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想让小宝音知道,她这一回走了,便再也回不来了么如风心思沉沉的看他一眼,壮着胆子,又道,“诺颜,这些事小郡主应该知道的,也早晚都会知道的。”

“你今儿怎的这样哆嗦再多一句,信不信我堵了你的嘴。”东方青玄有些烦了,冷冷一瞥,摆手让他下去。

“还不快去准备”

若是可能,如风真希望小宝音可以分成两个,一个还给晋王殿下和楚七,另一个就留下来给东方青玄。若不然,怎样都会有人难过。而他,不想任何人难过。

无奈地想着,他望了小宝音一眼,慢慢退了出去。宝音半知半解的看着他的背影,又偏头看了看东方青玄的表情,稚嫩的声音里,满是疑惑。

“阿木古郎,如风不听话,挨骂了是吗”

“是的,所以宝音不要学他,你要听话,这样才不会挨骂,懂不懂”东方青玄微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抱着她起了身,“乖乖的,我让奶娘来给你换衣裳,等一下我们就去见宝音的爹娘了。”

宝音摇头,捂着耳朵,奶声奶气的拒绝。

“不去不去爹娘是老虎。”

东方青玄哭笑不得。

可小宝音却执拗得紧,腻歪在他身上,又是撒娇又是和他玩亲昵,就是不愿离开,那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瞅得他心绪一时难平。

“宝音不要任性,不是说好了,要听话”

“要听话”是世上的父母最常说的话,但以前东方青玄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叮嘱。宝音一直很懂事因为,她从来不听话。但不管她有多么不听话,东方青玄也很少像一个父亲那般在她耳边叨叨个没完。

这会子,大概是分离的气氛感染了宝音,她年纪虽小,还是察觉了什么,在他身上爬了爬,把自个儿龟缩在他的怀里,仰着小脸儿看他,看着看着,突然“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东方青玄一愣,登时慌了。

“怎么了这是”

宝音小嘴巴扁着,大眼睛眨着,泪珠子一串串的,“啪嗒啪嗒”往下落,她拿手背擦了擦眼睛,像是不甘心,又低头往他的衣裳上面蹭鼻涕。

“宝音不要爹娘呜要阿木古郎”

反反复复,她就这一句话,到底还是一个小孩子。东方青玄抚着她的后背,目光幽幽的,声音极沉,“我与你说过了,小孩子都得与爹娘在一起宝音也是一样。爹娘很爱你”

“阿木古郎”

宝音哇哇的哭着,鼻涕眼泪全往他身上招呼。

东方青玄叹息一声,由她哭着,没有再说话,只静静地把她揽在臂弯里,又示意奶娘进来为她换了衣,在她的小肩膀上披了一件薄斗蓬,便抱着她走出了房门。

外面的风,还有些凉。

宝音打了个喷嚏,东方青玄眉头便是一蹙。

“冷”

“不冷”宝音吸鼻子,“是凉。”

“”

如风和拉古拉等人,看着这情形,想到即将到来的离别,心里都免不了发酸,可东方青玄却像是没有感觉似的,只为她拉好衣服,便浅笑着扫了他们一眼。

“走吧。”

“三公子,要不然我去与晋王殿下说说”如风大着胆子上前。

“走”东方青玄打断了他,顿了顿,又轻笑出声儿,“我岂能失信于人更何况,赵樽此人,又岂能由着我失信”

如风动了动嘴皮,闭上了嘴。

东方青玄的怀里,宝音听到他的话,冷不丁抬起小脸来,皱着小鼻头,问,“阿木古郎失信是什么”

“就是说话不算话。”

“那你失信了。”

东方青玄无奈地看着她,“小孩子懂什么”

宝音眨着一双未干的泪眼,小嘴巴又扁了起来。

“你说过,不会丢下宝音的。”

“”

额尔古的冷风延着河岸缓缓吹来,东方青玄上了马车,把小宝音放在身前,轻轻拥在怀里。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从马车帘子处洒进来时,把孩子幼嫩的肌肤衬得近乎透明的粉白,她小小的身子依偎着她,那是一种全身心信任的依恋,温暖的感觉便这般从她身上化开,蔓延在他的心窝上,如同春季枝头绽出的第一抹新绿,暖融融的,让人幸福。

这世上,他拥有的温暖,太少。

宝音便是其中之一。

可到底,还是要失去了。

包勒垭离额尔古城不远。

那是城外西部的一处狭长坡地,边上便是额尔古河,远处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小山,山峰不高,弧度温和,缓缓延伸,蜿蜒在大草原上,如同一条美丽的玉带。

