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来,如今的形势是南坡军囤被“兀良罕”占领,夏廷德因营中时疫,几个时辰下来,竟未能拿下一个小小的军囤。除了他自己存心拖延和演戏,即便阴山驻军的战斗力再差,也不至于此。

这一点,人皆心知肚明。

“报”

就在这紧张焦躁的气氛中,营外终是有人匆匆进来,带入了一屋子的凉气,也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他往营中一望,赶紧垂目,不敢对上赵樽冷寂如蛇的目光。

“殿下魏国公差人来说,说有紧要军务,务必请殿下过去相商。”

赵樽微一蹙眉,尚未开口,向来口快的丙一已接过话去,“这夏老狗,也不知打什么主意。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装着若无其事,商谈军务我看他没安什么好心”

赵樽摆了摆,抬手阻止了丙一的话,掌心撑在案几上,慢慢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甲胄,拂一下身上厚重的狐裘大氅,一双眸子冷得比昨日刺骨的风雪还要令人生寒。

“且去看看,他玩什么花样。”

他没有表情,可出口时,声音竟有些许沙哑。

“是,殿下。”

众人皆知,赵樽此人,穷这一生都没有真正在意过什么东西。如今唯一在意的无非一个妇人罢了,竟被人因此三番五次的挑衅。看着他这般,这一众跟着他的人,目光都略有艰涩。

阴山北坡大营。

夏廷德的大帐中灯火一夜未灭,如今虽是天晴了,但松油灯仍还燃着,带出一屋子燃烧后的刺鼻之气,将逼仄的空间衬得更是气氛凝滞。

赵樽过去的时候,不仅夏氏父子在座,就连东方青玄也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一袭红袍如昨日般鲜亮,看上去极是从容,面色一如既往的妖娆如花。可若是有人细心看去,仍是能从他略带浅笑的眸子中,瞧出一抹不同往日的森凉,还有与赵樽一模一样的红血丝。

很显然,他也是一夜未睡。

赵樽双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着脸,并未多言,由着夏廷德“热情”招呼着坐了主位,静静地等待着他开口。

“殿下。”夏廷德叹息,“老夫找你与大都督过来,是有一件紧要的事情商议。”

赵樽轻唔一声,看上去漫不经心,“何事”

夏廷德审视着他的表情,长叹一声,老脸上满是艰涩。

“不瞒殿下你说,这次老夫栽了个大跟头啊。损兵折将,损失极是惨重。但为了大晏社稷安危,原也算不得什么。只是半盏茶之前,老夫接到围攻南坡军囤的将士来报,眼看就要拿下军囤了,兀良罕却告诉他们,昨夜抓了殿下你的心爱之人,如今就困于军囤洞穴之中,若是老夫的人再进一步,便要杀人毁尸”

说到此处,他停顿住,一双因缺眠微肿的脓胞眼半眯起来,又抚了抚脖子上的伤口,观察着赵樽和东方青玄的面色,极是惋惜地咳了一声。

“若他是老夫的人,老夫自是当以大局为重,牺牲他一人,换来兀良罕的覆灭,那也算他的造化,老夫绝不敢迟疑。可如今事关殿下,老夫不敢尚自做主,这才请了殿下与大都督过来,商议一下对策。”

夏廷德娓娓谈起楚七被绑之事,就像真是刚知道一般,样子极是诚挚,若非熟悉他的为人,定能被他无辜的样子蒙骗过去。

但赵樽何许人也

他凉凉地看了夏廷德一眼,似是毫不在意。

“消息既是传给魏国公的,自然由魏国公自行决断。”

夏廷德听了微微一愣,眸底寒光微闪,像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般无情,考虑一下,竟又笑着望向东方青玄。

“大都督以为呢”

东方青玄隐下眉间的愤懑,凉薄一笑,凤眸妖冶如火,“魏国公真会说话,晋王殿下的人,殿下都无所谓,与本座何干”

“那是那是,是老夫唐突了。”

夏廷德面色不变,打了个哈哈,轻咳一声,装腔作势地喊了传令兵进来,冷着嗓子吩咐。

“去,传令给罗本昌,告诉他,不必理会里间人的死活。一个时辰之内,给老夫拿下南坡军囤,若不然,老夫拿他是问。”

“是,属下遵命。”

那人瞄他一眼,领命下去了。

可不管是赵樽还是东方青玄,都只是从容的坐于椅子上,丝毫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反倒令夏廷德微微蹙眉,有些不解了。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赵樽与东方二人很默契。

他俩都不是蠢货,对于已然落到对方手中的人,越是表现的看重,价码就越是会被人抬高,导致无法营救。如今很明显是夏廷德在试探他们,而此人老奸巨猾,楚七如今到底在不在南坡军囤,根本就无从判定,他们又岂能轻易钻入夏廷德的圈套

