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射二十二支,中二十一支,皆为柳白,接柳二十次,一矢为野矢”

听司礼官报完数,射柳排在前名的,基本为北狄的将士。

这般鲜明的对比,属实让南晏没有脸面。

赵绵泽作为南晏帝王,脸色自更是难看。但哪怕一口老血鲠在咽喉,他也不得不咽下去,强颜欢笑。

“哈萨尔太子,强将手下无弱兵,佩服。”

哈萨尔朗声一笑,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阳光的灿烂,“陛下客气,这射柳比骑射,原本就是以南晏之短,较北狄之长,胜负算不了什么。”

他是为了给大晏的面子,赵绵泽自然投桃报李。

“话虽如此,但我大晏输了便是输了,事先的约定也是一定要履行的。朕这便下旨,将梓月公主许配给北狄最为勇猛的勇士”

“慢”

正在这时,场外七零八落的柳枝里,冲过来一个身装甲胄的将军。他只身一人,骑了一马,还未至高台,便翻身下马来,大声禀告。

“陛下,属下三军营兵马指挥使晏二鬼,素来仰慕梓月公主,先前因军务耽搁,没来得及赶上射柳,如今既然胜负已分,属下愿代大晏,向北狄苏合世子挑战,与他一决高下。”

听得鬼哥的声音,夏初七都激动了,赵梓月却瞪大了双眼,一脸的茫然。而也是这个时候,夏初七方才看明白晏二鬼的样子。

他像是刚刚与人搏斗过,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还有几处於青,身上的甲胄上也有刀剑的划痕,胳膊上淌着的鲜血,浸湿了衣裳,像是来不及包扎伤口便急匆匆赶来,他的样子很是狼狈。

不过,他在赵梓月面前,几乎没有一次不狼狈。

他习惯了,赵梓月也习惯了,就连夏初七也习惯了。她蹙起眉头,瞄向赵绵泽,却听得他冷下来的声音。

“你怎的来了”

众人不解他话里的意思,晏二鬼却懂。

但他什么也没有多说,径直在他面前跪下。

“陛下,臣愿为国一战。”

大概他的执拗震惊了旁人,那苏合世子上下打量他一回,眉头大步蹙紧,满是不悦。不过,眼看就要抱得美人归,斜刺里却出现一个程咬金,换了谁,都不会甘愿。

“比试已过,岂容你这般耍赖既然要参与比试,早先为何不来”

晏二鬼苦笑一声,什么也不解释,只目光执着的看着他,一字一顿严肃道:“世子所言有理,迟来是在下不对。这样,如今的比划不算参与先前的射柳竞技,只是在下单纯要与苏合世子比上一局。为了以示歉意,若是今日我输,我便把人头留在这里。若是世子输,只需放弃驸马资格便可。”

以性命为筹,只赌一个驸马资格

不仅苏合愣住,整个校场都鸦雀无声。

可晏二鬼却不以为意,仿佛“人头”这东西,只是一件普通商品,就连声音都没改,“在下素闻北狄世子精于骑射,这样的条件,也不敢一赌”

苏合直觉这人不简单,满心不高兴。

可草原男儿最是讲究热血,人家把“人头”都挂上了,还用上了“敢”字,他若再拒绝,好像就有点服软。

骨头轻了,还怎样娶公主

冷哼一声,他把烫手的山芋踢给了赵绵泽。

“那得看你们皇帝陛下的意思。”

若没有这一场射柳,没有南晏输得太“丢人”,赵绵泽自是不愿晏二鬼来参一脚。可他如今骑虎难下,晏二鬼这般出场,又说不算是先前的竞技,只是与苏合比试,竟有了一点“天降神兵”的意思。

若他能为大晏挽回颜面,也是好的。

赵绵泽思量片刻,微微一笑,“苏合世子,先前晏将军被朕另派了军务,未及参与。若是世子不嫌,便与他比划一二,权当邻友切磋。若是世子不愿意,就当朕没有说过,梓月公主仍是归你”

简单的一句话,赵绵泽又把烫手的山芋踢了回去。

而且,生生的“将”住了苏合。

若是这样他还不敢应战,那无异于承认技不如人。

更何况,他看着面前这个清瘦的年轻人,还真不太相信,他能在骑射上赢过自己。美丽的公主殿下正看着他,他怎么可以丢人

好胜心一起,他释然了。冷冷哼了一声,他的目光掠过高台上赵梓月神色复杂的小脸儿,拍了拍手上的弓箭,粗着嗓子一喝。

“比就比来啊”

、第223章求娶公主

“世子果然爽快”

晏二鬼慢腾腾站起身来,拱手施了一礼,目光错开,又环视向周围的人群,突地朗声道,“在下今日与苏合世子比试。若输,自愿留下人头,与人无尤。”

