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有大好的前程,还可以做北狄的太子妃,乃至皇妃现在该怎么做,怎么说,不需要我教你吧”

李娇整个人都僵硬了。

然后,缓缓地,她笑着说,“殿下,乌仁回来了,您就不要再责备她了,我正准备去乌仁帐里与她好好叙话呢,您有事先去忙。”

哈萨尔神色沉敛着,火光中的一双沉静,却又盛满了阴霾,还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说话时的语气里,却是上位者习惯的命令口吻。

“乌仁,你先休息,等打完这一仗,我再找你算账。”

夏初七长松了一口气。

很显然,哈萨尔很忙。他的背后跟了十来个北狄将军,他们应该为了与赵樽战局的问题要去商讨,来不及“收拾”她这个偷偷跑到大晏玩耍的妹妹,更没有心力顾及他的小妾。

盯着哈萨尔离开的背影,李娇的身子都软了。

“放了我吧”

“你做得很好,可现在,还不能放了你。”

夏初七朝李娇轻轻一笑,紧了紧手上的匕首,勒住她往大帐里面走。待冷静下来才发现,她的手心全是冷汗。不仅仅是她,几个人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殊死的搏斗,脊背上全是湿意,入了帐篷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阿纳日甚至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可吓死我了”

不管她低低的念叨什么,夏初七吩咐老孟和黑皮守在帐篷的外面,然后把李娇往如风的身边儿一推。

“捆了。”

锦衣卫做这种事儿,自然是轻车熟路。很快,腰上淌了鲜血的李娇就被如风和拉古拉捆成了一个人肉粽子,还被他们给堵了嘴,苍白的脸上全是惊恐,不停摇着头,想请求他们放过她。

夏初七收回匕首,走近李娇,看着她白皙光洁的肌肤,还有面上那依稀的几分“面善”,眯了眯眼,笑眯眯地低头盯住她。

“夫人你不是想看看我吗你刚才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自然会给你这个机会。就算死了,也得让你知道死在谁的手上,去了阎王殿里,下辈子想要报仇也好有个对手。”

说罢她撩起面纱来,冲李娇挤了一个十分欠揍的笑容。可李娇却是“唔”了一声,一双写满了恐惧的眼睛霎时间瞪得更大了,就像见了鬼一般,看着她的脸一动不动。

夏初七唇角弯了一下,“你认识我”

李娇嘴里堵着布,只能瞪圆了眼睛,然后狠狠点头。

默了片刻,夏初七扯开她嘴里的布条,扼住她的脖子,低声问,“你是谁为什么会认得我”

“楚儿”李娇像是不敢确定一般,急切地喊了一声,才红着眼圈儿说,“我是李娇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李娇,韩国公府的李娇。”

轻“哦”了一声,说起韩国公府,夏初七就知道了。怪不得觉得她有几分熟悉,原来是李邈的妹妹或者姐姐不过,夏初七从来没有听见李邈提过李娇这个人的名字,却是有些奇怪了。

“李邈你认得吗”

“认,认得,是我姐姐。”李娇急急地说着,语气里带着讨好的意味儿,声音却是沉了不少,“我们李家与你们夏家一样,所有人都死了,被南晏的狗皇帝杀死了,我本来也是难逃一死,是哈萨尔救了我”

顿了一下,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高了下巴。

“楚儿,你刚才提起我姐姐,难道她,她还活着”

看她提起李邈的时候,目光不时的闪烁,夏初七低低一笑。

“你是希望她死了,还是希望她活着”

李娇轻呵了一声,语气怅惘,“我自然是希望她活着,我们韩国公府一百多口人,都没了,通通都没了我以为这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想到我姐姐她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等哈萨尔打到南晏去,拿下狗皇帝的人头,就可以祭奠我们两家的人了楚儿,你放心,哈萨尔他说过,他一定会替我们报仇的我相信他,他一定可以办到的”

哈萨尔替他们两家报仇

李娇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夏初七没有太明白个中的关系。哈萨尔是北狄太子,他要吞食大晏领土自然有他的盘算,那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问题,与他们两家的仇恨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哈萨尔不仅仅只是宠这个李娇,还把她爱到了骨子里了,愿意为了她李娇去颠覆大晏的江山

“楚儿,你放了我吧。”李娇眸子里带着殷切的渴望,“我带你去找哈萨尔,我与他讲明情况,他们是不会为难你们的,他对我很好的。”

“李娇。”

夏初七看着她的脸,低低叹了一声,“不瞒你说,我前两年出了一点事儿,然后过往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你姐姐也告诉我,一定要报夏李两家的仇。当然,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报仇,为韩国公和魏国公平反昭雪。可是现在,我不能放了你”