谁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很快,帐中陷于了一阵沉默。

好半晌,还是夏廷德率先打破了僵局,长长叹息一声。

“老夫今天请殿下过来,还有一事相告。殿下,昨夜兀良罕袭营,在营中反应很是强烈,将士们纷纷要殿下给一个说法,是老夫极力把此事压下来的。可即便老夫相信殿下,营中将士只怕也得给个交代。依老夫看,兀良罕这事,殿下你最好亲自解决,才能以正视听了。”

赵樽慵懒的靠在椅上,淡淡看他,“魏国公何意”

夏廷德笑道,“如今南坡战火未灭,殿下可否出兵一助这样一来,也算给将士们吃一颗定心丸了。”

赵樽抬手捻了捻眉心,表情平静无波,语气更是冷漠,“本王来阴山只是押粮。在阴山,魏国公是主,本王是客。魏国公有事,二十万大军都还在,万万没有本王出兵的道理。”

转头,他突地撩唇,望向默默浅笑的东方青玄。

“东方大人以为如何”

东方青玄浅眯着一双淡琥珀色的暖色眸子,微微一笑,表情妖艳入骨,“殿下所言极是,堂堂当朝一品国公爷,若是连这等小事也处置不好,只怕圣上那里也不好交代。魏国公,圣上将二十万大军交由你手,如今你营中有人借机闹事,想用此事构陷殿下,本也应当由魏国公你自行平息,本座与殿下皆是客人,只需要壁上观即可。”

昨日夏廷德就已看出赵樽与东方青玄二人私底下的暗流汹动,本就是想借此事在言语上挑拨一下他两个的关系,没有想到,如今他二人竟是空前团结起来。

怔忡片刻,他转念一想,阴阴一笑。

这样也好,省了他的力气。

几个人又谈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军务,赵樽和东方青玄都甚少开口,一直都是夏廷德一人在如数家珍般讲他带这支队伍如何的艰难,军中的时疫之症又如何的难以控制,但却无人应合他。

未几,外面终是再次传来一声“报”。

与赵樽先前预料的一样,夏廷德并未真的攻入军囤去。先前南坡守军已然死掉那么多的人,如今他再打进去,横竖死的还是他自己的人,代价太大。那侍从果然传来了第二个消息,换了一个花样。

“国公爷,南坡兀良罕的人送来一封紧急信函,说是要交给晋王殿下”

“哦”一声,夏廷德手抚脖子,笑容暧昧起来。

“即如此,不必报与老夫,直接交予殿下即可。”

那人应了一声“是”,从袖中掏出一封黄皮信件来,恭敬地呈于赵樽之手。

信的内容是以兀良罕的口吻发出的。

大意是指,你心爱的女人落于我手,限今日午时之前,带上兀良罕的世子和公主,前来南坡军囤交换。在此之前,务必令夏廷德的军队撤出南坡,放我等回漠北,不许追击,只要我等安全离开,你等必也安全。若是午时三刻还不见军队撤退,不见你拿人来换,我便会让你心爱的女人尝尝你们南晏的凌迟之刑,本人手里有极好的刽子手,若是你运气好,等考虑清楚来时,她或许还能吊住一口气。

这信内容虽血腥,但不令人意外。

最人意外的是,在信的末尾还写着一行:前来交换的人,除了晋王你只身一人外,只许锦衣卫大都督东方青玄一人随行,否则,我等立马行凌迟之刑。

且不说明明叫了两个人去,还算不算是“只身一人”,单论这信函的内容,至少可以表明一点,对方很清楚地知道赵樽与楚七的关系,包括她的身份,甚至连东方青玄都算上了,怎会是“外人”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让赵樽微微失神的是,送信之人还附上了一只护腕。一只楚七说过,这世上独有一双的护腕锁爱。

那是楚七戴在手上的。

锁爱的秘密,极少有人知晓。

如今对方褪下了她腕上的“锁爱”,兴许不知这东西是神器,只是为了逼赵樽非去不可。毕竟,她的随身之物,是向赵樽宣告楚七已然被控制的最有力证物。

“殿下对方说什么了”

夏廷德脸带忧色,看着赵樽阴晴不定的脸,低低喊了一声。可赵樽并未回答,只把手中信函递与了身侧的东方青玄,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见东方青玄含笑接过信函,看了一眼,面色微变,夏廷德目光微微一闪,又偏过头去,再喊了一声。

“大都督可是鞑子又想法子威胁了”

他看上去一无所知,一双阴冷的眼却不时打量赵樽与东方青玄二人。可他们都未有理会他,只彼此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色,神色极是复杂。像是担心,可看上去又不像。除了沉默之外,还是沉默。

