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此,她突然抓紧杨雪舞手中的剑柄。

“楚七”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不等她问,夏初七微微一笑,掌心一挽,只听见“扑”的一声,杨雪舞手中的剑尖已然插入了她的身体,鲜血汩汩而下,骇得她大惊失色。

“楚七,你为什么”

杨雪舞的眼睛里有了泪光。

“主子”郑二宝也在惊叫。

夏初七并不理会他,只抬头看着杨雪舞,唇角轻轻扬着,似乎捅了自己一刀,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也似乎完全就不知疼痛,白着嘴唇,声音透着一股子狠劲儿。

“雪舞,你们,快走告诉表姐买凶的人是东宫太孙妃夏问秋。”

说罢她不给杨雪舞反应的时间,抓住剑身,又是一道沉闷的“扑”声起,她竟然忍着疼痛活生生抽出了剑来。一转头,看着满脸惊愕的郑二宝。

“二宝公公出去,告诉何承安,就说我被人刺杀”

“主子”

郑二宝大声哭了起来,不停抹泪。

“爷啊奴才没用,保护不了主子啊呜爷啊”

夏初七微微牵着唇,看着郑二宝,笑得极是淡然,“对,哭得好,哭着去,这样更好。”

“呜奴才没用啊,爷”

郑二宝尖声恸哭着,终是往外跑了去。杨雪舞静静的看着她,似有所悟,紧了紧手中的剑柄,也没有再说,点了点头,领着那瘦小的男子,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嘶”

夏初七痛得吸了一口气,抚着肩胛处的伤口,后退两步,软在角落里,背抵在墙上,慢慢地坐了下来。

她觉得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了。

没有呐喊,没有厮杀,什么也没有。

她的手轻轻抚着肚子,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小十九,娘知道,你很坚强经过这么多事,娘疏忽了你,你都好好的这一次,也一定能挺过去。只要挺过去就好了。你记住,是他们逼我的,既然如此不耐,咱们就一道回京,看看你爹生长的地方也好为你爹报仇。”

“夏楚”

甲一拎着手中沾满了鲜血的刀,闯入门里,看见的就是她倒在血泊里的样子。

“你来了”

夏初七微眯着眼,看着他笑。

“你怎样了”甲一走过来扶住她,伸手按住她的伤口,一股股鲜血就那般顺着他的手缝流了出来,看得他眸光赤红,多少年都没有流过的眼泪,悄然打湿了眼眶。

“你忍住,我给你拿药。”

他将她抱躺在床上,在包袱里翻找起来,手指颤抖着,神色极是难看。

屋子里先前什么动静都没有,她竟然会伤得这样重要不是听见郑二宝大哭,他完全不知情。按理来说,她不是这般没有自保能力的人。

将药粉洒在她的伤口上,他目露惊诧。

“谁伤的你”

“我自己。”她有气无力,唇角带着诡异的笑。

“你疯了”一股子疼痛刀刃刺入他的心脏,看着她身上的鲜血,看着狰狞的伤口,他瞪大了眼睛,声音是切齿的冷。

“我没疯舍不得孩子,就套不着狼对自己狠的人,才能对别人更狠。”她苍白着唇,还在笑,“甲老板,要赌,我就要赌个大的。”

甲一背脊一僵,面孔煞白,那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冰冷,他就那般瞪着她,看着她虚弱的样子,静了片刻,才哑着嗓子,一字一句地问。

“你改变主意了”

夏初七朝他点点头,目光反常的晶亮着,似是带着刻骨的仇恨,唇角弯出一抹艳到极点的弧度,映得她身上的鲜血,都失去了颜色。

“是,我改主意了,是他们逼我的。你不要怕,我的伤没事,我有分寸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许旁人为我诊治若他们一定要叫太医我只要只要孙正业,旁的人都会害我,我信不过。”

甲一脸色涨红,一拳捶在墙上。

“主子”

不等他们再多说,郑二宝的哭声又传了进来。

“七小姐你怎样了”

随即慌乱赶来的何承安,也在尖着嗓子大叫。看来外头刺杀的黑衣人都解决了,一群拎着武器的大内侍卫,也闯入了房间。

屋子里,嘈杂成了一团。

夏初七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她累了,想要睡一会。

而接下来的事,不需要她来做。

、第176章天涯望断,错综复杂。

洪泰二十七年。

春至,万物复苏。

光秃秃的树枝开始吐芽。

猫冬的鸟儿,启开了清亮的啼叫。

冷了许久的大地,变得温暖而潮湿。

老百姓褪去了厚重的棉袄,减了衣裳。

自年初起,大晏与北狄的战火平息,而北狄近期将要派使臣到京师与大晏商谈两国议和之事,甚至还有联姻的意向,也在民间众说纷纭。京师应天府,从开国以来,已多年未逢战事,老百姓的日子清闲,不论外边打得如何,都能吃上一口饱饭,无事可做之余,茶馆酒肆中,便为这些事情在辩论不休。

