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道,“一会儿等你娘做好了菜,我们宝音就高高兴兴喊她娘,以后都喊她娘,怎么样”

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宝音停下了吃东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她不点头,不摇头,只是拿一双小鹿子似的黑眼睛看他。

与小丫头对视着,赵樽微微一眯眼,“若不然,爹就要吃你的东西了”

宝音的手腕下意识一缩,紧张地看着他。

“你是坏人。”

被女儿嫌弃了,还被女儿认真的鄙视了,赵樽喉咙一噎,有些想笑,又不得不继续黑着脸,“嗯,爹就是坏人。那我们宝音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想一想,往后喊娘了,不仅有好东西吃而且,爹还不会抢你的,多好的事若不然,娘做的好吃的,可都全进你爹的肚皮了。”

他说得随意,可是这样的“威胁”对一个小孩子来说,还是很“凶狠”的,几乎刹那间,宝音的大眼睛里便浮上一层水雾,她扁着小嘴巴,可怜巴巴地看着赵樽,一副“我们的友谊就此破碎”的心碎感,哽咽着点点头。

“只喊娘宝音不喊爹”

小丫头学会讲条件了

又一次被嫌弃,赵樽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只要她肯喊娘,只要阿七能高兴,他做做恶人也无妨。

伸出一个手指头,他做出一个拉钩的动作,“成交。”

“咦,你两个在做什么”夏初七把最后一道松茸鸽子汤起了锅,盛在郑二宝递来的一个白瓷汤盅里,一回头就看见父女俩手拉手的在说什么但他们都没对着她,她看不见,好奇之余,不免有些嫉妒,“你两个这般好,把我这个做苦力的厨娘丢一边,太不厚道了吧”

赵樽一笑,拍拍小宝音的手背,示意她喊娘,然后懒洋洋躺下。

“那是我跟闺女,感情自然是最好的。”

宝音不甘不愿地扁着嘴巴,看他一眼,犹豫了半晌,闪烁着眼瞥向夏初七。

“娘”

“呃”幸福来得太突然,夏初七又惊又喜,竟有些不知所措。

“你喊什么”

“娘”小糯米团子又奶声奶气的喊。

她的女儿是真的在叫她夏初七乐极,咧着嘴笑。

“嗳娘在这儿,娘在这儿”

她急不可耐地冲向宝音,看着她发顶那一个“小旋儿”,紧张地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方才蹲身将她紧紧抱住大抵是太过兴奋了,她并没注意到小宝音脸上古怪的神色,一把将她压在怀里,语气激动。

“好闺女,早知道你这么好收买,娘早就出手了。”

怀里的小糯米团子,没有吭声儿,脸却是贴着她的。

夏初七低头,嘻嘻一笑,捏了捏她的脸。

“走,开饭了娘抱你去。”

“娘”万事开头难,喊过了一声,第二声小宝音就很容易出口了,更何况是为了问吃的,“那个什么淋还有吗”

冰淇淋果然孩子是喜欢的。

夏初七眉开眼笑,抱着她便往外面走,完全把在那里“偷懒耍滑”的赵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冰淇淋好吃,但是要适量,若是吃多了,宝音的小肚肚就会痛了。今儿娘给你做的分量,刚刚好”看到宝音瞬间黯淡下去的脸,她又不忍心了,补充道,“这样好了,明儿娘再给宝音做,可好”

“嗯”宝音轻轻点头,“你保证。”

“这也要保证”看着她极不信任的小眼神儿,夏初七知道突然换到新的环境,孩子一定特别没有安全感。无奈一叹,她伸出两根手指头,“我保证,只要宝音喜欢,娘便总给你做”

“娘,你真好。”

小孩子的感觉是简单的,也是直白的,说好便是真好。

可小丫头说得随意,对夏初七来说,那一股酸涩与甜蜜交杂的情绪,却激荡在她的心里,久久难以平复。迟到了两年的母女之情,今儿总算得到了一个小小的圆满。她眨着有了泪意的眼睛,乐呵呵凑过头去,在小丫头的脸蛋儿上,狠狠亲了两口。

“真乖”

宝音“呃”一声,左右偏着脑袋,嫌弃地擦着脸,蹙着小眉头看她。

“娘没有阿木古郎香香”

“”

换往常,夏初七又该心里发酸了,可这会儿娘儿俩的感情升极,又达成了暂时的战略友谊,她情绪正好,闻言“咯咯”笑着,伸出手点了点小丫头的额头,笑眯眯地道:“小没良心的,重色轻娘”

一句话出口,又觉得小宝音听不懂,而且这话对一个两岁的小奶娃来说,太过“霸道”了,想想又凑过去亲她一下,小声道,“其实,娘也这样觉得。”

小宝音一愣,眼巴巴看她,小眼神儿柔和了不少。

“阿木古郎吗”

