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想念”了,他怎么可以无动于衷呢

郁闷地吃过了晚膳,她领了晴岚和梅子在园子里散步消食,百无聊赖地走来走去,突然脑子灵光一闪。赵十九万一要真的来了呢她得给他准备点儿什么东西吧

她突然的停下,差点没把跟在她后头的梅子鼻子撞歪。

“郡主,我的鼻子”梅子委屈的摸着鼻子哀怨。

“走,跟我去厨房。”

“做什么”

轻“嘘”了一下,夏初七给了她一个“保密”的手势。

“玫瑰糕”

景宜苑里有一个小厨房,主要是为了平素丫头婆子们为郡主打尖儿开小灶用的。主仆三个人摸进去的时候,里头只有一个婆子守着。

夏初七心里乐着,挽了袖子便上手。

她做过一次玫瑰糕了,有了基础,这回更是轻车熟路,尤其在那厨房刘婆子的指导下,做得更是精巧了几分,等玫瑰糕出锅的时候,看着躺在那里的七块小糕点,她不由有些得意。

赵十九啊赵十九

像姐这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了小三翻得了围墙还打得过流氓的女人,你上哪儿找去啊

你要是今儿来了呢,姐就给你吃玫瑰糕。

要是今儿晚上不来呢,姐下回就给你吃粑粑雷。

哼着小曲儿,她将玫瑰糕拎回了屋子,趴在窗边儿等着。

可非常不幸的是,左那个等,右那个等,夜深人静了,不要说赵十九,就连半点鬼影子都没有她心里那个气啊。那货还说什么过两天便偷偷来瞧她,结果呢瞧个毛线啊,人都失踪了。

不爽地拂开那玫瑰糕,她气咻咻地躺到了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

没有上闩的门,“吱呀”一声儿推开了。

她心里“怦怦”跳动不止,不过短短几日未见,却觉得那思念就像生了根,脸红,心跳,口干,舌燥,身子更是一阵阵发热,就像没有见过男人似的,傻不拉叽地盯着门口就不转眼。

“你舍得来了”

她问了一声,那人却没有回答她。但脚步却没有停下,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朝床边走了过来,那脚步轻得,几乎听不见半点儿声音。夏初七又喊了一声,不见那人回应,心里一紧,手便摸向了枕头下的匕首

“谁再不出声,我喊人了。”

那人仍是不出声儿,就在床边几步时,突然一个跃身扑了过来,就像黑暗中也可视物一般,他急快的扣紧了她的手腕,那匕首便被他夺了过去,“哐当”一声丢在了地上,不等她挣扎,便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张带着夜露的冰凉面孔,压了下来贴在她的脸上,一阵浓重的呼吸间,是他磁性的低笑。

“小奴儿,想爷了”

夏初七胸口气得一阵发急。

“赵十九,我得罪你祖宗,可吓死我了”

、第106章要找媳妇儿

夏初七这货说话,向来彪悍。

一句“祖宗”吼出去,半晌儿没有听见赵樽说话,她自己却是愣了一下。她原是习惯了开玩笑,在后世这样骂一句,没有人会说什么,可想想赵十九这家伙是一个迂腐的古人,“祖宗”是拿来供奉的,可不是拿来骂的,不由也有点心虚。

仰着头,她嘻嘻一笑,正准备向他道个歉,却见他支起身子,冷哼一声。

“有辱斯文。”

见他没有生气的意思,夏初七松了一口气,伸手挽住他的脖子,压着声线儿就笑问,“骂人是吧晋王殿下您贪慕女色,夜闯深闺,强压人妻,道德败坏,与我相比,究竟哪一个比较有辱斯文啦”

赵樽不回答,手臂一紧,死死地勒住她的腰便低下头,在她受不住痒痒的吃笑声里,寻到她软软的唇,狠劲儿地啃。夏初七先是咯咯直笑,可在他力道极猛的亲吻里,鼻端充斥着他身上轻幽的香味儿,这些天来的想念一刹那悉数冒入脑海,不过只小小挣扎一下,也反手抱紧了他。

黑暗模糊了人的视觉。

可黑暗却让人的触觉与心绪更为敏锐。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默默地吻着,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也没有什么传说中天雷勾地火的猛烈,就那么拥抱,亲吻,口沫与渡,耳鬓厮磨。好一会儿,他才侧躺过来,纳了她在怀里,就着那喘不匀的呼吸,轻声问她。

“阿七还没回答爷的话。”

脑子都被亲懵了,夏初七还记得什么

“哪一句”

他低下头,亲一下她的额。

“这几日,可有想爷”

