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悠悠传来,吓了夏初七一大跳。

这席话当然不是她说的,而是一个仿若清泉坠玉石般婉转的女声,从梅林的深处徐徐传出来的。那声音饱满深情,柔美而动人,仿佛是对情郎的低诉,听上去格外好听。

距离太远,她并没有听得太清楚。

但吟春园是皇家园林,能在这个地方出现的人,不是宫中女眷就是内外命妇。

难道谁家的媳妇儿在这里偷情

与李邈相视一眼,她正在考量是退还是进,梅林里“刷”的一声,斜刺里便飞出一人来,衣衫和刀剑搅裹得破空而出的声音,很是刺耳。

李邈动作灵敏,二话不说,就挡在了她的面前,迎了上去。

“是你”

“是你”

一个男声,一个女声,两道异口同声的相问,让那两个人问话的人大眼瞪小眼,有些反应不过来,也让夏初七目光顿时凝结,脊背都僵硬了。

陈景

他在这里,那么赵樽也会在这里。

那么刚才那道柔美的女声,便是在与他说话

心脏没由来的狠抽了一下,夏初七翘了一下嘴角,看着陈景。

“陈大人,殿下可在里头”

“楚驸马爷”陈景从来都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男人。但这会子,惊呆于面前华服着的夏初七突然出现,他有些错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高大的身子僵在了那里。

“可是不方便说”夏初七平静地又问。

“是”陈景喉结滑动了一下,双手合掌向他作个揖。

“陈大人在这儿替殿下望风”夏初七勾下唇,眼风又扫了一眼梅林。

“不,不是。”陈景为人向来忠厚,却不惯撒谎。他眼儿飘了一下,没有好再望夏初七的眼睛,而是微微垂下了头去。

目光烁烁地看着他,夏初七耳朵里“嗡”了一下,腿脚有些发软。她无法具体思考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只是再出口的声音竟然有些哑了。

“陈大人,和殿下说话的女人,是谁啊”

她问得很平静,可陈景面色变了变,却是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见状,夏初七看了一下那枝头的残梅,不再与他罗嗦,抬步就要往梅林里面走,可向来对她恭敬有加的陈景,却伸出剑鞘,猛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驸马爷,您不能进去。”

不能吗

那七颗比月光更亮的夜明珠余光未尽,那两缕带着幽香的头发还紧紧缠绕,那些说过的话还飘荡在耳边儿,那被他紧紧拥抱过的身躯还没有冷却,不过短短几个时辰,难不成就变了天地

呼吸一紧,夏初七觉得眼圈儿烫了一下。

“让开。”

“驸马爷”陈景挡住,拔高了声音。

轻“哦”了一声儿,夏初七又怎会不知道在他在“示警”笑眯眯地勾了下唇,她问,“难不成是殿下与哪个姑娘在里头偷情,怕被人给瞧见了不成如果真是这样儿,那本驸马可就真得进去瞧上一瞧了,这样子的稀奇,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不见岂不是可惜了”

她是个固执的人,可陈景比她还要固执。

眼看李邈又要与陈景动武,那小园子进来的路上,又传来一阵人声,很快一群约摸十几个人就慢悠悠的过来了。打头那个人非常不巧,正是夏初七许久未见过面的宁王。在宁王的身侧,除了下人之外,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男人,端看他们身上的服饰,她猜测可能也是洪泰帝的儿子。

“楚驸马,何事在这儿争执”宁王赵析最先笑问。

争执

夏初七心里莫名的敲打了一下,微微眯了下眼,就收起那些不爽的情绪,先向他们一行人施了礼,才强打精神笑眯眯地回应。

“宁王殿下玩笑了,哪有什么争执我等正在这里赏梅呢。”

“难道是本王看错了”赵樽往梅林深处探了一眼,那眼波里便荡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楚驸马,老十九他不在这里”

看着宁王与那几个皇子的表情,夏初七心里又何尝不知道,陈景挡着不让她去见到的女人,更加不能让这些皇子们看见。

她心里像堵了团棉花,很不舒服。

但是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她也没有小气到因为这个就不帮赵樽。

压抑着心里那点子酸涩,她灿烂的笑了一下,故意拿腔捏调的说。

“十九殿下为我摘梅花去了,马上就回来。”

如果说赵樽不在,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这是她当前能够想到的最好借口。把这些人挡在这里的时候,该转移人还是该毁灭“证据”,她相信以赵樽的精明,可以做得很好。

“呵,是吗楚驸马与老十九还真是”

宁王很是暧昧的又“呵呵”了两块儿,一双狠沉沉的眼睛像安装了探测器似的,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回头与赵楷对了下眼神儿,一拂衣摆,便要往里闯。