“为什么”李娇几乎不敢置信。

“为了我的男人。”

抿了抿嘴角,夏初七看着李娇通红的眼圈儿,伸手拿过那块布条来,重新把她的嘴给塞住了,然后抱了抱她,低低说,“表姐,我不会为难你的,你放心好了只不过今天晚上,得委屈你一下。”

“唔唔”

李娇被堵着嘴,拼命的摇头。

夏初七直起身来,不再理会她,只看向如风几个。

“我们来商量一下,晚上的行动方案。”

卢龙塞依山而建,防御体系甚为坚固。外面的主城墙高达五丈,宽三丈,长一百丈,由石块从里到外整体码堆而成。在主城墙的两端,依着山势修建了辅墙,再由两边的辅墙开始,往更远的山上延伸。在两侧的士兵营房之外,再往后一百步的地方,还隔了一道坚固的城墙,后面就是堆积粮草的粮草库和马棚了。

大战期间,北狄营房里巡逻守卫不断,如今哈萨尔回了营里,他们必须得等完全入了夜,才能行动。不过,虽然身处敌军腹地,她却觉得无比安全。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是真理。

哈萨尔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赵樽的女人会在他的营房里吧

俗话说,天黑好办事儿,如风是东方青玄身边儿的人,是锦衣卫中的翘楚,办事的能力自不必多说。按夏初七的意思,他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了她几个消息。

赵樽带领的大晏军队主力已经接近卢龙塞了,在双方几场小规模的战斗之后,大晏军队只待拿下卢龙塞了。这会儿,赵樽的军队就驻扎在十里开外,遣使给哈萨尔递上了一份“战书”,让他速度撤出大晏领土,不然唯有一战云云。接到战书的哈萨尔,这会儿正在帐中讨论明日与大晏军的大决战。

大战之前还要下战书

想想她觉得有点儿可笑,古人真是讲究,打战不都是以干倒对方为原则么还得先下战书,得到回应,等人家知道了才开打,赵十九真是一个迂腐的老古董啊。

想到赵樽写战书时的样子,夏初七“噗哧”一笑。

“那时间正好。”

看着她笑眯的双眼,如风微微一愣,“你准备”

瞥了一眼缩在角落的李娇,夏初七严肃了脸,“一会儿老孟和黑皮留下来看好李娇和阿纳日,拉古拉和如风负责接应我,剩下来的事,都由我来做。”

天幕被刷上了一层黑色的油漆,夜色更浓了。整个卢龙塞的营房里除了灯火,便只剩下了漆黑得不见人影的黑暗。为了明日的大战,今天晚上将士们都在养精蓄锐,营房里安静得可怕。

夏虫叽叽,守卫很是精神。

可谁也没有发现有一个娇小的人影儿从乌仁公主的营帐里摸了出去,直奔后面的马厩。作为一名特种兵,夏初七擅长于辨别方位。当然,鸡蛋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乌龙塞这么多军队,战马当然也不会只养在一个地方,对她来说,不管能搞掉多少,都能削弱北狄军的士气,减少大晏军的伤亡,都是一种变相的胜利。

“谁”

一道低低的冷喝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北狄以骑兵为主,马厩这种地方和粮草库一样,都是战时重要保护的对象,夏初七虽然是“乌仁公主”,却不会蒙话,更不敢露头,在喝声里,她整个人卷入了草垛里。很快,一行士兵走了过来,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人,又低低咕哝了几句她听不懂的话,离开了。

天助我也

她松了一口气,一个翻滚蹿入了马厩里,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近喂马的食槽,掏出了怀里早已经准备好的药瓶来,把里头的药粉均匀地抖落在了食槽里面,一个食槽接一个食槽,她慢慢地摸索着,目光里露出了一抹奸狡的笑意。

明日决战是吧

想象一下,以骑兵为主的北狄人,骑着脚步虚软的战马是个什么样子好吧,她承认她是女子,不是君子,只要能取胜,不在乎方法。她没有使用“生化武器”,直接把人给药死,就已经很有良心了。不管怎么说,能让赵樽减少伤亡的机会,做什么都值得。

帐篷外的风,刺拉拉的吹着。

李娇一晚上被扣押在她所在的帐篷里,没有人怀疑,只有她的侍女过来询问了一下,阿纳日告诉她们,夫人好久没有见到乌仁公主,今天晚上就歇在公主的房里了。而大战在即,哈萨尔自然也没有功夫“宠幸”他的侍妾和关照他的亲妹妹。

