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离赵绵泽的距离不足五百米。

“不怕。”他唇角一弯,有晦涩的笑意浮现。

一个笑意,两双眼神,千言万语尽在其中。

那个叫张五的禁卫军一直未有吭声。片刻,他略显尴尬地轻咳一下,低声道,“殿下,卑职在外面候着。”他转身欲走,可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略有为难地补充了一句,“六爷在那边儿会拖着陛下,但时间紧迫,请殿下速战速决。”

夏初七琢磨着“速战速决”这个词儿,久久回不过回味儿来。那张五是与赵梓月一样的“成语无能”,还是话里有暖昧可不待她想明白,腰间已被人抱紧,耳朵里传来那人暖暖的呼吸还有强劲有力的心跳。

她一语不发,头上却传来他一声叹息。

“阿七这般急着找爷来,可是为了明日之事”

看来赵梓月也没有笨到家嘛夏初七感慨着,将脸贴靠在了他的怀里,浮躁了一日的情绪松缓了下来。

“你说呢除了这个我还能有何事找你哼反正我这边焦得头发都快白了,你都是半点不着急的。”

她又嗔又怨的话里,有些埋怨之意。

赵樽听了,低低一笑,轻轻抚开她耳际的头发,将唇贴在她的耳边上,每一个字都说得温柔入骨,“爷有这么聪慧睿智的娘子,何愁妹妹嫁不好”

“噗哧”一声,夏初七翻了个白眼儿,扯着嘴巴便乐了,“晋王殿下马屁拍得到位,那本姑娘今儿便饶了你。”说到此,她长长的睫毛抖动一下,她似是想起什么,解开他环在腰间的手,拉了他一同坐在窗下的椅子上,正色了脸。

“爷,你还没告诉我,赵楷为何要助你”

赵樽眉头微微一敛,“你猜”

她俏皮扬眉,“猜中可有奖”

赵樽抿唇,低头啄一下她微撅的唇,“有吧”

夏初七笑了,得寸进尺地道,“那奖品可否自己挑”

赵樽眉峰微蹙,目光锐利地盯着她小狐狸般的眼儿,有一种要中她诡计的预知。但知道归知道,他面前的女子笑意浅浅,巧笑倩兮,好不娇俏,竟是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

一个字,他便落入了“陷阱”。

夏初七嘿嘿一笑,怎一个得意了得。

“上回宫中大宴,落雁湖畔的野鸳鸯可是也”

没有想到她真的能猜中,赵樽眉梢轻轻一扬,捋了捋她垂下的发,为她绾到耳后,沉声低笑,“果然是聪慧睿智的小娘子。说吧,要什么奖励”

夏初七与赵樽讨价还价过若干次,也曾经被他坑蒙过若干次,几乎很少占到什么便宜。可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到她家。仗着肚子里有小十九,她总算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赵樽,而毫不脸红。

“我要你的二百积分。”

一听积分俩字儿,赵樽脸上的笑容敛住了。

“阿七何出此言”

飞快地瞄他一眼,夏初七媚眼一抛,却道,“乌查之宴上的事儿,晋王殿下表现良好,本姑娘心情也好,赏罚分明,准备给你二百积分。只如今,你把这二百积分再奖励给我,正好相抵,也就是说晋王殿下,您如今的积分仍然是零。”

赵樽默默盯住她,俊脸越来越黑了。可她作弄心起,还不怕死地凑过手去,轻轻一拍,笑着调侃。

“殿下,为了积分服务,多多努力哦。”

赵樽瞥一眼她得意的样儿,蹙着眉头缓缓起身。她微微一愕,以为他生气要离去,正想去拽他袖子,不曾想他却猛地转身,冷不丁把她扯过来,一句话都不说,冷抿的唇便压了下来,把她牢牢控制在怀里,吻得她目瞪口呆,惊傻在他怀里,一动也未动,直到他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

“这个吻,你给多少积分”

