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一盏幽暗的烛火下,用他的方式折磨她。

半个时辰。

短暂的相聚,过得很快。

一个要死不能死,要活也活不成的暖昧过程,让夏初七娇声吁吁,大汗淋漓,可在她发了一身的香汗之后,原本晕眩的脑子清明了,阻塞的鼻子也通泰了。

这真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两个人说了一会子话,天就要亮了。

他看她一眼,慢慢起身。

看着他烛火下颀长的身影,夏初七眼圈一红。

“你要走了”

他是得离开了,再不走,等禁军换岗,就走不成了。回头看她一眼,他轻“嗯”一声,出门唤一声晴岚,很快拿回一套干爽的衣裳来替她换上。

“乖乖的。剩下的事,爷来安排。”

夏初七身子乏力,仍是撑着走过去,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将头抵在他的下巴上,低低地问:“我今日若回了魏国公府,你会来见我吗”

“不会”赵樽低低道。

“你敢”她眉梢扬了起来。

他一声叹息,手指轻轻捋顺她的发,“阿七,爷会在你的身边,你不要怕。但事情未定之前,少见面,对你有好处。还有昨夜之事,下回不可再那般冲动爷会有法子的。”

“除非你答应来看我。”她紧紧环住他的腰。

“傻七”他低下头来,在她额上一吻,“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儿。再过数月,你我便可长相厮守。”

听他提起孩儿,夏初七抬头,目光晶亮地看着他英武的眉,微微一笑,“爷,你说小十九,是个儿子还是个姑娘”

“你想要甚”他笑。

“儿子会不会好一点我喜欢帅哥。不过,不管是儿子还是姑娘,最好都长得与我一样。若不然,太便宜你了,你这个爹,做得实在便宜”

“谁说便宜”赵樽笑叹,“爷若不尽力,岂有他小子”说到小子,他突地敛了眉,怪异地看她,“阿七,不要小子,还是生姑娘吧。”

“为何”夏初七诧异了。

“像你说的那般,都要与你长得一个样,还是姑娘好一些。若是个小子,长成你这般,连小鸟都没有,将来如何娶媳妇儿”

“你”

夏初七原要斥他,可看他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俊不禁,又“哧”一声低笑起来。他也是一笑,二人相视,笼罩了许久的阴霾终是散去,心里软得像被人塞了一团棉花般柔软。

抚着小腹,想象里头的小十九出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儿,她眉目间全是母爱的光晕和笑意。她放开了他,看他戴上禁卫军的头盔,穿上禁卫军的盔甲,她突地有一些酸涩。

他是赵十九啊。

他向来做事讲求一个名正言顺、光明正大,他何时委屈过自己这样扮成普通禁军说到底,他还是为了她啊。她心里一涩,圈上他的胳膊。

“赵十九,你不要顾念我了。我的事,都会自已处理,你只管办你的大事去”

赵樽回头看来,揽她入怀。

“傻七爷若是连妻儿都护不了,夺得天下又何用”

“爷”她声音一柔。

“在爷这里,阿七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事。”

她听见他沙哑而沉痛的声音,心里一窗,仰起头来,看着他一夜间又冒了头的胡碴子,踮着脚尖,用力咬一口他的下巴,压住那一股子酸涩的离愁,终是展颜一笑。

“去罢,一会天亮了。”

“等我。”

他大步出了药堂,门开了,甲一站在门口,像尊木雕似的,一动也没有动。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看她,只抬手拍了拍甲一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人影已融入了门外的夜色之中。

夏初七躺回到床上,盖好被子,许久未动。

直到天边露出一抹鲤鱼白,郑二宝小心翼翼地进来,在她的耳边低嘀了一句,她才挑高眉梢,似笑非笑地撑起身子。

“不必摆早膳了,回房收拾东西。”

夏初七出了一身汗,身子松快了不少。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她并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除了一匹马,两只鸟,只有一些换洗衣服。赵绵泽给的东西,她不想要。领着郑二宝、晴岚、梅子和甲一等人,他们去了前殿等候。

先前赵绵泽派人来传话说,准备好了凤辇,送她回魏国公府。今日他要早朝,就不过来送她了。

当然,她也知道了他昨夜召幸乌兰明珠的事。

这样的结果,令她紧绷的心松下不少。

说到底,她也是一个女人,尽管她对赵绵泽有许多的怨恨,可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还有昨夜她要举火自丶焚时,他那眼睛里深切的痛意,仍是令她有一些触动。