一个侍妾消失了,多了一个公主。无声无息。

公主的待遇不错,这个帐篷很大很豪华。夏初七估计了一下,看直径约摸有五米左右,制作也很是讲究,棚顶中间是五彩祥云彩绘的穹庐,开着的天窗上,甚至可以看见头顶的星星。

她想,要是哈萨尔知道了,会不会直接气死

天亮了。

次日又是一个大晴天。

高亢凌厉的号角声拉开了又一天的序幕,可这一天,却不是平常的一天。赵樽今天将来攻打卢龙塞,从天不亮开始,整个卢龙塞的大营已经陷入了战前的紧张气氛之中。

北狄人与赵樽打仗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是老熟人了,先前无数次与赵樽在战场上交锋过的将军们都十分熟悉他的为人。可赵樽与哈萨尔之间的战争却是第一次。

哈萨尔先前并不是北狄的太子,他的母妃也不是北狄的大妃,他继太子位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而在这两年里,赵樽正在南边与乌那打得热火朝天。所以,这两个人至今没有碰上。也正因为如此,哈萨尔才会领兵一路南下,势如破竹,畅通无阻地连夺了大晏无数的城池。

如今终于碰上劲敌,哈萨尔相当重视。

号角声里,北狄军在卢龙塞的重防要地坚守着位置,赵樽的主力却一直没有出现,只是时不时派了小股将士过来滋扰一下,就像给哈萨尔打个招呼似的,扰一下又走了。

直到午时三刻,最为凌厉的号角终于吹响,意识到是大晏军队正式进攻了,夏初七激动得攥紧了手,把李娇交代给了阿纳日,便领了如风四个人大摇大摆地出了营房,往卢龙塞后面蓄备粮草的方向去了。

没错儿,她是明目张胆去的。

先前在辎重营里待了一些日子,她对这些东西并不陌生。同时也知道,不管是北狄军队还是大晏军队,对粮草军械都看管得极严,要想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摸进去烧一把火,还能全身而退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呜”

冲锋号从远处传来了。

“嘶”

一阵阵凄厉的马嘶声传入了耳朵。

是赵樽过来了夏初七心里一激,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望了如风、拉古拉、黑皮和老孟,她大步走在前面,依先前的行动计划,迅速地爬上了粮草库后面的山坡上,那里有一个隐避的暗哨。她是乌仁公主,两名哨兵稍稍愣了一下,不待询问出声儿,就被如风四个人给放倒了。

在阳光下做这种事儿,很是刺激。

夏初七趴在暗哨上,借着暗哨的高度和原本的树叶掩护,看着远处如潮水一般涌过来的兵士,微微撩了撩唇,沉着嗓子吩咐。

“开始,准备。”

她的声音,很是冷静,也很是清脆。

“是”

迎着正午的烈日,如风、拉古拉、黑皮和老孟各拿出了一面事先准备好的镜子来,按照她的摆放,排成了一个镜阵,阳光的光线通过镜向射向了粮草库的方向。凹面镜聚光引火是夏初七先前就想到的办法。可凹面镜不好找,灵机一动,她想到了这个办法,就是将几个平面镜排列成一个抛物面,与凹面镜的原理一样,聚焦阳光,就是一个可以引火的镜阵。

如风几个人只知道她要烧粮草,却不明白拿镜子究竟有没有用。

可几日的相处下来,这个姑娘的冷静、智慧、还有当机立断的能力,让他们什么也没有多问,只是按照她的办法照做了。

时间,一点一点,慢慢流走

远处的冲锋号角还在“呜呜”而鸣

夏初七心里其实也紧张,看着镜子反射着阳光的光线,她眯起了眼睛,默默的数着数,以平静自己的心态。

“嘭”

就在她数到“三十”的时候,一道极大“嘭嘭”爆炸声波,震耳欲聋地传了过来。俨然就是粮草库的方向。紧跟着,浓烟四起,火苗蹿动,一片片的黑烟蹿上了粮草库的房顶。

“霸道,炸得好”

夏初七心里一喜,却是把如风他们吓坏了。

“郡主,不是烧粮草吗怎么会爆炸了”

嘿嘿轻笑着,夏初七目光亮得惊人,可看了他们一眼,却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想,只好用最专业的学术语,淡淡地说了几个字。

“这叫粉尘爆炸”

“粉尘爆炸”如风几个人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然后倒吸一口气,不解地摇了摇头,看着还在不停传来的爆炸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世上竟然有如此危力的爆炸”

“小齐,我等闻所未闻,怎会突然就爆了”

夏初七眯了眯眼,嘿嘿一乐,“可能是我的运气比较好。先前我只是有这个打算,至于能不能爆炸,我也只是赌一下。”