二月初,朝廷为晋王举行了隆重的丧礼。

但丧礼虽过,大晏各地的民间祭祀活动却未结束。各地的庙宇、学堂、公馆、宅院,有敬重赵樽的人品者,皆设立灵位,如同孝子贤孙一般,向他的灵位行三拜九叩之大礼,哭声震天。尤其边疆各地的百姓心目中,今日的停战,百姓的安稳,都是晋王用命换来的。

人故去了,却不能忘本。

百姓犹记,但史官笔下,却模糊了这一段历史。

晋王小记云:皇十九子,名樽,字天禄,洪泰元年腊月初八生,母柔仪殿贡妃。洪泰十年,分封诸王,诏封樽为晋王。洪泰十四年,投身金州卫,随梁国公徐文龙征讨辽东。十五年,击败阿日斯,平定福余,受封镇国将军。十六年,率师北伐,十战十胜,敕封神武大将军。二十三年,出征乌那,胜召还朝,受封神武大将军王。二十四年,帝第七次北伐,晋王率军北渡滦水至二十六腊月卒于阴山,年二十六,谥号肃,配享太庙。

街头巷尾的议论未绝,晋王之事已盖棺。

相对于民间的猜忌,朝中的动向更是风波迭起。

晋王殁后,传闻洪泰帝从此辍朝,悲恸万分,每日皆去柔仪殿,安抚贡妃。但贡妃心性极高,任他日日去,都只捧一碗“闭门羹”。

从此,洪泰帝除去坤宁宫看望张皇后,再无别宫留宿的彤史记录,后宫诸多妃嫔如同摆设,甚至有一些还是如花似玉的新晋美人儿,从未见过君王面,便深宫冷藏,哀怨无助,却又无可奈何。

连续一段日子的折腾,原本身子不太好的洪泰帝每况愈下,许久不再召见臣工,不理朝政,可即便如此,贡妃亦是闭宫不出,并不理睬。

宫中朝堂,如笼罩了一层愁云惨雾。

二月十五,恰逢张皇后寿辰。

大抵为了缓解宫中多日来的阴云,张皇后差了宫中六局的尚宫过来,反常地高调张罗起了自己的寿诞。说是要把各宫的娘娘和内外命妇聚到一处,请皇帝过来,一同凑点欢笑,排解一下陛下心中的怅惘。

宫中之人,都知张皇后贤德。

这般做派,人人都猜是为了皇帝与贡妃拉线。

没有料到,许久不出柔仪殿的贡妃到是如期出席了张皇后的寿诞。但是,众位宫妃和命妇面前,她身穿白衣,头戴白花,披散着头发,大步入了坤宁宫,指着张皇后的鼻子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

骂仗的内容,无非剑指张皇后,说皇后数十年不办生辰,不受朝贺,如今她的儿子刚刚亡故,她就迫不及待的庆贺,欺人太甚。

贡妃的不知礼数,不懂尊卑,气得张皇后差一点背过气去,当场昏厥在地,幸亏太医来得快,差一点殒命坤宁宫。

此事闹得宫中风雨不休。

妃嫔宫娥们,私底下议论不止,都说总算知道梓月公主像谁的个性了,贡妃娘娘恃宠生娇,如此张扬跋扈,丝毫不念皇后抚养十九爷多年的恩情。而且,这么多年,她独霸皇帝的宠爱,张皇后都对她步步退让,她竟然得寸进尺。

可此事洪泰帝亲眼所见,却半句都没有责备。

如此一来,多少人心底都明镜一样。洪泰帝对张皇后客气尊重,相敬如宾。他敬她,却不爱她,待她终究没有与贡妃一般的男女之情。

于是,也就有人私下猜测,单论皇帝对贡妃的恩宠之胜,若是十九爷不亡,这大晏的天下,端怕迟早会落入他母子的囊中。

可人不死,也是已经死了。

叹惋一阵,事情也就过去了。

寿诞的第二日,二月十六,病中起榻的张皇后,亲自前往乾清宫,跪地请旨,要去灵岩山的庵堂中潜心修行,为大晏祈福,为皇帝祈福。

皇后要出宫祈福,事态颇大。

虽张皇后并无意表,但从后宫到前朝,人人都知,她是为了与贡妃之间的矛盾,想要出宫避她。

众人唏嘘之余,张皇后的德行端然,更上一层新高。有朝中老臣纷纷上奏,要洪泰帝肃清宫闱,严惩贡妃的以下犯上,树张皇后为女德典范,立祠撰书,以期后世。

雪片似的奏折,越过文华殿,直入乾清宫。

可洪泰帝称病不起,日日病卧于寝宫之中,不再召见任何朝臣,也不理此间事务。

至此,大晏的大小政务,全由皇太孙决断。

赵绵泽不负所望,每日里勤于政事。但任凭他管天管地,却偏生管不了他皇爷爷的女人们争风吃醋,更是不可能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去动贡妃。

