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是身子还是心情,都好了许多,原本堵得极紧的鼻子,也通畅了,风寒也是大好。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小妇人,先前被夫君好一番疼爱,自是觉着这千里之行突然就饱满起来,就像辛苦种植在地里的庄稼,总算收获了一个果实。

二人没太多语言交流,一起出了客栈的门。

她羞窘不堪,一直低着头,没敢看那小二的眼光,直到发现边上的男人情绪不对,再抬起头时,她才发现马车边上不仅有孔六几个随从,还多了一个不速之客。他满身都是风霜,面色清俊,唇上带了一抹调侃的揶揄。

“侯爷兴致可真好。”

陈大牛搔了搔头,嘿嘿一笑,想想先前的所作所为,到底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瞄了赵如娜一眼,他抢步上前,扯了晏二鬼一把,闷头一笑。

“你怎会出现在辽东可是出啥事儿了”

晏二鬼看着这两人,唇角牵开笑意,双臂抱胸,似笑非笑地倚在马车上。

“没什么大事,原本我正准备从这里去奉集堡,没有想到刚从这官道过来,便见到侯爷英姿威武的一面。索性留下来瞻仰瞻仰了。”

“哈哈,英姿啊”陈大牛哦哦两声儿,就像没有听懂他的捉弄似的,狠狠拍了一下晏二鬼的肩膀,“俺这英姿,你是得多学着点。”说罢,在晏二鬼似笑非笑的促狭目光里,他实在觉得丢人丢大发了,尴尬地扯了一把他的胳膊,拉到边上,压低了嗓子,把话题给岔到了正事上。

“是殿下找俺有急事”

“嗯。”不是急事儿,晏二鬼如何会亲自过来

“啥事儿,快说啊”一听他这低沉的声音,陈大牛便急切了。

可晏二鬼却微微抬头,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他身后静静站立的赵如娜,抿着嘴唇并不吭声儿。顺着他的视线,陈大牛也回头看了一眼,眉头略略一皱,刚想要给他解释,赵如娜却笑了笑,曲膝冲他福了福身。

“侯爷,妾身先上马车等。”

她是一个懂事儿的人,怎会不晓得自己身份的尴尬她是陈大牛的小妾,却实实在在又是皇太孙的妹妹,论起亲疏来,她与赵绵泽的关系自然比跟赵樽亲近,他们防着她是对的。可陈大牛那不轻易蹙起的眉头,却是让她的心凉了凉,甚至有一丝害怕。

时局若是演变得不可收拾,她将如何

前一刻还在恣意怜爱,下一刻,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

山海关哈萨尔的失足跌落,是一个极大的转折点。

局势看着风平浪静,却越发让人琢磨不透。夏廷德受朝廷指派,领了二十万兵马已然到达了北平府。在这几天,北狄又有了新的动向山海关换了守城将领。很显然,是哈萨尔一直没有苏醒,这对于大晏军队来说,正是攻城良机,可不管是关外的元祐还是北平的夏廷德,都未接到朝廷旨意,迟迟未动。

塞外风云,霜雪楚楚,对大晏朝堂的影响亦是不小。就在高句国公主进入大晏,高句国正式向大晏称臣便接受联姻之时,就在赵樽准备收拾漠北十二部抢回被夺粮草之时,就在夏廷德屯兵二十万在北平府准备攻入山海关时,就在北狄准备秘密将哈萨尔从山海关送回哈拉和林时,就在夏初七琢磨着怎样吃掉赵十九之时,大晏的朝堂上突然发生了一件影响力极大的事情。

皇太孙赵绵泽正式颁旨册立太孙妃。

魏国公夏廷德之女,皇太孙侧夫人夏问秋,“德行兼备,秉心贞静,善行守礼”被册封为赵绵泽正妻,钦天监择吉日于次年三月举行大婚庆典。这一道圣旨从文华殿飞向全国,通令海外,极是突然。

可虽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朝堂中虽然人人都知赵绵泽一直心许夏问秋,数年未变,可这些年一直没有正式册他妻位,都是老皇帝不同意。但这一回突然被扶正了,还搞得这样声势浩大,还是让许多人都猜测不透个中意图。

皇子皇孙们的后院,多半与前朝相关。

有人猜测,夏问秋母凭子贵,向来是身怀有孕了。

有人猜测,是魏国公夏廷德如今手握大军,皇太孙初理政务,得仰仗于他,不得不如此行事。

也有人猜测,这一道圣旨看似是文华殿来的,可如果不是病中的洪泰帝亲自允了,皇太孙哪怕再欢喜夏问秋,也不敢私自颁旨册妃,忤逆洪泰帝。

众说纷纭,事情究竟如何,谁也不知。

乾清宫东暖阁。

地龙烧得极热,可洪泰帝身上还盖着盖盖的锦被,时不时低头咳嗽几声,看样子他的身子确是大不如前了。老太监崔英达陪侍在侧,为他塞了一个靠枕,又递了一盏热茶,这才躬着身子轻轻顺着他的后背。