“嗯。”为了拉近与女儿的距离,夏初七不得不对不住赵十九了,严肃着脸道:“对的,娘的想法与宝音是一样的,娘也觉得,阿木古郎香得很呢”

“是,阿木古郎香香。香香的”小宝音挥舞着小手,登时就高兴起来,那是一种在旁人那里找到了与自己一样的认同感而带来的兴奋,“娘,我喜欢你了喜欢你”

“呵呵呵”夏初七干笑着,又低头,凶狠地低声道,“不过这件事不能告诉你爹,知道吗”

“为什么”宝音不解。

“这你长大了才能知道,你爹要知道了,他会吃醋的。”

“哦”一声,宝音似懂非懂,再想到赵樽先前的“威胁”,重重点头。

“他是坏人宝音不跟他好了,只和娘好。”

“好耶”

“耶”

这么顺利地把闺女从赵十九那里挖了墙脚过来,夏初七嘴里“嗯嗯”有声儿,却心虚地不敢回头去看赵十九,生怕他听见了刚才的话,只搂着“咯咯”发笑的女儿,胸襟溢着满满的幸福

在她母女俩的背后,赵樽叹气,硬生生咽下了一口老血。

餐桌上,母女两个的关系更是融洽了不少。

夏初七两年多没有照顾过女儿,如今照顾起来,比起寻常母亲,热情更多,心情更好,每一样食物,不仅亲自送到闺女的菜碟子里,还一样一样的解释清楚,告诉她菜名,做法和由来

“这个是蒸蛋羹,娘的拿手好菜,清香爽滑,软嫩鲜美最主要的还是营养丰富,小孩子吃了最好这是蛋黄焗南瓜,吃了你能长个儿呃,为什么这样看我想知道为什么又是蛋没法子,这鬼地方,食材太少闺女,等咱回到北平,娘一定给你做更多好吃的,好不好”

宝音点头,不吭声儿。

夏初七拿汤羹为当她盛了一碗松茸鸽汤,唇角上扬着,笑眯眯的道,“这一道菜呢,是你爹最喜欢吃的都说一鸽抵十鸡,鸽子汤吃了好,营养丰富这道菜,完全是你爹的意思哦,是他说要给咱闺女做的。”

得了女儿的喜欢,她也没有忘记为赵十九说好话。

可宝音只拿余光扫了一眼“会抢冰淇淋”的爹,便埋下了头。

“他是坏人”

看着女儿的小表情,夏初七与赵樽对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进灶房之前,女儿还与赵樽最要好,一出来,便与他成了阶级敌人她当然不知道赵樽拿节操换了女儿的一声娘,想了想,她又摸了摸宝音的头,劝慰道,“不要胡说,你爹才不是坏人。他最爱你了。”

宝音咂巴着小嘴,不看她,也不看赵樽,就是不认同。

这傲娇的小模样儿夏初七摇了摇头,不免哑然失笑。

同情地看了看赵十九,她又替宝音夹了一筷子菜。

“宝音,爹和娘是世上最爱你的人你不仅要爱娘,也要爱爹,知道吗你这样说,爹可是会伤心的,爹伤心了,娘也会伤心,娘伤心了,就做不出来好吃的了,娘做不出来,宝音就吃不上。所以啊你与爹拉拉手,做好朋友,怎样”

小宝音憋屈地抬起头来,看着她,扁着嘴巴,样子委屈到了极点。

她只是想吃好东西而已

爹威胁她喊娘,要不然要抢她的。

娘威胁她和爹好,要不然不给她做。

这到底是什么爹娘啊到底他们最爱谁

苦着一张小脸儿,小宝音小小的脑袋里,还琢磨不透这么多东西,只轻轻“哼”了一声,便放下勺子,做了总结陈词。

“你们不爱我阿木古郎最爱我。”

夏初七回头看向赵樽,两个人都是一愣。

看着闺女嘟着的嘴巴,她赶紧搂住她,笑着哄。

“怎么这样说,阿木古郎爱你,爹娘比他还要爱你。”

小宝音小眉头一直皱着,看看她,又看看赵樽,委屈的道,“娘最爱爹,爹最爱娘,才不爱宝音”苦巴巴地说完,小丫头却不像寻常的小人儿那般闹别扭,反倒镇定地拿过勺子,又认真吃了起来,也不知道小脑袋里想到了什么,一边吃,一边道,“阿木古郎说没有比吃更重要。为了吃好的,我便原谅你们了。”

“呃”夏初七看她小大人的样子,想笑,又生生憋住。

不就是一小吃货么还说得这样一本正经。

不过,只要女儿喜欢吃,她就有法子收拾她。

这一餐饭夏初七是用了心的,荤素搭配,在有限的食材上玩出了无限的意识流,不油腻,有营养,不仅宝音吃得很尽兴,就连赵樽都比平常多添了一碗米白饭,看得她心里美滋滋的,第一次觉得,为自己爱的人洗手做羹汤,确实也是一件人生美事。