“什么”夏初七莫名其妙。

“爷不顾危险,大晚黑的送上门来供阿七调戏,总不能空手而回吧”

他喉咙滑动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眼,仿若带着某一种夺人心魄的魔力,夏初七多瞅了几眼,不由丢盔弃甲,顺着他的思绪,觉得此言极有道理。

这可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呀应该给的。

“五十”她商量着。

“太少,打发叫花子呢”赵樽淡淡的声音,带了一丝莫名的喑哑,那只落在她腹上抚着孩儿的手,突地往下一滑,“既是一个吻不能得高积分,爷也不介意为阿七做一些高积分的服务”

夏初七脑子里“嗡”的一声,两条腿一僵,使劲儿并拢,终是一咬牙,红着脸儿瞪他。

“一百积分,不能再多。”

“一百五,不再议价。”他作怪的手并不停下,条件更是讲得铿锵有力,明显是捏着她的软处要挟她,夏初七连呼吸都快要没了,长长吁一口气,终是磨着牙同意。

“好”

赵樽满意地松开手,雍容尊贵的脸上,并无半天猥琐之态,反是带了一抹促狭的笑意,那一双含笑的眼睛里,好像在说“小样儿,就你这胆儿,也敢诓爷”

看着他,夏初七悔恨得想咬舌头,怎么一百五十的积分就这么容易让他哄了去紧抿着唇,她任由他抱着自己,也不挣扎,也不生气,只是突地委屈起来。

“我难得见你一次,还得想方设法给你传信儿。你却这般欺负我,你还是人么既如此,我两个不如不见也罢。”

赵樽低头,迎上她翦水一般的乌黑眸子。

“阿七若不喜欢,爷以后便不来了”

丫还当真了夏初七微微一怔,正要解释,不料身子突地离地,整个人被他卷了起来,抱到了那一张铺了软锦薄被的榻上。

顷刻间天翻地覆,好心脏怦怦直跳,耳根火辣辣的发烫。可与她想的不一样,赵十九并没有马上索取他的一百五积分,而是抱着她缓缓躺下,把她整个人裹在自己怀里,就像稀罕一个小动物似的,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从她的脸颊和脖子,慢慢移到她的唇上,终是加了力道,与她含含糊糊地吻在一起,时不时抽离,吐出一串模糊低沉的声音。

“明儿你准备如何做”

“嗯咛”一声,在他火一样的热吻里,夏初七好不容易才调整情绪,把明儿选驸马的考题和计划一一说与了他。可他也不知听明白没有,在她说的时候,就拿嘴在她脖子里啃吻,心跳与呼吸越发急促有力,热乎乎的弄得她极是情动。可待她说罢,他却只紧了紧圈住她的手,带着一丝不餍足的感叹停了下来,僵硬着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顺她头发。

“此计可行。”

夏初七睁开眼,与他相对而视。

心里似有蚂蚁在咬,可时间紧逼,赵楷那边儿不可能拖住赵绵泽太久,张五洒扫屋子更是不能太久,以免令人生疑。

她道,“那爷便帮我准备吧。”

他眉锋一竖,突地蹙起,“你说的那些东西,有点儿难办”

一听他拖曳着的声音,夏初七就知这人在想些什么。“哧”一声,她狠狠在他劲腰上掐了一把,在一阵怦怦的心跳声里,低低一笑。

“五十个积分,还难不难”

“五十”他挑眉,极是为难地道,“难度是小了些,但还不够。爷想想啊,至少一百吧”

“赵十九”夏初七咬牙切齿,瞪了过去,“你有没有搞错,那可是你妹妹的终身大事儿”

他紧紧收拢手臂,促狭的半边面孔隐在灯火的阴影里,深邃得宛如神祗,若非那一丝若有似无的浅笑,实在很难让人猜度他的心思。

“她的终身大事,总归没有爷的终身大事来得紧要。”

