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掷骰子的方法来进行。

外头的风很凉爽,但夏初七与赵樽进入赌坊时,里面空气却不流通,显得极为闷热。坊里人声鼎沸,喧闹不堪,无数人在热火朝天地喊着“大、小、下下下、压压压”。看到这情形,夏初七不由得蹙了蹙眉。

小宝音说她住在“千金坊”,可这样儿的地方,是小孩儿能待的吗什么样的父母,能够让孩子住在这里想到在展区上见到的那张粉妆玉琢的小脸儿,她心里冷不丁抽抽了一下。

难不成,她阴沟里翻船,竟然被小糯米团子给耍了

看到赵樽进来,几个正在参与赌博的侍卫顿时傻了眼儿。

“老”

“老什么老”夏初七心知他们害怕赵樽责罚,可他们是来翻本儿的,若是暴露了身份,还怎么玩她飞快地瞥过去一眼,打断了他们的话,笑吟吟地拱手一圈,笑道:“众位兄弟,赌逢知己千金少,相逢何必曾相认哈哈哈,你们继续玩,继续玩随意点,随意点”

众侍卫闭了嘴,看赵樽没啥动静,心里一喜,纷纷揖礼。

“好说好说”

互相看一眼,谁也没再出声儿,只当彼此不识。

看到这情形,一个赌场小二模样的人迎了上来,弯腰笑对赵樽。

“这位爷,头一回来吧是要玩一会儿”

赵樽为人素来高冷,只淡淡扫他一眼,并不吭声儿。夏初七看着小二,笑吟吟地接过话去,“瞧你这小哥儿,真不会说话。你们赌坊开门儿做什么的我们老爷来你们的赌坊,不是来玩的,是嘛来了”

那小二一愣,拍拍自己嘴,打了个哈哈。

“告歉告歉这位爷里面请。”

果然,古往今来态度最好的就是服务行业,那小二嘴皮子很顺溜,受了责怪也不拉脸子,热情地邀了三人往里,一路躬着身子,便把他们迎入了里间。

里间空间很大,空气也比外面好了些多。夏初七只粗略一看,心下便明白了。同样在一个赌坊里,但因为客人的身份不同,赌博的筹码大小或者说档次也就不一样。大抵小二看他三个穿的非富即贵,便懂事儿地把他们领进了里面的“vip包房”。

这里的人,比外面少了许多。

但他们赌博的兴致,却丝毫不少。

而且,比起外面五花八门的赌博方式来,这间“vip包房”里,显得更为简单粗暴。他们赌的是最寻常,最直接,输赢速度也最快的骰子“压大小”。殷勤的小二抬了椅子过来请赵樽坐下来时,一局刚刚结束,庄家老神在在的摆弄着骰筒,边上一个年轻的荷官正在大声吆喝着,让闲家们下注。

“压压压”

“下注了,下注了”

“买定离手啊”

夏初七站在赵樽的边上,好奇地往台面上瞅了瞅,从怀里掏出钱袋子来,摸出一小锭碎银,在手里掂了掂,然后笑眯眯地看向赵樽。

“老爷,压什么”

看到赵樽进来时,人人都以为是“老爷”要赌。如今看老爷身边的小丫头这般彪悍的模样儿,纷纷侧目看来,一脸错愕。只有赵樽面色平静,悠闲地坐在南官椅上,捧过小二奉上的茶水,敛了眉头,半阖上了眼睛。

“随你意。”

老爷兜里没钱,连主意都不出了

夏初七鄙视地看他一眼,点点头,直接把碎银子压了“小”。

“下了下了,庄家快开。”

在这里间赌的人,都是有一些身份的。人家看她一个小姑娘进了赌坊,这般大气豪迈,台面上登时更加热闹起来,荷官的吆喝声更足,庄家的脸面也更添了几分红光。

可夏初七的手气有点儿背。

一连三把压下去,泡儿都没冒一个,全输了。

叹了一声,夏初七瞥过头去看赵樽闲闲的面孔,心里话儿:这人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就这般由着她的银子打了水漂不过,她了解赵十九的禀性,他既然不吭声儿,也不阻止,她只当不知,继续赌下去便是了。

撇了撇嘴,她看着又一个银锭子入了庄家的口袋,笑眯了眼。

“庄家好把势,我这钱输得挺快的一不留情便进去了。”

“小姑娘,听你的口音,不像是北地人吧”台上那庄家年纪不大,长得那叫一个尖嘴瘦腮,还留了一抹八字小胡。听了她的话,他眼底的轻蔑,显而易见,“丑话可说在前头,咱千金坊素来一诺千金,输赢各凭本事,你既然来了,就得懂规矩,可要输得起啊”

