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抚着他这些年来的所有过往,抚着他短短二十几年的沧海桑田。昏暗的灯火下,他静默的身影,被镀上了一层幽冷的光芒。

“诺颜”

老者咽了一口唾沫,跪在了他的面前。

另外那人看他一眼,也跪了下来。

原本立在东方青玄身侧的拉古拉,也默默地跪下了。东方青玄看着他们,缓缓起身转过头去,扯开堂上祭桌上覆盖的一块白布,看着上面用蒙文写着的灵牌,上了三炷香,注视片刻,终是撩起身上的衣袍,慢慢跪了下去。

“拉古拉”

他轻盈的声音仿若从漠北高原上的夜空传来,幽冷,清冽,似乎还伴着铺天盖地的雪,吹了过来。

“传他们来见。”

拉古拉与那老者对视一眼,喜上眉梢。

“属下领命”

王者的一生,从无注定的败负,只会是一场你死我亡的赌局。当前方无路之时,即便跌跌撞撞,即使最终会走向死亡,也要杀出一条血路。不管迎接他们的是锦绣繁华,还是悬崖和深渊。

风雪如凛冽的刀刃,疯狂的切割着京师大地。皇城之中,白茫茫一片,如同笼罩的肃杀之气。前方的奉天门,后方的玄武门,都被禁卫军和京畿三大营的兵马围得水泄不通。

阴沉的天色中,宫中灯火已然亮起,皇城周围的士兵们之神色紧张的走来走去,巡视着这个他们用生命悍卫的地方。

“啊”

一声长长的惊叫打破了寂静。

紧接着,一名士兵跌跌撞撞地奔了过来,看到拧着眉头大步流星的肃王赵楷,慌不迭的汇报。

“六爷,您赶紧过去看看。”

赵楷瞄他一眼,皱着眉头,领了一群人由他领着绕过一道朱红色的宫墙,在一处极是隐蔽的墙角下停了下来。只见那里残雪下的青石板上,有一抹不太明确的血迹。

“怎么回事”赵楷低低喊。

那兵士吓得不行,抬起头来,又惊悚的道,“属下先前尿急,来不及跑茅房,就偷偷跑到此处方便一下”结果他的尿液冲开了青石板上面的白雪,露出了下面的鲜血来。

赵楷心下一凛,看了看身边的人,皱眉命令。

“搬开看看。”

人多好办事,很快,那一块青石板上的白雪和鲜血都被扫开了,有一点松动的石板也被他们刨了开来,只不过,石板刚一起开,众人顿时大惊失色。

那块石板下面,竟是几具禁卫军的尸体,这些人是负责这里的守卫,为何会无声无息被人杀死了最紧要的是,石板下头,漆黑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

“不好,有刺客入了皇宫。”

一个校尉恍然大悟,拔高声儿喊了起来。

赵楷眉头拧起,声色一厉。

“喊什么喊不要命了”

那人赶紧闭上眼,这时,远远又传来一道声音。

“报”

那禁军呼哧呼哧的跑到地方,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声线儿里全是颤意,“六爷,晋王带了上千人马闯入了内城,直奔乾清宫而去。陛下有令,六爷您火速带人支援乾清宫。”

赵樽混入皇宫,肯定会先去乾清宫。

那里有他的母妃,只要贡妃在,他便会受到赵绵泽的扼制,这一点赵楷并不奇怪。但赵绵泽的反应会有这么快,比他这“半个知情人”都要快上一步,不仅先带亲兵守在了乾清宫,还下令抓了晋王府的人,这路数也是一点都不低。

大战就要开始,赵楷抚着刀柄的手,一阵阵发寒。

任何一个朝代的历史上,因为站错了队伍而命丧黄泉的人不在少数。他不敢得罪赵樽,但如今形势复杂,他也不能盲目走上歧路,从此再难翻身。

“六爷”