好半晌儿,东方青玄微微一笑,把信件交还赵樽。

“本座无情可长,怎会也被人算计上了”

赵樽微微皱眉,知他故意讥讽,拿此事要挟,以报先前的一箭之仇。但与先前的淡然不同,“锁爱”握在手中,冰冷的触感凉透的不仅是他的手,还有他的心。赵樽略有些沉不住气了,即便明知前方是陷阱,也不得不往里跳。

侧过眸来,他看着东方青玄,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眸。

“东方大人虽无情可长,但有利可图,也是一样。”

“可即便为了利,本座也不想轻易殒命,毕竟性命最贵。”

明知他在故意拿捏自己,赵樽紧绷的心情却倏地松开。

他宁愿东方青玄用阴山这一个莫须有的藏宝来与他讨价还价,也不愿意他二话不说,仅仅因为担心阿七,就随他一起去南坡。

静静的,他默然片刻,眉梢一扬。

“本王说过,世上之物,独一阿七。”

东方青玄凤眸微眯,笑了笑,“既如此,那本座便随殿下一行好了。”

赵樽冷冷看他一眼,哼一声大步离去。

“半个时辰后,大营门口汇合。”

自始至终,二人都未理会夏廷德,更未与他交代什么。可不论是夏廷德,还是营帐里随侍的众人,都没有人听懂他二人的对话,一头雾水的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谁也不知道,短短几句话,二人便完成了一次交易。

一个人得到了情,宁愿不要钱。

一个人得不到情,好歹要点钱。

与东方青玄约好半个时辰相见,赵樽回到大帐,便开始着手准备。他并非冲动行事的人,步步为营才是他的行事风格。

帐内,北伐军同来阴山的一众校将纷纷聚于一处。陈景领着丙一等十天干侍卫,亦是严阵以待。众人听说赵樽要与东方青玄一同闯入军囤换人,均是一凛,纷纷阻止。

“殿下,这可行不得啊。您身份贵重,怎能轻易为了一个妇人涉险”说这话的人是郑二宝。在他的心里,再没有人比他家主子爷更重要,哪怕他也担心楚七的安危,也改变不了这一观点。

“闭嘴。”

他尖着的嗓子,极是刺耳,惹得赵樽眉头一蹙,剜来一个冷眼。

“哦。”

郑二宝委屈的退下了。

众人相视半晌,副将丁瑞低低骂了起来,“夏廷德那个老匹夫,实在可恨之极,活该将他千刀万剐。殿下,属下这便去捉了他来,非得逼他交出人不可。”

“不行。”赵樽淡淡看过去,面色凝重,“这件事他没有摆在台面上,便是不想与本王撕破脸。本王也不能这般做。如今营中的议论颇多,若本王因此动了他,那才是中了他的奸计,与兀良罕串通的事,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最紧要的是”

迟疑了一下,他语气凝重,字字千斤。

“阿七在他手上,本王赌不起。”

这副将丁瑞极是忠心,但武将出身,脾气亦是火爆。

“可是殿下,楚七在他手上,那老匹夫又惯用阴招,你如此去南坡换人,岂不是羊入虎口依属下看,这老匹夫就是不敢自己动手,这才故意搞一出兀良罕来袭,想借兀良罕之手除去你,一举两得,即能除去心头大患,为皇太孙保驾护航,还能免了圣上的责难。一定是这般,这老匹夫忒阴毒,老子这便去操他老祖宗”

说着这货便要出帐,瞧得赵樽煞是头痛。

“回来。”

见他垂头丧气的转身回来,赵樽望向众人。

“丁将军的话,本王也知。但本王心意已决,不必再说了。”

不仅赵樽知,其实这营中谁人又不知呢

赵樽要逼洪泰帝改立储君,这对于夏廷德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二人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有了赵绵泽才会有他夏廷德。可夏廷德要想除去赵樽,又怕洪泰帝秋后算账,就必须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一出偷梁换柱的“兀良罕袭击”,出了事情,那也是赵樽为了一个妇人孤身涉险,自然与他无关。

“哎,这个挨千万的杀货。”

有人在怒骂,有人在不平,却不敢再劝赵樽。

这时,沉默了许久的陈景却出声了。

“殿下,属下有一事不明。夏老狗引你去军囤情有可原,为何还要带上了东方青玄他到底有何居心”

赵樽冷然道,“一网打尽。”

陈景倒抽了一口气,“难不成东方大人也妨碍到了他”

赵樽虽不知东方青玄先前威胁夏廷德的事情,但除了这一个理由,也想不出别的,只是随意点了点头。

“兴许是,兴许还有旁的。但本王如今顾不上想。”