呵夏初七瞥着他长相怪异的脸,差一点儿笑弯了腰,“安啦安啦,大叔,你且放心,我绝对输得起的再说,就算我输光了,不还有我们家老爷嘛,实在不行,还能把我典当在这里,给你们做使唤丫头,总之亏不了你们。”

“”

赵樽正在喝水,差一点呛住。

他的动静儿,夏初七自然没有听见。

但兴趣真是心灵感受,她转头,有意无意地瞄他一眼。

“老爷,您在笑什么”

赵樽冷峻的下巴微抬,“你长后眼了”

轻“呵”一声,夏初七眼尾一挑,给了他一个“就是长了后眼”的傲娇眼神儿,然后猛地凑了过去,小声儿道:“老爷,若是我身上的银子都输光了,我就把你典当在这里反正我家老爷长得这样好,把胡子一扒,想来也能卖个好价钱。”

“”

赵樽看着她一脸腻歪的笑,闭上了嘴。

“老爷没钱,就待着吧,看丫头怎么赢他们。”笑眯眯地说完,夏初七不再看他,继续拿眼审视那庄家掷骰筒的动作,唇上的笑容越发扩大,一锭银子又脱了手。

“压小”

见她一连输了好几把,还在压小。边上一个长相俊俏的小公子想来是“怜香惜玉”了,凑过头来,低低道,“小妹妹,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见她不答,他瞄一眼庄家,又道:“你恐怕不知,这位庄家人称鬼手张,在赌场上赫赫有名,自从他坐镇千金赌坊,从未逢过敌手,你玩玩得了,别太当真”

遇到了好心人,夏初七原本该是感激的。

只可惜,她的耳朵听不见,也没有看他,只专注鬼手张的手法去了。

她从来没有赌过骰子,但赌博的电视剧看过不少,也知道赌场上有各种各样的出千方式。所谓“无千不开赌”,赌坊开起来,要是没点“千儿”,又如何能保证赢面可是,好几把下来,她愣是没有看出“鬼手张”的破绽。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赌王仅仅是凭着多年的经验,会摇骰子,会听骰子

想了想,她道,“这个,初来乍到,我问一下,可否轮流坐庄”

赌坊自己开局下赌,庄家都是赌坊的自己人,这事儿人尽皆知。听得她问,鬼手张愕了一瞬,大抵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这般有胆色,竟然敢抢庄,脸上不由浮起一丝揶揄的笑,“小姑娘恐怕不知,这庄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再说,你若坐庄,赔得起么你身上有那么多钱”

钱哈哈大笑一声,夏初七腻歪着脸,托着腮帮看他。

“旁的事儿,我不敢说,若说钱么”

她慢悠悠地探手入怀,然后“啪”地拍出一叠银票。

“北平府大通银庄的票子,怎样可做得了庄”

这般“财大气粗”的小姑娘,唬得台上的人都是一愣。鬼手张目光一眯,就像大灰狼看见小肥羊似的,眸底露出一抹幽光了。可他到底还是老江湖,再看一眼她身边儿的赵樽,也知这些人来头不小,到底没敢让这个庄,只慢悠悠地撩了撩袍角,拱手道,“千金赌坊,没这个规矩,还请贵客见谅。”

夏初七看一眼他面前的骰筒,笑了笑,激他道。

“那若是我想与庄家单挑呢”

“嗯”一声,鬼子张似是没听明白,“此话怎讲”

夏初七笑着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和你赌,赌光手里的钱为止。”

人都怕激,何况是鬼子张这样的“赌王”一听这话,他挑高了眉眼,轻蔑的一笑,“不知小姑娘准备怎样与我赌”

“客随主便”她掂了掂手上的银票,笑眯眯地道,“总归我就剩这些钱了,定个赌赢便好走人,我也懒得在这里耗时辰。”

鬼手张迟疑一瞬,看了看她手上的银票,终于点了头。

“好,就赌一局,你全压上。”

“成啊那你庄家若是输了,是不是赔三倍”

鬼手张瞄着她,轻嘲一声,“一言为定。”

千金赌坊原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地儿,加上人都好热闹,听说来了一个姑娘要与庄家单独开局,好多人都围拢了上来,尤其那些输了还舍不得回家的闲人,自家捞不本事儿,也不想错过这样的好事儿,很快,局子边上便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想看看小姑娘手里的银票,怎样溜到鬼手张的手心里。

“不如就赌点数大小”

鬼手张一下下晃动着骰筒,看着夏初七道。

“可以呀”夏初七看着他,笑眯了眼,“那你说,赌大还是赌小”

“大”鬼手张说完,恐是怕她不够清楚,又补充了一句,“你我分别摇骰子,看谁摇出来的点数大,便算谁赢。”

“行啊,看你这张尖脸,也大不起来。”