二月十八,张皇后轻装简从去了灵岩庵。

让人津津乐道的后宫风云,暂告一个段落。

二月二十一,自辽东返京的定安侯一行人,抵达了京师。赵绵泽亲自迎至金川门,红毯十里,驾辇千骑,以昭恩宠之意。

朝堂中人最有“慧眼”,一眼便看出赵绵泽的笼络之意。且菁华郡主是皇太孙的胞妹,定安侯位极人臣指日可待。

如此一来,陈大牛虽奉召可在侯府休憩数日,再行上朝。但定安侯府却难以平静下来。打二月二十一开始,各部院的宴请,一直不断。侯府门前,车水马龙。与之相对应的是,仅隔了两条街的晋王府,却日渐萧瑟,门口冷落鞍马稀。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锦上添花到处有。

雪中送炭从来无。

世道人心,可见一斑。

从登州出发返京的何承安一行人,因夏七小姐遭到不明身份之人刺杀,身受重伤,一路上停停走走,比陈大牛的行程慢了许多。

二月二十五,东宫文华殿。

早朝刚刚结束,众位大臣还未退去,一个大内侍卫带着一封加急文书,匆匆上殿。赵绵泽盼了好些日子,迫不及待的拆开缄口,看一眼,顿时怒不可遏,一巴掌拍在桌上。

“曹志行好大的胆子,看本宫怎样办他。”

赵绵泽初任储君,平素谦虚谨慎,为人温和有礼,很少有人见过他这般发脾气的时候,都骇了一跳。

“殿下,何事如此急躁”

冷冷一哼,赵绵泽看到消息,实难压抑内心的怒火,可他坐在这位置,咬了咬牙,脸色到底还是缓和了不少。

“谢长晋,你们兵部好会办差。”

“下官惶恐,不知殿下何意”

“前几日,定安侯和菁华郡主在渤海湾遇到伏击,你们调查后告诉本宫,是海盗所为。可如今本宫得到的消息却不是这样。哼永平卫千户曹志行,私自调兵,假扮海盗,放火烧船,夜袭定安侯,简直反了他了。”

一言既出,殿中哗然。

大晏的兵调程序相当严格,动用五千以上的兵马,都需兵部出具印信,尤其边戌兵员的调遣,若无勘合,不得调用。

私自调兵之罪,甚重。

但定安侯渤海湾遇袭之事,朝廷早已得知。

在赵如娜的建议下,陈大牛这一回很低调,回京之后,关于此事,什么也没有多说,直接把擒获的九名“海盗”交给了刑部调查。

那些人,都是低级兵卒,不用动刑就招了。

可朝中谁不知道,曹志行是夏廷德的人

夏廷德眼下的势力,如日中天,不仅因为他是皇太孙的老丈人,而且他还是皇太任能坐上这把椅子的大功臣。在夺储之事上,他没少出力,可谓劳苦功高,这一次在阴山断了双腿,他在府中休养,皇太孙不仅亲自前去看望,还多次派人抚慰。那言行中的看重之意,人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即便“海盗”招了此事,谁敢去触他的逆麟得罪魏国公,不就等于得罪皇太孙

如今,谢长晋怎么也没有想到,赵绵泽今日会当廷斥责。明里骂的是曹志行和谢长晋,暗里可不是剑指夏廷德

难道是风向变了

“殿下息怒”

谢长晋顿时跪伏在地,汗流夹背地磕了个头。

“此事兵部定当严惩不贷。”

“哦”

赵绵泽已然平静下来,目光静静地看着他。

“谢尚书,准备如何查”

谢长晋面有恐色,迟疑着拖曳着声音,斟字酌句道,“拔出萝卜带出泥,下官等一定将涉及此事的官吏兵卒,一律问罪。”

“好。”赵绵泽靠在椅背上,缓缓眯起眼睛,“如此有劳谢尚书了,本宫等着你的好消息。”

此话说完,他重重甩袖,转身出了大殿。

那带信的大内侍卫,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面,一路往东宫的内院而去。走了一段路,赵绵泽突然停了下来,挥退了跟随的宫女太监,低沉了嗓子。

“为何早不来报”

那侍卫跪在地上,声音低小,“回殿下,前些日子,七小姐一直昏厥不醒,卢统领与何公公都以为她身上的剑伤,是那些黑衣人哦,也就是曹志行的人所为,这些都已密奏殿下。”

“她何时醒的”赵绵泽打断了他。

“两日前,七小姐醒来,痛不欲生,何公公好劝歹劝,才总算劝住了她。从她口里,这才得知原来那日刺伤她的人,并非曹志行的人,而是江湖行帮。那杀人者说,收了宫中之人的千两银票”

