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那个在锦衣卫簇拥之中的男人,正是似笑非笑的东方青玄。

“七小姐果然是兔子变的。哦不,现在这样子,应该是一条游鱼才对”

狠狠闭了下眼睛,夏初七恨得咬牙,“你玩我”

看了一眼水中的她,东方青玄居高临下的笑答。

“本座睡不着,知道你要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气得“呸”了一口嘴里的水,夏初七冷冷的斥了过去,“谁说姑娘要跑了我是觉着吧,这里的水质很不错,反正也是睡不着,不如出来游游泳,松松筋骨,舒舒坦坦,没想到打扰了大都督听小曲儿的雅兴”

东方青玄轻笑了一下,从如风的手里接过一件软毛的斗篷来,展开。

“七小姐可游好了,上来吧”

夏初七停在水面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不爽地哼了一哼。

“游舒服了,可也得游回去睡觉了”

说罢,她不再看那东方青玄面上是什么表情,气咻咻地调转过身子就往回游,可扑腾了没有多远,突然面色一变,人就停顿了下来。怎么回事儿她的小腹突然抽搐一般疼痛了起来,那疼痛来得很快很猛,让她的腹部直往下坠。

紧接着,两条腿之间,就有一股子热流往外涌。

耳朵里“嗡”的一声,她的脚有点儿发抽抽。

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来事儿了

本来她的小日子就不太准,人又犯懒没记得太清楚准确的日子。印象中是没有那么快的,估计是被冷水一泡,才发生了突发状况。

疼痛又狠又急,抽得她难受。一时间,吃惊、紧张、担心各种情绪交杂之下,她觉得腿脚和双臂越发使不上力了,人泡在水中,浑身冰冷,手脚发软,整个人的力气都没了,耳朵嗡嗡的,就连脑子也晕乎了起来

身子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她吃了好几口水,脚开始抽筋了。

慢慢的,她整个人开始往下沉去

怪不得都说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换了以前,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她有一天可能会被淹死。可铺天盖地的水涌了过来,打得她身上冷冰而疼痛,晕厥之中,她发现自己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今儿是要回去了吗她想。

不远处的船上,东方青玄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她扑腾,看着她沉下去,直到被水没过了头顶。好一会儿都不见动静了,他才拧了一下眉头,面色一变,来不及褪下衣裳。“扑嗵”一声儿,就从船的甲板上栽了下去

“七小姐”

有人在喊她,那声音划过耳边儿,很是熟悉。

夏初七挣扎了几下,脑袋有点儿发懵

“爷”

东方青玄面色微变,就着黑夜的水面划过去,极快地揽住了她不停下沉的腰身,在水里一只手托着她,一只手用力往岸边划,那一张风华绝代的俊脸上,仍然带着妖孽到极点的笑容。

“看来七小姐这次真的是游累了”

“是我好累,好累”夏初七肚子一下下的抽搐着疼痛,脑子也有点儿不清楚,依稀之间,她以为还是清凌河,还是那火一样热的胸腔。微微眯着眸,她攀着他的肩膀,将头扎在他的怀里,什么都不想了

“带我回去吧”

东方青玄手臂僵硬了一下。

“坚持住。”

“嗯。”夏初七昏昏乎乎的居然应了,大概是泡在冷水里久了,加上月事又来势汹汹,她整个人身心都软弱了起来,任由东方青玄带着她的身子,双眼微眯着看向黑沉沉的天际,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了半丝力气。

“今天为什么没有毛月亮”

“什么毛月亮”东方青玄脸上的水珠,衬得他面色越发柔媚。

夏初七诡异的一笑,只觉得有一只手抓着她,耳边儿有一个男人在说话,至于他说了些什么,她都听得不太清楚了,眼前只有白花花一片,天空中,全部都是那个男人的脸。

“我以为我要死了。”

默了一下,东方青玄收紧了手臂,“我不会让你死”

“谢谢”夏初七双手抱着东方青玄的脖子,吸了一下鼻子,莫名其妙的又问了他一句,“爷,你救了我,要收银子吗”

“不收。”冷冷的说了一句,从来不发脾气的东方大都督,这会儿心情似乎很是不爽,语气也生硬了下来,“本座最是大方”

一句“本座”,让夏初七脑子激灵一下回过神儿来。

对啊他到底不是黑心的赵十九,来个月事儿他也能从中抠去一点银子,成日里就算计着怎么把她好不容易得来的银子给霍霍掉。

而她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心甘情愿的吧

见她看着自己发愣,东方青玄唇角微微一弯。

“本座又救了你一次。你不如想想,该怎么报答这救命之恩”

“好。”像是想明白了似的,夏初七虚弱的莞尔,“我答”