“宁王殿下”夏初七挡了过去,可还不等她出口,那梅林深处便走出一个人来。一袭黑色的八宝云纹锦缎宽袍,步子迈得沉稳轻缓,冷冷的目光里,隐隐含了一丝满带寒气的威严。

与他形象不符的是,他手里果然拿了一束开得娇俏夺艳的梅花。

走过来,他瞄了那几位一眼,将梅花递与夏初七。

“你看看,这几枝可还喜欢”

红梅的暖意衬在他的身上,让他原本冷峻的面孔,多添了一些暖意,就像昨儿晚上的明珠之下,那汤泉池里潋滟的波光一般,直摄入夏初七的心里。

看着他,她缓缓地拉开笑容,接了红梅凑到鼻端轻轻一嗅,陶醉的叹了一口气,故意秀恩爱一般,红着脸儿说,“十九殿下辛苦了。”

“傻话。”

在那些个皇子们若有所思的暧昧目光注视之下,赵樽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指尖默默的捏了一捏,然后便淡然地转头。

“诸位王兄也是来赏梅的”

“是啊,过了这个花期,再要看梅只能等明年了。这吟春园里的梅花,每一年都是最后凋谢的,今日我等也是便顺便过来瞧瞧,没有想到,却是与老十九和驸马爷不蒙而合”

说话的人,正是洪泰帝的第二子安王赵枢,他哈哈大笑着说完,宁王左侧那个略显清瘦的湘王赵栋却是接过话来,故意恶心人似的补充了一句。

“想不到老十九也会有兴致赏梅我还以为是藏在里面与老情人会面呢哈哈”

赵栋的话正好戳中了夏初七的痛处。

翘了翘唇角,她掀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笑容可掬地看向赵樽,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那么一点点不自在来。只可惜,这个男人,从来高远如那天边的冷月,又岂是她这样儿的凡人能看得明白的

看了夏初七一眼,他像是毫不顾虑那些人的想法,淡然说。

“闻香弄素手,怜人步春阶。人之常情。”

这句文绉绉的话一入耳,夏初七更加“佩服”他了。

看来十九爷不仅能在战场叱咤风云,纵横四海,就算他有一天脱去了战袍,去考个功名什么的,也必定能中状元了,这些个“艳诗淫词”什么的他还真是出口就来,比那风流的元小公爷更要令人生“敬”。

那几位爷大概都没有想到他会直接承认,相视一眼,宁王却是又打了一个哈哈,朗声笑道,“十九弟戎马多年,难得回一趟京师,是该多享受享受的。”

“三哥怕是不知,从来美人乡,英雄冢。十九弟要是沉溺于旖旎之中,只怕会少了斗志,上不了战场了那岂不就是我大晏的损失”

“各位王兄教导的是”赵樽淡淡道,突地又一挑眉,“只是父皇有这么多的儿子,没了我老十九,不还有众位王兄吗哪一个又不是可堪大任的栋梁之材”

他说得慢慢悠悠十分轻巧,可字字都带着刺。

为什么洪泰帝那么多的儿子,只出了他赵樽一个大将军王很明显,这些人都贪心怕死,或者没有上战场的本事呗

夏初七洞若观火的看着洪泰帝的这些儿子们个个客气的“借物讽人”,也听着十九爷永远棋高一着却又云淡风轻的毒舌,心情越发沮丧。

如果没有这么多人在,她定然会问一下赵樽那个女人是谁

只可惜,还没有寻着机会。

很快就有人过来招呼,犁田仪式要开始了。

一群皇子们带了下人相偕而行,出了梅林,出了吟春完,一起往御田而云。夏初七心里的疑惑和发酵的酸泡泡也只能一直埋在心头,说不出来那什么滋味儿。

“阿七”

赵樽落后一步,突然唤了她一声。

心绪不宁的“啊”了一声儿,夏初七抬头看向他,他也正静静地看着她,好半晌儿都没有吭声。风从小溪边儿上拂了过来,轻荡开了他的袍角,也冷冰冰的吹眯了她的眼睛。

迟疑一下,她抬步就走,“仪式快要开始了,晚上回去再说吧。”

人刚从他身侧走过,手腕却被他抓住。

众目睽睽之下,他好大的胆子

夏初七心里惊了一下,回头看他,那一双黑眸却深不见底。

见有人已经看了过来,她挣扎了一下手腕,递了一个眼神儿给他。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赵樽黑眸微微一眯,抿住了嘴唇。

