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里不缺门神,更不敢用陛下这么尊贵的门神。”

说罢她娉娉婷婷的转身入屋,把赵绵泽一个人晾在了那里,丝毫没给他皇帝先请的面子。赵绵泽习惯了她这样的态度,倒也不恼,只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在她的身后进去。

不肖夏初七吩咐,晴岚便恭顺地上了茶水,又为夏初七泡了一杯她最近一直在喝的苦荞,便轻手轻脚地退在了边上。

皇帝在座,一个个侍候的人屏气凝神,只有夏初七一人悠哉悠哉地品着苦荞,似是毫无顾及。隔了好半晌儿,没有听见他说话,她敛住眉头,实在受不了他杵在这里不走,却又不道来意。

“陛下想问什么,直问便是。”

赵绵泽斜过眼来,看她片刻,放下手上茶盏。

“你怎知我有事要问”

“无事不登三宝殿。没事你找我干嘛”

她纤细的眉,微微撩起。两颊红润如花,肌肤莹白如玉,看上去极是娇俏可人。但话里话外的小语气,却是“冲”得不行,极是不耐烦。

可她偏生拿捏得很到位,男人有时候就是犯点小贱,尤其赵绵泽这样身居尊位的男人。若是太过了,他会恼,这样尺度合适的嗔怨,偏生令他怜爱得不行。

这天底下再无人敢这般和他说话了,在赵绵泽看来,她便是最特别的。也只有她可以让他接上地气,像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不是一个穿上了龙袍的皇帝。

“上刀山,下油锅,确实是一个好题目,把皇祖母也给懵住了。小七,为了成全赵梓月,你没少在中间搞鬼吧”

他的语气很温和,听不出恼意,可夏初七却觉得像是受了风,脊背上微微生出了几分凉意来。巧笑的脸儿微微敛住,她心里生凉,嘴上却不生怯,语气一始即往的含嘲带讽。

“知道了还问你这不是犯傻么”

赵绵泽一怔,顷刻后,唇角的笑容扩大,“本公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特来向小娘子讨教讨教。”

受不了他调戏良家妇女似的语气,夏初七翻了个白眼儿,“要本小姐教导你没问题啊问吧。不过问完了,记得留下银子,一个问题只要一百两,熟人优惠价。”

赵绵泽喉咙一紧,眯眼看着她。

她亦是不了输地看过来,微微抬高下巴。

“别告诉我,贵为皇帝没银子啊”

赵绵泽轻笑一声,算是默认。

“刀山上,可有玄机”

“无。”夏初七道,“那刀山完全是考验竞技者心理素质和硬工夫的地方。刀都是真刀,每一刀检验官都是验过的。而且,刀梯只有一部,人人都从刀上踩过,上刀梯的顺序也是抽签决定,即便要做假,也做不来。”

像是信了她的话,赵绵泽点了点头。

“那油锅又是怎么回事”

“嗯啥怎么回事”夏初七假装不解。

“油已沸腾,为何晏二鬼没有被烫伤”

夏初七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我说过的啊,这是一口真心锅,专为测试感情而设,晏二鬼真心对梓月公主,上天眷恋而已。难不成你不信”

赵绵泽看她一眼,只是笑,“不信。”

夏初七嘴角扯了扯,点头,“好吧,我自己也不信。”考虑了一下,她觉得随便编造一个谎言很难让面前这个精明的男人信服,索性便直说了。

“我让人在油里加了一些醋,醋与油这两种东西的密度不同,一起放入锅中,会自动分层。醋沉在锅底,油则浮在上头。由于醋的沸点比油低,在柴火加热时,醋便会先达到沸点,虽持续吸热,但热量被醋汽化吸收,温度不会升高。所以,只要锅里的醋不汽化完,油就永远也不会达到沸腾需要的温度。所以他的脚探入油锅的时候,其实并不烫,那温度只会等于或者略高于醋的温度。”

说到此处,见赵绵泽敛着眉头不言不语,她又好心地补充了一句,“醋在加热汽化的时候,会冒出滚滚的青烟,让整口锅看上去都呈现一种沸腾的状态,像是油开了。其实那时的温度,大概也就四十多摄氏度。这个温度,怎会烫伤人”

赵绵泽看着她,一动未动。

在她一个个“密度,沸点,摄氏度”等新鲜词儿里沉浸了良久,也不知他到底有没有感觉她的奇怪,考虑一下,他又问,“即是同样一口锅,同样放有醋,为何晏二鬼没事,苏合却被烫伤了脚。”

夏初七弯了弯唇,眸底掠过一抹黠意。

“哈哈,这个问题应当是你最想知道的吧”

赵绵泽如是点头,“没错。”

轻“嗯”一声,夏初七笑,“那答案收入得加倍,二百两。”

“”

