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的心思。

宁王赵析之所以会选了中和节这天把赵绵洹送回来,自然不是为了尽孝道和给惊喜那么简单。

他要的就是让赵绵洹暴露在文武百官和王公贵族的面前,不能再让任何人,包括那个心思难测的老皇帝会有机会再一次雪藏了他。傻子即便不能做储君,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嫡子,有他在,那么赵绵泽的地位,就将会非常的尴尬。

就在众人各怀鬼胎的当儿,夏初七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赵绵泽。

就在御田边儿上,他衣带飘飘,脸上仍是带着安静而温和的笑容。

果然,玩政治的人,都是“鬼精”

老皇帝犁田,自然只是走个过场,意思意思。

不到一刻钟的工夫,他就上了岸。

御田边的活动结束,接下来便是一个小宴。

所谓“小宴”,是相较于晚上要在奉天殿举行的“大宴”来比较。天子犁了田,文武百官和儿子孙子们也在一起磨蹭了这么久,又已经晌午过了,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在一处吃个便饭,大家随便聊聊,也就称为“小宴”了。

小宴就安排在吟春园里。

赶在小宴之前,老皇帝就已经把傻子给验明正身了。至于关于“当年的真相”,他到底要如何查,究还是不究,没有任何口风透出来。只是老皇帝得回了皇长孙,兴致甚好,小宴上差人加了一把椅子,让傻子陪坐在他的身边儿,但是却没有下旨把赵绵洹“毅怀王”的谥号改成了封号。

云淡风轻的小宴上,果品茶点在案,珍馐佳肴配美酒,君臣共饮,兄友弟恭,各自谈笑风生,那平和掩盖了私底下的暗流涌动,只呈现出一片诡异的和顺。

老皇帝差了人去东宫传消息了。

那回话的人说,太子爷高兴坏了,说是准备准备,就要亲自过来。

实际上,找回了皇长孙,赵柘才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

听着众人的感慨声儿,祝酒声儿,夏初七一直当自己不存在,始终隐藏在人群之中,埋首在桌案,慢吞吞的吃着,就怕傻子间突然喊她,引起大祸。

心思交杂间,百味在心中过了一遭,又过了一遭。

面前是金樽玉碗,她却仍是食不吃味。

然而,时不时地偷眼瞥一下赵樽,却见他冷漠的神色依旧,面色仍是没有表情,漫不经心地端坐那里,身姿高冷尊贵,就好像压根儿就没有担心过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一样。

这个男人确实沉得住气。

不,实际上,这里的每个人都非常的沉得住气。

帝王之尊的洪泰帝一直和颜悦色,面带微笑,与臣下共欢。

赵绵泽身份尴尬,可却始终笑如春风,面色温润如常。

皇子皇孙们,虽各有各的不同,却无损半丝天家贵胄的风范。

一袭红衣倾天下的东方大都督,仍然是那么的妖美华丽,惹得宁王的目光总是忍不住瞄向他的方向。

而陪坐的文武百姓们,则是举杯碰盏,好不热闹。

“陛下,老臣有一事启奏。”

突然的一声高喊之后,一个面孔方正,身着正一品官袍,约摸五十多岁的胡须老头走出了席位,跪于当中,对上位的洪泰帝朗声说。

“今日寻回了皇长孙,此乃国之大喜。老臣高兴之余,却想到自家犯下的一个错事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啊”

洪泰帝原本带着笑容的视线,挪到了那人身上,哈哈一笑。

“诚国公免礼吧,今日你我君臣同席,不必如此拘着,有事坐下再说。”

在大晏朝能被封为“公”爵的人,基本都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功劳,用鲜血拼出来的。除此之外,再大的成绩也不过封侯封伯而已。可这诚国公元鸿畴虽说是功劳极高之人,生性却淡泊名利,在朝中威望虽高,却从不结党营私,一直很得洪泰帝的心意。

然而,如今老皇帝让他起,他却不起,仍是固执的跪在地上。

“陛下,老臣犯了欺君之罪,老臣不敢起”

轻“哦”了一声儿,洪泰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你与朕说来听听”

元鸿畴擦了一下老眼,又磕头说道,“十六年前,老臣奉命前往辽东,曾得遇见一个容貌娇美的女子,原想纳入帐中为妾,奈何那女子心性颇高,不与老臣相近。老臣一怒之下,强要了她于军帐之中,后班师回朝,却又弃她于不顾。却不想,老臣走时,她已珠胎暗结,为老臣生下一女之后,她不得家族所容,带着幼丶女靠乞讨为生,流落辗转于了锦城府,却仍是郁郁而终,卒于普照寺中。可怜老臣那女儿,小小年纪就吃了诸多的苦头,幸亏得遇道常法师,作了法事超度了她,又不巧知晓了这段孽缘。这才将我那可怜的女儿带入了京城,与老臣相聚”