明知他是在要挟自己借题发挥,可二人这般要好,那积分之说,只不过是为情趣所致,夏初七又如何舍得真的为难他既然他这么想,其实于她来说,也并无不可。

“好。一百就一百,合着前面的,刚好二百五,都给你了。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她眨了眨眼,看入他的眼睛,突地昂着头,嘴唇迫近他的耳朵,一口叼在嘴里,咬了咬,一字字霸道无比。

“爷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次日天儿不亮,夏初七便去了松涛院。

因先前与太皇太后说过,她不论出什么考题,都必须先征求她老人家的意见,故而这一关是无论如何也要过的。自然,太皇太后有可能会拒绝的因素,夏初七早就已经考虑过了。一个“上刀山,下油锅”的考题和规则说出来,太皇太后略略吃惊,竟是找不出反驳的由头来,到底还是依了她。

她谢了恩,径直离去布置。

于是乎,洪泰二十七年五月这一场“选驸马”的大戏,终是拉开序幕,便徐徐进入**。南晏的王公大臣,内外命妇与后宫妃嫔,北狄的使臣等都纷纷入场观看,整个东苑热闹非凡。

晌午过后,正是一日中阳光最烈之时,太阳炙烤得大地宛如熏蒸,地面上热得可以煮鸡蛋了。

第一道考题“上刀山”布置在校场的正中。

这个法子来自夏初七在后世看过的苗族表演。“上刀山”上的虽为“山”,其实也称为“上刀梯”。刀梯由一根高约数丈的铁柱、七十二把锋利无比的钢刀以及顶端上面三把寒光逼人的钢叉组成。钢刀一把一把捆在铁柱上,作为梯步,锋利的刀刃朝天,竞选者必须从钢刀的刀刃往上攀爬,能走完全部七十二个刀梯,便夺得铁柱顶端红色绣球的人,可以进入下一轮“下油锅”的比赛。

这种钢刀,刀刃极薄,挥绳便断,可谓是考验武力和毅力的高难度竞技。比之先前和平射柳,实在血腥了不少。

烈日下搭建的凉棚里,坐了大晏与北狄的一众王公大臣,高台上方坐着赵绵泽与妃嫔。凉棚里头,早有太监们抬了冰块过来降温,倒也不觉暑热。只是候选的勇士们负手在场中,个个都汗流浃背。除去晏二鬼之外,一同参与竞技的还有五个南晏人和四个北狄人。

“摆香案,祭天地,告祖宗”

但凡有什么活动,这些礼仪都是必不可少的。在司礼官的唱响声里,一套祭祀礼仪开始了。

等事毕,太阳似乎更为毒辣了几分,照得铁柱上的钢刀银光闪闪,极是刺目,不仅场上比划的一些人,生出了退意,便连场下观战的人,也有几分心生胆怯。

“诸位,梓月公主尊贵端方。她的亲事,大晏极是看重。今日皇后想出这上刀山,下油锅两个考题,是为验证诸位对梓月公主的心意”赵梓月长篇大论说了一通,接着又长长一叹,“以血肉之躯搏刀剑之刃,此事不便强求,若有不愿参与者,现在并可退出。”

他向来有仁君之风,凡事必会人考虑。

这句话一出,顿时让一些不敢再参与,却又抹不开面子的人找到了一个台阶。

“谢陛下”

随着一道道谢恩声,有人慢慢地退了下去,这些都是不愿意冒死求娶公主的。场上只剩下两名南晏人,三名北狄人。而最有竞争势力的,只剩下晏二鬼与北狄世子苏合。

为了比试的公正,只设有一个“刀梯”,也就是说,人人都必须从同一个刀梯往上爬,夺得那个绣球,才有进入下一轮的资格。

场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赵绵泽缓缓侧过头,温和的目光落在夏初七的脸上,“皇后昨晚没睡好”

夏初七没有看她,眉眼一挑,淡淡道,“蚊子太烦人,吵得很。”