一道清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顿时回头。只见风雪之中,一个袭着蓉色花软缎的斗篷,领了两个宫女的宫装女子站在那处,面若芙蓉,曼妙无比。

赵楷眉头一跳,“娘娘怎的在这”

那女子面色幽冷,“路过。”两个字说完,她顿一下,又傲然道:“有几句话,想和六爷单独说,不知可否方便”

赵楷看她一眼,挥退了身边众人,朝那女子走近了几步,但为了避嫌,也离得不是太近,只是刚好可以看清她华贵的妆容下苍白的面色。

“你身子可有好些了”

这样熟络的言语,岂是普通王爷与宫妃的对白可那女子明显没有觉得奇怪,反倒放柔了语气,先前的疏离也没了,声音幽怨无比。

“这深宫之中,人人自危,人人都不是人,女人就更不是人。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我不想再待了六郎,你带我走吧,我怀念还未入宫之时,我与你,只有我们两个,那般好的日子如今,竟是永远都回不去了吗”

赵楷心里一怔。

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思念,顷刻间涌上心头。

可是这里是皇城,是帝王之都。他虽是皇帝的儿子,贵有亲王之尊,手握皇城禁军,却无法上前拥抱一下他心爱的女子,甚至连认真看一眼她的脸,都要顾虑会不会被人撞见。

风雨扫在赵楷冰硬的甲胄之上,刮得他的脸生痛生痛,看着面前的宫城红墙,仿若都成了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它白惨惨的獠牙,似乎下一瞬就会让他吞入其中。

与其碌碌无为的活,不过轰轰烈烈的死。

赵楷阴戾的眼中光芒大甚,热血袭来,浑身上下的力量几乎要穿破身上甲胄,先前一直做不了的决定,终于有了结果。

他看着面前的女子,退了两步。

“你等着我。”

说罢他径直离去,再没有回头。

大风还在刺骨的吹。

漫天的雪花里,乾清宫灯火通明。巍峨的红墙金瓦,气势森森。可白惨惨的光线下,却弥漫着一片死寂。

赵樽人马一路闯入乾清宫,有遇到阻挡,但却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除了几个人受了些轻伤之外,未损一兵一卒。

一直到乾清宫的大门,终是被人拦下。

“来者何人,还不站住”

尖着嗓子叫喊的人,正是何承安。看着面前一身黑色重甲大氅的赵樽,他其实脚肚都有些在发颤,但还是不得不喊出这番话。

赵樽面色冰冷,声音更凉,一袭甲胄,发出冷漠的寒气,“本王要见我父皇,何人敢挡”

何承安冷汗直冒,“陛下如今昏睡不醒,如何见得了殿下殿下不如先回”何承安硬着头皮回应。

“荒唐”赵樽按剑而立,沉声道,“我父皇龙体康健,一直未传有恙,可在御景苑突然倒地就一病不起,本王以为,皇太孙是在携天子以令诸侯,软禁父皇在此。宵小还不让开,莫怪我杀你祭旗”

“晋王,你敢”

何承安脊背上的冷汗都湿了衣,几乎是梗着嗓子喊出一句。

赵樽冷哼一声,“唰”的拔剑。

“本王敢与不敢,一试便知,何公公看来要成为本王今日剑下的第一人了。”

剑光顿时,何承安“娘呀”一声,抱头鼠蹿着,吓得跌倒在雪地上,大声喊叫,“晋王饶命,饶命”

“你在求我”赵樽轻轻瞥着他的脸上,手上剑身扬起,竟不知他是如何出手,何承安的惊呼便沉入了风雪里,只有当胸的地方,鲜血飞溅了出来,触目惊心的映着他不可置信的脸。

“如此胆小之人,该杀”这时,乾清宫朱漆的门里,传来一道带着狠意,但还算平静的声音。

“朕还没死呢,就怕成这样。若朕真的死了,他还不得跟着贼人杀朕何承安,你死不足惜。”