朦朦的晨雾中,赵樽骑在马上,一身墨色锦袍,苍蓝玉带,丰神俊朗。他的脸上虽然还贴着假胡须,但剑眉入鬓,眸若星辰,尊贵高冷的姿态,仍旧凌厉得如同王者临世,就连他胯下的大鸟,也像是知道主人的心思,仰着脖子看向远方,有一点“望眼欲穿”的意思。

夏初七紧挨在他的身边,骑了一匹枣红马,头顶上是明媚的阳光,脚底下是碧绿的草地,一眨不眨地看着东方青玄漆黑的马车在无数兵卒的簇拥下缓缓行来。

近了,近了。

她的小十九,终于要回来了。

可是,车驾离他们几十步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天地间,一片冷寂。

两拔人马对峙着,许久都没有声音,只有风声瑟瑟从他们中间穿过,还有苍穹之上尖叫着舞着翅膀掠过的雄鹰,在看着这一切。

“都下去吧”

一声命令,马车周围的兀良汗兵卒自动退下,在离马车约摸五十丈开外的地方停下,形成一层保护的包围圈。

他是不想谈话内容,被人听去。

夏初七听不见声音,却可以猜测他的目的。

不相干的人都离开了,坡地上再一次安静下来。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那辆黑漆马车,看着在微风晃动下的车帘,看着帘子缓缓打开,有一颗扎着羊角辫的小脑袋懒洋洋伸了出来。

“小十九”

她抑止不住心底的情绪,高声喊了出来。

“是你”小宝音显然还记得她,微微错愕一下,她愣愣的由着如风从马车上抱下来,也不说话,也不哭泣,只是定定地望着她出神。

“小十九,我的女儿”

夏初七激动得语无伦次,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摆放。

可是,与她的激动不同,宝音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原本以为,离开了东方青玄,她怎么也得哭闹一下的,可这会子的她,羊角辫儿晃晃悠悠,小眉头轻轻蹙着,表情是超乎年纪的严肃与冷漠,根本就没有半分情绪这个样子,俨然是赵十九的翻版,与她在东方青玄面前时完全不同,不过转瞬,就变成了一个高冷娃娃。

“小十九”她纵马上前几步,从如风手里把孩子接了过来,紧紧纳入怀里,手臂牢牢圈住她,又紧张,又激动,几乎说不出话来。

“完璧归赵了”马车帘子放了回去,东方青玄没有露面,只有一道妖冶带笑的声音,慢慢悠悠地传出来。

“晋王殿下,请吧”

夏初七听不见车里的声音,也看不见背后的赵樽,只顾着低头去哄“高冷无情”的小十九苍茫的天地间,阳光艳红,赵樽看了一眼女儿,声音却萧索如冬。

“诺颜王子,你倒是信守承诺。”

轻笑一声,东方青玄还是没有掀帘子,“你家这个破小孩儿,可没少给我添麻烦,如今物归原主,我正求之不得,又怎会不守承诺再说,别人家的孩子,我何苦去稀罕要孩子,我自己不会找女人生吗”

赵樽斜斜睨着他,极不认同“破小孩儿”这个词儿,语气有些不悦,“我的女儿便是无价之宝。所以,虽说赌约你输了,但你要的东西,我一样会给你。”

“正等着你这句话。”

东方青玄又是一笑,只是笑声略为低沉。

赵樽冷冷挑眉,一哼,“我知你在等这句话。”

轻“哦”一声,东方青玄清越的声音,听上去有一些沙哑,“晋王殿下果然是我的知己,对我了如指掌。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猜猜,接下来,我想说什么”

赵樽缓缓一勾唇,“阴山见。”

一听这话,东方青玄笑声爽朗了不少。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舒坦。晋王殿下,需要我送吗”

“王子盛情,我等恐怕受不起。”赵樽冷峻的面孔带着一抹嘲弄的笑,目光淡淡扫向马车,又道:“王子初登汗位,恐怕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你我就此别过吧。”

“也好。”东方青玄笑声一过,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叹了一口气,“晋王殿下是个执着的人,我也不会轻言放弃,往后你我之间,恐怕很难再有这般相谈甚欢的时候了,殿下保重。”

赵樽目光一沉,冷冷道:“那得看你指的是什么东西若是寻常物事,即便再珍贵,本王也放得起。若是我的妻女,自是放不了手的。”

东方青玄呵一声,笑声清亮,“这个我信。这天底下,晋王殿下要的东西,如何会得不到晋王殿下不肯放手的东西,别人又怎会有机会”

目光微厉,赵樽抿紧了唇线,不置一辞。

东方青玄的马车静静的。他未开车帘,好一会儿才再次出口,声音稍稍多了一些凉意,“她如今恨死我了吧呵可鲁班节上的事,晋王殿下,你又何尝不是想坐收渔翁之利”

