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武纵然该死,北狄更该死。这一次,必得给他们一个重重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着天朝上国。”

自顾自说了一通,他目光微微敛起。

“话虽如此,却不可轻敌,哈萨尔是个人物,北狄难得的大将之才,又身负太子之职,如今在北狄威望甚高,就连色目人也都对他青睐有加。这个人将来定会成为我大晏劲敌,必须除去。”

帝王威仪在烛火下,越发凛冽强势。

赵樽与陈大牛默默听着,没有说话,只有老皇帝铿锵有力的声音,此起彼伏,“朕想好了,你二人分兵两路北征,合击哈萨尔,必能一举拿下。陈相你从大同府侧翼包抄,老十九你率部直插庆州、永平,给陶经武一个迎头痛击”

不得不说,洪泰帝在兵事能力上,不是庸才。短短时间里,他已然胸中有成竹,就着漏夜的灯火,布置好了这一次北征的大局。一言一语,都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大晏的军事系统了如指掌,包括出征的将军,副将,参将,全部都一一布置。

这一部署下来,赵樽发现,这次北伐的阵容之强大,可以说是大晏历史之最。看得出来,洪泰帝是誓必拿下北狄不可了,几乎派遣出了大晏所有叫得出名号的将领,归于二人麾下。

“三日后整装出发。朕在京中,等着你们的捷报。”

陈大牛看了赵樽一眼,起身拱手拜下,“陛下,臣必定会尽全力赶走北狄鞑子,但是臣觉着”顿了顿,他才粗着喉咙道,“臣觉着,这次北伐,臣一个人就足够了,不必要晋王殿下亲自出征。”

他之所以如此进谏,并不是好大喜功。而是他太知道赵樽为了娶到那楚七到底都付出了多少。如今大婚大即又横生枝节,一旦出征少则三年两载,多则五年六年,战场上风云变化,谁又说得清会发生什么变故先前他获罪在天牢,是赵樽帮了他。如今即便这话会触怒皇帝,他也得为了赵樽筹谋。

洪泰帝看了他一眼,严肃地抬手拿过茶盏,又喝了一口。

“定安侯是在置疑朕的决定”

陈大牛垂下眸子,“臣不敢臣只是想到啥就说啥。”

洪泰帝笑着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像是无奈,又像是心情放松了一样,揉了揉吃痛的嘴角,这才慢悠悠地说,“陈相啊,你的意思,朕明白。起来说话”

“是陛下。”

陈大牛起身坐了回去,洪泰帝侧过头,看着赵樽没有情绪的面孔,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老十九,还有十来天,你就要大婚了,这个时候朕让你北伐是委屈了你。可朕也知道,驱除胡虏,救济斯民,这不仅是朕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男儿之志,当在四方啊”略略一顿,他才笑道,“当然,若是你不愿意去,朕也不会勉强。”

赵樽冷厉的面色不变,只慢条斯理地抬了抬眼皮,视线落在他身边那一张花梨木的御案上,看着那上面高高堆砌的奏折,好半晌儿才淡淡开口。

“父皇,当日在邀月亭,儿臣答应过的事,必会照办。”

“好”

洪泰帝一拍御案,哈哈大笑。

“这才是朕的儿子老十九啊,放眼一看,朕有这么多的儿子,可朕这两日就在琢磨,一个个儿子数过来,却只有你最像朕的性子。不瞒你说,若不是朕老了,受不得那长途奔袭之苦,这一次朕必定御驾亲征,与吾儿一同策马草原,驱逐北狄滚回老家。想想,那才是人生快事。”

“父皇老当益壮,何必言老”

赵樽不轻不重的回应,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沙哑,洪泰帝却很是高兴,朗声发笑着,双手击掌。

“崔英达,抬舆图出来。”

舆图很大,得两个小太监抬着。

洪泰帝老眼布满了血丝,可情绪却极是高昂。

“来来来,老十九,陈相,再与朕商议一下行军路线。”

乾清宫暖阁里,灯火一夜未灭。诚国公府的景宜园里,夏初七躺在床上也是辗转反侧,不得安眠。赵樽是从她的床上被陈景急匆匆叫走的,说是老皇帝有急召。几乎不用多考虑,她也知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定是与北狄战事有关。

想到很有可能泡汤的大婚,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上辈子恨嫁不成,相亲了无数次,这辈子好不容易网了一个男人在手中,眼看就要成婚了,却出了这档子事,老天这是玩她吧

晚上没有睡好,早上起来的时候,她的头痛得厉害。自己弄了点药吃,她没有急着入宫,洗漱后吃过早膳的第一件事,就是从鸽笼里抱了小马出来,给赵樽带去一封“事态如何”的信。

