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七弯唇,“何公公,账算明白了走呗。”

等再出营帐时,何承安已经老实了。

走在夏初七和甲一的前面,他面色苍白,脚步虚浮,一张白胖的老脸登时成了一个白面馒头,而且还是过量发酵的。

“咳咳”

再一次站在点将台上,夏初七姿态恭敬地手捧圣旨,朝京师的方向遥遥一拜,然后才站直了身子,扫了一圈校场上始终不清楚情况众将士,微微一笑。

“诸位大晏将士,误会啊误会。幸而今日何公公即时赶到,若不然,这误会还真不知何时才能解开。”

沈经丙早已不耐烦,闻言吼了一声。

“什么意思啊你何公公你怎不说话”

“急什么听完旨意你就明白了。”夏初七笑着看他一眼,继续道:“何公公一途劳累,上吐下泻,嗓子受损,不便宣旨,由我代为效劳。”

“哗”一声,下面议论纷纷。

很显然,许多人都不信。

尤其是那些反晋派的人。

夏初七笑着转头,“对吧,何公公”

何承安面色难看地点了点头,却不置一词。

知道这太监骨子里的忠义矜持,夏初七也不再逼他,严肃道:“北伐将士听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正如她想的那般,即使他们心有疑惑,但她手里的东西确实是圣旨,何承安手上拿着的也是御剑,他们不得不跪在地上,庄重地行天子礼。

可夏初七面对着展开的圣旨,却接不下去了。聪明一世也会糊涂一时,她这才想起,要念的不是圣旨上写的内容,但她却根本就不会那一套酸腐之词。

这下事情大了。

她瞥头看向甲一,满是求助。

甲一唇角扬了扬,大概明白她的意思,慢慢贴近她的身边,用极低的声音说,“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这一句她会。

她气势十足跟着念:“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甲一说,“晋王率部北征,心系社稷,全力苦战一年有余,收复永宁、大宁、开平、辽东、锡林郭勒全域,驱逐北狄于漠北高原。”

夏初七瞄他一眼,复读。

甲一又道:“屡立奇功,朕心甚慰。今特遣使前来抚军,以示正听。征北军劳苦功高”

夏初七再一次复读。

甲一说一句,她就复述一句,幸而校场上无人敢抬头,他又说得极低,并没有人发现这个中的猫腻。她看着圣旨装腔作势地念着,几个“功”一出口,直接粉碎了营中关于“赵樽通敌叛国”的传言。

念完,她清了清嗓子,将圣旨交给甲一,然后面对着校场上纷纷起身谢恩的将士,继续板正脸严肃道:“幸而陛下圣明,为晋王洗去了冤屈。”

“是啊是啊。”

议论声里,正面向越来越多。

只有站在右边的反晋派冷冷不语。可虽然他们察觉这中间有什么不对,但在圣旨面前,却不是人人都是夏初七,都敢胁持钦差,夺下圣旨一探究竟。

扫他们一眼,夏初七厉色道,“可是,今日有人趁着殿下不在,就聚众闹事,诋毁殿下声誉,虽有何公公及时辟谣,但祸事已酿成,不可轻饶这样吧,我再替殿下做一回主,先把反晋派的人,全部拿下先关押大营,好吃好喝的照看着,等晋王殿下回来,再行决断。”

“是”

她此言一出,赵樽先前安插在中立派的人和保晋派的人便已出动,加上火器助阵,几乎没有遇到太大的反抗,那些人便纷纷缴械就擒。

骂她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一场干戈就这般平息了。

正如赵樽事先的预想,整个营中的异己分子一个不剩,被一网打尽。

这样的结果,夏初七也很满意。可看着何承安的大白馒头脸,她心里的不安感,却是越积越多。

喧嚣散去,防务照旧,金银财宝也重新搬运回来。

午夜时,营中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何承安和大内侍卫,被赵樽的精锐“安置”在了大营北面的一个大帐,那里气候较冷,地面也潮湿,夏初七临睡前又去“慰问”了一番何承安,却没问出有什么价值的东西来。

她闷闷地回到营帐。

坐在往日的床沿上,她看着那日没来得及叠起的被子,躺了下去。可闭上眼睛,面前全是赵十九雍容高冷如清风明月一般的表情。他皱眉,他抿唇,他勾人的眼神,他偶尔的笑意,每一个表情都极是生动,害得她满脑子都是他,尤其嗅到床上熟悉的气息,更像是着了魔,根本无法安睡。