她“应”字还没有说出来,那大船的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马嘶声儿,紧接着,便听见那船上的锦衣卫拔高嗓子喊了一声。

“大都督,晋王殿下驾到”

、第099章抢媳妇儿了

“晋王殿下驾到”

又是一声唱响,惊飞了天空中的夜莺。

那“晋王殿下”四个字入耳,夏初七耳膜就鼓胀了。

一瞬间,像被人抽干了骨髓。

说来,不过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只是七日没有见到他而已,只是一个长得好看会勾人能让女人心向往之的男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但她就是不争她奶奶的气,一股子扯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心窝子蔓延,竟搞得血气翻涌,就像下头的血突然往脑门儿里钻一样,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都要炸掉了。

手心揪紧,她看向东方青玄。

他却只勾了下唇,对上面的锦衣卫吩咐了一个字。

“迎”

丝竹声停了下来,一排排灯笼照亮了道路。

赵樽领了十来个侍卫,骑马而至,冷冽的面上全是夜晚的风霜。

水边风大,鼓动着他玄黑色的披风,猎猎飞扬,正如他向来令人畏惧的强势与威严。两边锦衣卫纷纷行礼,口呼“殿下千岁”。赵樽一直面无表情,直到见到东方青玄抱着夏初七从水中上岸,一张脸,终于黑沉如铁。

“殿下大晚上的找到这里来,有何见教”

东方青玄浅笑出声,抱着夏初七的双手紧了几分。

而他怀里的姑娘,一身湿漉漉的像一只刚捞起来的水仙儿,罗裙高挑,露出两截细白光洁的腿儿,唇儿浅抿,带了一抹盈盈的笑意。香软软的身儿,细腻腻的腰儿,就那样有气无力的倚在他的怀里,小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裳。两个人相靠着的样子,看上去像是有柔情无限,赏心悦目得如同暗夜红梅枝头挂着的一抹新绿,含香、含情、含媚、含了一缕芳香吹拂在每个人的脸上。

即便是落汤鸡,也是“激”得如此够味儿。

“嘶啊”

有人在低低的叹。

大都督怀里抱了一个姑娘

要知道,抱了人家姑娘的人,那就是有肌肤之亲了

“阿嚏”

被人围观的“落汤鸡”腹中绞痛,冷风一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她声音一出,高倨马上的赵樽黑脸便是一沉。

几步纵马过去,他极快的解开身上披风,不等人走到,披风已然罩向了东方青玄怀里的女人。其势极快,极猛,可东方青玄明显不给他机会,只见他莞尔一笑,迅速侧身一闪,那件黑色披风就要落下

“殿下好生怜香惜玉,可好像找错了人”

赵樽眸如点漆,速度亦是快捷如电,不等披风落下,他飞身从马上跃下,手臂一挥,身子便窜了出去,扯了披风便又往夏初七的身上盖去。

他动作目的很明确,不想让她春光外泄,也不至于让她冻着。

可很明显,东方青玄并不在乎,只抱着夏初七虚软的身子,堪堪躲过,身影又一次掠出,躲开了赵樽,语气带上了浅浅的嘲意。

“美人在怀,何不让大家同睹”

眼看赵樽的脸又一次黑成了焦炭,东方青玄妖娆的笑意更盛。虽说抱了一个人很是不方便,但他很懂得利用怀里的女人做武器来抑制赵樽,每一只甩出去的都是她白生生的两条腿,激得赵樽眸子一片赤红,额头上青筋暴胀。

“都滚下去”他冷声命令。

“是。殿下。”

不论是锦衣卫还是他带来的侍卫,全都背转过身隔开了距离,不敢看那旖旎的风情。

人落在东方青玄的怀里,夏初七没有什么力气。

可她,也一直都没有动弹。

只是一双半眯半开的眼睛,微微有些闪神儿。

当然,作为一个现代人,露小腿露小脚,她完全没有什么感觉。

只是有些诡异的,在那两个男人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她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与这事情毫不相关的一个“夺子”故事有两个妇人都说那是她的儿子,结果争执不下,就上了公堂。然而,那个昏庸的官爷却惊堂木一拍,说既然你们两个都想要儿子,不如就把这孩子给砍了,你们一人分一半得了,结果,那亲生母亲第一时间就放弃了

故事,咳,好像真的没有关系啊

吐出几口呛入喉咙的水,她晕乎的脑子清醒了不少。

看着黑眸灼火的赵樽,很是不明白,他今儿为什么要来

东方青玄左躲右闪,笑得越是开颜,“殿下身手极好,只可惜,似乎顾及太多”

