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光。

“大雨,正好洗刷鲜血。”

“噼啪”一声,雷电袭来。

赵樽不退反进,拍马过去,一声刀剑的碰撞之后,冲在最前面那个穿着校尉铠甲的晏军,便已倒下马去,身首异处,脑袋滚落在雨地里,那一双眼,还狠狠瞪着,死不瞑目。

高倨在马上,赵樽缓缓看着他们,一把扯掉头上戴的北狄毡帽,丢在地上,一头长发披散在雨中,溅出水珠无数,而他提刀平举。

“赵樽在此,谁敢拦我”

“殿下是晋王殿下”几名外罩蓑衣的士兵看着面前这个横刀立马的男人,嘟囔一声,情不自禁往后退了退。

对方仅有十来人,除了赵樽之外,无人出手,他们却有上百人之众。尚未出手就死了一个,余下的,再无一人敢上前。

阿古站在远处,一颗心突地一沉。

南晏有赵樽,北狄如何称霸

暴雨“哗哗”作响,赵樽面对着金川门,看着门洞里手执火把的士兵,眼睛都没有眨。他身上流着皇室血脉,征战沙场多年,那一份从容尊贵与雍容气魄,绝非常人可比。一层冷芒罩于他身,他虽再无一言,可很多人都相信了他是赵樽,他真的是赵樽。

“还不快给本将拿人,都愣着做甚”

金川门一众兵卒的背后,是骑在马上的周正祥。

这些兵卒们,自然不清楚到底为何要羁押面前这个说是“晋王”的人。在周正祥的大吼之下,一个兵卒大着胆子,低低喊了一声。

“周将军,他是晋王殿下”

周正祥看向赵樽。

隔着一层雨雾,他沉了声音。

“晋王早已入土为安,事隔数月,哪里又钻出来一个晋王此人不知有何图谋,先拿下再说。”

赵樽嘴角不屑地扬起,握紧钢刀。

“来”

周正祥目光眯起,看不清赵樽的脸,也不敢再看,只觉他眸底的冷芒嗤人,那是一种令人身不由己想要落荒而逃的杀气。

“上”

高声喊完,他打了个寒噤。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皇太孙继位,而他是一名守城将领,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唯命是从。很快,在周正祥的命令之下,一群兵卒终于再次动了起来。他们一步步向前,自发围成一个弧形,靠近那个骑在战马上的男人。

“杀”

厮杀声再起,被雨洗过的地面上,很快变成一片鲜红之色。城门洞口的火把光线极是微弱,忽闪忽闪,如同鬼魅之火,将这一片土地照耀得宛如人间地狱。那个男人,哪怕他如今孤身一人,落魄如英雄末路,却无一人有本事近他的身。

还是死

上前一个,死一个。

很多人都曾听过赵樽的传说。

坑杀俘虏,掠地攻城,一夜曾杀敌数万人。

可传说到底只是传说,他们从来都不是他的敌人,也无人见过他杀人如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今日,在这一场经久不息的暴风雨里,这些大晏将士,当手里的钢刀砍向他们曾信仰为神的晋王时,终于知道了与他为敌到底是怎样的恐惧。

雨,一直在不停洗刷血迹。

雷,还在狂躁的表达愤怒。

电,疯狂的叫嚣着劈开大地。

风,幽冷冷的从秦淮河岸吹来,吹淡了血腥味儿,也吹出了一场记载亘古的杀戮。

一个又一个倒下了,一片又一片倒下了。阿古他们作为北狄使臣,为了两国修睦,并未擅自加入缠斗。而大晏的将士,目标本来也不是他们,他们只想快速的杀掉赵樽。可惜,集他们无数人之力,竟是对付不了他一人。

“周将军,他真的是晋王啊”

不知是怕死,还是怎的,有兵卒大声喊叫起来。

“是啊,周将军,他真的是晋王啊”

有一个人喊,就有更多的人喊。

兵卒们不会知道当权者的意图,他们只是一个兵,他们不愿把钢刀砍向这个人,不仅因为他曾是他们的信仰,也因为砍他的人都死了,都变成尸体。

“他不是晋王,晋王早已故去。跟本将杀上去违令者,军法处置。”周正祥大声喊叫着,可自己却一直缩于人后,不敢直面赵樽。眼看这样喊出来,士气仍是低靡。他一横心,高声大叫。

“谁能取他首级,赏黄金百两。”

黄金百两黄金百两的诱惑力是巨大的。

这些将士,一辈子也未见过那样多的钱。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总有人是不怕死的,更何况他们人数这样多城门口的兵员不停在补充,密密麻麻地越聚越多,他们全数围拢上去。

赵樽双眉紧锁,只一句话。

“挡我者死。”