得意地扫他一眼,夏初七道:“个中的关键,在于醋的份量,切不可太多。若不然醋味大,汽化时间也会加长。说明白一点,我只需要留给晏二鬼足够的时间便可以了。等他把脚收回来的时候,醋差不多已经汽化完了。没有醋隔在中间,炉火便会直接烧滚油。也就是说,当苏合再去的时候,那就是一口真正的油锅了。”

她的话,并不难理解。

赵绵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地一笑。

“个中关键还不止这一个吧”

“嗯”夏初七问,“此话怎讲”

“因为你无法判定苏合会不会抽签,抽到先探油锅。若是他先去,你岂不就是功亏一篑了所以,第一局的上刀山,其实只是一个诱饵。”

“哦”夏初七似笑非笑,“上刀山怎诱”

“你先前在台上,高声为晏二鬼加油,苏合自是知晓你袒护于他。第一局上刀山,众人皆纷纷落马,结果苏合通过观察晏二鬼过了关,除了侥幸以外,自是他的聪明。你利用他的聪明,利用人性的弱点,诱了他入局。这样一来,到了第二局的下油锅,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排在晏二鬼之后,以他世子之尊,这一点不难。”

停顿住,他见夏初七不语,温和的面孔突地一沉,冷笑一声,“难就难在,要完成这样多的连续动作,你一个人或许还不成。尤其,谁也不能料到,第一局抽签,苏合就一定会抽在晏二鬼之后。”

听他这般说,夏初七脊背一僵。

可他的目光却凉飕飕的望入了她的眼中。

“第一局的抽签,一定有人在中间操作。”又是一顿,他声音晦涩地轻笑,“是赵樽,对不对”

心里“咯噔”一响,夏初七脸色也沉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去除了赵樽,就没有旁人可帮我了”

“小七。”赵绵泽没有正面回答,复杂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脸上,审视了片刻,却问出一个让她始料未及的问题,“你真的是夏楚吗”

夏初七微微一怔。

这么久以来,赵绵泽基本没有这般严肃地问过。

但她知道,只要他不笨,自会发现她与夏楚的不同。以前她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的不同,现在也难以找到真正自圆其说的解释,索性一装到底,阴恻恻地凑过头去。

“赵绵泽,你相信鬼魂附体吗”

赵绵泽眸子微微一眯,似是怔住,没有回答。

夏初七唇角微勾,再一次笑了,“我是夏楚,但是三年前,当你们逼得我在锦城府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跳崖时晕死过去,竟是到了阎王殿。在阎王殿里,我看过古今,看过后世,莫名其妙的学会了许多的本事。大概阎王爷见我本性善良,又是冤死,好心送了我回来你怕不怕”

“小七”赵绵泽看着她,声音一哽,也不知是信了,还是没有信,突地伸手过来,紧紧握住她放在案几上的手,拽在掌心里,一双眸子寂寂如星,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口。

夏初七眨了眨眼,不着痕迹抽回手来,“陛下,道歉的话,就不必说了。因为你已经说过很多次。而且,我也不太乐意听人总说抱歉,却不把歉意落实在行动上。”

他一愣,“你希望我做什么”

夏初七拉了拉身上的赤古里裙,唇角掀开一抹嘲弄的笑意,侧颜被支摘窗处透入的阳光一照,映出一副比花儿还要娇嫩的容颜来。

“这话问得稀奇。你是皇帝,我无法阻止你的做法。但是赵绵泽,我只是想要一些自由。”她转过头,脸颊上的光亮,让她脸上细小的绒毛,赵绵泽都可清晰入目,“自由是什么,你可能不太懂。我不想受人束缚太多,想做一些自在事儿,更不想事事受人看管,整天像个囚犯似的被人监视”

停了片刻,她的目光,透过支摘窗,望向窗外院子里巡逻的守卫,冷笑道,“若得自由,粗衣淡饭也是甜,若无自由,锦衣玉食也形同坐牢。”

赵绵泽面色凝重地看着她,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你说的自由,兴许连皇帝都没有。”

这句话他说得很轻,或说有些寂寥。

夏初七微微一愣,望入他的眸子时,清晰的看见那一闪而过的怆然。而他的眸,紧紧锁住了她的脸。

男女之间,若是互望谈心,难免产生暧昧,夏初七不喜这样的暧昧,避开他的目光,清了清嗓子,随手拿过案上一只羊脂白玉制成的小羊把玩着,似笑非笑。

“所以,做皇帝有什么好呢”

他不答,她又是嘲弄一瞥。

“所以,你为什么非得认为,人人都想与你争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

他眉心微微一跳,“你非得为他说话”