说话间,朱漆宫门“哐当”一声开了,里面露出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还有一个坐在风雪下的赵绵泽。他面对着大门,眼睛半阖半睬,如同老僧入定,神色极是镇定,仍旧保持高傲的帝王之气。

“十九皇叔不在南边御敌,公然带兵前往乾清宫,意欲何为”冷笑一声,他瞄过赵樽身边戎装在身的小妇人,前尘往事如同千丝万缕的细线,纠缠在他的心底,扯出鲜血一片,心脏生生作痛,声色也不由得猛地加剧。

“这是要造反吗”

赵樽冷冷看着他,踏前一步。

“本王只为清君侧”

“清君侧清何君之侧清何种奸佞之人”

“清洪泰皇帝的君侧。”赵樽冷冷看他,“清洪泰皇帝身边企图弑君夺位之人。”

看着他,赵绵泽抚着龙椅,淡淡地笑开了,“十九皇叔,绵泽打小敬你,重你,做梦都想成为你这样的人。若是可以,我愿意把身下龙椅让与你坐,只换得”掠过夏初七冷得没有半分感情的小脸,他想到楚茨院里那些带着她柔情的画,抿紧了嘴唇,待再出口时,声音已添了一些几不可见的沙哑和颤抖。

“但事已至此,你我叔侄,已无回头之路。你要这江山,要这天下,要朕的女人,只有一个办法从朕的尸体上踏过去。”

赵樽定定望住他,手上剑尖的冷刃指向了他。

“你以为我不敢”

赵绵泽看了一眼他身后一众重甲在身,刀剑森然的人,轻蔑的一笑,“不是朕小觑了十九皇叔,你虽有心,有勇,也有谋。只今日,恐怕也只能有来无还”

赵樽迎着风雨而立,语气冷然。

“胜败一试便知。”

赵绵泽道:“京畿大营朕尚有军马十万之众,他们就守在城里。禁卫军、锦衣卫,还有朕的亲军已将乾清宫围得如同铁桶,十九皇叔”他再次扫一眼面前的人,唇上笑容温和了不少,“就凭你这群乌合之众,能有何作为不如你现在跪下求情,朕看在皇后的面上,或可饶你一命”

“呵”一声,赵樽没答。

他冷森的眸,望向身侧的夏初七。

“阿七,紧张吗”

夏初七冷笑一声,眉梢一扬。

紧接着,她粲然一笑,缠上他的手臂。

“不,感觉很爽”

“很爽”赵樽领悟着,唇角微弯,“爽就好。”话间一落,他手上剑身扬起。

身后的“十天干”得令,高喊一声“得令”,便身手矫健的蹿了上去,将乾清宫门团团围住,与赵绵泽的亲军形成对峙之势。

、第254章雪落红梅,一点震撼

雪落乾清宫,刀兵相见,火光赤红。

双军对峙,人数众多,场面顿出紧张与压迫之感。漫天飞扬的白雪里,系了红绸的军卒与乾清宫的士兵混杂一处,犹如一张拉满的弯弓。只需出手,便可令人头落地,血溅三尺。赵樽为战向来身先士卒。他冷着脸,一人提剑上前,立于院落中间,身侧黑色裹金边的“晋字”纛旗,在旗嶓飞雪中高高飘扬,而他出鞘的剑,划破天际,如惊鸿乍现,激荡人心,令人热血澎湃。

“阻我入殿内见父皇者,杀”

他冷厉的声音甫一出口,场上便响起洪钟般的回应。

“得令”

“杀”

赵樽十几岁便混迹于军中,无数次受命与敌厮杀,无数次以临危之时力挽狂澜的战役,更是多不胜数。他的事迹广为流传,这世间无数赫赫有名的战神例如北狄哈萨尔者,都曾在他的手上吃过败战,有不说他手底下工夫如何,仅是这些传闻,都足以令对峙的双方军心生出两样。