何承安所带圣旨中的内容告诉她,这是一份由文华殿赵绵泽手拟的旨意,大意是指晋王通敌,要拿回京师候审。不过,在如今北伐战争的紧张关头,洪泰帝若是一个聪明的人,绝计不会干这样的蠢事。

极大的可能,是赵绵泽自己的意思。

还有另一种可能,圣旨只是他用来威胁她妥协的一种软办法。

但不论真相是什么,她都赌不起。

阴山。

她必须要去阴山。

捧着脑袋,她正在考虑要怎么办,帐帘外就传来一道声响。这个是赵樽的主帐,有内外之分,按规矩,甲一总是守在外面,可今日的事让她受了惊,下意识问出口。

“谁在外面”

帘子一撩,她看见了甲一的脸。

“你怎不出声”

瞪了他一眼,她松了一口气,“有事”

甲一摇头,“无事。”

看他愣愣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也不离开,夏初七奇怪了,“无事你进来干嘛我可告诉你,男女有别。小心殿下回来,我告你状,说你轻薄我。”

甲一不看她,只看着对面的帐壁。

“殿下让我守的。”

、第151章旧人相见。

赵十九让他守着她

这个认知,让夏初七微微一愣。可见甲一的样子不像在说谎,她仔细一思考,突然觉得这极有可能是赵樽的作风。他应当也是知晓阴山有凶险,这才故意把营中的简单军务交给她,目的就是为了拖住她,不让她跟去。

再仔细想,营中她走了三日,一切井井有条,有她无她根本就不会改变结果,她越发相信了,这次也和以往一样,他想把相对安全的环境给她,还美其名曰:军务,乐得她屁颠屁颠的,自以为得了信任。

先人板板的,赵十九实在可恶,又算计到她头上了。

夏初七脸色登时难看了,瞥向甲一时,目光里的怒火比烛台上的烛光还要耀眼,就像在看仇人似的瞪住他,凶巴巴地问:“他不愿意我去阴山,所以就要你看好我是不是”

甲一唇角抿紧,没有说话。

夏初七知他是默认了,磨了磨牙齿,继续恶声恶气地问:“甲老板,我们两个是不是朋友”

他不答。

她问:“你事事听他,就不能听我一次”

他不答。

她怒,“你信不信我会宰了你”

他不答。

她急眼了,“你知道的,我有办法收拾你,但你却未必敢收拾我”

听得这话,甲一终是回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语气平静得像仅仅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谁说我不敢殿下说了,必要时,可动武。”

必要时,可动武

低低一“靠”,夏初七哀哀地躺倒床上,想想气愤不过,又坐起来,努了努嘴巴,“你,外头去睡。”

甲一头都不转,“我不睡,我就坐这。”

看来他是知晓自己在想办法去阴山了夏初七咬牙切齿,可她太了解甲一的性子,他就是一根怎样嚼都嚼不烂的牛筋。既然说什么都无用,她索性也就不浪费口舌,将床上的被子往自家身上一裹,双手叉起抱住脑袋,背转过去,不动了。

良久,背后没有声音。

甲一沉默得像一尊石像,一尊不会挪动的石像。

夏初七烦恼了,又翻过来,“你不需要去尿尿什么的”

甲一古怪地看她一眼,“不必为我操心,你只管睡。”

这一回,夏初七气得拉被子连脑袋一起蒙住了。

营帐里,寂静了一会儿。

没多久,床上的被子微微起伏起来,里头传来她浅浅的呜咽。

“你们总是这般自认为是对我好,用武力限制我的自由。可你们也不想想,你们倒是安心了,我又怎能安心赵十九在阴山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我这不是度日如年吗他与我说过的,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我。可如今他在阴山有危险,我却在锡林郭勒睡大觉。他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混蛋,可你却是一个帮混蛋不帮我的大混蛋。”

她吸着鼻子,期期艾艾的说着,神色极是凄苦,就像果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一个人呜呜咽咽的,噎得人心里发慌。

她时常都是笑的,甲一从未听她哭过。开始还不以为意,只当是小伎俩,后来见她哭得实太恨了,就连嗓子都哑了,终是忍不住冒了一句。

“你别哭了,哭也是无用。”

“呜呜呜爹啊,娘啊没人疼啊”

甲一双手抱头,烦躁了,“你要怎样”

夏初七闻言,猛地掀开被子,用袖子抹了抹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他,烛火下泛着红润的面孔,带着浓浓的落寞与委屈,如枝头山花,可堪人怜。

“你让我去,或是你陪我去。”

甲一见她双眼通红,面有泪痕,不像假哭,怔怔地看了半晌,英武的眉头紧紧蹙着,似是有些犹豫。可终究他还是甲一,那个机器人一般只知执行命令的甲一,不是她几滴眼泪就能改变决定的人。摇了摇头,他平静地转过身去。