一家三口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午餐。

收拾碗筷这样的事,自然轮不到夏初七来做,初初得了女儿的喜欢,她放下筷子便抱着闺女回毡帐里说私房话去了,也不知道她到底讲了些什么,逗得宝音一直“咯咯”发笑。

赵樽听着母女俩的笑声,唇角微微上扬,只觉暑气的窒闷感,一扫而空。他吩咐甲一拉了一张椅子来,懒洋洋倚着看书,听着母女俩的笑声,享受起悠闲的下午时光来。

湛蓝澄碧的天空,金灿灿的阳光,安静的小村子。

若是岁月就此静好,没有兀良汗紧锣密鼓的政权交替,没有南晏京师正在酝酿的一场战争,没有北平的紧张局势,也没有阴山皇陵与东方青玄的约定便是千年百年一直这样过下去,也是幸福了。

但该来的事儿,始终会来,硝烟已燃,又怎会给他们永远的清闲

他手上的火龙经翻了不到十页,嘎查村的海日古便过来了,在甲一的引领下,他急匆匆入了赵樽的毡帐,抹着额头的热汗道,“贵客,有人找您。”

、第279章不速之客

海日古急匆匆过来的时候,夏初七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儿,是小宝音听到了嘈杂的马蹄声响起,说外头有大马马来了,她这才晓得可能出了什么事儿。

把宝音从小床上捞起,夏初七胡乱为她擦了把脸,便抱着她出来。

几乎就在她从内帐走出的同一时间,外头毡账垂下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撩开了,一行三人风尘仆仆的入了帐,刚好与她撞了一个正脸。夏初七微微一愕,看到那几个人一同前来,不免错愕。

“咦,你们怎么来了”

看她一脸疑惑,晴岚向赵樽行了个礼,快步走近,惊喜的看着她还是她怀里抱着的小宝音,“王妃,你可还好这个是小郡主”

额尔古发生的事儿,晴岚还不知情。夏初七只点点头,并未与她细说,注意力更没有在晴岚的身上,而是落在正向赵樽施礼的道常和陈景的身上。

陈景带晴岚过来,虽奇怪,但也算符合逻辑。

但道常大和尚也跟到了阴山,那就稀奇了。

道常看见她,微微一笑,打了个佛手,“女施主,别来无恙。”

不晓得为什么,大抵是上次的事儿留下了阴影,夏初七看到这老和尚,心里便有些发瘆,即便想要假装热情,都不能很好的掩饰情绪,明明扯着嘴角,出声却是毫无诚意的干笑。

“道常大师好,许久不见,您又增添了几分仙气。”

“阿弥陀佛”道常垂下眸子,微笑着,念念有词。

夏初七发现做和尚最好的地方,便是所有的回答,不管尴尬的,还是窘迫的,都可以用一句“阿弥陀佛”来代替。喜也阿弥陀,悲也阿弥陀,什么都阿弥陀,旁人哪里知晓他真正的意思

“阿七,你带孩子去玩,我与大师和陈景说几句话。”

赵樽的声音不轻不重,听上去像是与她商量,但他这人天生便有一股子王者的统御之气,与人俱来的威严感,仿佛就刻在字里行间,在他认真吩咐某件事的时候,夏初七很少有直接违逆他的勇气。

带着晴岚出门儿之前,她特地观察了一下。

除了向赵樽福身告退,晴岚三个眼神,有两个都是瞄向陈景的。

她不知道这些日子晴岚与陈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关系有没有实际性的进展,心里一直好奇着,却憋着没有询问,只抱了小宝音换了一个毡帐,让二宝公公打了水来,又找了干净的帕子递给晴岚,让晴岚先洗洗。

简单擦了擦脸上的汗和风沙,晴岚坐下来,目光落在宝音粉扑扑的小脸上,怎么也挪不开,“王妃,恭喜你,总算把小郡主找回来了。”

有宝音在这里,孩子又是一个伶俐敏感的主儿,夏初七并没有说太多在额尔古的事儿,更没有提怎样从东方青玄手里接回的宝音,只是笑了笑便转开了话题,问到了她的事儿。

“你与陈大哥在漷阴镇有没有什么,嗯嗯嗯”三个“嗯”字,她尾音带笑,一脸都是八卦的兴奋,意有所指的奸味儿极浓。

到了阴山,必有一问,晴岚早有准备。

加上她又是长期跟随夏初七的人,不必多说,就知道她要问什么。

抿了抿唇,她笑道,“王妃,你是想问,你的药酒,有没有效”