他这般说的意思,差不多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了。不仅如此,为了以免影响和牵连南晏与北狄之间的关系,他还事先为苏合免了责,算得上敢作敢当,行事极是大气。

听他说完,校场上的众人脸色各异,目光不停在他与苏合之间流转。而那些先前落败于苏合的南晏将士,则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晏二鬼,觉得这个人简直就是疯了。

赵绵泽自是喜欢他的话,抬了抬手,对场中笑道。

“时辰差不多了,开始吧。”

“慢着”这时,赵梓月的声音突然响起。

从这个与她终身大事息息相关的射柳开始到现在,她除了先前看得兴致勃勃的呐喊几句,就再没有出声说过一句反对或是赞同。如今突地喊停,令人不免吃惊。

赵绵泽侧眸过去,微微一笑,“皇姑有何话要说”

赵梓月不理会他,只看向晏二鬼。

“你把头抬起来,让本公主瞧瞧,你长得到底有多么鬼斧神工”

“嗡”的一声,四处是憋气的低笑。

这位梓月公主,不开口则已,一开始便是笑料。

在众人压抑的笑声里,晏二鬼心里微窒,没有去捂受伤流血的手臂,而是平静地望向高台上赵梓月,目光一眨不眨。他一张黝黑的面孔上,五官清秀,剑眉星目,不若赵樽的雍容冷峻,不若东方青玄的妖媚入骨,不若元祐的风流倜傥,不若陈大牛的神勇威武,却独有一种芝兰玉树的气宇轩昂。

赵梓月其实许久都不曾正眼看他了。不,应该说她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他。即便是三年前那一场春梦般的过往以及那一段过往的前前后后,她都从来没有低下过头颅去认真看过这个男人。

在她的心里,她与他,从来都是相距十万八千里的,是永远都不可能走到一处的。若不是丫丫的存在,她想,她一定会迫使自己忘记那一场噩梦。

“你不怕死吗”她突然问。

晏二鬼身子微微一僵,神色略有一丝凝滞。有那么一瞬,他竟是不敢去看她黑油油的眼睛。那一双眼太单纯太无辜太简单,没有受丝毫的杂质沾染。哪怕她已经生育过一个女儿,依然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天真少女。

“回公主,微臣不怕。”他回答。

“为何不怕”赵梓月轻声问着这三个字,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压根儿不想让他回答,冷哼一声,突地变了脸,扯着面前的青花茶盏便朝他的方向砸了过去。

“你是不怕,可本公主却怕得很。”

她一言即出,暗地里,无数人都在倒抽凉气。

因为话里的意思太耐人寻味了。

晏二鬼紧紧抿住嘴,捏紧的拳头里汗湿一片,但是他没有动弹,也没有抬头,更没有看赵梓月的表情,只是执拗的挺着脊背伫立在那里。

“公主息怒。”

赵梓月眼圈有些红,眉心拧了拧,像是好不容易才鼓足的勇气,再出口时的话,听上去有些狠,可仔细一看,还是那个连骂人都词穷的赵梓月。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一句不怕死就把你的人头当猪头押上去可你若是没了人头,再鬼鬼祟祟的来吓本公主怎么办不行本公主不允。”

说罢,不管旁人怎么看,她黑着脸看向赵绵泽。

“陛下,既然是我的婚事,我想我自己也是可以说两句的吧这个叫什么鬼的人,我看他讨厌得紧,射柳比试我也看得烦透了我愿意嫁给那个叫什么合的世子,不想这个丑八怪来与他争,徒惹人心烦。”

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么说,而且她看向晏二鬼的目光里,明显就是一层浓浓的厌恶。那一副就好像看见苍蝇在身边飞一样的憎恨表情,让校场上的无数人都替晏二鬼感到尴尬。

可晏二鬼的心,却剧烈跳动起来。

他的公主是为了他。

这个为他孕育过一个女儿,可几年来却只能远远望上一眼的小公主,竟然会怕他丢了性命,在众人面前出声阻止。

突如其来的欣喜,是巨大的。

她的一句话,就像一抹微光,瞬间照亮了他沉寂三年,因自责与懊恼,被永远尘封在地狱里的心脏。

即便为此真的丢了脑袋,他也值了。

“公主厌我烦我,是我的不是。可”他眼睑慢慢垂了下来,“这是我向苏合世子的挑战,公主还是不要插手得好。”

赵梓月烦躁的瞪向他。

“放肆我说不允就不允。”

她刁蛮任性惯的,洪泰帝在时,整个朝野里无人敢惹她。如今即使是赵绵泽继了位,她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那张狂的毛病,而旁人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习惯看她张狂的毛病。