好一段比编的故事还要精彩的故事。

夏初七听在耳朵里,心里却诡异的有些发毛。

又是道常,又是锦城府,又是普照寺。

会不会那么的巧

她心里有疑惑,可洪泰帝却感慨一下,抚须而笑。

“如此说来,那是大喜,爱卿为何又说欺君”

诚国公面色微微一窘,耷拉下眼皮,“老臣妻妾众多,却一直未孕,这才得了陛下的恩典,将祐儿过继给老臣为后如今老臣在外一夕风流,却养出了个女儿出来,可不就是欺君吗老臣甚是惶恐,请陛下责罚。”

哈哈大笑着,洪泰帝今日得回了皇长孙,心情大好,让崔英达唤了道常和尚过来问话,很快,那一抹的玄色缁衣的身影儿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

果然,道常和尚的回答,与诚国公一般无二。

洪泰帝一听,高兴之余,又如何会去计较这个

“罢了罢了,爱卿,这个是好事,好事呀。今日是朕之大喜,也是爱卿你的大喜。来,过来敬朕一杯水酒,此事就算揭过了。”

“是,多谢陛下”

元鸿畴诚惶诚恐地拜了一拜,却没有过去敬酒,而是继续伏跪在地上,又道,“陛下,老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陛下恩准。”

“哦,你且说来听听。”

“陛下,老臣那女儿年已十六,性子和脾性都极好,敏慧温良,已到了许婚的年纪,老臣想请陛下赐婚”

“赐婚”老皇帝眼睛眯了一下,“爱卿想将令爱赐予何人”

在洪泰帝的诸多皇子之中,尚未大婚的人只有一个。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夏初七的心脏顿时就提到嗓子眼儿。

与她一样,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元鸿畴的身上。

他顿了一顿,看了看端坐在位置上神色不变的赵樽,拱手而拜。

“老臣想请陛下将小女赐婚于晋王爷。”

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几乎落针可闻。

谁都知道晋王赐婚三次,就死了三次,那彰烈侯宋家的女儿,都还没有等到赐婚就暴毙而亡,这诚国公刚寻回了爱女,居然敢请旨许给晋王爷,那是何意

人人心中惊动不已,就连洪泰帝一直带着笑容的面色都凝重了起来。也不知道他考虑到了什么,看了赵樽一眼,又才看向元鸿畴。

“爱卿可都想好了”

“晋王爷血性男儿,人品贵重,老臣倾慕多时。如今厚着脸皮想与陛下攀上这门亲事,还望陛下成全。”

没有马上回应,洪泰帝再一次看向赵樽。

“老十九,你这个婚事一波三折,往常朕都没有仔细问过你愿是不愿。今日这桩婚事诚国公亲自请旨,朕心许之,但婚姻大事,虽是父母做主,今日朕却想听听你的意见。”

听他的意见

夏初七提起的心脏,又落了下去。

想来他应该是会拒绝的吧,毕竟那个什么诚国公的女儿,他连面儿都没有见过,又怎会胡乱的同意了

可下一瞬,一道极为低沉又漫不经心的声音,却闷雷一般传入了她的耳朵。

“婚姻大事,但凭父皇做主。”

、第095章峰回路转,转了又转

皇子的婚姻从来都与政治和朝堂关系紧密相连,联姻不完全只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结合,而只是相当于结盟。因此,洪泰帝为他的儿子们安排的婚配,几乎从无例外地都考虑了政治因素。

诚国公元鸿畴自然是一个很好的联姻人选。

如今,诚国公亲自请旨,又得了晋王爷“但凭父皇做主”的认可,那自然是一门皆大欢喜的婚事。

于是乎,在洪泰帝的授意之下,道常老和尚为赵樽与那位诚国公府的“元小姐”合了八字,直说是两个人是“天作之合”,乐得洪泰帝当场下旨,册封了那诚国公之女为“景宜郡主”,赐予皇十九子晋王赵樽为正妃,待道常和尚择好了吉日,即可大婚。

一时间,全场恭贺之声不绝于耳。

那什么元小姐品貌性情都极为拔尖儿,晋王爷又是光风霁月的大丈夫;那什么郎才女貌必是良配,那什么晋王爷去北平府之前行了大婚之礼,也可抱得佳人而去,让陛下和娘娘放心了之类的言论,亦是一句句全都贯入了夏初七的耳中。

众人都在笑,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呀,为什么不笑呢

今日可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老皇帝找回了他“夭折”多年的皇长孙,诚国公找回了他自幼失散的小女儿,诚国公的女儿又配与了老皇帝的儿子为正妃。哦,对,最主要的是,晋王殿下得了一门良配,她该为他高兴才是。