如今他能放下,自然是好的。

不来相送,以免彼此尴尬,那就更好。

按照大晏的俗成礼数,一直到大婚那日,她与他都不会再见面了。他贵为帝王,想来也不会再跑魏国公府来找她。

不过,还得防住他才好。

上了凤辇,往东华门的路上,一路可见匠人在翻修殿宇。赵绵泽登极之后,虽没有耗废银库大肆修葺,但到底是新帝承业,面子上的东西,也好歹得做齐活了。

见到皇后的凤辇出宫,宫中有人私下议论。大抵猜测是惠妃昨夜承宠,皇后娘娘与皇帝置气回府一类。

夏初七不在意旁人说什么,看着这红墙碧瓦,雕梁画栋,心里就一句话,总算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但愿再不要踏入此间一步。

坐在凤辇里,她打了帘子望向层层叠叠的宫殿玉堂,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除了执凤仪的锦衣卫仪仗队,沿途跟随的兵卒竟足有上千人之众。

看着浩浩荡荡的“大军”,她唇角掠起轻笑。

不管是楚茨殿,还是魏国公府,果然还是逃不过赵绵泽的监视

她放下了帘子。

东华楼门上,赵绵泽目光微微一凉。

兰子安站在他的旁边,也不时望城楼下的凤仪队伍“陛下,回吧,臣工们该等急了。”

赵绵泽轻“嗯”一声,暗沉的眼眸,带了一抹凉意看向他,“子安,好好筹备朕的大婚。”

“是,微臣省得。”

兰子安扛手施礼。

赵绵泽的脚步一直没有移动,看着城楼下远远而去的一行人,眉头一点一点收敛,拳头亦是攥得生痛。他不想放她出宫,可昨夜把话已说成这般,他堂堂天子,又如何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

“陛下”

兰子安又轻唤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终是收回了视线。

“走吧”

贵为帝王,他可以拥有后宫三千,可以要遍天下的美女,却偏生得不到最心爱的那一个。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啷”

城门开启的声音,钻入耳朵。

赵绵泽一惊,猛地上前一步,看向城楼之下。

“小七”

兰子安眯眸,看见他右手骨节,捏得咯咯作响。

、第203章何谓良人

转眼,夏初七回魏国公府已有半月。

在她回府之前,工部来了匠人把夏楚在魏国公府时居住的“楚茨院”给收拾了出来。也是回到此间,夏初七才明白赵绵泽当初为何在东宫为她准备的居处非得叫“楚茨殿”,原来那只是一个拿来品。在魏国公府里,原就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只可惜,换了一个灵魂,未必能感受他那份情深。

在楚茨院这些日子,她像坐了一回时光的轨道,把夏楚先前留在院里的东西,都看了一个遍。概因是同一个身躯的原因,即便二人有不同的灵魂,她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她对赵绵泽的一往情深。

在楚茨院里,只有一个名字绵泽。

夏常除了为她新添一些盆景摆设之外,屋内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就在夏楚居住的内室床榻边上,有一个高高的花梨木精雕书架。书架上的书籍很多,大抵都是新的,一看便知她没怎么翻过。但是在书案的几个大画筒里,却插了夏楚的画作若干。

实话说,她画功极差。

若是单凭那画上之人的五官,极难窥出原身到底是谁。不过,夏楚却在那些画作之上,都题上了名字绵泽吹笛、绵泽抚琴、绵泽读书、绵泽望月、绵泽游园、绵泽吟诗、绵泽骑射、绵泽

除了绵泽,只有绵泽。

每一幅图的内容不一,大抵都是她偷偷窥视了赵绵泽回来之后,一个人凭着记忆默默画下的。画上有阴有暗,有日落有夕阳,有落英有细雨,时间跨度几近三年之久,无乎充斥了她爱慕赵绵泽的整个岁月。

在书案的旁边,还有一个雕花的木架,木架上方,放有夏楚自己捏成的两个泥娃娃。泥娃娃外形与她的画作一样的拙劣,并着肩,带着笑,除了能分辨性别之外,几乎与人对不上号。但是,在男娃娃的背上她刻着“绵泽”,另一个女娃娃的背上她写着“楚儿”,上面清晰的落款洪泰二十二年除夕。

那个时候,她一直在默默等待做赵绵泽的新娘。

她曾爱他入骨,他却伤她太深。

夏初七记得,在阴山皇陵的那个晚上,得知她执意回京,东方青玄曾经向她讲过许多夏楚曾经做过的傻事。几乎每一件,都与赵绵泽有关。

那时,她也只是听听,为了今后的计划做准备,却很难将自己这副身体与赵绵泽联系起来。可是,这一回住在了楚茨院,看过她留下的点点滴滴,再结合东方青玄说过的话,难免唤出一些过往的记忆与片段,感触竟完全不同。