“本公主就乐意嫁给苏什么世子,谁允许你来横刀夺爱了你赶紧给本公主退下去,免得看着你生气。”

一个她连名字都记不清的人,却说自己是愿意嫁,还说人横刀夺爱,这理由着急牵强得很。这一回,不仅仅是场上的知情人,即便是完全不了解她与晏二鬼之间前尘旧事的北狄人,也总算听出这位梓月公主的心思了。

她是在护着他呀。

赵梓月一定以为晏二鬼是必输的。

不仅是她,校场上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的认知。

即便是夏初七,也是一脑门儿冷汗。

苏合的骑射之术她先前就见识过了,就算鬼哥没有受伤,也不见得能取胜于他,更何况他如今受了臂伤,完全就是鸡蛋碰石头。

说起来,这原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可他,还赌上命了

“陛下”在赵梓月的怒骂里,晏二鬼狠下心来,终是挪开视线,不再看她愤怒的样子,“请陛下发令。”

“陛下”赵梓月又唤了一声。

不等她的话说完,太皇太后咳嗽一声,适时打断了她。接着,慢悠悠一叹,笑道,“梓月,你小姑娘家家的,安心做你的新娘子便好。旁的事,就不要管了,省得落了体面。”

换了往常,赵梓月真不怕太皇太后。

可今时不同往日,能护着她的洪泰爷还睡在乾清宫的床上,她如今不仅只有她自己,她还有一个丫丫,那孩子正拿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看她。若是太皇太后使个坏,她不仅保不住晏二鬼,估计能丫丫都保不住。

红着眼圈,她烦躁的“嗯”一声,从晏二鬼身上收回视线。

“儿臣听母后的话。”

世事易变,就连赵梓月都学乖了。

夏初七心里微微一酸,太皇太后却欣慰的笑了。

“还是哀家来发令吧二位勇士,可以入场了。”

射柳场再一切备好了去青的柳支,两国的将士纷纷退出场地,将射柳的位置留给了晏二鬼与苏合。

整个校场上,气氛肃穆庄重。

夏初七静静坐在高台上,只觉浑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那种感觉,就像前世在军中大比武的时候,看战友代表红刺特战队参与竞技。

唯一的不同,晏二鬼赌的是命。

“驾”

射柳场上的比试开始了。晏二鬼骑着的黑风撅着蹄子,“嘶”叫一声,往系了黑帕的插柳处靠近几步,这一动作,激得他身上染了鲜血的盔甲发出一声沉闷的铿然,而他胳膊上的鲜血在他举起弓箭时,再一次渗出衣裳,看得人心惊肉跳。

从洪泰朝始,大晏便一直处于战火之中。洪泰爷重武轻文,故而除了极少数荒淫无度的官吏之外,大多数的武将都有一些真才实料的,包括夏廷德,若是上了阵,也是能打的。晏二鬼在做三千营的指挥之前,一直是赵樽的贴身侍卫,除去陈景之外,赵樽的身边便是他。而陈景是南晏公认的武状元,还是数年来大晏出的唯一一个一路武考夺魁之人,人人皆知他的厉害,可晏二鬼的身手,真正见过的人不多。

他输定了。

再一次,无数人在心里这么说。

夏初七也为他捏了一把汗。

校杨上箭矢掠起,马蹄踏出尘土阵阵。原就闷热的空气,更是低压到了极点,就连梅子和晴岚扇过来的风里,也全是炎热的味道。她的心跳得很快,转过头去时,发现那位“南晏最尊贵”的梓月公主,终于不像先前那样没心没肺的叫好了。她一双美丽的黑眸,一直炯炯注视着场上,一眨也不眨。

“好家伙,南晏总算有一个像样的了。”

场中间,突然传来苏合尖利的口哨声和调侃声。

说罢看晏二鬼不吭声,他再次朗声大笑。

“痛快,接着来”

苏合射得张扬,晏二鬼却始终低调。他黑深深的目光,一直全神贯注于射柳上,始终只拿他的话当耳边风。

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晏二鬼并不熟悉射柳。

这个射柳的难度主要在于三点。第一,马上跑动骑射,相当于后世的“移动靶位”。第二,柳支原本就细小,不仅要射中去青的柳白处,而且在射断柳支之后,还得骑马过去接住。

这实在相当考技巧。

竞技赛,如火如荼。

偌大的校场上,上千人在围观,可除了马蹄声和弓箭声,竟是连一句嘈杂都没有。场上比试的两位男子,一位是鲜衣怒马的皇家贵胄,一个只是从侍卫提上来的五品指挥,谁能做梓月公主的驸马晏二鬼的人头到底能不能保住人人都在等待结果。