在回京师的官船上,她与他许下那个三年之约时就说过,他有娶妻的自由。只不过,如果他娶妻,那三年之约就作废。那么瞧这个情形,他是等不了那三年之约了吧

她没有去看赵樽什么表情。

不过,大概太过了解,她觉得也不太需要去看。

因为那个男人不论何时,不论何处,都会是那一副孤月一般散发着冷冷清辉的样子,从来不会为外界的一切所影响。既然他已经同意,那么自然是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可从来不是一个会让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

“驸马爷,喝一个”

一只大红的衣袖伸到眼前,那白皙如玉的修长手指握着一个酒樽。

她微微抬头,入目的是东方青玄噙着笑意的妖冶凤眸。

恍惚回过神儿来,她才发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上位的老皇帝更衣去了,殿中有意相互结交的大臣,都走来走去互相敬起酒来。而东方青玄也适时地站在了她的面前来看她的笑话

弯了一下唇角,她先斟好了一个满杯,才轻轻与他一碰。

“大都督,请。”

“失望吗”东方青玄突然问。

如果不曾被人揭穿,她可以装着什么感觉都没有,装着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难受。可东方青玄这丫的真不是一个好货。瞧,他总是喜欢剥开了别人的伤口,再带着最美的笑容洒一把盐。

心脏的某一处被蜇得厉害,可她的笑容却更为灿烂了。

“我从来不为不值得的人或事而失望。”

东方青玄微微一笑,“驸马爷果然与众不同。”袖子一拂,他仰头喝下杯中之酒,又浅眯着那一双潋滟的双眸,微微低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一个用情太专的人,为何喜欢用无情来伪装自己驸马爷,戏还没有唱完,但愿散戏之后,你还能一如此刻,笑得开心。”

戏没唱完

谁在演戏,谁又在唱戏

夏初七无从去问,东方青玄已经离开了。很快,老皇帝也回到了座位上,脸上依旧延续着他暖烘烘的笑容,乍一看上去,除去那身象征帝王威严的龙袍之外,他就是一个慈祥的老头子。可也就是这只手,杀伐决断,翻云覆雨,面不改色。

“父皇,儿臣也有一个不情之请。”

宁王赵析大概喝得不少,脸上全是酒熏的红润,一只手撑在桌案上,一只手举着酒杯,身子有些摇晃,明显失了仪态的样子,看得洪泰帝眉头皱了一下。

看得出来,他并不十分待见他这个儿子,尤其此刻他还在满朝文武面前“失态”,更是惹得他龙颜不悦了。不过,好在今儿是好日子,他没有责怪宁王吃个饭怎生就那么“多事”,只抬了抬手。

“讲。”

宁王放下酒杯,摇晃了一下头,嘿嘿一笑,语气很是诚恳。

“儿臣今日高兴,多吃了几杯酒,父皇不要生气。儿臣是想说,绵洹如今回来了,父皇您高兴。可绵洹的脑子没好,父皇您肯定又得忧心。所以,儿臣刚才就一直在想,怎么为父皇分忧呢吃着吃着,儿臣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酒醉”的宁王说话时有些语无伦次,可那一份“孝心”仍然是感天动地,听得席中众人连连点头,却把洪泰帝的眉头越说越皱。

“你到底要说什么”

宁王打了个酒嗝,走出了席位,摇摇摆摆的说,“儿臣得闻楚驸马医术无双,在岐黄之道上,可直追华佗扁鹊,所以,儿臣想向父皇请个旨,让楚驸马为绵洹诊脉,看看那让绵洹吃了这般苦楚的歹毒之药,到底是何药,也好给绵洹一个公道。”

好一位孝顺的儿子。

好一位关心侄子的皇叔。

那件明显被老皇帝暗暗压下的“当年秘事”,又一次被宁王赵析借着醉意给当场提了出来。而且他明显是有备而来,说罢又醉醺醺的往夏初七的桌案前走去。

“择日不如撞日,楚驸马请”

真是一个好计划

不仅把洪泰帝给架了起来,逼得他非得彻查“当年之事”不可,也当场就把夏初七给暴露在了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让她想隐身都隐不住,自然会被傻子给看出来。

看着目光阴阴的宁王,夏初七手心都攥紧了。

席中又是一片沉寂。

默了片刻,洪泰帝终是开了口。

“驸马,散席之后,你且与绵洹一诊。”

老皇帝发了话,夏初七不得不僵硬着身子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扯着嘴角,她微微躬身,笑得很不自在。

“是,陛下。”

“草儿”她话音未落,那坐在洪泰帝的边上,一直埋着头吃东西半声都没有吭过的傻子,混沌的目光,突地一亮,也是“腾地”一下就站起身来,圆瞪着双眸,满是惊喜的看着她。

“草儿是你吗”