“陛下,该歇了。”

摇了摇头,洪泰帝叹一口气,老眼浑浊的看向崔英达。

“你说这些年,朕果真慢待了老十九吗”

崔英达低垂着眉,“陛下,奴才知晓您的苦衷。”

默了一会,洪泰帝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是重重一叹。

“绵泽那边如何”

崔英达掌心不变,仍在替他顺着气,“皇太孙是陛下亲自教导出来的储君人选,虽有些儿女情长,可大局当前,自是知晓轻重。不会真为了一个妇人,罔顾大晏江山的,依奴才看,皇太孙做事有分寸。”

“哎”洪泰帝抚了抚缎面的锦被,目光有些发直,“上次绵泽说找到夏廷赣的女儿,想要得回她时,朕还以为他终是想明白了,换了心思,不再把心放在那夏氏妖女身上。可怎生也没想到,他这次会如此决绝,定要立那妇人为妃,变着法子来逼朕,真是气死我也不。”

崔英达听着他唠叨,不敢接话。

那件事发生得突然,谁又能想到他会换了心思呢

静静的,一阵风掠过。

好一会儿,才听得洪泰帝又低低地说,“崔英达,那孩子留不得。”

“陛下是说”

缓缓合上双目,洪泰帝靠在床头,凝神片刻,意味深长地道:“朕予了夏廷德兵权,制衡北方,可不想等朕死了,绵泽登基,被外戚干政,毁我大晏社稷。夏廷德此人可用,但极有野心,不可堪大用。尤其绵泽如此看重那夏氏妇人,她的孩子更是要不得。”

脊背凉了一下,崔英达低下头,“奴才晓得了。”

殿内的幔帘悠悠的荡着,洪泰帝看着它,良久才摆了摆手。

“此事急不得,需从长计议。”

东宫。

泽秋院里,夏问秋身着一袭玫红色织锦裙子,外面罩了一件镶了珠翠的小袄,在一面铜镜前左右的摇摆着腰肢。镜中的她,面色姣好,姿容艳丽,光艳照人,尤其这一身为了庆贺她被册为太孙妃而新做的衣裳,更是将她衬得落落大方。

“弄琴,本宫好看吗”她笑意吟吟,不若平素的娇弱,面上全是喜气。

弄琴站在她身边儿,垂手微笑,“侧夫人不,太孙妃自然是极好看。”

“呵”轻轻笑着,夏问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见门口进来一个窈窕的人影儿,款款落入她面前的镜中。她微微一惊,转过身来,那人向她施了礼,瞥了弄琴一眼,过来凑近她的耳朵,低低说了一句,她面色突的一变。

“她的命可真大,还没弄死”

“是,如今她身边有好多晋王的隐卫,更是不好得手了。”

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夏问秋面色极是难看,双目中烧起来的恨意,如同暗夜里的鬼火,令她精心打扮的姿容也扭曲了不少。静默一会儿,她像是无法解恨,狠狠扯下头上的金钗,捏在手中一下下恶狠狠戳面前的妆盒,在弄琴的惊叫声中,又猛然在梳妆台上狠狠一拂,把所有东西都拂到了地上,总算冷静下来,回过头,恶狠狠看着弄琴。

“皇太孙回来没有”

弄琴双手紧攥,有些怕她,低着头不敢抬起。

“回来了,在书房。”

“去准备一碟枣泥糕。”她吩咐完,红着眼睛,又阻止了弄琴,“你不必去了,本宫亲自去做。”

弄琴刚刚抬起脚,被她突然一拂,冷不防被推到边上,重重撞上了腰。

看着她的背影,好不容易才吃痛的撑起身子,跟了上去。

等夏问秋从灶上出来的时候,再入书房,天色已然暗下。

打从那一开始,赵绵泽就一直歇在书房,泽秋院没有去,后院几个侍妾那里也没有去,夏问秋不是不知道他还在生她的气。可他再气,到底还是允了她的名分,到底她还是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室。

她想,他对她还是有情意的。

一辈子还长,她有的是时间来挽回。

“绵泽”

她款款走近,裙裾飘飘,含着笑意将手中枣泥糕放在他的案前,“我亲手下厨做的,你尝尝味道如何这些日子,听抱琴说你都没有好生吃饭,我这心里也不好受。绵泽,你即便生我的气,也不能亏了自家的身子,这样下去,怎生得了”

听着她的温言软语,赵绵泽仍是没有说话。

“绵泽”