“不行。”

看着他宽敞的后背,挺直的脊梁,夏初七哭声止住了。

狠狠咬着牙,她考虑半晌,终是又开口。

“我心里烦,睡不着,我出去走走。”

一排排的营帐沐浴在飞雪里,银装素裹,排列整齐,却透着说不出的清冷,夏初七灌着冷冽的北风在营房之间走来走去,时不时抬头看那一弯不太清晰的月亮,看那营帐顶上的积雪,看甲一淡然无波的脸孔,觉得再搞不掂他,整个人都得疯掉。

甲一没有言语,默默跟着。

没多一会,夏初七走到了李参将的营帐前,见里头还亮着灯火,挑了挑眉头,心生一计,径直走了进去。甲一微微一愣,抿着唇不吭声,只是跟上,并不阻止。

她在帐外咳嗽一声,里头登时有人问,“谁”

“是我啊,李参将,我是小齐。”

夏初七笑吟吟的低声应着,很快,李参将就出来了。

他披着外套,见她与甲一一前一后站着,虽有些奇怪,却还是马上让开门来。

“快里面前。”

“好说好说。”

“小齐找我有事”

“没事没事。”七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脚步往里一迈,却发现不仅李参将还没有睡,营帐里还坐了好几个北伐军的校将。这些人素来都她都是常见面的,全都是赵樽的心腹将领。

她忙问:“来得不巧,不打扰你们吧”

李参将便是在赵樽走后,负责大营军务的人,也是此次事件里与她一同处置的人。平素他为人极是爽朗,可如今三更半夜,她突然到访,也惹得他多了一丝男子汉式的腼腆。摊手请她在火盆边上坐了,才笑道:“小齐你说笑了,不打扰不打扰。今日发生了这般大事,我也是一时无法安睡,这不,正叫了曾将军,卢将军,范将军几个一起喝酒清谈。”

“几位辛苦了,你们继续,继续,不必管我。”

“呵呵,二位要不要喝两杯”

瞄了甲一一眼,夏初七摇了摇头,笑着谢过,双手伸到火盆上面烤着,似是随意谈论一般说起:“各位将军,你们说,殿下此次前去阴山,能顺利吗据我说知,那魏国公可不是一个善茬,只怕没那般容易就交接粮草。”

范将军迟疑道:“不能吧那粮草本就是拨给我们的。”

卢将军点头附合,“魏国公再大的胆子,只怕也不敢做出这等违制的事来,你可知战事扣押粮草,那是大罪,不说按律当斩,革职降任也是有的。”

夏初七笑容敛住,突地叹一声,“那谁晓得如今不同往日,皇太孙大权在握,魏国公靠山吃山,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尤其,在京时他便与殿下多有芥蒂,若他非有意刁难,何不早早派人把粮草押运过来非得等殿下亲自去要我看事情没那般简单,众位将军以为如何”

曾将军同意,“有道理。”

李参将想想,也是点头,“那小齐你的意思是”

看他终于问到点子上了,夏初七莞尔一笑,眸子里流露出一抹蠢蠢欲动的波光来,“众位将军,咱们还是不要坐以待毙得好,不如派兵接应殿下你们看啊,如今天气酷寒,北狄久不宣战,若是拨出两三万士兵前往阴山,应当无事吧”

一听这话,李参将当即眉头微蹙,摇头否认了,“营中只剩下不到十万,若再调三两万,遇北狄袭营,那很难应付。且殿下临行前,再三交代,我等一定要守住这个要塞,不能贸然行动。”

赵樽吩咐过了夏初七苦着脸,默了。

其实她并不是要调人走,最大的希望是自己走。

思考片刻,瞥到甲一一脸释然的表情,她没有兴趣再聊下去了,只是笑着说,“多谢李将军赐教,我就是说说而已,带兵打仗的事我也不懂,见笑了。”

“哪里哪里,小齐自谦。”

李参将与另外几位将领对视一眼,笑道,“先前我几个还在说,平素只觉你为人虽机灵性巧,但到底还是羸弱了些,但今日营中之事,你敢说敢为,敢骂敢怒的脾气,半分都不输与我们这些常年征战的人。假以时日,成为一方领兵大将也是有的。”

听他用羸弱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己,夏初七稍稍起腻了一下,可后面的话她却爱听。这些人并没有把他当成赵樽的私宠,这也让他很愉快。哈哈一笑,她又抱拳道,“不过诸位将军,殿下这些日子不在营里,营中军务,你几位还得多费心了。”