静静的等待回音,可小马还没有飞回来,就见梅子兴奋的“噔噔噔”带了一个人进来,人还没有到,就咂咂呼呼的嚷嚷开了。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消失在京师许久的李邈来诚国公府找她了。

夏初七一口水含在嘴里,差点儿没有呛着。

慌不迭地跑出房间,果然见到穿了一身女装的李邈就坐在景宜苑的客堂里。见到她出来,李邈也是“噌地”一下起身,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眼圈儿已经红了。

“楚儿,总算找到你了”

夏初七抿着嘴直乐,许久不见李邈,她也是想念得紧,赶紧的让晴岚把人都带下去了,她这才坐过去抓住李邈的手,激动地笑问,“表姐,你这些日子上哪儿去了我在京师怎么找都找不到你。你快给我说说,都发生什么事了”

李邈苍白的脸色,一如既往。她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可刚刚张开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反手紧握住夏初七,急匆匆的说。

“一言难尽。楚儿,等回头我再仔细告诉你。我今日过来找你,是有一件极紧要的事,要拜托你。”

察觉到她的急切,夏初七微微一愣。

“什么事你出啥事儿了”

李邈咽了咽唾沫,把梅子泡好的水拂开,挪了挪凳子,坐得离她更近了一些,又回头望了望门口,这才拉着她的手压低着嗓子。

“袁大哥出事了,你知道吧”

夏初七点了点头,李邈接着说,“袁大哥接了一单生意,伏击了定安侯从青州府过来的家人,杀死了定安侯未过门的媳妇儿。他临死之前把锦宫托付给了我。你知道我素来不喜与行帮为伍,我没有应下来,只是受他所托,把他的灵柩送回了他老家德安府。这一趟从德安府回来,我才听说锦宫出大事了。”

原来她这些日子,送袁形灵柩回德安去了。

“怪不得怎么都找不到你。”夏初七瞪了她一眼,“你去德安府,也不来支会我一声,亏得我日日为你操心。”

李邈苦笑,“天牢大火,我还以为你”

夏初七好笑地“哧哧”一声,看着她。

“以为我死了你不知道我九条命啊”

“楚儿,我也是这两日才打听到你的事。”

想了当日吟春园的一系列变故,夏初七也是唏嘘了一下,才紧紧握住她的手,点了点头,“好了,一会儿咱俩再算账。你快说说,锦宫到底出了什么事”

“楚儿,袁大哥领了人伏击定安侯的家人之前,他并不知道那些人的底细。你知道的,他们行帮的人,过的就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与苦主没什么深仇大恨。我原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可一从德安府回来就听说,定安侯几乎端了锦宫在京师所有的据点。抓的抓,杀的杀楚儿,袁大哥对我有恩,也帮过你,我虽说没有接受他的临终托付,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些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

李邈的话说得很清楚,夏初七明白了。

敢情陈大牛家人被伏击,未婚媳妇儿惨死了,虽然纳了赵如娜进门儿,给了老皇帝一个耳光,但他那口气也一直都没有落下去呀皱了皱眉,她看着李邈。

“表姐,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李邈眉头紧蹙,像是有些难以启齿,“我是想,再怎么说人也已经死了,袁大哥也为此丢了命,也算是彼此两清了。我想麻烦你与殿下说一声,让定安侯给锦宫的人留一条活路。说来那些行帮的人,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也是活不起了才出来混行帮的”

这些事,夏初七自然也了解。就她认识的袁形,其实也是一个耿直仗义的汉子。可杀了人,就得抵命,那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怪不得谁。只这如今陈大牛心里有气,要为他未过门的媳妇儿报仇,自然也不肯善罢甘休,这事儿她夹在中间,并不是那么好处理。

心念一转,她问,“表姐,你可晓得袁大哥这次接的单,是谁的”

李邈摇头,“我问过,可袁大哥不肯说。他们干这一行就有行规。即便是死喽,也不能吐出主家的名字,要不然那道上规矩坏了,锦宫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袁大哥他是一个讲究的人,哪里肯告诉我”

“这样啊那可咋整”

“楚儿”李邈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了下来,“如今锦宫在京师的行当,所剩无几了,袁大哥手底下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毁的毁,定安侯的气也该出了。你务必要在殿下面前求求情。”

“表姐。”夏初七打断了她,眸子有些沉,“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可如今北边又要打大战了,他进了宫我还没有见着人,在这节骨眼上,这种事儿我真不好找他。”说到这里,见李邈面色暗了下来,她心里也是一沉,“不如这样好了,一会儿你跟我去见我哥,就是元小公爷,让他领我们一起去找大牛哥,我们亲自找他求求情,你看怎么样”

