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见”

赵樽抿了抿唇,简短利索的分析,“解铃还需系铃人,父皇您是明君,何谓恩威并用,自然比儿臣更懂。您只需亲自前往京郊,当着众将士的面处罚了魏国公,军心自然稳定。说到底,将士们也不过只是为了出一口气,并非真心想要反叛朝廷。您是君王,您的安抚,最是有用。”

听他说完,洪泰帝面色彻底放松下来,朗声一笑。

“老十九啊,朕从来没有看错过你。那,既然如此,朕便依你所言。”

说罢他又满意地喝了一口茶,便称时辰不早了,要起身离开。赵樽也不挽留,从承德院出来,一直把他送到了门口。然而,临走之前,洪泰帝屏退了众人,突地又压沉了声音。

“你那个楚七,如今在哪里”

赵樽面色微暗,“不是死在了天牢大火”

洪泰帝哼了一声,“还在朕的面前耍花枪”

赵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是父皇您让她死的吗死在了史官的笔下。”

面对他平静如水的反问,洪泰帝凝神望着他,“老十九,朕今日问你这个事情,不是想要追究她的责任。而是知晓那楚七在医理之上颇有见地。你知道的,这两日,你母后身子越发不好了,还有你妹妹梓月,一直不曾苏醒过来,太医说,要不是楚七留下的方子,只怕早就保不住她的命了。”

“父皇的意思是”

“带她入宫,为你母后和妹妹看诊。”

唇角微微一掀,赵樽审视了他片刻,皱起了眉头来。

“父皇,医者只能医人,不能医命。上次楚七医治太子便差点儿送了命,儿臣不敢再轻易让她入宫了。除非父皇您先答应儿臣,若是母后有个三长两短,您不得”

“闭嘴”洪泰帝恼恨的瞪了他一眼,“什么叫三长两短,有你这样子说话的这不是咒你母后吗”

赵樽只说不敢,懒洋洋地撩了一下唇,又道,“医人本是好事,要是一不小心落了一个死无葬身之地,那就是得不偿失了。父皇以为,儿臣说得对也不对”

这句话问得有些尖锐,可洪泰帝却没有发作。

“含沙射影罢了,朕都依你。”

冷哼了一声,洪泰帝拂袖抬脚,踩在小太监的背上,便上了那龙辇,然而,龙辇刚行了几步,他突地又撩了帘子来,看向立在下头的赵樽,眉目间似是有些忧虑。

“得了空子,去瞧瞧你母妃。”

夜风凉凉,赵樽良久没有回答。

忙碌了一夜,洪泰帝已然有些疲乏,在带了一些檀香味儿的龙辇之上,他情绪不明的半阖着眼睛,静静的出了神儿。老太监崔英达则蹲在他的脚边儿,一下一下地为他捶着腿。好半晌儿,才听得他低低道。

“陛下,奴才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洪泰帝情绪不是很高,“说”

崔英达看了下皇帝的脸色,不等说话,先是“扑嗵”一声跪下,“老奴侍候陛下几十年了,皇子皇孙们也都是老奴看着长大的,陛下待老奴一直宽厚,老奴心里感激得紧。只如今这些日子,老奴见陛下夜夜焦虑,头发都白了不少,老奴实在是心疼陛下”

“说重点。”洪泰帝半阖着眼。

崔英达欲言又止,像是考虑了一下,才壮着胆子说,“依老奴愚见,晋王殿下确实是一个可堪大任之人,陛下您辛苦创下的万世基业,定然是想要代代绵延,再创一番盛世之景”

“崔英达”

洪泰帝重重喝了一声,目光锐利的睁开眼睛来。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干预起朕的朝政来”

“老奴不敢”崔英达心脏狂跳着,“砰砰”又磕了几个响头,“老奴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陛下您着想。这些日子,为了立储之事,陛下夜不安睡,食不知味,老奴每日里侍奉您的饮食起居,又怎会不知道陛下的操劳和伤神也正是如此,老奴才更担心陛下您的身子呀。”

轻“哼”一声,洪泰帝又阖起了眼睛,看上去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崔英达,你跟了朕这些年了,朕的心思,你应当明白。”

“是,正是因为老奴明白,这才想劝奉陛下”崔英达身子一直躬着,不敢抬头,“老奴晓得陛下的心结,可是当年之事,贡妃娘娘她虽,虽然”

拖着没有说完,崔英达吭哧了半天,虽没有见洪泰帝发怒,却还是没敢往深了说,只是入了重点,“老奴晓得陛下的顾虑,但老奴以为,在陛下众多皇子中间,就数晋王殿下,最像陛下您了”

“住嘴”

洪泰帝似是不想提起那件事,斜睨他一眼,冷哼一声,“崔英达,这次朕就饶你狗命,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朕就打发你去直殿监扫地。”