赵绵泽低头看着他,面色越发难看。

“宫中何人差使”

“七小姐未说,想来是那人也没说。”

“退下吧。”赵绵泽摆了摆手,那人起身走了几步,赵绵泽突然又厉声喝住了他,直到他走近前来,他才放柔了声音。

“告诉卢辉,守好了她,一步也不能放松。”

那侍卫肩膀微微一动,低低应了一声“是”,并未多问,心里却清楚地知道,皇太孙虽只说的“守好她”,其实还有另外的一层含义,就是看牢她,监视她。也就是说,皇太孙未不完全相信夏七小姐。

东宫泽秋院。

宫女抱琴慌慌张张地跑进内殿时,夏问秋还在为没有杀掉夏楚的事,一个人窝在榻上气苦不已。一见抱琴仓促的样子,更是来气。

“你让鬼抓脚了,不会好好走路”

抱琴委屈地瘪嘴,福身下去。

“回太孙妃话,奴婢看见,皇太孙往这边来了。”

听抱琴这么一说,夏问秋苍白的面色顿时回暖,美眸光线闪过,整个人霎时便精神起来,摸了摸头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快,抱琴,为我梳妆。”

鎏金的铜镜里,她衣着雍容华贵,肤色白皙腻滑,眼中波光闪动,顾盼间楚楚动人,还是那样美艳,可仔细看,里面的人,却瘦了许多。

她抿唇苦笑,恍然忆及前几年的恩宠,如同一梦。也发现,争那些地位与虚名都是假的,男人的情爱才是真的。若是他爱你,粗茶淡饭也是好,若他心不在了,给你再多的体面东西都是惘然。

“身子可有好些”

男人温雅柔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听上去并无不同,夏问秋心里一暖,微笑着转身走过去,朝他福了福身,身子也随即一晃。

“太孙妃”

抱琴尖叫着,过来扶住了她。

“我没事。”她浅笑着摇了摇头,虚弱地看过去,见赵绵泽双手负于身后,并未有伸手来扶的意思,心中狠狠一酸,眼眶顿时湿润。

“劳你挂心了,林太医说是孕期所致血气虚衰,只要情志调和,饮食得宜,多多休养就会好了。可大抵吃多了汤药,脾胃不适,这两日头重声哑,也少思饮食”

她抚着小腹,面带羞涩地说起自己的孕事景况,若是往日,赵绵泽定会心痛的扶她坐起,再好生安慰一番。可这会儿,她说了老长一段话,他仍然沉着脸,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面色却无半丝柔和。

“抱琴,还不为殿下泡茶,愣着做甚”

夏问秋尴尬的笑了笑,瞪了抱琴一眼,亲自过去拉了赵绵泽在椅上坐下,便细心地为他置上软垫,再施施然坐在他的身侧,还如往日一般亲近,但脸上却挂着几分涩然。

“绵泽,你今日怎的这样早就回来了”

赵绵泽面色微沉,看着她的视线少了平常的暖意。

“夏楚明日就到京师了。”

轻轻“哦”了一声,夏问秋垂下眉头,虚坐在椅子上,将头温柔地靠在他的肩膀,低低地道,“原来你急着过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事绵泽,我不瞒你,七妹回来了,我心头有一点点难受,但是我不介意,也为你高兴。你曾说过,你想与她在一起。她如今回来了,你,你们,终是可以在一起了。”

“是吗”

赵绵泽低头,视线落到她的脸上。

“秋儿,你果真盼着她回来”

他声音低沉,并未有太多情绪,却瞧得夏问秋脊背生凉,好不容易才压下那惧意,坦然地笑了出来。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便喜欢。”

赵绵泽低低一笑,目光凉成一片,略带一抹嘲弄之意。

“你若真心喜欢,又怎会让你父派人去渤海湾截杀她如此还不死心,她好不容易逃脱,你父连夜追至登州,非得致她于死地秋儿,这便是你说的喜欢这一次,若非定安侯,若非何承安赶到及时,恐怕她早已身首异处,轮不到你来喜欢了。”

“什么绵泽竟,竟有这等事”

夏问秋堪堪侧过眸子,一副吃惊的样子,面色不必装,就已然煞白。看赵绵泽并不回应,她苦笑一声,一只手抚着肚子,一只手拉着他的袍子,就地跪在他的面前,声音如泣。

“绵泽,我知你的心思没在我身上,但是你说过会待我好的,你都忘了吗可不可以请你看在我俩过去的情分上,不要只听信旁人的一面之词,把所有的脏水都往我与父亲的身上泼我父亲为了你,双腿都没了,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骨肉同,你怎么可以可以这样狠心”

赵绵泽眉梢一跳,淡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