又是低唤了一声,夏问秋提了提裙子,在他面前缓缓跪了下来,双手抱紧了他的双腿,“我知你恨我,恨我用自己和孩子的命来胁迫你,但秋儿也不想的你我这么多年,你便当真如此狠心”

“狠心我若是狠心”赵绵泽喉结滑动了几下,看着她委屈得通红的双眼,目光终是慢慢柔和了下来,牵着她的手,扶她坐在身边,换了话题,“身子不好,何必自己动手不为你自家想,也得为了腹中骨肉想想。”

“妾身应该做的。”夏问秋心里一松,试着眼泪儿,羞羞答答地看着他,握紧了他的手,就像当年两个人情谊最浓时一样,一双翦水秋瞳巴巴的看着他,软声细语,“你许我以妻位,便是对我们母子最大的爱重,秋儿即便把这命予了你也是应当的,何况尽一些人妻本分,为你做几块糕点只盼你不要太过忧思,边关战急在紧要,相信我爹爹也定能为你达成所愿。”

“秋儿”

赵绵泽蹙了蹙眉,像是不愿听她说这些,目光更加暗沉。

“你回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以前的赵绵泽不会这样对她,夏问秋心里很清楚。自从那个女人不小心闯入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一切都变了。虽然他迫于无奈在乾清宫跪求了洪泰帝的旨意,终究下旨册封了她为太孙妃,可她知道,他不是心甘情愿的。

“绵泽,你心里还在怨我逼迫于你”

赵绵泽目光闪烁,没有回答。夏问秋看他这样,已然红了眼圈儿,伸手抱紧他的腰,偎入他的胸膛上,紧紧贴着他磨蹭着,眼泪一串串滑下来。

“绵泽,我也不想这样。可咱们好不容易又有了孩子,你心知我前几次失子之痛,所以这个孩子得来不易,就格外顾惜一些我生怕,怕他出生也只是一个妾生子,往后在宫中难以立足。你放心,若是我七妹七妹她回来,你一意要她平妻也好,还是让我做小也罢,只要能给我的孩儿一个嫡子身份,秋儿就再无牵挂了。绵泽,我是庶女出身,我深知妾生子的不易,我不想我们的孩儿与我一般”

说到此处,她伤心不已,抽泣着再也说不下去。她也如愿听见了赵绵泽低低的一声喟叹,然后他揽紧了她的身子,双臂稍稍一紧。

“我既是许了你,便不会反悔。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养胎。”

假装听不见他语气里的幽怨,夏问秋心里稍安了一分,“绵泽,我知道,你还是待我好的可如今,七妹若真回来了你可怎办”

“我自会处理。”他声音黯然,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秋儿,说来是我对不住你。往常人都说男子的心易变,我曾不以为意,可她回来了我想过要管住自己的心,我真是想过很多次的,但我管不住,真是管不住。往后你是我的正妻,妻子该有的我一样不会少你,但是”

他停了下来,语气极低,夏问秋浑身一震,“但是什么”

“我知你委屈,若是可能,我宁愿一分心都不在她的身上。”

夏问秋怆然一笑,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那如今,你有几分心在她身上”

赵绵泽看着她,喉结上下滑动着,突然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神色疲惫地低下头去,无助地低低一喃,“秋儿,我对不住你。”

“有几分”她追问,像一个等待判决的死囚。

“你信吗全部。”

全部两个字如同一记重捶,狠狠敲在夏问秋的心上。她有些庆幸自己那晚听了他的酒后之言,提示做了这般准备,拿到了这个正妻之位,要不然真的等他把夏楚那贱人弄回来,她哪里还有机会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俊朗而痛苦的脸,她心里情绪膨胀,想哭想愤怒想大声骂他,但她知道,她不能。赵绵泽肯告诉她心里话,证明她在他心里是有位置的,至少比普通姬妾强了很多,她不能破坏他们的这种感情,她要慢慢的,一点一点把那个女人从他的心里拔除。

她握紧了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心一片冰冷。

“绵泽,为什么她到底有哪里好”

“我不知道。”赵绵泽深深埋下头。

“你既如此爱她,又何苦立我为妃何不让我去死”夏问秋狠狠抿了抿嘴,苦笑着,泪珠子滚下来,声音极哀怨,“绵泽,你有没有想过,你对他上了心,是因为你觉得失去了她,因为得不到,所以你痛苦。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对不对我们这么多年,怎会没有感情若是你对我没有情意,那我拿死逼你,你也不会应我是不是”

“秋儿。”赵绵泽双眼赤红,叹一声,握紧了她的双肩,“你救过我的命,我如何能让你死孩儿是我的,我如何能让他死这一辈子是赵绵泽对不住你。不瞒你说,我愿意立你为妃,你的逼迫是一方面,为了孩子是一方面,最大的原因是我对你有责任。”

“责任那她呢你对她又是什么”