又是一轮攻击没有抢过人来,赵樽看着夏初七露在外头白嫩嫩的腿脚和明显湿透了的身子,眉头皱了又皱,终于停下了与东方青玄玩“你攻我闪”的游戏。衣袖狠狠一拂,停下脚步来,攥住一双铁拳,单刀直入地低喝。

“东方大人,把人交给本王。”

东方青玄轻笑一声,低头看了夏初七一眼,那一颦一笑间,如同那江南水乡里最为温情诗韵的风,惹人沉醉,却又让人恨不得直接掐死了他才好。

“不知殿下要青玄交什么人”

赵樽面色沉下,极为难看,可冷冷出口也不过五个字。

“本王的女人。”

夏初七腹中疼痛如绞,额头细汗密布,闻言仍是强打笑颜,弯出一抹嘲弄的笑容来,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东方青玄媚眼如丝,在她几不可察的颤抖身子时,好像才反应过来她不舒服似的,将如风留在原地那一件软毛锦缎底的斗篷搭在她身上,将她整个儿往怀里一裹。

“殿下,这是没有你的女人,您的女人该是在诚国公府才对吧”说到此处,感觉到怀里那小人儿身子似乎僵硬了几分,他笑得更加开怀了,“青玄怀里的,自然是青玄自己的女人。难不成殿下这是要横刀夺爱还是殿下您,总是对别人的女人感兴趣”

赵樽手心微微一攥,唇角挂着一抹凉比夜风的冷意。

“东方大人,不要逼本王。”

“殿下说笑了,青玄为人最是和善,从来都不逼人。只青玄所言,句句属实。您不是都看见了吗先前青玄正与心爱之人在水中嬉戏”说到此处,东方青玄就着那柔媚入骨的笑意,低下头来,嘴唇凑近夏初七的耳朵,唇角弯得更加妖气。

“娇儿,你且说上一说,你是晋王殿下的女人吗”

他那话风一传入,激得夏初七的耳朵里像有小虫子在爬似的。痒痒的,麻麻的,搔得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借着船上透过来的灯光,她看向赵樽冰冷黑沉的面色,心里的别扭越发厉害。

想到那“赐婚”、想到那“梅林”、想到那“洗肤蜡的诀窍”,一只只蜇人的虫子就像钻入了她心窝子似的,咬着,啃着,啮着,让她觉得那疼痛比小腹里的绞痛,还要入骨入肺。

身子虚弱得有些撑不住,她索性往东方青玄怀里一靠。

别开头去,垂下眸子,掩藏住面上的情绪,淡淡告诉他说。

“大都督,我不识得他。”

几个字,很软,很柔,可被冷风寒气森森地灌入赵樽的耳朵里,却凉飕飕像腊月的空气,顿时冷寂了他的眸子。同时,也气得跟他一起来的元小公爷实在忍不住了,回头纵马过来,就想前去与东方青玄说道说道。

“少鸿”

赵樽阻止了他,一个人纹丝不动。

静静的,他看了一眼埋首在东方青玄怀里的夏初七,眸子幽暗而苍冷。

“东方大人,再赌一次如何”

像是想了什么往事,东方青玄的眼波在火花下犹为潋滟,迟疑一下,轻轻笑着,语气飘悠地笑问:“这一次,又赌什么”

往他怀里看了一眼,赵樽眉头一蹙。

“你输,从此不许招惹她。你赢,本王拍马就走。”

“呵,殿下,三年前,你曾是青玄的手下败将。今日你当真要赌”淡淡浅浅的笑声里,东方青玄意有所指的“三年前”一出口,却让夏初七明显感觉到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异常情绪。

三年前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或者说,这两个男人又为了什么而赌过

不等赵樽开口,元祐面色一变,已然急得不行。

“东方大人,你他妈不要欺人太甚。”

东方青玄莞尔,姿态优雅从容,不理会元祐的责骂,只是看着赵樽。

“殿下,可考虑好了,还是要赌”

赵樽漠然的面色不变,似是考虑了一下,“既然东方大人如此自负能赢过本王。那么,若是本王侥幸赢了,除了先前所提的赌注,还得再额外多一个条件才是,不知东方大人敢是不敢”

大概每个男人都不愿意输掉面子。

尤其在女人的面前,“敢是不敢”几个字的分量太重。更何况,东方青玄又是一个如此自负之人。他从未败过,又岂会轻易认怂微微一眯柔眸,他唇上笑颜如花。

“殿下有此雅兴,青玄自然奉陪。只不知道,陛下额外的条件是什么”

调头几步,赵樽“唰”一声抽出马鞍上配好的长剑,直指东方青玄。

“本王大婚之日,东方大人你必须亲抬彩轿。”