“是,老奴知罪了”

崔英达说完,一抬头,就看见了洪泰帝眸中的伤感。

这老奴才又跪坐了下去,不轻不重的为他捶起腿来。

帝王也是人,也是个男人啊

翌日一大早。

仅已不着戎装的洪泰帝,身穿战甲,骑了高头大马,腰佩长刀,英姿勃勃的带了十来名侍卫孤身前往京郊大营。看见被捆在柴火堆上的夏廷德时,他当场发了脾气,狠狠地训斥了夏廷德,便让内侍宣告了对他的处罚因魏国公言行不当,收回领兵之权,军杖三十,罚俸一年。

三十个军杖是当场执行的。

那三十个军杖打得极狠,尤其对一个已经被饿得脱了水的夏廷德来说,杖责几乎是致命的。据说,当夏廷德被人抬出京郊大营时,整个人血肉模糊,已经不成人形了。

但好歹皇帝亲临,又兑现了承诺,还是安抚了蠢蠢欲动的军心。

闹得沸沸扬扬的“兵变”结束了。

可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

皇帝的威严如何触碰得了在赐食赐物赐饷之后,洪泰帝立马以“不忠职守,玩忽怠慢”为由,革去了金卫军左将军陈大牛的职务,打入了大牢接受审查。

另外,虽说法不责众,可那天带头闹事的人,仍然是逮捕了三百余人,将在进行甄别之后,根据罪行轻重而处理。

事件看上去平息了

可个中到底谁受了益,谁又得了胜,谁也不知道。

夏初七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正在元祐屋子里。这两日元祐的身子好了许多,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可说到这些事情,他还是冷绷着一张俊脸,看上去有些咬牙切齿。

“娘的,就这样算了”

撇着嘴考虑了一下,夏初七抬头正视着他。

“不然呢,你觉得应当如何”

元小公爷搔了搔脑袋,又躺了回去,“也是只是不晓得大牛那蠢货在牢里,会不会吃亏哎这些人,明显是要掰折了天禄的胳膊呢”

听了这分析,夏初七也是点了点头。

“有道理,你说这左将军入了狱,你右将军腿又折了”

“停停停停停”元祐没好气地瞪她,“我这是腿折了吗”

唇角微微一抽,夏初七给了他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打个比方不要介意啊我是想说,这金卫军左右将军都用不得了。只怕接下来,会有大量的人事调度,风雨恐怕就要来了。兵变啊,得涉及多少人依我看,等你的腿好了,再回去的时候,那营中的将领,会换得你这亲妈都不认识了。”

她有气无力的叹,元祐却盯了过来,一言不发。

夏初七被他盯得有些发毛。

“看我做什么怪吓人的”

元祐默了一下,慢腾腾的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小表妹,你可真不简单。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这些朝堂上的勾心斗角,怎么也能分析得明明白白”

夏初七微微一眯眼,“你想知道啊”

轻“嗯”一声,元小公爷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夏初七莞尔一笑,“可我偏偏不告诉你。”

“嚯”一声,元小公爷作势就要起身,“你找打是吧我是谁我现在可你是哥,有你这样跟哥说话的吗这些日子,娘让你学的礼节礼仪,都吃到肚子里头去了呀”

夏初七嘿嘿一乐,正准备反驳他,外头有人来报。

“右将军,大事不好了”

一听大事不好了,夏初七心里就犯膈应。

这些日子,肯定不会风平浪静的。

来的人身穿轻甲,是金卫军里的一个校尉。

他人刚入屋,还没有走到元祐的床前,便“扑嗵”一声,跪了一个踏踏实实,脸上苍白一片,语气有些哽咽。

“右将军,卑职办事不利”

元祐倚在床榻上,面色一沉,“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校尉眼圈儿一红,“昨日卑职与左将军一道前去迎接将军家眷,可是可是一直都没有等到,后来大营兵变,左将军先行离开了,卑职带了几个人,一直守到落晚时分,才等到了去青州府接左将军家眷的兄弟他们说,在来京的路上,被一伙强盗抢劫了,兄弟们奋力厮杀,可是,左将军未过门的新媳妇儿。还是被,被贼人一刀捅死了”

“啊”一声,元小公爷腾地坐起,脊背都凉了。

“此事,左将军可知道了”

那校尉咽了咽唾沫,摇了摇头,“左将军身在大牢,至今没有出来,属下通知不到他,也是心急如焚,这才不得不前来报告右将军。现如今,左将军的家眷,都已经被卑职安顿在了定安侯府。可这喜事变了丧事卑职真不晓得如何向左将军交代了”

长长吐了一口气,元小公爷紧紧闭了眼。

“他娘的”