知他心情烦躁,陈景默默的闭了嘴。

但丙一搔了搔脑袋,却一知半解地问了,“可殿下东方青玄可并非心善之人,又怎会自愿陪殿下涉险”

赵樽眸子一眯,脸色有些难看。

“不然,你直接去问他”

丙一哪知道这话触到了他的雷区咽了咽唾沫,退了一步,随即又像是领悟了一般,拍了拍脑门儿,“我晓得了,这厮一定是为了阴山富可敌国的藏宝。要钱不要命,与楚七到也有几分相似。”

“闭嘴”

赵樽赤红的眸子极冷,瞪了丙一一眼,还未待说话,外头突地传来了一道熟悉禀报声。接着,许久不见的甲一便寒着脸进来了,他的手里拎了一个大麻袋。

“殿下,人带回来了。”

那麻袋被他重重丢在了地上,传来“唔”的一声痛呼。

众人不知赵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静静地看着没有吭声。在赵樽的示意下,甲一手中钢刀一挥,麻袋的束缚松开了,里头挣扎着露出一个人来,正是被甲一捆成了粽子的夏衍。

“唔唔”

夏衍被堵了嘴,样子极是狼狈,不等点头求饶。

“好招儿啊”丁瑞搓着手,乐了起来。

“有了这小混蛋,还不愁那当爹的不投鼠忌器”

人人都兴奋起来,可赵樽仍是寒着一张脸,扫了一眼面色煞白的夏衍,并未如他们想的那般,直接拿夏衍与夏廷德去交换人质,而是吩咐甲一把他带下去,严加看守。

“殿下,为何不以牙还牙”

知他们要说什么,赵樽摇了摇头,“那老匹夫是一个会为了儿子放弃所得的人吗想当年夏氏满门有多少是他的亲人,他又何曾手下留情一个儿子罢了”

瞥了夏衍一眼,见他被堵着嘴,满脸惊恐,他只叹了一声。

“自求多福吧。”

说罢便摆了摆手,甲一束紧麻袋口,可麻袋还没有拎起来,地下竟是一片水渍,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看得众人面面相觑,想笑又不敢笑。

怔忡片刻,二宝公公气得痛心疾首。

“夏三爷吓得尿尿了哎哟喂,咱家刚净扫过”

赵樽并不理会他的唠叨,开始向众人安排营中事务。

等把一切交代清楚,眼看时辰差不多了,他拿起佩剑系于腰间,起身凉凉看向众人,一字一句冷冷吩咐。

“若是本王明日入夜时分还未返回,你等马上带大军离开阴山营地。时疫之症本王虽不信是真,但也不得不防老匹夫真干得出来。还有,夏衍你们务必看好。有他在手,虽不能让老匹夫放弃私利,与我交换阿七。但若本王出了事,届时他要以二十万大军之势威胁你等,却大可用夏衍一试,他必肯放手。”

听他像交代后事一般,众人眼圈都有些红。

“殿下,我等陪你一起去。”

赵樽摇了摇头,面色极是坚决,“你等只需按计划接应即可。放心,不管是本王,还是东方青玄,都不是那般好啃的骨头,不会有事的。”

“殿下”从昨日开始便不怎么说话的甲一面色灰败的站了出来,拱手上前,低低道,“不如让属下扮成殿下的样子,与东方青玄一道去救楚七。”

“不可。”

赵樽看了他一眼,然后凉凉一眯眼。

“东方青玄都敢深入虎穴,难不成本王却要做缩头乌龟”

另外一边,东方青玄亦在为了午时进入军囤做准备。如风一直守在他的身侧,看他从容的样子,情绪略有不稳,也是在不停的劝阻。

“大都督,虽说我也佩服楚七的为人。但属下以为,大都督还是当以自己安危为重,犯不着为了她涉险。”

“你懂什么”

东方青玄看他一眼,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情绪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如风清俊的五官顿时挤在了一处,眉目间写满了狐疑,“楚七是晋王的人,为何偏生要大都督您一同去再者,大都督你又凭什么为她涉险实在,实在太不值当了。鱼肉没吃上,徒惹了一身腥。”

“鱼肉”

东方青玄似是被如风这个比喻逗笑了。

懒洋洋的叹一口气,他云淡风轻地笑,“你以为本座是为了她错了。告诉你,本座早就想探入军囤。依我猜,夏老鬼对阴山藏宝的秘密所知比本座更多。当年他一定曾从夏廷赣嘴里听得什么,可却没有破解之法,这才久久滞留阴山。如今这出计,明面上看去,他是想借机除去晋王与本座,其实这老匹夫,定然还有后手。”

“属下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你且记住,做好准备。”

“大都督,夏廷德如此有恃无恐,您这般去太危险”

“不必说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