闷雷轰叫,大雨悲鸣,风声呼啸。

那被数百人围住的男人,一头湿发如同冷鸷的黑蛇一般纠缠在身上,每一次的刀起刀落,都是一条人命的终结。再大的雨水,也无法洗尽铺天盖地的鲜血。金川门的城门口,那血水流淌着,红了无数人的眼睛。

“他是晋王殿下啊。”

城洞里外,围观的老百姓也跟着吼了起来。

“他不是”周正祥大声呐喊。

“他是晋王殿下,兵爷们不要杀了。”

“他是晋王殿下啊,他是的啊小民见过他就是晋王殿下啊”在一阵带着呜咽的呐喊里声,有老百姓就着雨地跪了下去。

他们都离得较远,只能看见一群密密麻麻的人围住赵樽,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景况。

血腥而悲壮的一幕,他们不愿再无视。

一个人跪了下去,在雨里叩头。

一群人也跪了下去,齐刷刷在雨里叩头。他们在请求守军,不要杀晋王,他们齐声呐喊,那个人真的是晋王殿下。百姓的声音穿过雨雾,穿过苍穹,穿过黑夜,穿过了厚重的历史,将这一夜永远的留在了史书上。

后世的史官将这一次的杀戮,称为“金川门之变”,认为是晋王夺位的导火索,也因此为晋王贴上了“好杀戮,喜诛屠”的标签。

历史的巨轮在永不停歇的转动,真相或许会被蒙上尘埃,史官的笔触也会发生很多人为的改变。后世之人或许再无从知晓晋王赵樽为何会一怒之下斩杀上百人,但不论是谁,心底都认同他是当之无愧的大晏战神。

惊恐中,“杀”声四起。

可金川门的人,在震撼之中,却不知道这同一时刻,乾清宫里正在高声呼喊“吾皇万岁”。他们还不知洪泰帝诏书和赵绵泽的继位。赵樽在争取时间入城,周正祥却在争取时间杀掉他交差。

就在这鲜血洗地之时,城门口,再一次响起马蹄声。

“住手都给老子住手”

中气十足的声音里,带着磅礴的怒意。

“是定安侯”

“周将军,是定安侯来了”

血雨腥风中,一干兵卒在大叫。从金川门疾驰而至的人,正是接到消息赶来的定安侯陈大牛。

陈大牛一吼,厮杀停止了。

可看到城门口的血腥之景,他却登时呆住了。

“这他姥姥的,你们不要命了”

赵樽目光沉沉,一动不动。

陈大牛跳下马来,迎上赵樽冷肃的面孔,惊喜地瞪大眼睛,怔立片刻,猛地一抱拳,他屈膝跪下,堂堂一个七尺汉子,声音竟有哽咽。

“殿下,俺刚刚才晓得您回来了俺救驾来迟,让殿下身处险境,万死也难辞其咎”

“侯爷”不待他二人叙旧,周正祥疾步上前去,压低了声音,冷冷道:“下官奉旨捉拿假扮晋王招摇撞骗的奸人,麻烦侯爷让开一步。”

昨日御景亭出事,陈大牛今日得到传召,原本也是要去宫中的。可人还未到,就接到锦衣卫的消息,晓得了赵樽回京被堵在了金川门外。

他哪里顾得皇帝二话不说,拍马就出城相迎,刚好遇上这档子事,见到这么多人围杀赵樽一个,如今他一肚子的火,正愁找不到人撒气,闻言,横剑在前,戒备地看向周正祥。

“奉旨,奉哪个的旨”

周正祥瞥了赵樽一眼,眉目间全是无奈之色。

“这是军机,定安侯无须过问。”

“放你娘的屁”

军中其实确有规定,军务不许泄露打听。可陈大牛是一个粗人,加上此刻心情亢奋,看着周正祥的脸,气不打一处来,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赵樽。

“难道老子连晋王殿下都会认错”

“侯爷息怒。”周正祥毕恭毕敬的上前,“末将只是奉旨行事而已,属实无奈”

“老子管你如何”

陈大牛怒目而视,眼看就要揍人,赵樽却面无表情的策马抢在他面前,像是杀红了眼,握刀在手,马蹄翘起,踢向了周正祥。

“啊”的一声,周正祥吓得退了一步,正想开口,城门口再次飞奔过来一骑。人还未到,高声大喊。

“殿下”

赵樽目光抬起,看向了那人。

“殿下,真的是您”陈景喑哑的声音里满是惊喜。喊了一声,他下得马来,瞥了陈大牛一眼,越过他疾步走到赵樽的马下。

他压低了嗓子,“殿下”

雨声太大,淹没了他的声音。

除了赵樽之外,无人听见他说了什么。

只是,赵樽按着腰刀的手,紧了又紧。

陈景说完退后几步,跪地高呼。

“晋王殿下千岁”