想么不想他才怪了。

但女人么,最是喜欢口是心非。

懒洋洋地窝在他怀里,她慵懒地靠着他,手指头一下下有节奏的在他喉结上画着圈儿的玩耍,只觉得指下那一处硬硬的,顺着她手指的滑来滑去,很是好玩。轻笑一声,她索性用指甲去轻轻地刮它,刮得兴起了,还极为讨厌地接了一句。

“您要带了银子,我便想你。您若没带银子,我才懒得想你。”

赵樽手臂一紧,使劲勒她一下。

“不知羞的”

在她吃痛的“嘶”声里,他掌心抚上她的脸,温度烫得惊人。

“分明是有人耐不住深闺寂寞,约了本王来共叙旧情,同享敦伦的难不成是爷记错了”

“敦伦”这个词儿夏初七以前不懂,其实也是新近才学会的。这不是要大婚了么那从来没有生过孩儿的诚国公夫人,便亲自言传身教了她许多“敦伦”之事,她这才晓得,“敦伦”这个听上去刻板、神圣、严肃的词,竟然是指夫妻房丶事。

先前她就有些想笑,如今又听赵樽说来,想到国公夫人那张脸,不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使劲儿在他胸口处霍霍着,“叽叽叽”像一只偷到了油的小老鼠。

“好好好,我孤单,你寂寞,我两个都难熬,行了吧那爷,反正大婚的日子近了,今夜正逢月朗星稀,天气甚好。虽说没有红鸾照,没有花烛烧,也没有合丶欢帐,但我将就一下也是可以的”

她捻调掐词的学了时下女子的忸怩劲儿把这段台词念完,自个儿已经笑得趴在他怀里了,可他却没有笑,只在黑暗里静静的看着她,似乎根本就没有当她是玩笑似的,忽地一个翻身便压过来,脑袋蹭在她的颈窝儿里,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

“好,爷也将就一下。”

将就他个大头鬼啊

这货不是一直很能绷得么

拍了一下他厚宽紧实的背,夏初七“去”了一声。

“行了别闹了,一会儿闹得有些人难受了,我可是不管的。好吧,我看你今儿晚上翻墙越户的也辛苦了,特地给你做了好吃的,就放在桌上呢。自己起来去掌了灯,尝尝味道,可有精进”

她想把话头扯开,赵樽却是不允。

“阿七不将就了”

“不将就。”

“那你敢戏耍爷,怎么补偿”

开个玩笑也要补偿啊小气鬼夏初七嘟了嘟嘴巴,抬头看着他,借着窗外的月色,看着他棱角分明如精工雕琢的脸,一双浅眯的眸子,便多添了几分氤氲之气,声音也柔了几分。

“您想要怎么补偿呢”

赵樽没有说话,鼻尖贴上了她的鼻尖。

慢慢的,他的手指抚上了她的唇,意有所指的“嗯”了一声。

“阿七得主动点。”

夏初七哑然,嘴唇颤了一下,双颊顿时像被火烧了一般,耳朵尖尖似乎都快要着火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张口就咬住他不安分的手指,直到听得他“嘶”了一声,才放开嘴去。

“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了”

赵樽束了她双手按在枕头上,情绪不明的冷哼一声。

“不乐意就算了还敢狠心咬你家爷该当何罪”

听着他不怒不愤却略带了一点儿委屈的声音,夏初七突然有些心疼他了。想想他老大一个男人,活了二十多岁了,也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儿,确实也“惨”。做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斗争,她心里挣扎来挣扎去,跃跃欲试的好奇心占了上风,最终还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先吃东西这个事,一会,一会儿再说。”

赵樽定定地盯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一扬,随即起身去点了烛火,坐在桌案边上,揭开那个檀木食盒的盖子。等他看见里头那七块方方正正的玫瑰糕时,目光稍稍深了一下。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很惊喜”夏初七懒洋洋的倚在榻上问。

赵樽转过头去,看着她在烛火下洋洋得意的小样子,还有那一双水汪汪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眉头微微皱了一皱,将食盒拉了过来。

“起来侍候爷吃。”

单手撑着脑袋,夏初七侧躺着,眼睛眨了一下。

“有没有搞错吃东西还要人侍候,你要不要我帮你张嘴呀”

“倒水就你那臭手艺,爷怕噎着。”

知道这货向来没什么好话,夏初七习惯了也就不当回事儿,伸了个懒腰,她弯着唇一笑,走到外间去灶火上拎了温着的水,给他倒了一杯放在桌上,这才打着哈欠坐在他的身边儿。

“倒水一次,十两。”

“爷刚亲了你一回,抵销了。”

“不对不对,如今我身价不同了。郡主了,得加价,二十两。”

赵樽雍容高华地咬一口玫瑰糕,淡淡瞄她一眼,有些感慨。

“二十两二十两可以买两个媳妇儿了。”