夏初七嫌弃地睨着他的尖脸庞,调侃着,鬼手张登时便黑了脸,但到底来者是客,他还是压抑住没有吭声儿。只是边上围观的人听她胆敢调侃千金赌坊的鬼手张,却有些憋不住笑出了声儿来。

“小姑娘,只会耍嘴皮子,是没用的。”

“放心”夏初七笑眯眯的看着他,“姑奶奶今儿来可不是耍嘴皮子的,我啊,还准备把你这个赌坊都背回去呢当然,若是一不小心,您把裤衩子都输掉了,我也是会高抬贵手的。”

瞧她一个姑娘家,说话这般不害臊,围观的人,再一次哄堂大笑。

鬼手张气得个七窍生烟,但面儿上还算沉得住气。

“好了,闲话休提,开始吧。”

夏初七看众人都看了过来,好像有些紧张,低头看向一言不发的赵樽。

“老爷,这一把是我全身家当了。若是输了,怎么办”

赵樽眉头微敛,扫她一眼,“无事”

“这么大方”

“又不是爷的钱。”

“没良心的。”

狠狠地瞪他一眼,夏初七干笑两声,便把手里的银票全部推到了台面上儿。荷官看见了眼,眼睛便亮了许多,赶紧吆喝着边上的看官先挪开一点儿。为了这新奇的一把,或说为了这数额极大的一把,众人都相当的配合,只有二宝公公心肝儿那个颤啊颤啊,总归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地扯了夏初七一把。

“姑娘,咱要不要省着点儿”

夏初七鄙视地看他一眼,“棺材本不要了。”

“要的。”

“老命不要了”

“要的。”

“那就边上待着凉快去,看姑娘玩。”

郑二宝可怜的扁扁嘴巴,看着桌上成摞的银票,两只眼睛馋得快要滴出水来,但晓得自个儿阻止不了,又小心翼翼地瞥赵樽,但赵老爷就像没有看见他似的,一个人悠哉悠哉地观望着,分明就是不把银票当银子。

“谁先摇”

鬼手张看她虚张声势半天,也不像会摇骰子的人,不由轻视了几分。

“摇摇什么”夏初七奇怪地看他一眼,然后恍然大悟的笑道,“不瞒你说,这骰子我第一次玩儿,不会摇,还得把您示范呢,不如就让你先了”

鬼手张冷冷一笑,却没有动作。

“再说一次,千金赌坊,千金一诺,输赢各凭本事。”

夏初七面不改色,豪爽地笑了一声,拍拍面前的银票,瞥着她道,“哪有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一个带把儿的谁说姑奶奶输不起了”

鬼手张又一次被她讽刺了,脸上的颜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可夏初七的流氓劲儿,却是点燃了全场围观者的热情,大局将开,人人都围拢了过来,吆喝着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够乱。

“摇摇摇”

众人喧嚣着,吼叫着,嚷嚷不已。

一时间,无数人的眼睛都盯在桌面那个骰筒上。

鬼子手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熟稔的操起骰筒,在手上晃悠着,眼睛环视了一圈儿众人,然后“啪”一声把骰筒倒扣在桌上,轻轻地揭开。

这个时候,里面的三颗骰子还没有停止转动。

但是三颗骰子都是“六”点朝着上方。

眼看骰子滚转着就要停下,依了这样的转速,停下来之后必定是三个“六”没错了。如果是三个“六”点,那便是十八点,是三个骰子可以摇出来的最大点数。夏初七可以摇出同样的三个“六”的机率,能有多少

也就是说,鬼手张的赢面儿极大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鬼子张稳操胜券的阴冷微笑中,那三颗原本就要停下的骰子,却一直未停,突然间又加快了转动的速度,接着,令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三颗骰子转动着再一次停下来时,点数变成了三个“一”。

鬼手张的尖脸儿,登时僵硬了。

赌坊内所有的看客,这一刻都没有动静。

他们忘记了吆喝,忘记了吃惊,全部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原本要停下的骰子,怎会突然间又转了夏初七唇角上翘着,淡淡地瞥了赵樽一眼,一直保持着双手抱臂的动作,以示台面上的事儿与她无关,她也没有搞过小动作。

“哈哈哈哈”

一声高调的大笑,来自输掉了棺材本儿的二宝公公。

“姑娘快摇,赢不死他,摇,快摇”

“吁”一声,场上抽气四起。局子摆在这儿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像这般的情况下,除非运气背到了点儿,也摇出三个“一”来。要不然,怎样也不可能摇出比鬼手张更小的点子来了。

“不可能”

鬼手张突地暴喝一声,拍着桌子指向夏初七。

“好哇,你敢在千金赌坊内搞鬼”

搞鬼夏初七无辜的摊了摊手,看向围观的人群,“列位,刚才的事儿你们也都看见了吧姑娘我什么也没有做,大喘气儿都没有,是庄家自己家的骰子,自己摇出来的点子,怎么能怪我”