赵樽冷眸一敛,“诺颜王子的话,我听不懂。”

“你懂。”东方青玄道,“擅离北平,你与赵绵泽便已撕破了脸,挥师南下,更是板上钉钉但兀良汗如今的势力,不容小觑,扎那与赵绵泽之间一直暗通款曲,显而易见,这一仗若是打起来,时间不会短,到时候,要是扎那在背后捅你刀子,可比正面迎敌会更让你头痛所以你这件事,你看上去帮我,难道不是帮自己”

他长长的一段话,赵樽并未打断。

只待他说完,方才扬起眉梢,直抓重点。

“诺颜王子的意思你登汗位,不会再与我为敌”

东方青玄一噎,静了半晌儿。

赵樽话不多,却句句精准,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而他这句话,也确实问住了他。迟疑一瞬,他考虑一下,才笑道,“敌与友,并非永恒不变的。今日是敌,明日是友,今日是友,明日是敌,都未可知。当然我不会像扎那,不会让你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况。”

“我两个的情分,没这般深吧”

“无关于情分。这世上,可以与我棋逢对手的人,太少。你若是被赵绵泽灭了,我的人生将会多么孤独”

赵樽紧紧抿唇。

睨着那马车,良久他才挑开眉梢,冷笑一声。

“你的情意,我心领了。”

“情意”二字,他放得极重,调侃得不露痕迹。东方青玄只当没有听明白,浅浅一笑。

“等你剑指京师的那一天,你我再分高下。”

“我从不主战。”赵樽淡声道,“不过若是诺颜王子有心我也可奉陪到底。”说罢他调转马头,凌厉的眼神微微一收,看向夏初七和她怀里扁着嘴巴一直没有言语的小十九,眸底如同冰雪初融,唇上掠出一抹极为慈爱的笑容。

“阿七,我们走吧。”

“好。”看一眼不言不语的小糯米团子,夏初七的心脏都快要被揉碎了,她回头望一眼黑漆马车,目光凝了凝,终是抱着孩子,低喝一声“驾”,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驰骋而去。

“告辞。”

赵樽冷喝一声,大鸟“嘶”叫着,扬蹄疾驰出去。

自始至终,东方青玄都没有下车,也没有撩帘子,直到那一行数十人的队伍离去,在坡底下变成一个个黑点儿,他才漫不经心的撩开帘子,望了出去。

“阿木古郎”

这时,远远的,传来一道宝音带着哭腔的声音。

“阿木古郎”

又一声传来,已是呜咽阵阵。

“阿木古郎呜阿木古郎我要阿木古郎”

小孩子的声音娇嫩,柔软,像刚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小鸡仔儿,用她嫩嫩的嗓子,喊着她从出生以来最习惯的名字,一个她从来没有离开过的人。哭声越来越大,但是她离东方青玄也越来越远。

“诺颜”

如风眼圈微微一红,对突然的离别有些受不住。

“走吧,回城。”东方青玄放下帘子,仿佛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白皙的手指缓缓抚着马车棱子,低哑的嗓音里,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

“安排一下,去阴山时,把夏公带上”

、第277章一家三口乐融融

正午刚过,烈日炎炎如火。

蜿蜒的山峦下,嘎查村里寂静无声,白光光的阳光炙烤的大地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

毡帐里头,赵樽斜躺在一张木榻上,双眼懒洋洋的阖合着。夏初七坐在榻后的木杌上,半躬着身子,观察着他的表情,一双白葱儿似的双手,轻柔地在他头顶上慢慢按捏。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寂静了许久,她心思百转,突地叹了一声。

“老爷,眼下这情形,你还hold住吗”

“吼得住”赵樽眼皮一跳,“何意”

“咳就是”每次说他不懂的词儿时,夏初七心里都有欺负古人的成就感,见状,她低低笑了一声,玩笑着解释,“就是问你被咱家闺女这么一闹腾,你还能持否”

“”赵樽撩她,“哪个方面”

“你以为呢”夏初七有些无语。

“老爷能持否,阿七最是知道,何需再问”赵樽敛着眉目,一本正经地逗她。在挨了她一记大白眼儿之后,方才半阖着眼,若有似无的嗯一声,略带得意的低笑。

“宝音皮是皮了点,但像我闺女。”

“什么叫像你闺女宝音本来就是你闺女好不”

为了孩子能快一些适应新的生活,也为了她能尽快接受亲生爹娘,两个人商量之后,没有特地为她改名字,于是,“宝音”这个带着蒙族特色的小名儿,便一直这样叫了下来。叫习惯了,倒也顺口。

