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意外,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怔怔发着神,半晌儿都没有讲话。

陈景并未像往常的戎装打扮,一袭苍紫色的素面夹袍,一条蟠离纹锦带,一双黑色的皂靴,腰上并未佩刀,少了一些武将的肃杀之气,添了一丝清秀俊逸,看上去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看见她发怔,他也是愣了一下,便上前拱手作揖。

“晴岚姑娘,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许久确实是许久了,久得她见着这样打扮的他,都有一丝不敢相认了。晴岚心里苦笑一笑,见他一副客气有礼的样子,眼皮垂了垂,恭敬地福身下去,“奴婢向驸马爷请安。不知驸马爷深夜到此,未及远迎”

一连两个“驸马爷”,弄得陈景颇有些尴尬。

他抬了抬手,肃然了脸,“晴岚姑娘,你我曾同府为仆,不必如此生份。”

晴岚沉默了一下,轻笑道,“今日不同往日,该有的礼数不能少的。若不然传了出去,旁人会说晋王府里的奴婢,没有规矩。”

“那”陈景窘迫一笑,“随你吧。”

晴岚笑了笑,抿紧了嘴巴。从他南征时开始,原本她想了他多少个日夜,就盼着还能见上一面,可如今人在面前了,她却又觉得无话可说。

这般僵持着,气氛便有些怪异。

陈景看着她绞着手绢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陈某深夜到府,想来是扰了姑娘,实在有愧,我这便自去找个厢房安顿,姑娘好生歇着吧”他说走便走,话音刚落,脚步便迈了出去,那一副雷厉风行的姿态,瞧得晴岚忍不住发笑。

“驸马爷,稍等”

见他转身听她,她沉默一瞬,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驸马爷从京师远道而来,一路舟车劳顿,还未用晚膳吧”

陈景得了赵绵泽的旨意,便启程北上了。为了早日到达,他船到码头便快马加鞭的往北平城赶,一路上没有耽搁半分,确实也没有用晚饭。闻言,他原本想要说“用过了”,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一声,比他先回答了。

他面色一窘,想拒绝已不能。

“那劳烦晴岚姑娘给一口饭吃。”

晴岚一笑,“驸马爷稍待片刻,我去去就回。”

出了客堂,晴岚压抑住心里那一**的紧张与慌乱,竭力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拎了灯笼去灶上。灶上的婆子早已睡下,她没有叫醒她们,则是自己挽了袖子,系上围裙,把夜里为夏初七准备的膳食热了,又起了灶,敲了两颗鸡蛋,煎成油亮金亮的蛋饼,装在一个托盘里,款款端到了堂上。

她离开了有多久,陈景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多久。

见她亲自拿了托盘再返时,挽起的袖子也未放下,显然是自己动的手,他脸上的窘态更甚,赶紧迎上去,不好意思地道,“劳烦姑娘了,是陈某失礼了,晋王府里,我也不是外人,本应自己去做的。”

晴岚轻轻瞄他,“驸马爷也会做饭”

轻笑一下,陈景自己摆了碗筷,盛了米饭,坐下道:“幼时家贫,父亲服役军中,母亲眼盲,我便懂事得早,灶上的事做得虽不好,但勉强还可入口”

听他随意说起自己家的事儿,说起自己的父母,晴岚的心里突地一阵柔软,觉得仿佛与他近了不少。他吃饭的时候,她没有离去,而是静静地立在他的身边侍候着,一边夹菜,一边与他说话。

兴许是心情放松了,她没太经脑子,便随口笑道,“没想到驸马爷还有这等本事,那将来永和公主下嫁入府,可就有福分享了”

她声音未落,陈景端着瓷碗的手便僵了一僵。他却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她,只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这鸡蛋煎得鲜嫩可口,味道甚好我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口味,晴岚姑娘也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

听出他在回避“公主下嫁”的话题,晴岚微微一窒,有些自责。觉得自己以一个奴婢的身份,说这样的话极是僭越,随即也便不再提及,只微微笑着,也说鸡蛋,“这样煎鸡蛋,是王妃说的法子。你晓得的,她总是与旁人不同,脑子滑溜得很。”

这一点,陈景自然也是清楚得很。

他点点头,又开始吃东西。

不过,说起夏初七,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明显没有那般尴尬了。

他问,“王妃可还好”

晴岚凝视着他的侧颜,微微笑着,一双细媚的眼儿里,隐隐有光芒浮动,“王妃还好,就是她的耳朵”看陈景猛地转头,饭也不吃了,皱着眉头不解地看着自己,晴岚微微一顿,叹道:“她的耳朵不好使了。”

“多久的事儿”陈景诧异不已。

“一年多了。”

“这件事儿,爷可知情”