夏初七微勾的唇角落下,敛住神色,把掌中的白玉小羊往案几上一放,在它与茶盏“亲密接触”出来的“铿铿”声里,她沉下了声音。

“你想多了。我并非为谁说话。只是想告诉你,也许你心心念念的,恰恰是人看不上的。也许你视若至宝的,真不是别人的菜。赵绵泽,大多数时候,放不过别人,其实也是放不过自己。”

“说得好”

赵绵泽冷笑一声,猛地拂袖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双肩,把她往怀里一扯,双臂便牢牢控制住她,语气里流露出一抹难抑的痛苦,“我知你喜欢他,可我不能成全,并未不想放过,而是我放不开。”

被他抓着的肩膀,火辣辣的疼痛。

夏初七害怕被他发现怀孕的事儿,在他抱过来的时候,双手便紧紧抵在面前,撑在他的腹部,心脏“怦怦”直跳着,身子僵在他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大幅度的反抗,只淡淡瞄他。

“赵绵泽,你是有风度的人。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吗”

他自嘲一笑,“我还没怎样,你便这般不耐夏楚,你是我的妻子,我若真要逼你,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我何苦等到现在”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夏初七皱眉,抬头盯住他,“你抓痛我了。”

赵绵泽手指一僵,与她委屈的目光在空中撞上,像是想说些什么,可盯了半晌儿,终究没有出声儿,慢慢松开了手,一撩袍角,坐到原位上,幽幽一叹。

“肚子该饿了吧我叫人摆饭。”

“赵绵泽”他像是有意岔开话题,可夏初七的心脏胡乱跳动着,突然生出一种秘密被他看穿的紧张来。可看着他从容的面孔,她又有些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察觉出她的不对,只能小心翼翼的试探。

“我还不饿,想静一会,你回去吃吧。”

“只有这一晚了。”赵绵泽目光微凉,“明日便要启程回京师。你我再见,也不知几时。小七,陪我吃一餐饭,有这般难吗”

很快,何承安便领着人送来一桌饭菜。没有夏初七以为的精致奢华,这只是一桌极为寻常的家常小菜,可红红绿绿的,看上去还颇有些食欲。

她拿过筷子,不客气便往嘴里送。

赵绵泽看着她不太高雅的吃相,目光变得柔和。

“多吃一点。”

夏初七夹着一颗香菇,正要放入嘴里,听他如此说,这才发现他除了看着自己,根本没有动筷子。迟疑一下,她皱着眉头,把筷子上的香菇,放到了他的碗里。

“甭客气,你也吃。”

赵绵泽就像突然被人施法定住一般,一动也没有动。好一会儿,他才像是反应过来,脸上露出的一抹狂喜,竟是怎样也压抑不住,甚至也顾不得他皇帝的脸面。

“好”

夏初七从未给他夹过菜,如今也只是一块香菇而已,他竟兴奋得手足无措,喂入嘴里,只觉这是世上难得一尝的美味儿。可他的美味儿还未入喉,便听得她清脆的嗓音又起。

“赵绵泽,看在我为你夹菜的份上,回了京师,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我真的只想安静一段日子。”

赵绵泽握筷的手一紧,身子僵硬得宛如一尊雕塑。

这一年的盛夏,天儿似乎格外的热。

东苑里赵绵泽赐婚的圣旨余音未落,京师的蝉鸣又欢快了许多。东苑之行,有人欢喜有人忧,对大晏的国事,也产生了一些影响。

在东苑,哈萨尔当众斥责了苏合,成全了晏二鬼与赵梓月,似是并未计较此事。但哈萨尔只是太子,还不是皇帝。谁也没有料到,原本一件“你情我愿”的竞技选驸马之事,传回北狄后,却因为苏合脚上的烫伤严重,引起了北狄朝堂的反弹。

先有平章政事巴布在重译楼的无故被杀,后有北狄世子苏合的脚部烫伤,北狄朝堂上一皆认为,事情连续发生,绝不能这样简单了结,大晏朝堂应该给一个说法。

此是后事,先且不提。

只说赵梓月的亲事,在赵绵泽的“金口玉牙”之下,便算是定下了。回了京师之后,钦天监监正问了吉日,亲自择这一年的七月初七,也就是“七夕”这一日为公主大婚。

准备大婚的时日不多,礼部与宗人府纷纷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忙乱开了。而数日的炎热之后,到了六月底,夏季的雷雨,终是袭击了京师。

魏国公府,楚茨院。

夏初七一手叉腰一手抚着小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隔着一层窗户纸,外面的天空黑沉沉看不透,雨滴打在窗上“啪啪”作响,院子里浓郁的草木,在雨水和风中,发出一种呜咽般的声音。

