢,我没杀了你,便是对得起你了。”

“你杀不了我。”东方青玄陈述着事实,唇角浅浅弯着,似笑,又非笑,“你半途晕厥,差一点掉入池里,衣裳亦被尖刀滑破若非我及时托住你,你已经见了阎王。”

他说罢,夏初七下意识瞄了一眼照壁。

脑子里却是照壁的池水和密密麻麻的尖刀。

换往常,夏初七定会与他理论。

可大抵是因为赵樽不在身边,她没有那份心力,加上身子疲惫不堪,胃里也难受,只动了动嘴皮儿,竟是没有反驳,黯淡了眸子,忍着身上的不适,默默抱着膝盖发闷。

她的反常,东方青玄自然察觉。

“你身子哪里不舒服”

撩眉看他一眼,夏初七懒洋洋的一哂,更是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但夏初七这个物种也是稀奇,在心里那个人的面前,她可以示弱,可以撒娇,甚至会蛮不讲理但那个人不在,她便只是她自己一个坚强得没有半分柔情的女汉子。

“无事,休息一会便好。”她答。

“嗯”一下,东方青玄眉眼微沉。

她这般的疏离,他明白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