赵绵泽真的是负了她。

那一日在御景苑,夏问秋撕心裂肺地哭说,这个世上最爱赵绵泽的人是她。那个时候,夏初七虽讨厌夏问秋,但也是认同的,不管夏问秋如何歹毒,她到底是爱着赵绵泽的。可如今到了楚茨院,她发现自己错了,这个世上最爱赵绵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夏楚。想必赵绵泽也是悔误了这一点,才会痛定思痛,爱上了她。

只不过,造化弄人,在她爱他的时候,他不爱。伤她、辱她、弃她、毁她、任她颠沛流离,流亡于世。等她香消玉殒,他回过头来寻找,她已不在。

她知,夏楚若是活着,一定会原谅赵绵泽。

可她不是夏楚,做不到如此。

这些夏楚留下的旧物,夏初七都没有碰它。任由它一件件错落在她住过的屋子里,点缀着这一间重新整修过的华堂。

旧人,旧物,旧事,都是属于夏楚的。

她已经占了她的身子,换了她的灵魂,她不忍心将她短暂的人生中最为轰轰烈烈的爱情一夕翻篇。

她自己总是要走的。

这些原就是她的,还留给她吧。

但愿有朝一日,她离开之后,再让赵绵泽亲见,让他知道,有一个女子曾经真的爱他如同生命。再狠狠痛他一回,算是对夏楚在灵之天的一种慰藉。

整理完屋子的当天晚上,她在院子里烧了一盆纸钱。

晴岚问她,烧给谁的。

她说,烧给自己。

听得她凉丝丝的这话,晴岚当即噎住,白了脸。郑二宝更是吓得差一点就要去请法师来为她做法,以为她被鬼给迷了魂。

她一笑,以一句“玩笑”糊弄过去。

最后只道,烧给一个该烧的人。

回魏国公府后,她紧接着就病了几日,倒不是大病,就是有些怏怏的没有力气,一来孕期嗜睡乏力,二来那日落下的病根,将息了好些日子,才好起来。

当然,她也是由经此事寻一个妥帖的借口,不再与魏国公府中之人过多接触,以免越来越明显的肚子露出马脚。

这些天,赵十九说话算话,果然没有来看她,她想他,想得牙根痒痒,可为了肚子里的小十九,她不得不忍耐,没有出府半步。

就像突然入了孤岛,她与人隔绝了起来。

只有端午那一日,阿木尔来了魏国公府。

她是来找她的。

为了见阿木尔,为了不在她面前输掉气势,夏初七特地打扮了一番,选了一套宽松的裙衫,在小腹上略略缠了缠,结果累得自己不行,心里直骂娘,可阿木尔却没有“贵干”,只说了一些没用的废话。

不过,夏初七突地了解了她。

因了赵樽与乌仁潇潇大婚在即,阿木尔大概是想来找一个与她“同病相怜”的人,吐吐苦水,诉诉伤情,但她天性的高傲又不容许她如此,故而与她对坐约半盏茶的工夫,她什么也没说出来,又灰溜溜的走了。

“灰溜溜”三个字,是夏初七自己想象的。实际上,阿木尔那一张清冷美艳的脸上,一如既往高贵得令天下女人嫉妒。

尤其现在,夏初七长胖了,更觉赵十九瞎了眼。怎么放着这样国色天色的美人儿不要,偏生选中了她

好些天,她不敢照镜子。脸明显圆了,白了,腰粗得堪比水桶,小腹微微隆起,已经有了孕妇的样子。夏季裳薄,只要认真看她,都会发现,她是一个准孕妇了。

她很害怕赵绵泽会突然造访。

他是天子,他要来见她,谁也拦不住。

但她的一应担忧,赵十九果然完美的替她解决了,甚至连她在府里不见人的借口都替她找好了。听甲一说,就在她出宫的第二日,在大晏俗有高僧之称的道常法师入宫觐见了赵绵泽。

这老和尚说话向来悬乎,且有理有据。他从夏楚十岁那年占得凤命开始说起,说他近日又卜得一卦,皇后娘娘虽是凤命之身,但在母仪天下之前,必须应一个天劫,方能入主中宫,带给大晏风调雨顺。为了避祸,为国势昌隆及天子的安康,皇后娘娘在劫期间不能出楚茨院,也不能与任何人见面。否则,不仅皇后有可能性命不保,天子也会受其影响,乃至祸及国道,从而走衰。

夏初七听了这些,在府里闷笑不已。

果然,古往今来最能骗人的便是大师与专家。

也不知赵绵泽到底信了道常没有,但“不能见任何人”这句话,大概也安抚了他的心,他不能见,赵樽也不能见,故而,他没有来魏国公府,一次也没有。只是何承安常常会送来一些东西,吃的,玩的,衣裳,布料,都一件件送往楚茨院。为免他生疑,她都让郑二宝为她收下了。