他的亲军们,力量与勇气顿增。

赵绵泽的亲兵们,皆知他为人凶狠毒辣,手段狠戾,一旦临阵,压力可想而知。

客观上来讲,赵绵泽驻守在乾清宫里的人马属实多于赵樽,但这些早已在皇城里吃惯了皇家饭、养尊处优惯了、连训练都懒得折腾,或者只是例行公务给头儿看的士兵们,哪里又是赵樽麾下“十天干”的对手

短兵交接,金铁声铿铿而响,胜负立显。

能够被赵樽挑出来便选入“十天干”的人马,无一不是勇冠军中的豪杰之士。而且,上行下效,赵樽向来严于律己,他手底下的人也从无一日懈怠,无一日疏于练兵,加之“十天干”被他深藏许久,一旦出动,便如同饿虎归山,在天檀街上的一幕,便是一次很好的演练。人群之中夺人而走,令无数人闻风丧胆,以为见到鬼魅,如今面对面打起来,不到半盏茶的工夫,除了赵绵泽还稳坐龙椅之上,他的士兵们早已变了脸色,而保护皇帝的圈子,围得也越来越小。

“陛下,他们太狠了”

“陛下抵不住了。”

有士兵在小声的低唤,形势极为迫急。

眼看乾清宫便要落入赵樽的掌中,赵绵泽突地站起。

“十九皇叔,果真要逼朕”

“从来只有人逼我,无我逼人。”赵樽并没有出手,只淡然立于夏初七的身侧,一边护卫着他,一边观察大局。

“好那便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赵绵泽缓缓扬手。

只一挥,便听得乾清宫大殿的屋脊之上,齐刷刷响起一声“得令”。紧跟着,一簇簇比满天飘扬的白雪还要浓密的羽箭,如雨点一般“嗖嗖”袭来,射向了混战之中的“十天干”。可大抵弓箭手们都知赵绵泽先前不动用他们的意图,是为了避免误伤夏初七。故而,箭矢并未射向她的站立之处,只有抽冷子的羽箭袭向赵樽。

“殿下,他们有埋伏。”

“十天干”的人群里,有人大喊一声。

“保护殿下与王妃”

有人在喊着,便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

赵樽肃杀的面色未变,身子却侧挡在了夏初七的前面,音色骤冷。

“小心应对,不必管我。”

“陛下”有人想要申辩

“听令。”

“是”

人群里的大吼声,很是嘈杂,但夏初七的世界里,一直是安静的。她听不见那满天箭雨的破空声,但眼睛好使,那种恐惧感一点没少,甚至因为耳朵听不见,安全感降低,一股股寒气在心脏中堆积得更多。不过,赵樽这般护她,她却是不能拉他后腿的。哼了一声,她迅速闪身,将腰间佩刀舞得泼水难入,声音也厉了几分。

“不必管我,我懂得应对。”

赵樽冷眸一侧,“逞强的小妇人。”

夏初七微抬头,不让分毫,“大男子主义,小看女人。”

赵樽余光闪着她的脸儿,抿着的唇,微微一勾,不再与她斗嘴。可他二人默契十足,在刀光箭雨的笼罩之下,还能轻松惬意的玩笑,这一幕落入不远处的赵绵泽眼中,他的面色却覆上寒霜,戾气更重了。

“拿下逆首赵樽,赏银千两。”

在他的示意下,又有赏金刺激,箭雨更密了。

一轮,又一轮,天上羽箭恍如雨点,纷纷袭来。

一轮撤下来,又一轮填补上来,几乎未有歇空。

很显然,乾清宫的四周,埋伏的不止一批弓箭手。

不得不说,赵绵泽此人不可小觑。按照赵樽事先的行动方案,他们攻入速度乾清宫的速度,应当是抢在赵绵泽之前的。当他们从晋王府出发的时候,谢长晋还在那里。当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入乾清宫时,赵绵泽也应当还处于寻找夏初七的震怒之中,不可能会想到皇城生变。可赵绵泽反应如此迅速,似是摸透了赵樽的行为方式,确实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如此一来,乾清宫现有的埋伏,其实也同样在意料之外。