陈大牛那档子事儿,元祐最是知道不过。认真说起来,要论陈大牛与那个乡里媳妇儿有什么感情也不尽然,他十几岁便从军在外,从未归过家。那妇人是他老家邻村的,打小定的亲,可两个人连面儿都没有见过。不过,陈大牛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封了侯,也没有弃了那糟糠,甚至当庭拒绝了老皇帝为他指的婚事。

可如今,却遇上了这等事儿

思考了一下,元祐先安排那校尉赶紧回去安顿好陈大牛的家眷,然后才起身,火急火燎地让人替他更衣,要前往大牢去看陈大牛。

他俩在说话的时候,夏初七一直在沉默。

心里越听越不得劲儿,怎么就会那么巧呢

别的人不杀,偏偏把陈大牛未过门的媳妇儿杀了

什么样儿的土匪,敢抢劫定安侯的家眷

不论是兵变的后续处理,还是陈大牛的个人私事,对于夏初七这样一个“深闺妇人”来说,半根手指头都沾不到。虽然她有些替陈大牛痛心,但她的手没有那么长,如今要做的,也只是准备做好一个未来的晋王妃。

按照本朝的规定,皇子大婚,是不需要女方家里置办什么东西的,一应礼仪,自然会有宗人府、礼部、还有鸿胪寺的人去操心。

但是,诚国公元鸿畴一生没有生育,府里也从来没有办过喜事儿。虽然夏初七不是他们家的亲生女儿,可诚国公府也是为她做足了脸面,极尽铺张,该有的嫁奁一样不少。金银珠宝,冠帽礼服,钗环首饰,被褥枕垫、样样讲求精美吉祥。府里上上下下,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尤其是诚国公夫人,就像真是自己嫁女儿一样,整天忙碌得不可开交,每件事情都亲力亲为。

三日后。

是洪泰二十五年的二月二十八。

这一日,是钦天监算的纳采问名吉日。

纳采问名,为时下婚配的“六礼”序幕

既便是民间百姓也极为看重,更何况是皇子的六礼,更是隆重之极。这一天,就连老天爷也给足了晋王殿下的面子,还不到卯时,整个京师城就已经沐浴在了一片灿烂的阳光之中,就连那些因为“兵变之事”引发的阴霾,似乎都被这一场史无前例的纳采大礼给吹散了。

洪泰帝早早的就已经下了旨意,因皇十九子晋王赵樽高山景行,功勋卓绝,特恩赐大婚之礼,按照皇太子礼仪置办。

从昨日开始,便已然告太庙,祝文,鸿胪寺官员也在奉天殿设御座,内官监和礼部官员将纳采问名之礼置放于文楼之下,早已经备置妥当。

今儿一早,锦衣卫仪仗的那些帅气校尉们,设了卤簿于丹陛丹墀,由礼部设采舆,教坊司奏大乐,一行人全部集于奉天门外,声势极为浩大。为了以示庄重,洪泰帝亲自穿了极为隆重的衮冕御临奉天门,文武百官同时身着朝服叩头

好隆重的盛事。

礼毕

传制官在奉天门大声宣旨。

旨意的内容大抵也都差不多,“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兹择诚国公元鸿畴之女为皇十九子正妃,已告太庙列祖列宗知晓,现命卿等持节行纳采问名之礼”

礼制上,有专备的正副使。正副使二人行了大拜之礼,鸿胪寺再奏礼。待奏礼完毕,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地从奉天门左门而出,由执事官打头,抬了嫁奁鱼贯而出。正副使将节制书放置在采舆之中,锦衣卫仪仗队一路奏大乐前导,所有礼官全部身穿吉服,乘马随行,一路上,鸿胪寺引导官会大声告之百姓,是去诚国公家行纳采之礼。

整个场面,极尽繁复,引得全城百城顿足观望。

像这样的场面,那只有太子大婚那年老百姓才见过的。

另一边儿,诚国公府,也是同样的热闹非凡。

早早地,府里就已经装点好了门面,大红的绸布系在了门楣之上。

府中正殿,设了一个大香案,等婚仪的正副使到了府门外头,又是一番礼节铺排。锦衣卫仪仗队分列两边,开始奏大乐,那“采舆”放在正中,引礼的正副使入内,执事官将礼物一件一件抬入正堂之中。一名礼官先入了正堂,站的位置也十分讲究,得立于正堂的东侧。而今日主婚的梁国公徐文龙,身穿朝服,则立于正堂西侧。

一切事毕,礼官开始奏礼

“玄纁紵丝二匹,玄一匹,纁一匹”

“金六十两,珍珠十两”

“花银六百两,各色紵丝四十匹,裏绢四十匹”

“大红罗四匹,生纱四匹,线胭脂一百个”

“金花胭脂二两,铅粉二十袋”