但是,即便有了这样的借口,一个人久不露面,到底还是容易引起旁人的怀疑。为此,她偶尔也会在窗边露一个脸,以便赵绵泽的人看见。

阿记和卢辉等人奉了赵绵泽的命令与她一同入府,但他们只能在楚茨院的外围,不敢近她的身边。远远一观,只要她一直在府里,自是不会怀疑。

如此一来,倒也生生瞒过了许有人。

于她来说,如今最大麻烦只剩一个。小十九若要出生了,该怎么办一来她没有生产经验,需要稳婆帮忙。二来她就算可以堵得了所有人的嘴,却堵不住小十九的嘴。楚茨院要是有了婴儿的哭声,那想瞒就瞒不住了。

不过,仅为此头痛了一个时辰,她就丢开了。

留给赵十九去操心吧。

她如今只管养好身子,保持身心愉快。

剩下的事,她暂时没有精力去管。

一切都很顺利,赵绵泽如今也顾不上她这头。

新皇登基,内外的事宜属实让他焦头烂额。就在她回府的半个月里,朝堂上亦是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每日翻新,层出不穷。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皇上位那得烧无数把火。整个大晏的国家机构都繁忙起来。兵部、刑部、户部、工部、礼部,大理寺、太常寺、鸿胪寺、都察院、翰林院、国子监等等六部九卿的官老爷们一个个都被赵绵泽拉动了起来。

但最为吸人眼球的,除去与北狄的和议之外,便是秦王赵构与肃王赵楷的互掐。听说秦王赵构数次在朝堂之上弹劾赵楷,说他在朝中培置党羽,大行卖官鬻爵之事,而众所周知,赵楷分明就是赵绵泽的心腹之人,谁都知道这事不是冲着赵楷去的,而是冲着新皇。

赵绵泽心里也是有数。

但赵构不仅是正一品的宗人令,还是他的嫡亲二叔,张皇后的嫡二子,虽然在洪泰帝出事之后,张皇后索性便在灵岩庵吃斋念佛,继续为太上皇和大宴祈福去了,但她在臣工中的影响力极大,在她与老皇帝还活着的时候,赵绵泽对他这个二叔即便头痛得很,也不能直接铲除。

如此一来,朝中便出现了“构党”一说。

所谓构党,便是与赵构过从甚密的官吏。

秦王赵构的反嗤,令人措手不及,但不算意外。真正令人意外的,反倒是先前都以为会与赵绵泽鏖战不止的赵樽,自从四月还朝,大多时候都赋闲在晋王府里,不结党,不交际,甚至连原本亲厚的旧部众人,都少于往来,成了一个十足十的闲散亲王。

这让许多怀疑他假失忆的人,终是相信了。

但五月初,一众亲王就藩的圣旨下达,仍是没有他。

至此,除了赵构因疾不能成行、赵楷因军务繁忙走不开,赵樽即将大婚也不便前往北平,其余的洪泰帝诸子,皆按洪泰帝留下的圣旨所言,先于奉天殿受诏,后在太庙祭祖,又于乾清宫拜辞了洪泰帝,领命去了封地。就连曾与赵绵泽有过储位之争的皇三子宁王赵析,也未受到强留,前往大宁就了藩。

于大晏朝来说,这些算是大事。

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赵绵泽当前所做之事,无非是巩固势力,排除异己,与任何一个新君即位的所作所为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史书评价,他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将洪泰帝突然“丢手”之后的纷乱朝事理顺,也不枉洪泰帝悉心栽培了二十年。

朝堂上,权力愈发集中。除了“构党”以外,赵绵泽的政令下达,几近一呼百应。

除此,大晏后宫,也是融洽一片。

洪泰帝先前的妃嫔,生养有儿子的都跟着儿子去了封地,没有孩儿的都被张皇后召至了灵岩庵,一道为大晏及洪泰帝祈福。而余下的太妃太嫔们,则是居于深宫,几不再复出。

而赵绵泽这些日子,在后宫完全奉行祖制,雨露均沾,恩泽六宫,除去北狄前来联姻的惠妃极得宠幸之外,其余的贤、淑、庄、敬四妃,皆有临幸,便于事后得了不少的赏赐。

他一改先前的作风,对妃嫔一视同仁,不仅令后宫和谐,也使朝堂风气大好。因前一阵册立皇后之事激起的臣工怨言,慢慢散了下去。

这些大事小事,都是嘴碎的梅子去前面时,从丫头婆子那里听来转述给夏初七的。可大概真是孕期犯懒,每日里,她都在研究如何保养自己,养育好小十九,如何才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剩下来的思考,都留给了傻子的病、东方青玄的手,以及赵十九的头风。不论是对赵绵泽的朝事,还是对他的女人,她兴趣都不大。

一个帝王,只睡一个女人,那才叫不正常。

赵绵泽做的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