低低的,他像是“嗯”了一声,放开手,走在了她的前面。

看着他颀长俊气的背影,夏初七停留在原地,恍恍惚惚的有一些失神。那感觉她说不明白,很复杂、很纠结,如果说为了一句没有听明白的话,为了一件还没有搞清楚的事,她就与赵樽闹别扭,那确实太过矫情,她自己都受不了。可偏生她又不得不承认,心窝子里,一直有一些委屈。

“楚七”

李邈碰了碰她的胳膊,轻喊了一声。

“李主薄在叫你过去。”

轻“啊”一下,夏初七这才反应过来,御田就在前面不远,可她却觉得没有什么力气,踏出一步,腿脚一软,她差点儿绊倒,幸亏李邈及时扶住她,才没有闹大笑话。

“小心些。”李邈皱眉,“你脸色很白。”

弯了一唇角,她忍住那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情绪,笑了笑。

“放心,我脸色再白,也白不过你。”

“”

李邈不答,可损了一下人,夏初七颓然的情绪又消失了,乐观的心态支撑着她,很快又找回了情绪。她现在是在做什么皇帝就在面前,文武百官也在面前,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盯着赵十九,不管怎么样,她也不能在今天失态。

御田边上,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

又是一阵礼乐之后,也不晓得那赞礼郎说了些什么,仪式结束了,只剩下老皇帝亲自犁地的一个环节。

很快,一头脖子上扎了大红绸带的水牛就慢悠悠的过来了。水牛的后面,有一个身着农夫打扮的男人,把着一个铁犁,随了那水牛的速度,迟迟疑疑地走着,目光里满是犹豫和闪躲。

隐隐绰绰之间,夏初七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儿,心脏顿时狂跳了起来。

傻子

那个农夫打扮的人,居然会是兰大傻子

许久不见他了,她真的很想扑过去问问,他过得好不好。

只可惜,站在一群人的中间,她不仅不能上去相认,还得把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了又缩,不敢让傻子瞧见她了。兰大傻子是一个心智不高的人,一旦让他看见了她,一句“媳妇儿”就把她给卖了。

即便要相认,也不能是现在。

看来今天这一出戏,是宁王赵析安排的了

要不然,傻子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她记得赵樽答应过她,一定会随时关注着傻子,到了时机妥当的时候,自然会让他们见面,也会让傻子认祖归宗。难道说,除了宁王之外,赵樽也觉得今日是最好的时机

心里慌乱着,她下意识的退开步子,又在人群里找起太子爷赵柘来。

可祭祀的时候没见他,如今的御田边上,仍没有见他。

看来那太子爷久不出东宫,已经不习惯外面的日子。今日这么好的天,赵绵泽仍是没有说服他出来逛一下。

突然间,她又生出了一些遗憾。

如果他来了,能第一时候见到他的亲儿子,该有多高兴

想到赵柘那一张慈祥温和的瘦脸,她心里一酸。

道常老和尚在御田边上焚了香,又说了一些什么关于犁田仪式的套词儿,她也没有听得太清楚,只见一直关注着动来动去特别不自在的傻子,然后看着那老皇帝挽了袖子,过去接过傻子手上的犁把,就要开始他今年春季的第一犁,以示农耕开始。

然而,就在这时,宁王突然上前,当着文武百姓的面儿,插了一句。

“父皇,你看看这个农夫像谁”

如果不是宁王提醒,洪泰帝的眼睛压根儿就不会望向兰大傻子。如此一来,他蹙起眉头,略有不悦地瞪了宁王一眼,好像是有点儿嫌弃他打断了仪式。不过,他的目光,还是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傻子憨厚的黑脸上。

四周一片寂静。

官员们都屏气凝神,没有声息。

可心知肚明的夏初七,心跳却愈发加快了。

她第一次见到太子赵柘的时候,虽然他已经瘦得不成人形,可她还是依稀从他的五官里看出了几分傻子的样子。如果这样论起来,那么傻子的眉眼五官,应该会有一些像年轻时的赵柘才对

“怦怦”声儿,是她的心跳。

可时间过得极缓,好像过了良久良久,才听得洪泰帝的声音。

“他是谁”

宁王一听他老爹的话,顿时就乐开了花,顾不得地上有泥,他邀功一般,“扑嗵”一声儿就跪在老皇帝的跟前儿,激动的告诉他,“回禀父皇,他是绵洹啊”

“绵洹”洪泰帝目光一怔,退了一下。

“对,他就是绵泽。是您的皇长孙,绵洹啦”

老皇帝扶在犁巴上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目光缓缓看向不明所以的傻子。

“你真的是绵洹”

这会儿的兰大傻子已经完全被眼前的阵仗给吓住了,惊呆地看着面前这个威严十足的老头子,他垂下大脑袋,一双只手来回的搓搓着衣角,傻傻地咕噜说。

“我是兰大柱。”