她的话像在做某种“交代”,甲一眉头跳了跳,看她一眼,没有说话。李参将等人却是笑着,直道:“应当的,应当的。”

装着无事地笑侃几句,夏初七退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她一边搓手一边笑:“甲老板,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就不要跟着我了放心吧,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该睡睡,该做嘛做嘛,不要把我当成犯人一般对付可好”

“不好。”

“唱反调是吧”夏初七笑容不变,瞥了一眼他端正的五官,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挑了挑眉头,“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总盯着大姑娘睡觉,就不害臊吗再说,我一个大姑娘,总被你一个大男人盯着睡觉,如何睡得着”

无视她的激将,甲一面色不变。

“我不会看你。”

夏初七放慢了脚步,无奈了,“你说我这样聪明,这样机智,这样伶俐,你又这样睿智,这样俊朗,这样厉害,我们两个一起去了阴山,不是让殿下如虎添翼吗你这是何苦呢”

甲一嘴角微微一抽,不做复读机了。

见他沉默,夏初七狡黠一笑,哄着他,“有你在,我绝对放心,不会出什么岔子的,好不好”

“不好。”甲一淡淡回应。

真是一块刀砍不烂剑戳不穿的石头。

入得屋子,夏初七再一次裹进温暖的被窝里,和衣而眠,久久的闭着眼睛,一句话都不再与他说。甲一站在帐门口看她片刻,默默地把她好心留给他的火盆往床边移了移,又默默地坐回到帐门的椅子上,双眼微闭,不再动弹。

那椅子是木质的,上面光光的,什么都没有。

漠北腊月的天气,一个人静坐在椅子上,还离火盆这样远,那温度可以想象,不冻成冰块子都便宜他了。夏初七偷偷睁眼瞄了他好几次,希望他会冻得受不住,自己去外面睡,哪晓得他愣是半步不挪,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火盆拿去。我在床上不冷。”

她终是不忍心了,嫌弃的哼一声。

他却慢慢回了一句,“不必。”

“行,我才懒得做好人,不要算了。”

夏初七愤愤地裹紧自己,静静看着那尊石像,心里一直在想“怎么办”。被人保护得太好了,安全感是有了,可真有事情的时候,也不是一桩美事。算了,先好好睡一觉再说,养足了精神再与机器人斗争不对,再与夏老鬼斗争。

昨夜没有睡好,她很快便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帐外有人说话,“小齐,红刺队有几个人,说是得了你的令,偷偷摸摸出了营房。我看不对劲,过来与你说一声。”

夏初七一惊,嗖地翻身而起,快步往帐外走去。坐在帐门许久的甲一没有阻挡,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随她出去。三个人的脚步都很匆匆,不多时已走到大营的门口,那人一指,果然看见有几个骑马的背影从营房掠了出去。

“怎么回事”

夏初七询问营房的守卫。

守卫见到是她,回应道:“红刺有几个人说是奉你之命,有要务办理,我们没有阻拦,他们骑马出营了。”

夏初七眉头一蹙,凝重地看向甲一。

“甲老板,你赶紧回去叫人,我追出去喊住他们。”

甲一不理会她,亦步亦随。

很明显,这招不好使,夏初七无奈只好叫传令的人。

“你赶紧去找红刺队的老孟,让他赶紧带人来。”

然后不等他答应,她极快的飞奔出去,迎着飞雪高声大喊。

“你们几个给我站住,做什么的”

前面那些人骑着马,速度却不是很快,走出不过几十丈的距离,便不再前行,勒马停在雪地上,甚至调转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就好像在那里等她过去一般。

“大都督”她下意识出口,呼吸一紧。

“七小姐,好久不见。”

那熟悉带笑的声音,天生自带一种媚雅的风韵。在雪地银光的反射下,那面孔仍然妖娆得常人所不能及,一双斜飞的凤眸,亮得如同星辰。

夏初七先前听那报信人的声音,就有些像东方青玄身边的如风。但那会她还只是怀疑,如今总算知道不是自己听力出错,果真是东方青玄来了。

一时,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觉得这般见面的情景,就不像是真的。他没有没有锦衣华服,而是身着金卫军中的将校甲胄,系了个大披风。少了一些阴柔,多了一些英武,骑在高高的马背上,容颜绝美的看着她,似笑非笑。

皎月之下,雪影婆娑。

一年多的岁月,抹去了许多斑驳的痕迹,只人还依旧。

停顿一下,她问,“咦,你怎会在这”

东方青玄笑,凤眸悠远,像穿过了四季一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