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意思”

陈大牛不晓得怎么解释,他不是计较高句公主给不给他好脸色,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情很是诡异而已。

可赵如娜却不给他追问的机会。

挑了挑眉梢,她娇声软语,语气极酸。

“那侯爷您是什么意思可用妾身去向公主打听打听,撺和撺和或是让公主亲自来与侯爷说说”

“不不不”赵如娜摆起谱来,也是有一套,只一句,就把陈大牛吓得慌了。一阵摆手,他摇了摇头,嘿嘿一乐。

“不必了,如此甚好,甚好。”

赵如娜心里一松,抿了抿唇,努嘴。

“侯爷,您的头盔歪了。”

陈大牛“哦”了一声,咳了咳,挺直了腰板儿,扶正了头盔,又瞥了车帘里的女人一眼,蹙着眉头想了想,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一般,心里猛地涌起一股柔情,探手过去,偷偷抚了抚她的脸。

“媳妇儿,俺可算委屈你了。”

赵如娜这回真的不解了。

“怎的了”

陈大牛左右看了看,低低叹息,“往常俺也不晓得自己竟是生得这般可怕,如今才总算晓得了。你跟着俺,真是不易。往后,俺尽量说话小声些,走路轻着些,免得吓着你。”

看他板着脸,说得如此严肃,赵如娜唇角微微抽搐一下,愣是死死憋住那一股想要大笑的澎涨情绪,勉强地苦着脸。

“多谢侯爷体恤,妾身不苦。”

“嘿嘿,还是俺媳妇儿好,也不嫌弃俺。”陈大牛放下帘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哪知自己已经被她描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棍只顾着一个人美得冒泡。

辽东的军队仍在驻守,此次陈大牛返京述职,只约摸带了两三千人。这两三千人除了护送家眷,中途还得负责寻找夏楚。

从奉集堡行来,如此走走停停,速度不太快。但每到一地,关于京里那些大事小事的谣传,仍是多不胜数。尤其晋王的事,还有皇太孙找人的事,都是百姓们津津乐道的噱头,尽管他们并不明白个人的真相,却也能自得其乐的添油加醋,描绘得眉飞色舞。

大宁。

这个一年多前,经楚七设局,陈大牛不费吹灰之力便从哈萨尔手里夺来的城镇,如今已是大晏的疆土。经过漫长一年的休养,大宁这个辽东重镇,热闹且繁华。

城门外的一里处,早已听说定安侯领着高句国公主和家眷由此返京的官吏与百姓,纷纷出迎。

陈大牛不喜这些阵仗。

可人在其位,身不由己,即便他再不高兴,也不得不应酬。队伍从城外一路绵延到城里,无数人在等候侯爷的大驾。

百姓指指点点,嘈杂不堪。

就在大军过时,城门口不远,一个牵着一匹大黑马的跛脚少年,领着一个麻子脸的中年妇人,还有一个黑脸汉子,也挤在人群里看热闹。

三个人,都不动声色。

除了那一匹毛色光亮的大黑马,这三个人长得都极不起眼,至少在定安侯的威武大军面前,无人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第173章要下雨了。

城门处,乌央乌央的全是人。

接踵摩肩的人群里,挤得水泄不通。黑脸汉子蹙了蹙眉头,望了一眼旁边的跛脚少年,一皱眉头就把他扯到了边儿上,绷紧的面孔,看上去极是凝重。

“你想好了”

轻“嗯”一声,跛脚少年没有转头看他,低低应了,眯着的双眼仍在打量定安侯大军的方向,淡淡的眉眼间,一股子锐气充盈,有着与他的年纪极不相熟的冷漠。虽然,他的脸上带着笑。

“走了这些日子,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眼下与定安侯一道回京,再是安全不过。”

黑脸汉子没有答话,只看着她不吭声儿。

麻脸妇人却挤了过来,搔首弄姿的压着嗓子叹。

“主子,奴我还是觉得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跛脚少年打断了他的话,唇角上扬,“他得到了我在辽东的消息,那些恨不得我死的人,自然也会晓得。他们岂能让我如愿回京接下来,动刀动枪的事,我不爱干,交给定安侯多省心。而且,有菁华郡主在也能多一个有力的证人。”

黑脸汉子看她,目光深了深。

“你想得倒是仔细。”

“那是,一步都错不得,当然得算计好。”

跛脚少年轻轻一笑,言语满是凉意。他不是旁人,正是赵绵泽正在满天下疯找,已然失踪了大半个月之久的夏初七。他身边的二人一马,是甲一和郑二宝,还有威风凛凛的大鸟。

今日是洪泰二十七年的二月初十。

混迹了这些时日,她觉得差不多,怕把赵绵泽的耐性耗光,故意在永宁府露了露头,以便让东方青玄的人得信,然后告之赵绵泽她在辽东出没的消息。当然,这个消息她也巧妙的让甲一用“十天干”的人,辗转传入了坐立不安的夏问秋耳朵里。