一听他否认,而且语气犯傻,洪泰帝目光一缩。顿时放下犁把,回过头来,冷声望向赵析。

“老三,到底怎么回事”

宁王还一直跪在地上,听老皇帝询问,一脸的喜极而泣,那声音激动得几不成咽,让隔岸观火的夏初七,真的很像给他颁发一个“奥斯卡”金像奖。

“回禀父皇,上回儿臣去锦城府接十九弟回京,无意发现此人与大哥有几分相似。可绵洹当年已然夭折,儿臣也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可后来,儿臣无意中看见了绵洹后腰上的胎记。那个胎记儿臣记得清清楚楚,形状和颜色都不若寻常。如此多的巧合凑在了一起,儿臣这才动了这番心思,找到了当年侍候绵洹的奶娘柳氏,她果真这些年一直在照看绵洹儿臣这才敢确定,将绵泽带回了京师”

宁王哽咽的说完,洪泰帝面色已经冷凛。

“既然早已入京,为何迟迟不报”

宁王拱手道,“父亲,接回绵洹的时候,儿臣从柳氏的口中知道了一些过往绵洹当年误服了奸人下的歹毒汤药,脑子出了一些问题。儿臣原本想要先治好了他,再来禀报父皇知道,奈何如今服了好些个汤药,都不见起色。无奈之下,儿臣才想到趁着这中和节的好日子,带了绵洹来与父皇相见,给父皇一个惊喜”

误服了歹毒汤药脑子出了问题

一个已然死去十几年的皇长孙,突然之间活了回来。再加之宁王的话里有话,个中“下药”的因由就复杂了。在场的官员勋戚们,人人都在打着肚皮官司,猜测着当年的真相,但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浑水里混出来的游鱼,人精儿似的,愣是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半点异色来。

洪泰帝老眼之中已然有情绪泛动。

他一步步走近了傻子,仔细打量了一遍,抬了抬手。

“孩子,把你腰上的胎记给朕看看”

一听这句话,傻子更是吓得不行,捂住衣裳就摇头。

“不行。”

“嗯为何不行”洪泰帝难得好脾气的哄他。

傻子眼皮快速的眨动几下,胀红了一张黑脸,却仍是咬着下唇不吭声儿,一直耷拉着脑袋,谁也不看,什么话也不肯说。洪泰帝无奈的叹了一声,又拍拍他的肩膀,像个爱护孙子的爷爷似的,轻言细语的又追问了两次,他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冲洪泰帝勾了勾手。

“你把耳朵凑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洪泰帝微微一愣,顿了一下,却是没有管他的帝王之尊,真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歪着脑袋,把耳朵给凑在了傻子的面前。

“你是男的我才告诉你的,你不许告诉别人。三婶娘说过,不管哪个来相问,也不许说出来。若是告诉了旁人,我的小**就会飞掉的”

低低“啊”了一声儿,洪泰帝直起身来。

错愕了一下,随即,他难得开怀的哈哈一笑。

“你这孩子,行行行,皇爷爷先不看,先不看啊”

大笑了两声,洪泰帝像是心情极好,不再逼他,只转过头来吩咐崔英达。

“把他带下去安置好,等犁田仪式结束,朕再仔细盘问。”

“是,万岁爷”

崔英达鞠着身子领了傻子下去了,被岔了一下的开犁又继续了。可是气氛却明显与先前不一样了。老皇帝在侍卫的引领下,认真的犁田,而田坎上的人,却各怀有各的心思。

要知道,赵绵洹的身份是皇长孙,如果他是当初被人下药致傻,那么,当年他为什么会溺水而亡,又为什么会离宫十几年而不归这些都将会带出一串秘密,乃至引发腥风血雨。

而且,赵绵洹是嫡长孙。

小时候的赵绵洹机灵可爱,聪明乖巧,很得老皇帝和太子爷的喜欢。在他暴毙之后,向来勤政的洪泰帝曾经罢朝三日,与赵柘两个都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

后来,赵柘扶正了赵绵泽的母妃,而赵绵泽原是庶子之身,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嫡子。为了免得老皇帝和太子难受,没有人再提起赵绵洹,都直接称赵绵泽为皇长孙,于是乎,在这个“居嫡长者必正储位”的时代,那一个原本将来可以做储君的赵绵洹,就那样被湮灭在了史卷中,只不过留下了短短一句话。

“长子绵洹,母妃常氏,卒于洪泰十一年癸卯月,追谥为毅怀王。”

然而

现在不同了,那位八岁就夭折了的皇长孙回来了不说,还带回了一个几乎是惊天动地的“秘密”,这个秘密将来会掀起多大的风浪,谁也料不到。

因为,谁也猜测不出来老皇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