看官们纷纷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夏初七冷笑一声,接着道:“你们都看出来了吧什么千金赌坊,一诺千金,分明就是耍无赖。想一想,你们平素丢在这赌坊里的钱,都是怎么去的他们这般输不起,赌了不认账,你们评评理,这样的赌坊,往后你们还敢不敢来赌了”

“小姑娘说得在理儿。”

“是是是,这一回是庄家过分了”

“对呐,愿赌服输嘛”

那些先头输了银子的人,正愁找不到事儿发泄心底的烦躁,如今受了她的挑唆,很快,便暴发出一阵对千金赌坊的声讨。加上赵樽那些侍卫一直混在人群里起哄,很快场面便像一锅煮沸的滚水,形成了赌客与千金赌坊的对峙局面。

夏初七想,上辈子她没有去做思想政治工作简直就是浪费了人才,看看她的煽动能力,她笑眯眯地伸出手,拿过骰筒,眉眼斜斜地看着盛怒的鬼手张,道,“庄家,还要不要姑娘我摇骰子了”

说到底,比大比小,在她还没有摇之前,胜负未定。

但是机率太过明显,鬼手张的眼睛都赤红了。

他也是在三公子的手底下吃饭的,先前是有恃无恐地收拾一个小姑娘,如今把赌注押了这么大,一赔三,若是真输了,那真是把裤衩子当掉都赔不起的。说不定,连他这条小命儿都得赔上去。

什么叫做乐极生悲

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

鬼手张现在连肠子都悔青了,可是局子架在这里,他能怎么办

人人都盯在他二人的脸上,等待一个赌局的结果。

可气氛僵滞着,盛气凌人的他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众人瞩目中,闲了许久的赵老爷终于慢慢从椅子上起了身儿,懒洋洋地看了夏初七一眼,“时辰不早了,收银子回家。”

夏初七抛给他一个得意的眼神儿,“是,老爷。”说罢,她玩耍似的摇动着骰筒,恍当恍当地胡乱摆了两下,便倒扣在桌面,动作看上去极不专业,更是半会都没有迟疑,便揭开了骰筒。

很明显,这世上很难再找比三个“一”更小的点了。

她掷了一个“二二四”,赌的是大,自是赢得漂亮。

“好”人群里,有人高呼叫好。

夏初七拱手向众人示意一下,挽了挽袖子,看向发愣的郑二宝。

“愣着干啥,数银子,一陪三,让庄家赔钱啊”

说罢她瞄了赵樽一眼,又弯腰朝看官们示意,笑得眼睛都弯了,“小女子今儿初来额尔古,就小赚了一笔,今儿晚上的夜宵我请了。在千金赌坊输了银子的兄弟,一会儿到额尔古的四方酒楼去,我请吃肉,随便吃”

她说得极为江湖,赌鬼们吼吼着,开怀大笑起来。

可庄家赌了钱,哪里能痛快付账就在众人的笑声里,千金赌坊的打手早已经围了过来,把他们几个夹在中间,一副不能善了的样子。

“先前的骰子点数,定是有鬼,不能算数。”

鬼手张恼羞成怒的暴喝着,哪里是肯付银子的样子夏初七瞄着他,哧了一声,“赌坊是你开的,骰筒是你掷的,骰子也是是经你的手摇出来的,怎么会是我搞了鬼这逻辑,简直荒谬,庄家,你这么逗逼,你老娘知道吗”

“哗”一声,众人哗笑起来。

虽然没有人知道“逗逼”是什么意思,但自觉那是一个极为猥琐的词儿。大家看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单挑了纵横赌界的鬼手张,还这么嚣张霸道,无不欢欣鼓舞。更何况,晚上还请四方酒楼吃肉,自是都向着她。

“既然没搞鬼,那我们再赌一次。”

鬼手张赌场里混大的,哪能不知道栽了跟头

看他不肯认,夏初七眯眼一笑,却不理他,只看向赵樽。

“老爷,怎么办他们不服气也,还想再赌”

赵樽皱了皱眉头,眯了眯眼,“不赌了,找账房,拿钱回家。”

夏初七笑着点头,很是无奈的看向鬼手张,“你看,我也只是一个小丫头,我们家老爷说不赌了,我也没法子是不庄家,下次有缘,江湖再见。”

她想转身,鬼手张却指挥打手拦在了面前,“赌不赌”

夏初七耸肩,笑着摇头,“不赌了,再赌我家老爷要揍人的。”

打手们又走近了一步,鬼手张的声音也冷了几分,“是不是不赌”

夏初七呵一下,笑得眉眼生花,“从未听说过,还有逼人赌博的。”

冷冷一哼,鬼手张扬起手来,坐了一个手势,便下了命令,“既然姑娘敢在千金赌坊搞后手,那就怪不得我了。兄弟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