事情是甲一替她做的,可他却是不解。

“绕了这么大一圈,你何必这么麻烦”

夏初七抚了抚大鸟的马脸,扬起的唇角,“你以为我只有为了兜兜圈子这么简单不,这个叫着心理战,相当有必要。”

“心理战”

“不懂了吧”夏初七笑了笑,也不与他解释太多。只是踮着脚尖看着不停往前移动的队伍,一双黑油油的眸子里,仿佛添了一抹诡谲的光亮,“在回去之前,我得给他们送一份大礼。”

“他们是谁”郑二宝嘟了嘟嘴。

“自然是惦念着我的人了。”

见她还在发笑,郑二宝摸摸干瘪的荷包,不高兴了,“你还有钱送礼啊”

“这礼啊,它不用钱,只用命。”

夏初七唇角一直是轻扬着的,声音也轻软,就像说的不是“命”,只是一个不值钱的物件儿,瞧得郑二宝心里抖了抖,没有说出话来。甲一却抿了抿唇,犹自接了口。

“只怕你选择定安侯,还有别的用意吧”

夏初七淡淡一笑,偏过头来,给了他一个褒赞的眼神,压低嗓子道,“定安侯这次回京,朝廷得擢升他吧往后,他是长公主驸马,手握兵权这样的人物,我不把这个立功的机会给他,岂不可惜”

刚说到此处,眼看面前的队伍快要走出视线了,她笑着转头,捅了捅郑二宝的胳膊,见他还瘪着嘴,不由失笑一声,低头在他的耳朵低低说了几句。

“奶妈,看你的了。”

“主子”郑二宝呻吟一声,苦着脸瞄了她一眼,见她主意已定,不得不依言行事,只是憋屈时,原就尖细的嗓子,听上去更是别扭,“是奴才晓得了。”

热闹的大街上,队伍一直往驿站的方向移动,走在队列前面的陈大牛,一身的乌黑铠甲,手勒缰绳,目不斜视,而他的队伍治军严明,亦是铿铿而行,旗帜飘扬,看上去极为规整。可就在这时,人群的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的声音。

“哎哟喂,挤到老娘了,老娘的胸啊再挤,再挤把胸挤没了,老娘要你们赔”

先前人群虽说嘈杂,但无人这么尖声喧哗。这尖声尖气的咂乎嗓子,突然出现,极不合时宜,几乎霎时就引起了人群的注意,而那人这般吵闹似是还不甘心,在人群里疯狂的挤着,嘴里一直高喊。

“让路让路”

陈大牛听见那声音,蹙了蹙眉头,回头看去,一眼就看见一个体态丰腴的“中年妇人”挤了过来,头上包着一张大青巾,身前甩着硕壮的两团,脸上满是不耐地与众人挤着开骂。

“老娘找侯爷有事,不要挤着我,哎哟,我的胸”

陈大牛眉头一跳,嘴张了张,又紧紧抿住了。

不见他开口,他身边的周顺就拔高了嗓子。

“何人在此喧哗”

那中年妇人挤着一脸的麻子,笑得极是腻歪,听见周顺发问,她突地一抬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抱臂观望的黑脸汉子。

“侯爷,这个不要脸的他,他,他趁着方才人多,偷偷摸我的”说到这里,她将身前的两团使劲往前一送,高高仰着头,大步走到前面,拦住了陈大牛的马匹,“侯爷,民妇被人非礼了您得为我做主啊。”

“啊哈哈”

他话音落,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一声笑声。

虽说黑脸汉子的脸有些黑,可身强力壮看上去也是一个年轻汉子,但中年妇人却体态臃肿,脸上麻子点点,装扮得像一个唱猴戏的,即便真有大胸,也不可能让黑脸汉子那般饥不择食,心生歹意。她这般指责,无人相信,只觉得滑稽。

“岂有此理”

周顺拍了拍马屁股,抢在了陈大牛的先前,大喝一声,“你个大胆刁妇,明明就见你在挤人,如今却说人非礼了你还敢拦住侯爷坐驾,你不要命了”

说罢,他跳下马来,就要去扯开拦路的麻脸妇人。可那麻脸妇人却是一个泼的,顺势就赖在了周顺的身上,死死拽着他不松手。

“非礼啊,大家伙儿快来看,官爷非礼良家妇女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官爷非礼人了”

“你,你放手”

周顺拽着她的手腕,一时拽不开,急得脸红脖子粗。那滑稽的场面,让四面八方的百姓都围了过来,憋着笑看稀奇。

“二”