夏初七批评着赵十九,想到短短几日就让她头大了几圈的女儿,不知不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白皙的手指在他头顶的穴位上规律的搓动着,想了想,又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我就说嘛,像我这样善良单纯的性子,怎么可能生出宝音那样调皮的闺女原来都是你的功劳啊这孩子,性子实在像你”

“嗯,比起爷那时候差一点就把皇宫给烧掉的皮劲儿我闺女如今做的事,实在不堪一提。你就由着她吧,作上几日,慢慢也就好了。她这会儿,离了东方青玄,心里正不得劲儿呢。”

看着他平静无波的面孔,夏初七不由叹气。

“你就惯吧。”

“闺女就得惯,惯她有何不好”

“将来有你受的”夏初七笑眯眯地捏了捏他的鼻子,伸过脑袋去,低头俯视他,“下回被她欺负了,可别来找我申冤啊”

轻唔一声,赵樽淡淡瞄她,“被欺负也甘之如饴。”

夏初七脸色一沉,不悦地“嗤”了一声,直起腰,收回手来,拿一张绒巾子擦拭着,不言不语,也不再为他按捏了,显然是不怎么高兴。赵樽眉头微蹙,偏过头去扫她一眼,揽住她的腰,勒紧拽了过来。

“怎的了变脸比变天还快”

“吃醋。”小小的矫情一下,夏初七横他一眼,嘴里哼哼有声,揶揄道:“赵十九,我发现自从咱闺女回来以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那真是大不如前了早知如此,我干嘛不生个儿子啊”

看她置气的小样子,赵樽眼神闪着笑意。

“自家姑娘的醋都要吃,阿七你越活越小了”

“谁让姑娘不肯亲近我对你比对我好,羡慕嫉妒恨”

夏初七垂了垂眸子,原本与他的玩笑,变成了一脸无奈。

从额尔古回到阴山地区的嘎查村已经五天了。他们一家三口,还有从北平过来的“商队”都住在村子里。赵樽在等着东方青玄过来,再入阴山皇陵,践行与他的约定。在这五天里,他们两个竭尽全力地想与失散两年的女儿拉近关系,为此,唱的、跳的、哄的、骗的、笑的、逗的能想的法子都想了个遍。

但是,整整五天过去了,小宝音除了离开额尔古那一日哭得有些狠,再往后便不哭不闹了。一张粉扑扑的小脸儿整天绷着,不给任何人好脸色,也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那高冷的小模样儿活脱脱赵十九的翻版。

可虽说她不与人亲近,但野劲儿却一点没少把海日古家的羊圈打开,放跑了他家的羊;把商队储粮的麻袋全部戳破,粮食洒了一地;把夏初七的衣裳划开口子,又偷偷塞回箱笼里;在赵樽衣裳的背上,用墨汁画上各种古怪的图案几乎身边的所有人,都吃过小丫头的亏,就连甲一也被她尿了一身,哭笑不得。

“唉阿七你也别恼”赵樽敲了敲额头,眉头轻皱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叹了一声,“就咱家姑娘那性子,若是哪一天我被她毒死了,你也不要奇怪”

夏初七斜斜瞄着他蹙眉的样子,恐他头痛症发作,扬了扬下巴,挪过去为他按摩起来,语气幽幽的,“要不是小丫头今儿生病,咱俩估摸着都没法儿消停地坐这一会儿真是一个小女魔头,要是有可能,我真想把她塞回肚子里,重新再生一回。”

“哪有当娘的这样说的”赵樽好笑地看她,“她才两岁。”

“没错啊,这才两岁就这般霍霍人了,若再大一点那还了得”

听她无奈的抱怨,赵樽低低一笑,“我姑娘这是脑子好使,要不然,哪有本事霍霍别人唉,都说女儿像父亲。阿七,你要怨,就怨我吧”

这句话的潜台词儿是他实在太聪明,还遗传给了女儿

“王婆卖瓜你到底是要我夸你,还是要我怨你”夏初七嘟囔一句,正想与他理论理论智商问题,二宝公公便风一般的奔了进来。

“主子,主子,不得了啦”

他披散着鸡窝一般凌乱蓬松的头发,狼狈的尖着嗓子叫嚷着,一张白馒头似的胖脸上,布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还写满了忧伤,从头看到脚同,都是一副被人狠狠凌虐过的样子。

“主子,呜您得为奴才做主啊。”

看他软趴在地上,哭丧着脸的样子极为凄惨,夏初七脑补着各种不健康的画面,想到了嘎查那些蒙族汉子威武高大的身躯,不免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扶他。

“二宝公公你这是被谁欺负了”

“呜呜”郑二宝扁着嘴巴,哭丧着脸,嘴里呜呜有声,手指颤抖着指向自己的头发,“奴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