夏初七低低笑了一声,随手拂了一下披散的长发,托着腮帮看他吃东西,脸上很是欢愉,语气却是不屑,“行啊,没问题。赶紧的吃完了走人,带着你的银子,去多买点几个媳妇儿回府里,少来招惹我。”

“说真的”赵樽撩眉。

“自然是真的谁稀罕你多少好男儿排着队等我呢”

“那爷可真走了”

他作势就要起身,气得夏初七就拍他。

“你敢”

手刚挥出去,就被他顺势捉住了,握在掌中。

她抽手,他却不放,只是唇角带着一抹促狭的浅笑,看着那只细白柔嫩的小手,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圆润指甲,指甲上晶莹剔透的粉润光泽,不免有些爱不释手。

“爷的阿七,什么时候也长得娇滴滴的了”

娇滴滴夏初七肉皮子一紧,汗毛都竖了起来。

“赵十九,你敢再肉麻一点吗”

赵樽黑眸一眯,显然不太明白她话里的“肉麻”是什么意思。可大概习惯了她时常冒出一些不太容易理解的词,也只是默了一下,大抵悟到了意思也不再多问,眸子专注地看着她,眼波流转间,那灯火阴影下的面孔越发威武昂扬。

“肉麻”

慢慢的,他执了她的手,凑到唇上吻了一下。

“味道不错。”

夏初七面上一红,“夸人,还是夸糕”

这话在赵十九面前,显然是自找麻烦。

那货眉头一皱,放开她的手,拎了一个糕来。

“糕比人,胜一筹。”

暗暗磨着牙,夏初七瞪他,“谢了既然这糕这么好吃,那您可得全部给我吃完啊我辛辛苦苦做的,不多不少,正好七个,要是不吃完,看我往后还给不给你做。”

七个确实有点多。

而且夏初七发现了,其实赵樽并不爱吃甜点。

瞄了她一眼,赵樽面色不变,“罢了罢了,阿七如此记仇,爷便说实话了。玫瑰糕好吃,却是不如阿七好吃。谁知美人意,消魂别有香”

夏初七不是一个脸皮薄的姑娘,往常说过比他更加没脸没皮的话,也听过各种各样的荤段子,眼皮儿都不眨。可人就是这么奇怪,要是她不在意赵樽,与他说什么也都无所谓。可正是因为在意了,这个男人被她放在心里了,哪怕是一句很正经的话,也能被她听出别有“余韵”来。

面颊一红,她斜睨过去。

“流氓”

赵樽唇角微牵,隐隐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小流氓。”

窗内红烛轻燃,窗外芭蕉影稀。

两个人坐在一处,吃着糕点,几日未见的思念之心,其实也没法子互诉衷肠。闪闪躲躲的语气里,都是那种说又不知如何说,不说又觉得心里闹得慌的初恋情怀。还有,便是深夜独处时,那剪不断理还乱的窘迫。

要换了后世

一个男一个女,一个喜一个欢,在这样的夜晚,必然不会让床单儿空惆怅。

可这是在大晏朝

夏初七心里“怦怦”跳着,好一会儿才拉回自个儿飘远的思绪,又拎起一块儿玫瑰糕来往他嘴里送去,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口将她的手指吃下去,轻轻在口中吮了一下。

从手指到心的距离有多远她不知道。

只知道,这动作赵樽做出来,实在太要命了。

就那么一下,她整个身子便热了。

“讨厌”

赵樽眸子微暗,“傻瓜”

两个人说来说去,嘴里就没有听见半句好话。

一个“讨厌”,一个“傻瓜”。

可恋人之间的情绪却是那么的微妙,“讨厌”吃着糕点,总是看向“傻瓜”。“傻瓜”端着茶水,生怕“讨厌”噎着,不停地又是拍背,又是递水,那默默温情,看上去“讨厌”不像是真讨厌,“傻瓜”也不像是真傻瓜,“讨厌”刚毅俊朗,“傻瓜”娇俏可人,一来一去,你瞅我瞄,这情景看得那窗台鸟笼里的小马心神荡啊荡啊,时不时发出几句“咕咕”声

窗外的月光都醉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阿七”

吃了几块玫瑰糕,又漱完了口,赵樽终是想到了他的补偿。

“爷吃饱了,可以了”

一听他浅醉般醇厚的声线儿,夏初七眼睫毛狠狠眨动着,只觉得心窝子里像在涨潮。一浪扑向一浪,一浪高过一浪,一张脸憋了个粉腻腻如那白玉染红,一出口那声儿像是甜腻腻的糕点入口,融化,融化