“北羊六牵,猪四口,鹅二十八只”

“酒一百二十瓶,圆饼一百二十个,末茶一十二袋”

“枣二合,栗二合,胡桃二合,木弹二合”

“白熟米四石,面六十袋”

仅仅只是一个纳采问名的大婚序幕,个中繁琐的礼节就看得人目瞠口呆。里头喧哗声声,而那诚国公府的门外,也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老百姓看热闹。

不得不说,老皇帝也是给足了赵樽的脸面,给足了诚国公府的脸面。这一天,认真说起来是属于夏初七的好日子。可实际上,她真是半点儿手都插不上。前面来恭敬的官员们,自然有诚国公和元祐去应酬,而后院屁事都没有。

她其实心里好奇得紧,却不被允许前去观看。

前头宴请官员的宴会很是热闹,她却偷偷溜去翻看那些过礼。

她感叹了一声儿。

满地铺开的全都是扎了红绸的礼盒,看得她眼光缭乱之余,又有点儿郁闷,要是这些东西都能够带回现代去,她怎么着也是一个小富婆了吧

“哎哟喂,我的郡主,你怎么把礼盒都拆了啊。”

晴岚一进门儿,便瞧见屋里被她拆得几零八落的东西,一阵头痛。

“咦,你问得好生奇怪。”夏初七忙肆得很,摸了生纱摸绸缎,面上笑得好不快乐,见晴岚进来,叉了腰杆子瞪她一眼,“这些东西,不都是给我结婚用的吗我要不先拆开来看看,万一谁给我调了包,我岂不是吃大亏了”

梅子紧跟在晴岚的后面,微微张了张嘴,瞪了下眼睛,“哧哧”笑着,什么都没有说。没办法,她早就了解了夏初七贪财的德性,只是晴岚初来乍到,被吓得一愣一愣的,至于后头的几个丫头婆子们,那表情就更是夸张了不少。

不过在她们看来,都认为是这个景宜郡主早些年流落在外,吃多了苦头,也没见过什么好东西,所以才会看什么就稀罕什么。

礼物清点得累了,夏初七却很是舒心。

回到了景宜苑,她躺在软榻上,啃着大苹果,跷着二郎腿,开始得意地盘算这一回她能够入账多少,要不然把那些用不着的东西,都拿去换成银子

就在她想得两眼冒光的时候,却见窗口“扑腾扑腾”飞进来一只黑不溜秋的鸽子,那鸽子身上的墨汁好像是新涂上去的,看上去就像一块儿小焦炭坐在了窗口上。

她咬苹果的动作一顿。

“咦,小马”

迟疑了一下,她惊喜地喊了一声,便伸出了手臂。那小马被她养过一阵儿,自然是识得她的,飞了过来就落在她的手臂上,嘴里“咕咕”了两声儿,便啄她的手。

夏初七嫌弃它身上的墨汁儿,正准备把它丢开,就见到了它左脚上绑了一个信筒。

“哇哦,飞鸽传书”

她小声儿念了一下,眼睛亮晶晶的,觉得新奇得紧。

咬着苹果,她飞快地取下了小马脚下的信筒来,将里头的纸条展开,只能上面有一行苍劲有力的小字儿。

“嫁奁之物,大婚要用,不可偷拿。”

“噗哧”了一声儿,她吸了吸鼻子,非常无奈地笑着吐出了苹果,觉得这赵十九还真是了解她,他怎么就会知道她在打那些嫁奁的主意想了想,她狡黠的眸子微微一闪,手指头使劲儿戳了一下小马的尖嘴,问它。

“喂,小马,我若是也给你绑一封信,你能飞去给赵十九吗”

“咕咕”

小马自然不会回答她。

一个人托着腮帮想了想,她眼睛“嗖嗖”发着光,又得瑟的叫梅子给她磨了墨,趴在桌子上,用她独具风格的“现代古体字”,写下了一行。

“我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咳,以上全是玩笑,我只想念你的银子,今晚可否带人带银,于景宜苑一会”

写完卷入信筒,她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着,顺了顺小马的羽毛,冲它使劲儿挤了一下眼睛。

“去吧,你先试航一下啊,记得回来陪我。”

捧了小马在窗边儿,一挥手,那鸽子便“扑腾扑腾”的飞走了。

看着它身姿漂亮地掠过诚国公府朱梁画栋的建筑,飞向了晋王府的方向,她不由感叹地叉着腰笑了。要是东方大都督知道它锦衣卫的鸽子已经投诚,成了她与赵十九之间的“传情信鸽”,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在家里哭鼻子呀

不到半个时辰,小马回来了。

它脚上的信筒没有了,可也没有给她带回来只言片语。

先人板板的,赵十九你狠。

她都已经表达了自己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