李邈面露喜悦,点头,“这样也好。”

正在这时,晴岚敲了敲门儿,低低说,“郡主,门房差人进来说,有一个叫二虎子的人来找,说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二虎子锦宫出事了

夏初七与李邈对视一眼,突然有些心神不宁。

“走,一道去看看。”

就在夏初七与李邈心急火燎地去诚国公府前殿见二虎子的时候,天亮才返回京郊大营的陈大牛,红着一双眼睛,就着热水啃了几口他老娘烙的饼,差点儿没有噎着。

“真硬”

耿三友笑嘻嘻的,“热乎的你不吃,吃凉的怎么不硬”

陈大牛没理会他,那人又自顾自道,“今晚上你得回侯府去住吧我说大牛,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啊,再不多睡几回媳妇儿,等过两日出征了,就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睡得上了。”

“去去去”陈大牛呵斥了他,转头又看过去,“耿三儿,去把陛下今儿赏的东西包一下,你自家留一半,剩下的,俺晚点带回去。”

耿三友嘿嘿乐着打趣儿,陈大牛不再听他,正举着水壶“咕噜咕噜”灌着水,一个传令兵就气喘吁吁地跑入了营房。

“报”

“啥事儿啊,天塌了呀”

传令兵满头都是冷汗,急匆匆地跑过来,手里扬着一张纸还有一个小布包。那布包是青布的,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像是糊了一层鲜血似的,黑沉沉一片看上去有些诡异。

“将军”传令兵上气不接下气,急声道:“你快看,看看”

“看什么看老子又不识字。”

陈大牛抽过他递上来的纸,瞪了他一眼,就拍在桌子上。

“耿三儿,念。”

看了看传令兵青白的脸色,耿三友拿起那张纸来,只看了一眼,面色猛地一变。

“大牛不好了,嫂子被锦宫的人给绑了。”

“啥你说啥”陈大牛瞪视着他,侧头看了看那纸上的字,“上头说什么了”

耿三友咽了一下唾沫,脊背有些发冷,“上头说,让定安侯,也就是你,带上黄金一百两,在日落之前赶到松子坡去赎人。只许你一个人去,要不然,他们就杀了嫂子,以,以那根手指为证。”

“手指”两个字入耳,陈大牛扫了一眼那个不敢抬头的传令兵,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打开青布包。只见里面果然裹了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而且很明显是一根女人的尾指。指头连根砍断,看上去狰狞不已。

“操他娘的”

陈大牛怒叱一声,一把抓过挂在架子上的钢盔,往脑袋上一扣就要往外走,耿三友吓了一跳,急忙上去抱住他的腰。

“大牛,你干什么呢”

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陈大牛满脸都是怒火。

“俺媳妇儿被人绑了,你说俺干什么”

耿三友回头看一眼那桌上血淋淋的手指,又看看暴怒的陈大牛,死死拽住他就不撒手,“大牛你听我说啊,你不能一个人去。我马上出去整队。妈的,一群亡命之徒,竟然敢玩到金卫军的头上。”

“你当老子傻呀”

陈大牛胳膊肘儿一用力,猛地甩开他,看着那传令兵喝道。

“去,给俺装一麻袋石头,放在马上耿三儿,一会儿你带兄弟们远远埋伏,没有老子的命令,不许冒头。”

、第114章真傻还是假傻

松子坡是应天府有名的一处险坡。

离京师城有几十里地,坡度极高,坡上怪石嶙峋。顾名思义,松子坡上全是野松树,坡下有一条河,河水流向秦淮河。身处陡坡之上,听不见河里的流水声,在这个季节,青草还没有完全长开,鸟儿在林中尖叫,在山风的呼呼声中,很是凄厉。

“二当家的,那姓陈的会来吗”

一块背风的石头后面,坐了一个身高体壮的黑衣大汉,他正是锦宫的二当家傅成昊。看了一眼被绑在松树上赵如娜,他弹了弹手中的钢刀。

“他会来的这样天仙儿一般的小妾,舍得才怪。”

赵如娜面色苍白,身子早就僵硬了。她的身边坐着的绿儿,一直在低低的、压抑的哭泣,她手上断指的地方,被一块青布简单的包裹着,血已经止住了,她仍是虚弱得像一只受伤的小山雀,肩膀耸动,不停抽搐。

“侧夫人侯爷,他会来吗”

绿儿心里害怕,这个问题她不止问一次了,可赵如娜没有办法回答她。私心里,她其实希望他不要来。来了看到她的“私情”,只会让她更加难堪,她未来的日子,不会比死更好过。可另一个方面,她还是希望他来。不管怎么说,绿儿是无辜受过,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儿,就这样没了一根手指,实在太残忍。