陈大牛吐了一个字,嘴角跳了跳,又改了口,“这位大婶,有人非礼你,你得找官府去告状,本侯不管这些事。”

“不行非管不可。”

不待他说完,那麻脸妇人就打滚撒泼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紧紧拽着周顺的裤腿,就像没有看见周顺红着脸拽着裤头的难堪样子,一个人哭天抹泪,简直像是受了活天的冤枉。

“呜侯爷,民妇的夫君死得早,一泡屎一泡尿地拉扯大了儿子,吃苦受难,多不容易呜,如今在你侯爷的地头上,竟是被男人狎戏了,还被你手底下的军爷非礼了呜,民妇早就听说侯爷是个好人,怎的任由兵卒冒犯都不管”

陈大牛不知他在唱哪一出,只好附合。

“你要怎样”

“你得赔钱赔银子不然,我与我儿子就活不下去了”她胡乱地扯着,一边抹哭一边鲠脖子。

“你儿子在哪儿”陈大牛又问。

麻脸妇人瞪了他一眼,侧过头瞄向了人群里的跛脚少年。

“诺,在那儿。”

跛脚少年从头到尾也没有什么表情,不管众人是哄笑,还是窃窃私语,她也像一个看客般,静静地看着这场闹剧。直到陈大牛疑惑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在大黑马上,再与她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她才一瘸一拐地牵着马走过去,唇角微微一扬。

“定安侯,出了这等事,我娘不能平白受了委屈,你怎么都得赔我娘一些银子才说得过去吧要不然,这光天化日之下,侯爷的兵卒猥亵士兵,传出去,多难听”

“对对对”那麻脸妇人似是受了猥亵还没有想明白,重重一哼,甩着两个大胸站起身来,扶着跛脚少年,状若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赔,咱让他们赔,敢摸老娘,赔不死他们,赔得裤钗子都不剩”

陈大牛看着麻脸妇人,又看了看跛脚少爷,嘴角跳了跳,突然抬手阻止了要走过来的侍卫,又瞄了一眼还在起哄的百姓,低沉了声音。

“既有这事,是应当赔的。不知小兄弟要多少”

跛脚少年轻轻一笑,摊开了手心。

“侯爷看着办”

陈大牛沉下眸子,看了看他的手,搔了一下脑袋,像是在压抑某种激动的情绪,声音突然一哑,“小兄弟,俺身上没带银子,银子都在夫人身上,这路上人多不便。不如你随我一道去驿站拿钱”

“那也好。”跛脚少年微微一笑,眼眶有些热。

他定定地凝视着面前高踞马上的陈大牛不,认真说来,是凝视着他身上那一袭威风的盔甲戎装,目光恍惚,好像看见有那么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映着阳光朝她疾驰而来,一身冷硬的铠甲外,披风凛冽扬动,他英挺的俊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小兄弟,请。”

陈大牛摊了摊手,态度极是友善。

他声如洪钟的粗嗓门儿,也打断了她的神思。

轻轻莞尔,她浅笑,“定安侯先请”

大军再一次启程了。

跛脚少年没有骑马,他极为爱惜地整理了一下大黑马身上架着的一只鸟笼,又疼爱地摸了摸它的马脸,一瘸一拐地随在了陈大牛的身后。

他的身边,麻脸妇人与黑脸汉子亦步亦趋。

陈大牛余光扫着他们三人,目光里波浪涌动,千言万语在喉咙里翻腾,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放缓了马步。

大街上的闹剧落幕了。

可只觉此事怪异的百姓们,还在议论纷纷。

“吁这定安侯果然亲近百姓”

“是啊,那小子是走运了。”

“这样也可以不好说啊,谁知去了,能不能拿到银子”

注视着远去的队伍,在拥挤的人群中,两个戴着斗笠、穿着粗布衣裳的男子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一个人压低帽檐,迅速转入了街口的一个巷角,一个人继续跟上了队伍。

斗笠男推开了老旧的院门,里面有好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来走去,人人的手上都拎着武器,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百姓。

他闪身入了内室,拱手朝座上的人一揖。

“曹千户,找到人了”

等他把在街上见到的一幕说完,那个叫曹千户的中年男人却没有多大的动静儿,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他冷冷一瞥。

“看清楚了,是她吗”

斗笠男道,“是,我与孙五都很肯定。虽然他乔装得极好,但在漠北大营,我与她相处了一年多,即便她化成灰,我也能认识还有,那匹大黑马,也极像晋王的坐驾。”

听到这个,曹千户顿时来了精神,一下坐直了身体。

“果真”

“应该是那匹马曹千户,依卑职看,定安侯也是认出了她。不然,他怎会轻易允诺给一个刁妇赔偿”

“那就奇怪了,她为何独独找上定安侯”