陈大牛不知他在搞什么鬼,也只好跟着大喊。有了陈景与定安侯的认同和带动,不论是守城兵卒还是百姓都已知晓,此人真的是晋王殿下,是死而复生的晋王殿下。

“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扫着一眼跪地的人,赵樽像是没了语言功能,一言不发的看了片刻,收刀还鞘,凛然地握紧缰绳,往金川门缓缓而行。

五六丈的距离,兵士们静静地分开了一条道路。

高高举起的火把,耀出他一张冷寂的面孔。陈景走在他身后,看着他挺直的脊背,突地眼睛一眯。只见他背上被雨水冲刷之后的伤口,还在汩汩流血。

“殿下,您受伤了”陈景大步走过去,想要先为他止血。赵樽却瞥了他一眼,只低低一句“不妨事”,再无它言。

赵樽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他们都知。他一生自负高远,也一生在为了大晏卖命。如今他好不容易生还,千里迢迢的赶回来,临近自己的家门了,却被人堵在了门外砍杀。

可想而知,他是怎样的心情

陈大牛眼眶倏地一热。

他是一个血性汉子,二话不说,自己的马也不要了,走过去便为他牵马,就像只是一个普通的马夫那般,牵住他的马往金川门走。这样的场面,说不出是悲壮或是感动,很多人的面颊上都湿了,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皇上驾到”

正在这时,一道尖细的嗓音传了过来。

宫里太监的声音,都极有特色。何承安的身份最近水涨船高,吆喝声尤其得劲。这么一嗓子,直接震撼了众人,也拉开雨幕里的又一出戏。

这一夜的金川门,是个热闹场所。

听到“皇上”二字,众人纷纷侧目,心神俱紧。

只见城门口火光烁烁,侍卫高举的绛引幡徐徐近前,在无数侍卫的簇拥中,一顶辇轿缓缓行了过来。轿上刺目的明黄色幨帷,那是皇权的尊贵象征。全天下,只有皇帝一人可用。

幨帷半开,坐在里面的赵绵泽,一张脸孔在火光下半明半暗,情绪不明。龙辇和随行的侍卫慢悠悠穿过金川门的门洞,跪地的百姓瞧得瞠目结舌。

一天一夜的风雨,京师城为何戒严,宫中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巨变,在这一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了底。

何承安尖声道,“见到陛下,为何不跪”

风化在雨中的人们,终是再一次跪了下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绵泽的目光从垂着帘子看了出来。

雨地里,横七竖八的尸体,一片狼藉。

风一吹,满鼻都是血腥之味。

在跪了一片的人群中间,只有一人高高骑在马上,静静的看着他,冷冽的目光里,没有半分情绪。

迟疑一瞬,赵绵泽淡淡轻笑。

“十九皇叔,果真是你”

赵樽的手缓缓按在刀鞘上,却不说话。

二人的视线,过了两年之后,在雨雾中无声无息的交汇着。片刻之后,赵樽仍是未动,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赵绵泽。赵绵泽也看着他,片刻,他轻轻一笑,顾不得外面的大雨,拂开了何承安递上来的伞,缓缓地走向了赵樽。

“陛下,不可”何承安惊声阻止。

赵绵泽瞪他一眼,回过头来,像是没有看见赵樽的手上拿着武器,温和的声音里,满是叔侄二人意外重逢的惊喜。

“幸亏朕亲自来了,不然还不知要闹出多少误会。先前守卫来报说,有奸人冒充皇叔坑蒙于朕”

说罢他缓缓看了一眼雨地里的尸体,蹙了蹙眉,像是不忍再看,“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十九皇叔勿要见怪”

赵樽不言不语地拔出刀来,刀尖指着他。

“谁是你十九叔”

他平静无波的声音,诡谲无比。话音一落,四周的人皆狠狠抽气,不明所以。赵绵泽也是微微一震,扫了一眼同样愕然的众人,眉头紧锁。

“十九叔,不认得朕”

赵樽黑眸森森,声音比长风更凉。

“让开,挡我者死。”

“殿下”陈景离他最近,眼看一群大内侍卫举刀靠了过来,他的心脏悬到嗓子眼儿,赶紧上前,低低道,“殿下,他是皇上。是新皇。”

赵樽眉心紧蹙,看着赵绵泽。

“新皇是谁”

“是皇太孙。”

“皇太孙又是谁”赵樽眉头皱起。

“哗”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整个金川门的人都惊呆了。赵绵泽轻轻眯眸,一动不动的在雨中看他。迟疑片刻,他摆了摆手,让上前护驾的侍卫退了下去,自己迎着赵樽高举的钢刀,一步步上前。

“十九皇叔,你是晋王。”

“我自然是晋王,可本王不识得你。”

“”