赵绵泽看着她,双眼狠狠一闭,“我想与她在一起。”

夏问秋成为皇太孙妃的消息传到漠北时,已经是洪泰二十六的腊月初五,夏初七那一天正在漠北大营的灶上为了究竟是吃炸鱼煎鱼还是熬鱼汤而犯选择性综合症。

甲一黑着脸进来时,夏初七差点儿没他骇住。

“喂,你这个人走路,怎会没有声音的”

“殿下说过你身子还未大好,不能下厨,请你马上离开厨房。”甲一是赵樽派给她的侍卫之首,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板着一张脸,一板一眼,比他家主子更不近人情,更不懂得圆滑,很是让夏初七伤神。

斜着眼瞄他一眼,她吸了吸手指头,凑了过去。

“我总觉得你这人很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句话,这些天她已经说到第十次了。

甲一没有理会她,仍然重复那句话,“主子,请你离开灶间。”

若这不是在古代,夏初七真的很想把他拉去检测一下,他脑子里是不是一个安装了一个芯片儿,是不是赵樽人为制造出来的机器人。要不然,怎生会有这样不近人情的东西狠狠瞪他一眼,她嗖地跳到他面前,想吓他,结果他一动不动,她无奈了。

“行行行,我不做了还不成我去找你们爷告状,一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要告诉他,你非礼我,你非礼我,你非礼了我。”

冷哼一声,她气吼吼出了灶房,看着天空,脑子昏眩了一下。心知这是那次生病的后遗症,她摇了摇头,也没有太在意,径直往赵樽的大帐走去。

今日他在布置去阴山夺回粮草的事情,最快明日便要带兵出发,她原本是想自己给他弄一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却被甲一那个机器人给阻止了,不由有点儿憋屈。

“赵十九”

她鼓着腮帮子,撩了帘子就冲了进去,结果发现帐里好几个将校都在。他们正在部署作战任务,大概没有想到她一个“大男人”还会在赵樽面前撒娇,纷纷轻咳着垂下头去,装着自己不存在。

“啊”一声,夏初七也是大窘。

她进来之前,没、想到帐中有这样多的人。

霎时间,她脑部充血,恨不得去撞豆腐自杀。

“那,那什么,你们聊,我先出去。”

“过来吧,我们说完了。”赵樽唇角微微一扬,向她招了招手。

自从她上次掉下冰窟窿之后,他与她亲热时的胆子便大了许多,也经常不再避讳有旁人在场了。

“哦。”夏初七低低应着走了过去,看着他案上的兵书折子还有中间的一幅舆图,也没有去仔细看,只装傻充愣地咳了一声,就替他归置起物品来,然后小心翼翼地立于他身侧,只希望不会打扰着他。

看着她的正经样儿,赵樽摆了摆手。

“此事就这样,你们先下去吧。”

赵樽命令一出口,那些没好意思抬头的将校们便拱手告退了。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夏初七瞄了他一眼。

“不会。”他伸臂圈她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想了想,将案几上放置的一道圣旨拿过来递给她。夏初七有些奇怪他的举动,但既然他让她看的,她也不客气,随手便展了开来,然后她便**裸地看见了夏问秋做了大晏朝的太孙妃。

目光闪烁一下,她没甚兴趣的合拢丢还他。

“不关我的事。”

赵樽看着她的脸色,“不难受”

微微一愕,夏初七哭笑不得。

她知道,当年夏楚苦恋赵绵泽的事情,那是举朝皆知,什么大雨中痴情守候,什么寒风中伫立东宫,这都是她知道的,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也不晓得那夏楚还干过多少丢人现眼的事儿。

瘪了瘪嘴巴,她没有反驳,只笑眯眯地戳了一下他坚硬的胸膛,然后将一双冻得发凉的手,嗖地摸入他的领口,在触到他身上滚汤的肌肤时,舒服地叹息了一声,觉得真是太暖和了。大冬天有这样的暖炉,真是福分。

可她摸了一会儿,他却没吭声儿,她“噗嗤”一声笑了。

“呆子,想什么呢我这样了不起的女人,会在意他”

她说话永远诙谐高调,赵樽习惯了,低低笑着哼一声,拿眼风剜她。

“你如何了不起了”

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夏初七笑着勾住他的脖子,揶揄道:“因为姑娘我找了一个了不起的男人,所以我便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这句话显然取悦了赵樽,他微微一眯眼,猛地把她纳入怀里,死死锁在胸膛里,一低头,温热的唇便烙在了她的额间,温存片刻,他才淡淡道,“阿七,你再等等。总有一天,爷会用天下最贵重的聘礼来迎娶你。”

夏初七心里一惊,几乎霎时抬头,直视着他。

相处这么久,赵樽从未在她面前表现出野心来。

这一句“天下最贵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