看着他小狗一般巴巴望过来的眼神儿,夏初七汗毛倒竖,微攥的手心汗湿了,可表情却是没有什么变化,盯着傻子的眼睛,她速度极快的出了席位来,就地一拜。

“殿下认错人了,下官惶恐”

她的否认,让傻子微微一愣。

看着她的眼睛,他有些委屈的蹙起了眉头。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草儿不认他。

可是,他却也看见了她眼睛里的紧张

场面一时僵硬着,宁王适时走过去,对傻子笑说,“绵洹,你可是识得她”

傻子瘪了瘪嘴巴,可怜巴巴地盯着夏初七。可考虑了一下,他又非常不雅观的挠了挠胯部,才气嘟嘟地摇了摇头,又坐了回去。

“我识不得。”

他赌气的语气有些好笑,可他没有承认,却是让宁王一愣。

“绵洹,你可看清楚了”

“我看得很清,就是不识得,从来也不识得。”

傻子就是傻子,他再会掩饰也有限。他太久没有见到初七,也想了她太久,所以嘴上虽然不承认,却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一直偷偷拿眼睛去瞄她,那神态,那动作,摆明了就是“此时无银三百两”,如何能逃得过座中这些精明人的眼睛

一时间,座中众人神态各异。

宁王一双看好戏的眼神儿,越发闪烁阴霾。

东方青玄狭长的凤眼一眯,红袍微拂,又饮下一杯酒。

赵绵泽蹙了下眉头,与众人一样,目光盯在夏初七的脸上。

只有赵樽一个人微微垂着眼皮儿,面不改色地犹自夹了一筷子菜,似乎没有担心过她的女儿身一旦曝光了,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夏初七暗暗叹了一声。

人家已经给她摆好了局,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让她逃开呢

看来今儿她的女儿身,是不得不被拆穿了。

果然,只见那宁王笑着轻轻拍了拍傻子的肩膀,又说了一句“绵洹你可得看好了啊,心里有什么就要说,皇爷爷定会为你做主的,不然错过了今日,不说可没机会了”。他的话,一下子就让傻子想到来之前他叮嘱的那一句“看见你媳妇儿,如果你不认她,媳妇儿可就不归你了”的话来。

他小心翼翼地瞄了夏初七一眼,迟疑着,考虑了,终究还是咕哝着小声儿说了一句。

“她是我的媳妇儿,我一个人的媳妇儿。”

他声音很小,却字字都传入了在场之人的耳朵里。

“哗”的一声儿,全场都惊住了。

这一个消息来得比刚才诚国公请旨把女儿赐婚给晋王爷还要来得猛烈,自然而然的就点燃了一众人看好戏的心态。晋王爷的“男宠”,晋王府的良医官,梓月公主的驸马爷,居然是一个女的,还说是赵绵洹的媳妇儿,那代表什么

不说欺君之罪,就论这关系,都值得人细细品味了。

“荒唐”

洪泰帝面色一变,狠狠一拍桌子,神色冷厉了下来。

“崔英达,带毅怀王下去休息。”

洪泰帝狠厉的阻止来得莫名其妙,可转瞬之间众人又都理解了。没有一个皇帝愿意在臣工面前承认他的“愚蠢”。如今让一个女子混迹于王府,还亲自册封了女子为驸马,那不仅仅是夏初七该杀不该杀的问题了,还拂了他这个做帝王的脸面,损了他的威严。

然而,宁王今儿明显是来找茬儿的。

不等崔英达把傻子带走,他已然跪在了地上。

“父皇,这些日子以来,绵洹他苦啊,他每日都在儿臣面前念叨他的媳妇儿,那是在锦城府就与他交好的女子。绵洹人老实,是不会说谎的,他既然说是他的媳妇儿,父皇为什么不给一个验明正身的机会,不仔细一查”

洪泰帝冷冷看着他的三儿子。

“老三,你”

只说到此处,他冷哼一声,目光阴了下,朝崔英达摆了摆手,示意他先把傻子给带离席上,免得他不懂又多生出一些事端来。然后才端正着脸,看向了夏初七。

“驸马,你怎么说是让朕派人查,还是自己交代”

说,还能说什么说

在今日的吟春园里,明显有一个局。

做为局中之人,她除了入瓮又能如何

不得不说,宁王这步棋下得也很不错,在众位臣工面前把傻子推出来,成就了他皇长孙的身份,压制了赵绵泽。接着,他又借傻子之手,揭穿她的女儿身,从而就可以治她与赵樽一个欺君之罪。

一下子就掰倒了两个劲敌,实可谓高招。

静默了片刻,她眼光若有若无的掠过赵樽冷峻无波的脸,没有看出他有什么表情,也不晓得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