箭雨纷扬的场,其威力可想而知。

好在十天干久经沙场,短暂的慌乱之后,便调整了战术。

一批人迅速上墙,抢占乾清宫屋脊的制高点,一批人围住赵樽与夏初七,如同一堵堵的人体盾牌,无声无息的保护着他们的安全。另外一批人则分成弧度,摆出三三之阵,轮番上前阻挡羽箭,便迅速地逼近层层护卫中的赵绵泽。

厮杀声,箭矢铿然声,一直未绝。

银光闪闪白雪的还在不停的飞落,双方人马在乾清宫胶着,砍杀着,一条条血线飞扬而起,溅入半空,一只只血肉模糊的肌肉组织,坠落在雪地上,发出狰狞的猩红色泽。气氛低压,天凉如冰,冷风瑟瑟,这一座帝王寝宫,无疑已成人间炼狱,在刀光剑雨之中,变成了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吞噬掉一条一条的生命。

“十九皇叔,投降吧。”赵绵泽眸色如火,“耗下去,你会输得更惨。”

赵樽看着他,眸中冷光森然,“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赵绵泽道,“锦衣卫和禁卫军马上就会赶到,京营的将士也会前来支援朕,你蚍蜉撼大树,自不量力的结果,只会是损兵折将,得不偿失。只要,朕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留下夏楚,朕不伤你性命,说到做到。”

他话音刚落,乾清宫门外突地响起一串马蹄声。

在禁宫之中,不得策马狂奔,这是规矩。因此这声音透过厮杀声传来,显得极为突兀,可那人似是不管不顾了,将马匹丢在门前,一双黑色的靴底激起飞雪片片,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声音尖刺似的落入赵绵泽的耳朵。

“陛下不好了。”

“好好说”赵绵泽声色俱厉。

那人缩了缩肩膀,大声禀报,“秦王的人马,奔皇城来了。在奉天门,他们堵住了谢大人的京畿兵马,战得不可开交,难分胜负京师街上亦是混乱一片,老百姓们惊恐不安,纷纷携家带口,想要冲击城门出门,九门的守卫应接不暇局面恐难收拾。”

“果然有他”在那人上气不接下接的禀报里,赵绵泽目光狠狠眯起。上次焦玉查出在魏国公府刺杀他的人是秦王赵构时,赵绵泽心底其实并不相信。

赵构为人小心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之时,不会干这种盖不住脚背的烫手之事。那时,他一度以为是赵樽施的碍眼法,故意引他迷惑,只一心来对付赵樽,不想树敌太多,这才纵容了赵构。如今听来,他面色一变,再看赵樽的脸时,不免冷笑。

“原来你与二叔,早有勾结。”

“谈不上勾结”赵樽语气平淡,“你以为我争的是江山,是天下,是你身后的龙椅你错了。我只不过以为,二皇兄比起你这个晚辈,更挡得起大晏江山而已。”

“呵呵呵呵”

赵绵泽笑看着他,“十九皇叔高风亮节以为我会信这样的鬼话。”

赵樽淡淡扬眉,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却见赵绵泽又问那人。

“肃王何在”

“回陛下”那人伏在雪地之上,重重叩一个响头,咽了一口唾沫方才道,“六爷的人也来了,正赶往乾清宫但属下看六爷的样子,也不像来救驾”

赵绵泽脚下一晃,差点跌坐在风雪里的龙椅之上。

眼下的形势不比平常,因与乌那、阿吁和安南三国开战,京畿三大营的京军兵马被调走无数。而留下来的人都掌握在谢长晋手中,若是他被赵构拖住,自是不能马上驰援皇城。如今他除了这一批亲军,最能倚仗的就是赵楷他的六皇叔。还有他手上的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