陈景如今贵为驸马,但对赵樽的称呼并未改变。听他这样说,晴岚心里一暖,仿佛又回到了旧时的晋王府,他还不是当今的驸马爷,而是爷身边的侍卫,他与她之间,也没有现在的距离。

松一口气,她情绪自在了许多。

“爷自是知情的。但爷有吩咐过,既然王妃不想我们知情,我们都得装作不知情,以免她难过。所以,我先嘱咐你一声,回头见到了王妃,你得看着她说话,若是她没有听见,你便再多说两遍,不要露出惊诧或者疑惑来,免得她发现我们在瞒她”

顿一下,见陈景眉头越皱越深,她又叹,“你知晓的,王妃是一个性子洒脱的人,她喜欢活得快活,也想身边的人都快活。若是我们担心她,同情她,或是怜悯她,她一定会不自在。”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已近哽咽。

在夏初七身边前后两年有余了,晴岚与她自是贴心,说起她的失聪,想到这些日子的假装不知情,连安慰都不敢有一句,她的情绪不免低落。陈景看她一眼,也没有多话,只是叹一句,表示知晓了。

客堂里静了下来,然后又是一阵沉默的尴尬。

陈景草草吃过饭,让人找了厢房歇着,只说明日再拜见王妃。

晴岚为他送了衣服,打了沐浴的水,便退了出来。

望着寂静的夜空,她立在庭院,久久没有动弹。

这一年,是她认识陈景的第五个年头。

在还没有入晋王府的时候,她也是官家小姐出身。父亲跟随魏国公夏廷赣辗转沙场,初为军中参将,在建国的战役里,屡有战功,洪泰年间,曾被敕封为正四品明威将军,后被洪泰帝擢升为都督佥事,协守辽东。家**有兄妹五人,她是独女。

原本这样的生活,她就有惬意的人生,会配一个好的夫婿,与那些宅院里的女人一样,生儿孕女,安稳到老。可洪泰二十三年,魏国公一案牵连了他的父亲,父亲入了狱,阖府被抄家,她与母亲一道下了教坊司为奴,母亲不忍受辱自尽而亡,她却逃了出来。

她父亲是武将出身,功夫了得,父亲宠她,她从小便跟着习武。在外风餐露宿的辗转了数月,她得遇到晋王府的管家田富,那老爷子人好,看她孤身一人可怜,便领了她入府为奴。

从此,她隐名埋姓,混在一干丫头中间,一直未有露出半分锋芒,也没有出事儿。但习武之人,难免手痒,有一次她偷偷拣起一根竹节比划她的家传枪法,思念她的父亲之时,不巧被回府的晋王看见。

她当时吓坏了,赶紧跪下磕头。

一个贫苦人家的丫头,怎么可能会武

她自知难逃一命,把一切都交代了。

罪臣之女,还是一个逃犯,这样的身份,她没有奢望过晋王会饶了她。可没有想到,听完她的坦白和自停,晋王只说了一句,“乃父是个儒将,大义之人。”尔后,他便径直离去,从此没有再问,更没有再追究。

受得晋王这般恩情,她下定决心从此追随。

见到陈景的第一面,便是在那样的一个月下。

她跪在地上叩头不止,而他跟在晋王的身边,静静而立。

那一天,是她第一次见到晋王,也是第一次见到陈景。

但不知怎的,无数姑娘仰慕于晋王的高华孤决,容色无双。她虽然也会仰慕,但也仅仅只是仰慕而已,却并无半分那种心脏乱跳的小女儿心肠。因为晋王那样的男人非她能拥有,也只可远观,不敢近看。反倒是陈景,在看见她使出枪法的时候,那不经意的一瞥,一种“物以类聚”的交流,让她难以忘怀。

那一眼,她记了六年。

只是,他恐怕早就已经忘了。

在后来的若干次与他接触里,她与他动过手,她与他说过话,他却始终有礼有节,从未有半点逾越本分的地方。每一次除了殿下交代的话,他从不说半句他自己的私事,以至于她除了知晓他叫陈景,是当朝的武状元之外,其余竟是一无所知。

认真说来,整整六年,今天晚上,是他第一次与她说到私事。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她静静地坐在夏初七的房外,靠在墙壁上,抱着膝盖,思想飘得有些远。她想:如今在前面六年的时间里,她就鼓起勇气向他表明了心迹,也向爷坦白了情义那么,在他没有成为驸马之前,她有没有可能被爷配给他为妻

但想想,也只是想想。

错过了,总归是错过了。

谁会不要一个公主,而要一个奴婢还是一个永远不敢把家世大白天下的罪臣之女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人。她叫“晴岚”,可她却不是晴岚。她的名字是王妃给她的,那么,她只能永远把真名埋藏。