这货说话向来损,赵绵泽原本关心的话,被她噎在喉咙口,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登时僵在了那里。

“吉时到”

幸而这时司礼的声音响起,为他解了围。赵绵泽松了一口气,瞥一眼她笑得越发邪乎的脸,眉梢微微一沉。

“诸位,开始吧。”

、第233章驸马都尉

校场上,风大,太阳也大。猎猎的旌旗迎风鼓动着一股凛冽的美,炙烈的阳光火一样的舔舐着大地,“刀梯”上面的每一柄钢刀,都发出刺目嗜血的光芒,一个个全副戎装的禁卫军持着刀戟,三五步一个,把校场围得水泄不通,极是庄严肃穆。

“上刀山”的竞技顺序,是由抽签决定的。

第一个上的人是大晏兵部尚书谢长晋的幺子谢绍钧,这小伙子约摸只有十七八岁,瘦高的个儿,幼时习武,随父从军,也算是出自将门之家,颇有几分英气。谢长晋是赵绵泽的心腹,谢家在朝中的势头如日中天,若再娶得公主,自然是一件光耀门楣的好事儿。所以,即便谢绍钧先前有些胆怯,想随那五个人一道退场,可为了家族荣誉,被父亲丢了几个弯刀眼之后,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阿弥陀佛”

谢绍钧赤足裸掌,走到刀梯下方,场上登时响起一道念佛号的声音,边席上围观的众人亦是抽气阵阵,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逼到这份儿上,他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搓了搓双手,谢绍钧咽一口唾沫,提气敛神,手攀刀梯,赤足也踩了上去。

“嘶啊”

他手脚放得很轻,可还是抑止不住心里的恐慌,不过只往上爬到第二刀,便已坚持不住,手掌受伤离开刀梯,往地下跳时,脚板心亦是被刀刃割破,痛得一屁股跌坐在校场上,汩汩而出的鲜血,看上去格外瘆人。

场上嘘声四起,谢长晋长长叹息。

因他紧张得没爬几级,因此伤不算重。

可看着太医上场为他包扎时,夏初七还是闭了闭眼,没敢去看。或者说,她没敢让肚子里的小十九去看。

“楚七”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小若蚊虫的声音。

夏初七睁开眼,侧头望过去,便撞入了赵梓月一双紧张到近乎绝望的目光。与她平常总带着的懵懂茫然和天真不同,那是一种她在赵梓月眼中从来没有见过的担忧和恐惧。

“怎么了”她明知故问。

赵梓月松开的下唇上,还有咬过的齿痕。她偷偷瞄一眼首席上的赵绵泽,小心翼翼走过来,蹲在她的身边儿,手按在她膝盖上,压着嗓儿道,“这个上刀山,可有诀窍”

夏初七看出她眸底的期待,摇了摇头。

“拼硬气功,拼真功夫,拼人品素质。像谢绍钧这种皮嫩肉滑的少年公子,自然是爬不上去的。”

她绝口不提晏二鬼会如何,可在她不慌不乱的解释下,赵梓月乌黑的瞳孔却骤然一紧,像一只慌乱的小兔子似的红着眼睛看她,却说不出话来。夏初七看她如此,突地又有些不忍心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四周望了一眼,才凑到她的耳边道:“相信鬼哥会没事的,他可以的。”

“因为她皮厚,割不破么”赵梓月接过话去。

这一句神补刀夏初七哑然失笑。

“对,他皮厚。”

上刀山这活儿,诀窍是有的。但若非身轻如燕的非正常人类和长年累月练习的人,只要上去,都一定会有受伤的危险和可能。不过,像晏二鬼这样有真功夫在身的人,脚底和手掌上一定会有老茧,只要他上了刀梯之后心神平稳,步子“稳、准、狠”,垂直用力,不要在刀刃上来回滑动,应当就会没事儿。

“下一个,三千营兵马指使司晏二鬼。”