先前她想过了,抛物面反射成火的火星是极小的,就算燃烧起来了,没有借助燃油的力量,想要不被扑灭,那同样也只是一个“传说”,就算能够烧掉一部分的粮草,也造不成太大的损失。

所以,在今儿早上开饭之前,她特地去观察过,正如大多数囤积粮食的地方一样,那里堆放物十分密集,简直太适合制造一个“粉尘爆炸”的案发现场了。

对,就是爆炸,不是燃烧。

粉尘爆炸,是指粉尘在爆炸极限范围内,遇到热源、明火或温度,火焰瞬间传播于整个混合粉尘空间,发生的爆炸。而且,一旦引发了粉尘爆炸,在粉尘的爆炸点,由于空气受热膨胀,密度变小,迅速形成爆炸点逆流,粉尘又悬浮于含有足以维持燃烧的氧气环境中,并引起周围环境的扰动,使那些沉积在地面和空气中的粉尘弥散而形成粉尘云,形成破坏性和灾难性的第二次爆炸,甚至第三次爆炸

如此一来,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这个粮草库了。

爆炸的“轰轰”不绝于耳,粮草燃烧的火光,几乎轰动了整个北狄军大营。在烈日之下,那一片浓浓的黑与红的蘑菇云很是惹人注目,与阳光一起,照亮了整个天际。夏初七躲在高高的暗哨里,看着卢龙塞外的大军,低低笑了一声。

“我们从后面撤”

前方在打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暗哨。一条长绳绑在树桩上,如风如拉古拉都是功夫了得的人,一只手带着她,一只手拽住绳索,几个人直接就往北狄大营外面的山坡滑了下去。

北狄大营里,已然乱成了一片。

夏初七心里极为得意,却没有想到刚刚滑落地面,不远处就有几十骑人马直扑了过来,那个端坐在马上的男人,面色阴冷如同鬼魅,冷冷地盯着她,恨不得一刀结果了她的性命。

先前只是惊鸿一瞥,可夏初七也识得他。

他正是北狄太子哈萨尔。

老衲说,她很吃惊,这个太子真不简单,这么短的时候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知道出在“妹妹”的身上,直接扑过来截断了她的后路,也算是了不起了。

不过,看着冲天的火光,她扬起了唇角。

从特种作战的角度来说,这一局她赢得很漂亮。

战事还没有结束。

夏日的烈阳下,大晏军与北狄军的主战场上风起云涌,吼声、杀声、嘶叫声,声声震天。在猎猎的微风中,一面纛旗上的“晋”字在阳光下闪着烁人的光芒。大晏军等得太久了,自从过了滦河,十五万大军就已经磨亮了钢刀,几次小范围的短兵交接根本就没有过瘾,他们等的就是今天与哈萨尔的卢龙塞决战。

“兄弟们,杀啊”

“杀鞑子拿命来”

“你们这些南狗杀”

据说“杀”字撕心裂肺的喊叫出来,可以给人勇气和力量。一个个浴血奋战的兵士们各骂各的,在血腥味儿十足的战场上,目光嗜血,杀红了眼睛,倒下的是战友,报仇的也是战友,国仇家恨,越结越深,都恨不得结果了对方。

“大将军,鞑子营里爆炸了”

“是啊,快看”

“天啦,是什么火器”

嘭嘭的爆炸声,从乌龙塞的北边山头传来。

爆炸,还有大火,映红了半边天。

那卷起来的烈焰,比今天的阳光还要红上几分。

从爆炸声传来开始,死死对峙的晏狄双方,都燃烧了眼睛。他们都听见了爆炸,都看见了火光,可北狄人没有撤退,大晏军也没有停止进攻,旁边是一具一具倒下的尸体,是破损的战旗,是丢弃的战车,打到如今,除了殊死一战,谁也不能离开这个“血染的阎王殿。”

“殿下,难道鞑子营里有我们的人”

刘参将面带喜色的问了一句,赵樽却紧紧抿着唇,盔甲染血,披风猎猎,看着远处的浓烟滚滚,声音更冷了一分。

“传令下去,加紧攻城。一柱香的时间,务必进入卢龙塞。”

“是”

喊杀声里,一骑轻骑到了他的身边儿,接着,是东方青玄带着笑意的柔软嗓音,“她是可以做到的,你看见没有”

赵樽面色铁青,狠狠地剜过去,“要是她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东方青玄笑了,“我记得,我全家。”

互相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别开了脸去。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可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北狄军队的主力所在地防守有多么的严密,夏初七能够得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如今她身处在北狄营中,想要全身而退,那简直就是难于登天。

知道他在担心,东方青玄拿刀格开一箭,又是一声轻笑。

“发现了没有今日哈萨尔的骑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