原来他们所谓的打赌就是打架呀

夏初七微微眯了一下眼,想想大都督抬花轿的场面,唇角不合时宜的抽了抽,觉得肚子都没有刚才那么痛了。与她一样,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赵樽竟然会提出这样子的额外条件,东方青玄精致的面孔微微一怔,却也是笑着应了。

“能为晋王殿下大婚抬轿,是青玄的荣幸,自然不得不应。”

“天禄”两个男人都准备比划了,不曾想,元祐却是担忧的凑了上来,小声儿说,“这厮惯会使诈,功夫又深不可测,你”

“闭嘴”

赵樽没有看他,手持长剑,迎风而立,整个人寂寂如华。

“拔剑”

东方青玄的武功诡异莫测,真正看过他出手的人不多,从来只有他杀人,或者别人被他杀,基本很少有与人打斗的时候。三年前,太子赵柘娶继太子妃东方阿木尔入东宫的前夕,赵樽与东方青玄曾经在山顶上打过一架,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结果如何也没有人知道。只是在那一架之后,两个男人再无人情往来,即便再见面,亦是如淡水流过,不带半分多余的情绪。

往事如烟,东方青玄眸色沉沉,妖娆的笑容却依然如故,只浅笑说了一声“好”,就小心翼翼的将被软毛斗篷裹着的夏初七放在了河岸上的一个石墩儿下头,低低笑了一声。

“娇儿,看着本座是怎么赢回你的。”

他喊得很是肉麻,好像两个人真有什么暧昧似的。夏初七抬头,见他的身影刚好挡住了赵樽,也不需要去掩饰什么情绪了,白了他一眼,冷冷一笑,低低说,“不要说得这么好听,还不就是为了你自己勾当不过我确实很好奇,三年前,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反目成仇,因爱生恨,相爱相杀”

轻“呵”一声,东方青玄抿了抿唇,自然没有回答她。

转身,拔剑,他的动作行云流水,大红衣袍在夜色下看上去赏心悦目。

只听见“铿”一声,绣春刀出鞘,冷然刺耳。

一身玄黑的赵樽,如同冰山之上凝固了万千年的冰棱。

一身红袍的东方青玄,却如同秋风飘飘中的红叶,耀眼夺目。

一众身着甲胄的兵士,也都按捺不住心底里的好奇,纷纷在远处观战。一张张兴奋的面孔在夜色下瞧不分明,却带着一种与所有人一样的期待。

天上的月华慢慢升空

似乎也有兴趣鸟瞰这一场罕见的人间“夺爱”。

飞沙走路,草木纷飞,刀花剑影中,一黑一红两个身影缠斗一处,除了那尖利刺耳的武器“铿铿”声会让人打心眼儿里发颤之外,其实那一幕画面,实在是唯美得紧。一下子呼啸过来,一下子呼啸过去,人与武器合一,发出的破空声煞是激动人心。

两个男人在那里打得不可开交,作为一个被他们争夺的“猎物”,夏初七很想说,为什么就没有人问问她的意见

而且,她大姨妈来了,正血流成河

到底是先看“比赛”,还是先叫停了他们,找个什么东东垫垫

她眼珠子转来转去,一个人坐在地上,很是窘迫与尴尬。

一开始东方青玄且攻且守,游刃有余,小有得意。可不过十来个回合下来,他脸色突变,眸底露出一抹诧异的光芒来。只觉得赵樽招招狠辣,招式变化越来越快。一个闪神之间,他红袍的衣袖已然被削下了一截。

他快他更快。

他招招如电,他式式如雷。

唇角一弯,他再不敢轻敌大意,劈,斩,截,撩,挑,钩,刺七字要诀,他如那红云仙子翩翩起舞,脸上是从来不变的妖冶笑颜,而赵樽穿,抹,扫,点,崩,挂,云,一招一式亦如游龙出海,招式凌厉非常,面色却如同冻结了千万年的冰川。

“殿下好剑法,实在深藏不露”

东方青玄轻笑一声,赵樽不答。

夏初七看得眼花缭乱,感觉不出来太多的凶险,只觉得那两个人打得起来实在好看得紧,就像她以前看过的武打片儿似的,你来我往,一杀一式,很有气势很有档次很有派头。

好看。

确实很好看。

打下去,一直打下去,杀死一个少一个。

她恶毒的想着,却见赵樽一个剑花斜撩之后,东方青玄面色微微一变,右肘被他剑柄重重一点,人僵硬了一下,没有再出招。而赵樽人已飞身退后两步,稳稳立于当场。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就这样儿打完了

她愕然,却见东方青玄先笑了,“没有想到,青玄这些年,一直都看走眼了”

赵樽面无表情,脸上森冷得如同地地狱阎王。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