司礼官念到晏二鬼的名字时,夏初七掌心微微捏紧,抿紧嘴唇,眼风不由自主地扫向赵梓月。很明显,她比夏初七紧张了许多。一张小脸儿上血色尽失,苍白得犹如纸片儿,下嘴皮被牙齿咬得一片青白。

晏二鬼严肃着脸,朝另外几人拱手示意一下,便慢慢走向了刀梯。在他之前,已有两个人从梯下落下,没有一人通过。但迎着那寒光闪闪的钢刀,他脚步却没有半分迟疑,一看便知是势在必得。

“喂”

场上突然传来赵梓月的喊声。

晏二鬼心里一跳,侧目看了过去。

她在喊他是她在喊他看着席上赵梓月尖削的小脸儿,他心潮起伏,热血翻腾,像是瞬间被人注入了一股子勇气,目光微微一热,竟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你”一个“你”字说完,赵梓月润了润干涩的嘴唇,又补充成了“你们都小心点。”

说罢,她垂下头去。可她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听上去像是在担心场上所有竞技的人,可晏二鬼却知道,她只是在叫他。

“多谢公主殿下。”

他深深看她一眼,突地赤手攀上刀梯,紧绷的身子略微放松,赤脚不紧不慢地往上踩,手脚并用,他一步一步往刀梯上爬行,而场上的人亦是屏紧了呼吸,眼皮都不敢眨动一下。

一阵风吹了过来,刮得刀梯上的五彩小旗呼啦啦作响,钢刀在烈阳的灼烤下,似是更加锋利,闪着一道道刺目的金光。

无数人都在看,看他能忍到几时,看他何时会从刀梯上摔下来。开始那几步,他似乎也有一些紧张,走得极慢,身子也较为僵硬,像是在小心翼翼地试探刀锋。可几步之后,他便像是掌握了个中诀窍,身子放松,姿态矫健,步子也迈得越发平稳,提气运力,踩在刀梯上,如走普通的木梯。

“加油”

“好”

“晏将军好样的”

“我大晏儿郎,果然英武不凡。”

赵梓月一声“加油”出口,场上有人跟着赞扬起来。因为先前的两人一个只走了两步,一个走了五步,便纷纷落下刀梯,让观者没有找到兴奋点,如今他这般稳健地“上刀梯”,人群终于激动起来,吼声赞声不绝于耳。

在众人的吼叫中,竞技者最容易马失前蹄,分了心神出错。晏二鬼闭了闭眼,再提一口气,只当未有听见,一直走到刀梯的最上一层,将上面悬挂的一个绣球摘下,一个好看的后空翻,脚尖稳稳落在刀锋上,一步一步再慢慢走下来,一个大鹏展翅稳稳落于地面,将绣球紧紧抓在手中,朝座中拱手一拜。

“末将献丑了。”

吁夏初七缩成一团的心脏,总算平稳下来。

虽然她明知晏二鬼功夫了得,身手敏捷,可她其实并没有十足的信心,而且,除了把个中的物理诀窍告诉赵樽之外,其他的事儿她都做不了,至于鬼哥能不能掌握和领悟,她更是帮不上分毫。

幸而他总算不负所望,过了第一关。

有了第一个人顺利通过,先前人人都觉得不可能办倒的事,终是有了转机。众人也是这时才发现,原来上刀山并非不可完成。

接下来的比试,也就明朗了许多。

还没有“上刀山”的人,只剩北狄世子苏合,还有一个金吾卫上将军那日松的儿子格日乐图。若是他俩不能顺利上刀山拿下绣球,那第二轮的“下油锅”也就不必比了,晏二鬼可直接获胜。

格日乐图是倒数第二个。

他与苏合互看一眼,运功提气,沉沉“哈”了一声,光着上身走向刀梯,一身纠结成团的肌肉在阳光下闪着黝黑夺目的光芒。

大抵从晏二鬼的身上受到了一些启发,这人比先前两个走得都好,一直上到刀梯的第十五级。但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