“呃”一声,夏初七扶额,瞥一眼女儿懵懂的小脸儿,朝晴岚使了一个眼神儿,赶紧唤了郑二宝进来,让他把宝音抱了出去,这才大胆地挨近晴岚,顺着她的话题,失笑不已。

“啥药我是会下药的人么”

晴岚嘴一动,嘴上说着“不是”,眼神儿却分明写着“你就是”。

那一日,酒里的药,小二只说王妃吩咐他“看着办”,并没有承认是夏初七指使的。但是依晴岚对她为人的了解,她难保不会暗示小二依小二那智商,就算被暗示了也不会知道,尤其还说他在村子里兵工作坊的刘铁匠那里拿的药,晴岚能信么

“王妃你就别掺和这事儿了。”

“我是在掺和么”夏初七严肃着脸,“我是在做媒。”

晴岚哭笑不得,“不必做媒了他都有婚约了。”

“如今是新时代了,咱们得讲究自由恋爱,你懂不懂”

“”什么新时代什么自由恋爱晴岚哑口无言。

“就知道你不懂。”夏初七笑吟吟的看着她,再近一些,握紧了她的手,“行了行了,旁的不多说,嗳,你就说,那个药到底有没有效陈大哥吃了之后有没有嗯嗯嗯,啪啪啪,嗒嗒嗒,么么么”

全部都是拟声词儿,她学得惟妙惟肖,晴岚虽然似懂非懂,但只需要察言观色,也能知道她脑子里都想了一些什么。她飞快地瞥她一眼,脸上登时升起两片儿红霞,有些害羞,又像是有些无奈,复杂的情绪里,带了一抹淡淡的局促,但是在夏初七满怀期待的视线里,她却摇了摇头。

“陈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他是不是那样人不重要,只要我那药是那药就成了,别说他,即便是神仙来了也得倒下”

“果然是你吩咐小二的”不待她说完,晴岚便飞出一个“剪刀眼”。

夏初七哪里晓得酒被老孟家娘子调了包的事儿与晴岚目光对视着,只觉得奇怪,“难道是小二办事不利也不对啊,若是办事不利,你怎知酒里有药”

睨着她紧皱的眉,晴岚那叫一个无奈。

叹息一声,她把那天发生在老孟家的事儿详细说了一遍,惊得夏初七合不拢嘴。

“果然还是赵十九老道,比我略胜一筹。”

长叹一声,她又一把抓住晴岚的胳膊,奸着脸笑,“那么后来呢陈大哥中了赵十九的药,你与他两个有没有发生什么还有还有,在漷阴镇相处那样久,你两个就没有日久生情擦出点什么火花来”

她说得眉飞色舞,晴岚却沉默了。

似是不想提起那一段往事,垂着眸子考虑了许久,她方才抬头,注视着她,认真道:“王妃,我知道你是好心撮合,但是陈大哥已有皇室的婚约,依他的性子,既然允了,便不会反悔,还有,我一孤女,无家世,无背景,哪里可堪匹配”

说到陈景的时候,晴岚的眸子里,满是黯色,那爱而不得的苦涩难以掩饰。

多情总被无情恼,这世间男女之情,莫过如此夏初七心疼着她,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玩笑道,“没事儿,没事儿,我药还多,一次不成,还有下次反正如今你俩都在这里,我有的是法子”

“王妃”晴岚捏捏她的手,“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有何意义”

“襄王果然无梦么不对啊”夏初七琢磨着晴岚的话,想到陈景那张脸,略一皱眉,“先前我观察了一下,我发现陈大哥还是在意你的”回捏着晴岚的手,她发现大热的天儿,这故事的手心却是一片冰凉,想想,不由一叹。

“好吧,我不勉强你们了,姻缘之事,旁人最是帮不了你。”

“嗯。没有福气,就得放弃,我懂这个道理。”

看着晴岚黯淡下去的面孔,夏初七目光微微一闪,赶紧笑着换了话题,与她讲起小宝音的聪明、可爱、顽皮母亲谈女儿,总是喜欢得紧。她说得眉目间全是母性的光彩,晴岚也听得慢慢噙了笑容,偶尔随着她咯咯发笑。

二人正畅想着小宝音长大后的模样儿,会比较像她多一些还是像赵十九,会有多少男人踏破了门槛儿来家里求亲,只见毡帐帘子的下方,拉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便有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宝音低垂着头,撅着小屁股,慢慢悠悠地在地上爬着,大概以为这样她们便不会发现她,那样子娇憨又可爱。

“宝音”

夏初七低低喊了一声,走过去蹲下了身子。

“你在做什么”

还不等宝音回答她什么,外面便突地传来郑二宝的惨叫声。

“啊啊啊啊,我的头发”

夏初七瞪大了眼,无法想象二宝公公仅剩的鸡窝头又遭到了什么破坏,赶紧撩帘冲了出去,一看,她整个人便不好了。可怜的二宝公公,这一回比上次还要狼狈,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