又一箭命中,接住柳支,苏合耍了一个极为花哨的马术动作,大声戏谑道:“晏将军,你虽比其他人好了许多,可比我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你啊,是赢不了我的。不如放弃吧,我看你是条汉子,留你一命。”

晏二鬼看他一眼,“多谢世子美意。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日要么胜,要么死。我别无选择。”

“那你就去死好了”

风声中,传来苏合颇为自傲的大笑。

他的骄傲是有理由的。从现目前校场上的形势来看,晏二鬼属实比他略逊一筹。逊在哪不是射术,也不是骑术,而是北狄人擅长的射柳技巧。

“鬼哥,加油”

夏初七突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加油”,在校场上突兀而怪异。

它吸引来了无数人的眼光,可夏初七只当未觉,举起拳头,像个“拉拉队员”似的,又大喊了一声。她知道,在竞技比赛时,来自“亲友团”的鼓励,有时候能起反败为胜的决定作用。所谓竞技,竞的就是一个人的心理。

“唔唔鬼叔啪啪”

夏初七话音一落,邻桌的位置上,由奶娘领着的丫丫小公主,突地站上了凳子,看着场上比划的两人,笑吟吟地拍起了小手。

“鬼叔啪啪”

几乎下意识的,夏初七以为闯了鬼。

太不可思议了丫丫竟认出了她爹

她听赵樽说起过,在带赵梓月回京的时候,他是为小丫丫讲过故事的。可这小丫头脑子也太好使了吧,不仅认出他来了,还在替她爹加油呢夏初七感慨着父女天性的神奇,看着丫丫,想到赵梓月,想到贡妃,突然脑子一阵晕眩。

千万不要全都那么单纯。

若真如此,鬼哥有罪受了。

“加油”

在丫丫稚嫩的童声里,又一道清丽的嗓音,响在了校场上。这是除了夏初七和丫丫之外,另一个不管不顾叫喊的人。

她是赵梓月。

她没有说为谁加油,但是她却站了起来,学着夏初七的样子,挥舞着一只白生生的小手,目光定定看着杨下,神色里的殷切,让夏初七看得莫名悲伤。

一家三口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聚,这是何等的残忍

赵梓月如是,她与赵樽也如是。

成败在此一举,鬼哥必须赢,否则众目睽睽许下的承诺,不得不遵他若是死了,丫丫与梓月就太可怜了。

想到这些,她身上的血液几乎被点着了。

紧张,紧张,还是紧张。

为二鬼打着气,她脊背僵硬得几乎动弹不得。可没想到,肚子里的小十九却适时地动了一下,像是对她的摇旗呐喊有些不安。

“乖乖,娘吓到你了。”

她在心里默默对小十九说了一句,闭上了嘴。

可小十九的蠢蠢欲动,却让她想起了老十九。

不对劲这事儿赵十九怎会无动于衷

论谋略,这天下,他排第二,无人敢排第一。

若不是他真的冷血如蛇,那就一定是早有计较。

可赵十九是个冷血的人么夏初七不信。

她审视的眼,若有似无的看向赵樽的侧脸。他颀长的身姿挺拔端正,即便坐在一堆男人的中间,那一副高冷雍容的样子,也夺人眼球,比起另外一侧含媚带笑的东方青玄,毫不逊色。

这赵十九乱人心神。

她暗嗤了一句,就像感觉到她的眼风似的,赵樽突的回过头来。抿了抿嘴,他眸光深了深。

“放心。先手。”

她看着他的唇,一直紧绷的心,突地落下了。

先手是弈者的专业术语,意思差不多是采取主动,每下一子,都迫使对方必应,甚至不惜付出相当大代价的着法。先手就是保持主动权,这术语虽点到为止,也让她知道赵樽一定有他的打算,至少这盘棋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寻思着寻思着,刚刚落下的心还未停回实处,她眼珠一转,又想到了先前偷袭的事儿。慢条斯理地瞄一眼赵樽裹着药布的掌心,她不由又怒上眉梢,冷飕飕剜他一眼。

他看见了,眉目微动。

这一回,他久久没有再反应。

就在夏初七叹口气,准备收回视线时,他嘴皮却动了。

“气短。”

他终是又说了两个字。

气短仍然是一种博弈术语。在她两年多前对阵洪泰帝时,赵樽教与她的最基本唇语。气短是指一颗棋子或一块棋,在没有足够的气来走出某一个特定着法。比如,一块棋不能叫吃对方的棋子。因为吃了,便会使自己也陷入被叫吃的尴尬境地。

他是在解释。

他是怕她胡思乱想。

可夏初七瞧得哭笑不得,更容易胡思乱想了。这样不伦不类的解释,除了赵十九这个专业人才,她还真想不出旁人来。但也是他这般转着弯的诡异解释,让她心里一肚子的火气,突地一散,有些忍俊不禁。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