一连三天,大雨伴着惊雷,瓢泼一般落下,让她觉得格外压抑和沉重。

从东苑回来那一日起,她便再也没有出过楚茨院,也再无人来找她,就连张皇后和阿木尔都没有来找她算账。可无人找事,她却无聊得心烦。这些日子,她的肚子也像吹气球似的,一日比一日大,更是加重了她的孕期反应,影响情绪。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最是希望得到男人的呵护。可这连续三日的大雷雨,让她与赵十九好不容易建立的联络站酒窑通道渗了水,他好几日没来了,她更是烦得想撞墙。

“七小姐,有喜事儿了。”

晴岚笑吟吟的披着蓑衣入屋,一看她在不停踱步,而梅子和二宝公公恭恭敬敬地立在边上,就连甲一也攥着拳头,僵着脊梁在做背景布,她就知道这位小姐又烦躁了。

果然,夏初七一听就撅起嘴巴。

“去去去,我能有什么喜事儿”

晴岚笑道,“梓月公主来了。”

夏初七朝她翻了个白眼儿,“赵梓月来了来了”想了想,她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超大号的“自制孕妇裙”,哀怨不已,“这是喜事儿吗分明就是愁事儿好吧”

赵梓月这个姑娘,根本就藏不住事儿,若是让她发现她怀了孕,那还了得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全人类就都知晓了。

无奈地换上了厚重的赤古里裙,夏初七看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憋闷不已。可赵梓月属实是一个古今难遇的大萌物,她进屋便把丫丫放在地上,似是丝毫没有察觉她的情绪,小鸟儿似的飞了过来。

“楚七我想死你了。”

一个大大的拥抱,是赵梓月表达情感最直接的方式。夏初七一滞,赶紧推开她八爪鱼似的双手,不让她紧着自己的身子,笑吟吟逗她。

“说说看,是有多想啊”

赵梓月笑容极是甜美,“嗯对你魂牵梦萦,辗转反侧。这不,我便归心似箭地的来了。”

一连三个成语,没一个在点子上。夏初七哭笑不得的瞥着她,“这些个词儿你还是都用在鬼哥身上去吧我看啦,就最后一支箭,有点像朝我发的。”

“嘿嘿”赵梓月揉了揉自己的脸,坐下来,看了一眼正在把二宝公公当马骑的丫丫,吞咽了一下口水,压低了嗓子,“楚七,我若与他成婚了,是不是一定要与他睡在一起”

夏初七愕住,“你来便是问我这个问题的”

赵梓月咬唇不语,夏初七呵呵一笑,明白了。

“你这是不想与他一起睡”

想到曾经与晏二鬼“睡”过一次的惨痛往事,赵梓月脸儿一红,神色窘迫不已,“我我不想。他坏得很”

坏得很夏初七嘴角抽搐一下,识相的咳嗽着,假装没有看见她羞红的双颊,摸着下巴笑嘻嘻的道,“夫妻之间呢,原则上是应该一起睡的。”

“不原则上呢”

赵梓月问得很奇葩,夏初七斜瞥她一眼,笑着倚在软椅上,呵笑不止,“不原则的时候,就是他纳上几房小妾,天天去陪别人一起睡。”

“啊”一声,赵梓月瞪圆了眼睛。

“你不信”夏初七逗她,从鼻翼里哼出一声来,“这男人啦,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的所以梓月,你还真不要嫌弃他。你若不把他睡踏实了,指不定他就去睡别的女人了。男人可都是受不得寂寞的”

想了片刻,赵梓月无奈地轻“哦”一声,垂下头去。

“那便睡吧。”

夏初七好不容易才压抑住想要暴笑的冲动,嘴角扭曲地歪了歪,假装无奈地一叹,“当然,你是公主嘛。也可以不必与他计较。大不了你也找几个男人,陪他们一起睡,不必睬他。”

又是一声惊诧的“啊”声

赵梓月明显被她的话吓住了,眼皮儿狠狠一跳,咽了咽口水,才小着声儿问,“楚七,你,你怎能有这样的想法”

在一个女子三从四德的年代,赵梓月显然已经把她当成怪物。夏初七心里好笑不已,可这姑娘太好玩了,她又实在无聊得紧,忍不住继续逗她。

“这想法怎么了很正常呀。男女平等嘛,男人可以做的事,女人自然也可以。嗯,这么跟你说吧,我的志向便是如此。睡尽天下美男,让别人无人可睡。”

赵梓月是耷拉着脑袋离开楚茨院的,在夏初七这里受到了“新思想,新风潮”的冲击和洗礼之后,她一直没有懂明白,楚七的脑子到底是怎样生成的。为什么她会有这样多的花花绕绕。

不过,楚七的话倒是为她提了个醒。

她的父皇很喜爱她的母妃,但是她的父皇也有数不清的妃嫔。她的父皇也会去旁的妃嫔宫中过夜,而每当这个时候,她总能看见母妃脸上的强颜欢笑。

自己的男人与旁的女人睡觉,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