赵绵泽看着他平静的脸,目光凝重。

慢慢的,他转头看向陈大牛。

“定安侯,怎么回事”

他来问自己陈大牛一脸惊愕,他又去问谁

正在这僵持之时,远处一群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那些人全是北狄人的装束,前方一人,看着装像是北狄皇储。兵卒们还剑入鞘,将中间让开一条甬道。

“北狄太子殿下到”

金川门真个是热闹了。

风云际会,英雄人物一个个粉墨登场。

这一行人不是旁人,而是被乌仁潇潇缠得没法子赶过来的哈萨尔和一干北狄侍卫。哈萨尔负手而立,看到一地的尸体,愣了愣,目光转向没有穿龙袍,面色温雅的赵绵泽。

“这位是”

“当今天子。”何承安赶紧接嘴,很有几分得意。

哈萨尔一怔,眸子不着痕迹的浅浅一眯。

他是何等样儿的睿智之人前因后果不必要旁人再多说,便已然知晓了几分。微微一笑,他礼节性地一揖之后,朗声道:“北狄哈萨尔,见过南晏皇帝陛下。”

赵绵泽温和的脸上,是浅浅的笑意。

“太子殿下有礼。”

客套的说词完了,赵绵泽迟疑一下,再一次看向马上不动声色的赵樽,问道:“哈萨尔殿下,贵国的国书已收悉。找到朕的皇十九叔本是好事,可今日一见,为何十九叔似是不太认得朕了”

哈萨尔心里一震。

他看向赵樽冷冷的侧脸,赵樽却没有看他,面上肃杀之气未退,凛冽而迫人。

微微一笑,哈萨尔轻声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小王在扎木合村找到晋王殿下时,他便已是如此,谁也不识得,连他自己都不识得,小王还诧异呢。亏得小王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若不然,还真认不出他来。这些日子一路南来,小王与他说了好些话,他这才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赵绵泽微微抿唇。

世上玄妙的事,他听过不少。若换了旁人这般,他或许还能信上几分。可赵樽此人的城府多深他怎么能轻信

他笑了,看向哈萨尔,“当真”

哈萨尔缓缓道,“若非如此,他尚在人世,为何数月未归毫无音讯”

这个解释相当合理。

赵绵泽目光深了深,看着赵樽。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肃杀,疏离高冷,雍容贵气。可他看着他时,他的眼睛里分明没有仇恨,也没有他半点怨气。就像真的在看一个不太熟悉的陌生人。

五更天,鸡未鸣。

京师仍在宵禁,城门开始换岗。

士兵们吆喝着,小声议论昨夜的变故。

一夜之间发生多少事,大多数的人都不知情,只每一道城门都再一次加强了守卫。

一场风雨过去,时势俱变。

坊间的传闻,每日都在翻新花样。

京师城里,一件件大事也都堆到了一处。

洪泰帝重疾不醒,新皇御极的消息,已然传开。礼部的大堂里,彻夜灯火未灭,一直亮到天明。官吏们正在加紧拟定新皇登极的各项礼仪、程序,以及登基大礼的方方面面。

晋王赵樽“死而复活”,住回了晋王府,又是一件令人津津乐道的大事。据说,晋王在阴山受了伤,身体出现“异常”,情智不清,昨日在金川门大开杀戒,杀了一百多人,场面惨不忍睹。

而北狄的使臣也已到达南晏,但因大晏宫中的事务繁杂,使臣们被礼部和太常寺的官员暂时安置在宫外的重译楼。和谈之事,大晏方面歉称,得等新皇登基大典之后。

负责安顾北狄使臣的人,是礼部右侍郎兰子安。在重译楼里,好酒好肉的款待着,还有侑酒歌女作陪,数不尽的秦淮风月。

传言说,北狄使臣已乐不思蜀。

次日清晨,宁王赵析得益于洪泰帝的一道圣旨,在幽禁了整整三年之后,终于走出了宗人府的大门。

前来迎接他的不是别人,是肃王赵楷。

三年前的一次宫变,把原本夺储有望的宁王赵析,逼上了绝路,也让他十年的筹备付之东流。而那一晚上,赵楷的当场背信弃义,是赵析这三年来,一直想不通的疼痛。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赵析默默无闻,赵楷迟疑着,走到他的面前。

“三哥,又见面。”

三年的幽禁,赵析的精神明显颓废了不少,胡子拉碴,面容憔悴,轻轻看了一眼赵楷身上禁卫军衣饰,他冷冷一笑,痛恨之余,不免讶异。

“父皇不是派你去守陵了吗”

赵楷面色带笑,颔首恭顺地道:“我是带着孝陵卫回来策应皇上的。”

赵析不解,“皇上哪个皇上”

赵楷道:“大晏只有一个皇上。”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