从此,与他藩篱相隔,再无交集。

埋着头,她颓废的想着,心里有一丝绝望。

幽幽的夜,冷冷的风,她打了个哆嗦,却没有去添衣,也没有动弹,直到肩膀上传来一阵温热的压力,她才吃了一惊,猛地抬起头来。

“王妃”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落入了夏初七的眼睛里。

“大半夜不睡觉,你在做什么”

晴岚不敢看她的眼睛,咽了一口唾沫,摇了摇头,笑得有些勉强。

“今儿我上夜,爷交代过的,一步也不能离开。”

“去你的”夏初七打了个哈哈,笑着坐下来,手肘着她的肩膀,似笑非笑地看她,“在这儿值班,也能把你的眼圈儿值红了说吧,谁又欺负你了”

“没有人欺负奴婢,是风迷了眼。”

大多时候,在夏初七的面前,晴岚也是称“我”的。有时候,因为她的善意与没有尊卑,晴岚甚至也会忘记自己的奴婢身份。可是在这一夜,在陈景到来的这一夜,她对自己的身份竟是格外的敏感,甚至有些自暴自弃。

“得了吧。”夏初七分明不信她,“快点说,免得老子动粗。”

“”她分明就已经动粗了,好吧晴岚无语的看着她,夏初七却嘿嘿一笑,伸手到她的腋下,就要挠她的痒痒,“看来你是不晓得我的搔痒龙爪手有多么厉害小娘子,不服,来战”

她说笑间,便去搔她,逗她笑。

晴岚左闪右闪躲不开,终是伏地笑着求了饶。

“我说,好了,我说”

“赶紧的第二式来了”

“他来了陈大哥他来了。”

一连几个他来了,晴岚的声音有些怪异,甚至还带了一些抽笑的呜咽。夏初七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感受不到语态,却能看见她通红的眼圈,以及她眸底一闪而过的落寞。

她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裳,又把晴岚扶坐起来。

然后,她笑了,笑得有些诡诈。

“来了好啊,来了就跑不掉了”

晴岚一惊,“王妃。你要做甚”

夏初七咧嘴,一字一顿,“做媒。”

、第264章无辜

“做媒”这事儿风险极大。不仅干系到旁人一生的幸福,还干系到子孙后代的血脉传承,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毁人终身,所以夏初七极为慎重,在这样一个赵樽不在的凄风苦雨之夜,她选择性拟定了十八种不同的撮合方案,终于在睡梦中把晴岚和陈景两个人搞掂了。

呯呯

钟声悠悠,天气晴好。

晴岚穿上了一袭大红的嫁衣,陈景牵着她的手,一人戴了一朵大红花,步入了结婚的礼堂没错,就是礼堂,真的是礼堂。卷发的西方神父问他俩可愿意结为夫妇,两个傻货对视一眼,愉快地大声说“我愿意”。古代的婚礼,西式的教堂,滑稽得夏初七眉开眼笑,嘴里“嗤嗤”笑了出来。

有人在摇晃她的胳膊。

讨厌,她看得正起劲呢。

“王妃,王妃醒醒”

晴岚晓得她耳朵听不见,摇动的幅度更大了。被打断了好梦的夏初七受不了,终于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没有穿大红嫁衣的晴岚,奇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么穿成这样儿”

晴岚低头看看自己,一脸不解。

“奴婢身上可有不合适”

简直太不合适了夏初七抚额,想到那个诡异的梦,再看着晴岚懵懂的脸,“噗”一声,实在忍俊不禁,翻一个身便趴在被子上“咯咯”笑了出来。

看她笑得肩膀抽动,晴岚却是一头雾水。

“王妃,你不能再赖床了”

夏初七翻转过来,扫着她的眉眼,伸一个懒腰,还在咯咯发笑,“是的,不能再赖了。本仙姑今儿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来,小情郎,上妆。”

平素在府里,夏初七是绝对不肯上妆的,就连有重要的宴会,都得晴岚催促她。没想到她今儿会主动要求上妆,晴岚愣了一瞬,丢给她一个“见鬼”的眼神,转身离去了。

很快,她找出来一套崭新的衣裳,把夏初七里里外外都换了一身儿,又把她扶到妆台的铜镜前坐好,就要动手收拾她的头发。

“啊哈错了。”

夏初七轻笑着起身,反倒把她按坐下去。

“来,小情郎,今儿我亲自为你打扮。”

晴岚不明所以,映在铜镜里的脸上,全是茫然。

“王妃,你可知晓今儿是三月初几”

丫以为她疯了夏初七赏她一个“你当我是白痴啊”的眼神,并不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腻歪着一脸的笑,就专心致志的在晴岚脸上涂涂抹抹起来。