曹千户略有忧色,那斗笠男缓了缓,却是一笑。

“定安侯是晋王旧部,交情颇深。依卑职看,若不是为了盘缠。就是她想借力回京。”

“哼不管为了什么,都与你我无关。”曹千户冷笑一声,挑高了眉梢,瞥向斗笠男,“我们只须记牢一点,她若活着回去,你我都得死。”

“曹千户”

“安排去吧”

“是。”

天上的阳光到了落晚时,被吃入了夜幕的肚子。乌云压了上来,像是要下雨了。立春以来,还未有下过雨,人人都在盼着新一年的春雨,可雨迟迟不下,反倒阴得令人心里沉郁。

大宁驿战。

外面的天再阴暗,客堂里却灯火大亮。

仍然一身甲胄的陈大牛,看着盘腿坐在案几边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跛脚少年,眼睛有些热。

“慢点吃,吃完还有”

瞥见他同情的目光,夏初七突地笑了。

“一年多未见,侯爷还是这爽快的性子,我喜欢。放心,我既然找上门儿来了,自然不会与侯爷客气。不过说来,侯爷这里的伙食,确实不错。哎,这些日子,从阴山一路走过来,好久没有这样好好吃过东西了,也好久没有”

晃了晃手中的酒碗,她视线模糊。

“也好久没有喝过酒。”

陈大牛紧紧抿着唇,看着她,没有出声。她也不管他如何想,只一个笑了笑,入喉的酒,都化成了相思的痒。酒是米酒,并不烈,但一入喉咙,却像灼烧了她一般,忍不住就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笑。

“我记得上一次喝酒,还是与他在一块儿。这一转眼,他竟是离开这样久了”

“楚七。”陈大牛喉咙一鲠,声音也哑了,“你可晓得,皇太孙布了天罗地网在找你锦衣卫也在跟着瞎掺和你眼下有什么打算”

夏初七放下酒碗,桀骜不驯地抱着双膝,撩眼看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可陈大牛怎么看都觉得她的笑刺眼得很。与她往日那种由心而发的灿烂不同。不管她笑得有多快活,他也觉得天顶阴云密布。

“楚七,你光看着俺笑,你赶紧说说。”

轻轻一笑,夏初七又抿了一口酒,还伸了一个懒腰,“对啊,我晓得他在找我。今儿坐在这里,我也想问一句,定安侯准备把我带回去献给他吗这样还可立上一功。”

“啪”一声,陈大牛重重落下酒碗,手一紧,几乎捏碎。

“你把俺当成啥人了殿下对俺恩重如山,俺都记在心里头。若没有殿下,俺如今还不晓得死在哪个山旮旯里没有人收尸呢”

“大牛哥,我顽笑而已,你还真急眼了”夏初七还是笑。

陈大牛目光一热,“你不必害怕,即便是拼着这劳什子的官不做了,拼掉俺这一条命,俺也一定会护你周全。”

听他这般说,夏初七扬了扬唇,觉得身上暖乎乎的,极是舒服,唇角的笑容扩得更大了,“那侯爷您准备怎样安置我”

“今日之事,你太莽撞了,要银子也不是那般的要法想必他们很快就会得到消息,派人过来”陈大牛皱了下眉头,又道,“再说,即便躲过这一次,你这样飘荡在外头,也极不安生,早晚会落在他的手里。不如这样,你明日一早随俺南下,乘船进入青州。速度很快,能赶在朝廷的前面,青州是俺老家,往后的事,俺会替你安排”

“那不妥。”夏初七眉梢一挑。

“有何不妥”陈大牛狐疑看她。

“若是让菁华郡主晓得,还以为侯爷你养了一个外室,岂不是影响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么”夏初七调侃一般翘起唇角,意有所指地笑。

陈大牛为人憨直,但并不傻。

知她什么意思,他搔了搔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你不必顾虑太多,菁华她不是那种人。只不过,俺也觉着她的身份夹在中间极为尴尬,那毕竟是她的亲生哥哥,她一个妇道人家,除了左右为难,也无能为力。所以,这件事,俺不想告诉她。”

夏初七微微眯眼,看着陈大牛,说得诚恳。

“如此便多谢侯爷了。”

“哎你啥时候跟俺也这般客气了”陈大牛长长一叹,见她噙着笑的样子,疏离了不少,语气也是沉重,“你安心在营里歇着,等到了青州,俺会替你张罗。”

“好。”

一个字说完,夏初七轻笑一声,看着酒杯,垂下眸子。

“郡主是一个好姑娘,大牛哥,你要好好珍惜。缘分这东西很奇怪,有一日的时候,就得过好一日。不要学我,笑时不会好好笑,哭时也不知怎样哭。每一处都热,唯独心里凉。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