像要上战场一般,她下定了决心。

怕什么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人,两口子之间做啥不应该

瞄他一眼,她轻“嗯”一声儿,瞄向不远处的罗绡软榻。

“榻上去呗”

赵樽看着她,唇角不着痕迹的跳了一下。

“阿七”

“去不去”夏初七又臊又不安。

赵樽眉梢跳了一下,也就不再多言,犹自脱靴上榻。

看着他,看着他,夏初七口中那唾沫越来越丰富。咽了又咽,咽了又咽,眼皮儿反反复复地眨动了好一会儿,她才无奈的羞赧开口。

“那什么啊,先说好。这个事,我,我也没有做过的”

“嗯”赵樽定定看着她,期待下回分解。

“嗯什么嗯”

夏初七坐在他的边上,微微咬了下唇,不好意思地拿小眼神儿去瞄他,看得出来,她心里很是不平静。欲说还休,欲言又止,面上似乎还带了一点不明不白的尴尬,就连鼻尖上都添了一点细细密密的汗

“我可告诉你啊,我要做得不好,你别瞎叫唤”

赵樽眸底噙笑,“唔”了一声。

“无事”

又是一咬唇,夏初七犹豫了一下。

“不行。你,你那个,你先闭上眼睛。”

赵樽深深看她一眼,果真闭上了眼睛。

见他老实了,夏初七的胆子也大了许多,低下头来,她仔细审视一下他紧闭的双眼,确定他没有偷瞄的意思了,这才放下心来,压抑住狂乱的心跳,手指慢吞吞地搭上他领口的盘扣。一颗,又一颗,再一颗,颤着手解开了盘扣儿,好一会儿,手才落在了他的玉带之上,松开,又往下

“阿七”

赵樽猛地睁开眼睛,眸底除了欢喜,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笑意。

“你这是要做什么”

夏初七磨着牙,脸蛋儿已然烧得通红。

“明知故问不是你要我找偿给你的么”

赵樽眸色微闪,一本正经地望着她。

“爷只是要亲个嘴,阿七你都想到什么了”

夏初七双眼圆瞒,微微张开的唇,再也闭不上了。

她敢保证,要是那匕首还在手上,她一定能立马捅死他。赵十九这货简直就是人间极品祸害,闷骚到了极点的贼人。丫故意引导她胡思乱想,然后哄得她心甘情愿的应了,却又在最后关头来戏耍她,让她丢脸,弄得她好像很坏,很色一样

心脏“怦怦怦”如在敲鼓

夏初七咬着下唇,瞪着他一字一顿。

“赵十九,你,真,贱”

赵樽大袖微拂,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头,声音哑了。

“阿七,爷怎会舍得那样待你过来,躺好。”

“躺个屁啊躺”

夏初七心里憋了一团没处发泄的火,恶狠狠地拍开他的爪子,赌气地转过身子去,不再搭他的话。可腰上一紧,他却突地勒紧了她,往那榻上一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她给压在了下头。一时间,榻上流苏“沙沙”直响,榻楣的珠帘“哗啦”声声,她难堪的挣扎了几下,恼羞成怒地吼他。

“赵樽你个混蛋,你还想做什么玫瑰糕也吃了,玩笑也开完了,你还不赶紧留下银子,回你的晋王府去。那里有的是小娘等着你回去睡”

赵樽扬了一下眉,低笑。

“爷就乐意睡你。”

嘴里哼哼有声,夏初七气恼得不行。不情不愿地挣扎着,却被他束缚了双手,等指尖儿上的凉意被他干燥的大手温暖了,她的气儿也就下来了。

“算了,老子懒得理你”

赵樽松了一口气,一只手揽了她的腰身,把她的身子贴在他滚烫的身前,唇角泛出一抹笑意,“不气了阿七,你若是真是想得慌,爷自然也不介意”

想得慌

他全家都想得慌

夏初七恶狠狠瞪着他,觉得祖宗的脸都被她丢脸了。

“去去去,这辈子你都别想了”

赵樽黑眸一深。

看着她,他没了声音。

夏初七急吼吼的喘着气儿,也没了声音。

屋子安静了下来,除了呼吸,什么也没有。

四目相对,暖昧的气息在彼此间流转。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再握紧,紧得不能再紧时,她觉得再来一下,她都快要被他给勒死了,可他却再也没有动弹,石化了一般僵硬了好久,那一双手又慢慢的松开,松开,再松开,直到他高大的身子“咚”的一声,翻倒在她的身侧,平躺下来,半晌儿不说话。

夏初七大口呼吸着,心脏“怦怦”直跳。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

她当然晓得他身子刚才兽化得不行,知道他很想。

“初哥初妹”在一起,又是在这样的时代。

那尴尬,实在不好提。

“怦怦怦”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得更欢

夏初七到底是一个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