不得不说,她的化妆理念与晴岚的差别太大,一盏茶的工夫后,等她满意地撑着腰不住点头的时候,晴岚精致的脸上,苦得快挤出水来了。

“王妃,你这样弄我如何见人”

“不懂了吧没见识我这个叫着烟熏妆。”夏初七抬起她的脸来,左右看看,端详了好一阵,似是更加满意了,亲自出去挑选了一身色彩明艳的衣裳,在晴岚身上比划片刻,点点头,把衣裳塞给了她。

“去,换上。”

晴岚哭丧着脸,不肯动。

“王妃,你到底要做甚”

“说了做媒啊你别心急,咱得分成几个步骤来。这是第一步,打扮,懂吧”夏初七斜眼儿瞥她,“你忘了,你曾告诉过我的,人美,气则壮。你想想,一会儿见到你心爱的景哥哥,你若是没个精气神,如何在气势上压倒他”

“”气势上压倒晴岚无语。

“你若不先美瞎他的眼,如何夺得下他的心”

“”

晴岚哀怨地闭上眼睛,一副任君宰割样子,嘴里无声地喃喃,“恐是美不瞎他,我自个已然瞎掉了。他一定会想,大白天的,竟然也能遇见鬼。”

“去吧乖,听话,这样好看,眼睛又大又水灵,红唇似火,妖艳”

“王妃。”

“傻姑娘,你想想你六年时间都没能在他心里留下印象,这是相当可怕的,懂不懂爱上一个人之前,先得认识一个人,是吧不管是什么印象,总得留下印象才对,是吧这样,我拿自己给你分析一下啊。想我第一次见到咱家爷,从水里一跃而上,第一时间就以绝美的容颜和姿势征服了他,你都没有见着,他当时看我那个眼神儿,简直就是深深的迷恋啊”

晴岚身子一抖,“绝美”

夏初七重重点头,愉快地拍了拍她的胳膊,吊着嗓子叽叽发笑,“放心吧,不要有心理负担。本仙姑亲自为你化的妆,保管前无古人,后有来者。不要太感动,等你将来嫁了景哥哥生了景儿子,一定要好好报答我,懂了没”

晴岚脸上的阴霾,怎样也化不开。

“你说过的,施恩不图报。”

夏初七打个哈哈,干笑。

“施恩不图报,仅限于我欠恩情的时候。”

“”

“去吧去吧反正所有的久别重逢都得耍流氓,咱们女人该流氓的时候,也得流氓,这样才能抓住男人的心。”

夏初七要做媒,今儿心情好,大言不惭的说着,再一次推了呆若木鸡的晴岚一把,便负着手,领着府里的另一个小丫头晨曦,哼着曲儿悠哉悠哉地出了内室。她想:做媒是一项具有长期和艰苦的革命工作,她得慢慢来嗯,首先得探探陈景的口风。

今儿是个好日子。

王府的庭院里,微风、绿树、春光、朝霞柔柔地抚摸着她的脸,美好得仿倾在她心里弹奏了一曲只有她可听的乐曲,拂走了记忆和往事里的伤感,只留一抹明媚在荡漾。

夏初七打着哈欠,带着被晴岚从被窝里挖出来的残怨,准备先散散步,吸吸氧,再吃早饭。晨曦跟在她的身后,狐疑地看着她脸上反常的喜悦。

“王妃,你把晴岚姐姐怎么了”

夏初七瞥头看她,做了一个扩胸运动,懒洋洋道:“小丫头,你还小,不要理会大人的事儿,边儿玩去。”

晨曦约摸就十三、四岁,是北平晋王府里的管家元立招入府的丫头,与夏初七的接触就在这一年。一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可她对这个谜一样的王妃的感受也永远停留在谜一样的状态中,永远弄不明白,比如她正在做的怪异动作,又是踢脚,又是弯腰的哪是有教养的大家小姐做得出来的

她不懂,但却不能不恭。

“是,奴婢知错。”

看她小小年纪却这般乖巧,夏初七乐了乐,重重呼吸一口,看着在风中摆动的嫩绿枝条,左右摇摆着身子。猛地一转庆,就看见了站在晨风中的陈景。

“见过王妃。”

陈景拱手作揖时,微微低着头,夏初七看不清他的话,不过听不见的时间长了,她越来越熟悉人的肢体语言,单凭他的动作也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她停下有氧动作,唇角往上一声,朝晨曦摆了摆手,示意她留在原地,自己大步朝陈景走了过去,声音里很是亲切。

“陈大哥久违久违。上次一别,快小两年了吧听说你大败乌那,得胜还朝,又被赐婚永和公主,前程一片锦绣啊,怎的会突然来了北平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微风很凉,她的话也有些刺。陈景眸色一暗,脸上的笑容里,有一丝半明半灭的无奈。他恭顺道,“让王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