见她没有回答,绿儿身子挪近了些,“侧夫人,我害怕”

赵如娜心神不宁,安慰的看她一眼。

“侯爷会来的,不要怕。”

“哦。可是侧夫人,要是侯爷不来”

那二当家的像是听得不耐烦了,钢刀“嚓”的砸在石上。

“闭嘴再多说一个字,再砍你一根手指头。”

绿儿苍白着脸赶紧闭了嘴,赵如娜却是淡淡地看过去,“你们何必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如果只是想要银子,我可以想办法筹给你们”

“银子”傅成昊噌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瞪着她,“银子可以换回我大哥的命吗银子可以换回我锦宫那么多兄弟的命吗”冷笑了一声,他又道,“实话告诉你好了,今儿陈大牛他来了,老子就没有打算让他活着回去,一定要拧了他的人头来祭奠我锦宫枉死的弟兄。”

赵如娜听懂了,他们是想用她为饵来诱杀陈大牛。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仇恨只会带来更多的杀戮。”停顿了一下,她看向另外一颗松树下被绑得严严实实,苍白着一张脸大气都不敢出的顾怀,“这件事与他无关,你们放了他和绿儿吧,有我一个人做人质,就足够了。”

傅成昊呵了一声,“真是想不到啊侧夫人胆子还不小,够仗义。不瞒你说,若换了平常,我兄弟几个不必与你一个妇道人家为难。可今儿不同,没了他,又怎能让定安侯看见他的绿帽子啊,哈哈”

他话一说完,山坡上的一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个人去踢顾怀的腿,“哎我说小白脸儿,说来听听,菁华郡主好不好睡啊”

那人一问,其他人又哈哈大笑起来,“就这么一个东西,中看不中用,能像个爷们儿一样睡女人吗老子很怀疑啊。”

男人在一处,又都是混道上的男人,话里话外自然荤素不忌,只奚落得顾怀嘴唇颤抖着,恨不得钻到地缝儿里去。白着一张脸,看了菁华一眼,他提起勇气维护他男人的尊严。

“各位大侠,你们,你们行行好,放了菁华,我,我给你们当人质。”

“哟喂,还挺有种”那傅成昊大笑一声,一个窝心脚踹在他的身上,接着一只脚踩下去,就踩在了他的大腿上,脚下用力,死死的碾着,在顾怀杀猪一般的惨叫声里,嘴上笑意不绝,“小白脸儿,人质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哦还要不要做人质要不要”

“我,啊我的手”

“说还要不要”

顾怀惨叫着,面上一丝血色都无。

“不,不要”

“说,放她还是放你。”

嘴唇不停颤抖,顾怀痛得面色惨白,不敢再去看赵如娜的眼睛,额头上汗水滚滚落下,“我。放了我,大侠放了我吧。我就是一个普通太医,我没有得罪过你们,我也没有做过坏事。大侠,你们饶了我,饶了我,我与菁华郡主没有关系,我没有关系。”

“哈哈哈哈”

又是一串接一串的笑声,傅成昊低骂。

“瞧你这怂样还敢搞别人的女人哈哈”

在众人的调侃和哄笑声里,赵如娜紧紧抿着下唇。她看着顾怀挣扎、喊叫、求饶、与她撇清关系、痛哭流涕地说他家里还有双亲,还有十几口人等着他来养活,求他们饶他一命。她心里像堵了一团棉花,什么也说不出来,只靠在松树上一动也不动。

活了十六年,她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哭。

她的爷爷,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她在东宫的侍卫就没有一个人像顾怀这样痛哭流涕地求饶。可顾怀哭得很大声,在他哭的时候,鼻孔里竟然还冒出了一个可笑的泡泡来,看得她生不出来同情,只是觉得滑稽,像戏台上的小丑一般滑稽。

这个男人曾经说过要好好照顾她,不让别人欺负她,要把她当宝一样呵护着。就在不久之前,就在定安侯府的大树下,他还说要带着她天涯海角,与她远走高飞可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拿什么来保护她呢说不上来是失望还是什么,她觉得整颗心都是凉的。

“二当家的”

这时,坡下放哨的一个人爬了上来。

“来了来了,陈大牛来了。”

傅成昊侧过头,目露凶光,“一个人”

那人点头,“一个人。”

傅成昊“呸”的一声,吐了一口痰。

“像条汉子。走,会会他去。”

松子坡的山顶上,风声猎猎,锦宫行帮的人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骑马奔来的陈大牛,哈哈大笑着,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