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会子又湿又冷,小脸儿苍白得犹如纸片儿,嘴唇上、指甲上已经形成了紫绀,脉息十分微弱,已经陷入了休克状态。

如果在后世,这个时候应该为她输血,补充血浆。

可这会子,根本就不具备这个条件。

夏初七额头上布满了冷汗,“纱布”

她沉着嗓子一喊,侍立在边儿上的李邈便配合地递给了她。

她紧张地替赵梓月止着血,用她事先准备好的消毒纱布,一层层地缠绕在她的伤口上,用以压迫止血。

好一会儿,整个屋子静悄悄的。

丫头们大气儿都不敢出,而她却是全神贯注地用在急救赵梓月上头,完全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血止住了,可赵梓月却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不等夏初七开口,青藤噙着泪水便问。

“驸马爷,公主她会不会有事”

夏初七没有看她,也没有回答她,再次喊李邈。

“银针”

李邈配合地递上了银针,夏初七接了过来,褪开赵梓月身上的衣裳,捻针在她下腹部,取关元穴,直刺入一寸。这是一种对外伤出血过多引起的血压下降从而导致休克的最好针刺疗法了。

可是

几个急救循环下来。

她施了针,也哺了药,赵梓月的面色也缓和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死人般的厥冷生寒了,却还是没有半点儿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夏初七紧紧抿着唇,拭了拭额头的冷汗,没有吭声儿。她心知,不要说在这个时代,即便是后世那么好的医疗条件,像这种情况,也有一部分人会休克死亡,没法子救过来,如今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她凝重的表情,感染了屋子里的丫头们。

很快,原本压抑着的哭声儿,越发多了起来。

“公主,公主呜呜”

有一些丫头的哭泣,也许并非真正地心疼赵梓月,而是怕她真就这样死了,老皇帝会把她们这些侍候的人一并问罪。不过,她的贴心丫头青藤确实是悲从中来,整个人都哭软在了榻前,泣不成声。

“驸马爷,你快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救公主”

夏初七叹了一口气,累得声音都哑了。

“会醒的。”

噙着泪水的眼睛又点燃了亮光,青藤急急的问,“什么时候才会醒”

她这个问题,夏初七真的很难回答。

丫头们发现得太迟了,赵梓月又失血过多,还没有输血条件。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的急救措施,可她的生命体征太弱,而且求生的意志又不强。这一昏迷过去,什么时候会苏醒过来,她可真说不准儿。

“不要难过,看她的造化了。”

看造化青藤一呆,眼泪涌出了眼眶。

“驸马爷,求求你,再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呀”

有办法她会不想吗夏初七压抑住心里的悲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事儿的时候,多和她说说话,多鼓励鼓励她。现在我先去拟个方子,一会儿想办法给她灌药。”

一出内室,她便看见了立在那里的二鬼。

“公主她,她怎么样了”他眼睛通红,双颊红肿,语气里满是急切、痛苦、还有悔恨。更多的,还有一种无能为力的苦涩。

可这又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大概向他说了一下赵梓月的情况,二鬼原本就难看的面色,更加暗沉了几分,一个巴掌又扇在了他原就高高肿起的脸上。

“都怪我都怪我”

夏初七撩他一眼,不由得感叹这事儿,确实是作老孽了。

“鬼哥,你也不要太担心。各人有各命,此事怪不得你。”

说着她撩了撩袖子,坐在了椅子上,摊开了药笺纸。

如今她已经不再需要李邈来替她拟方子了,虽然毛笔字写得丑了一点儿,但经过这些日子的学习,她已经可以娴熟地运用繁体字来写药方了。

浓墨落在药笺纸上,一笔又一笑。

可她的眼睛里,却总看见那一汪鲜血。

鲜红鲜红的血,染满了赵梓月的床榻。

封建社会的女人,真是不容易。一个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公主,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得多大的勇气才敢往自个儿的手腕上切上一刀

一个时辰之后,夏初七为赵梓月的伤口上了第二次药,又让丫头帮着抬起她的头来,撬开了她的嘴,用汤匙强行灌了药,又扎了一回针,才把她安置在床上,退了出来。

她没有离开青棠院。

但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痛苦来。

从头到尾,她一直很冷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半点没有像那些丫头似的,一个一个苦巴着脸,就像天儿都塌下来了似的。

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公主自杀”这个事太大,在晋王府里,可以说是想摁也摁不下去的。夏初七不敢随便做这个主,除了先在府里封锁这个消息之外,先前就已经让二鬼派人去找赵樽回来了。

当然,老皇帝那边儿,她暂时还没有派人通知。

此事儿可大可小,她认为,等赵樽回来再处理最好。

要不然,老皇帝一个发怒,不等明白过来,她就被人给端掉了脑袋,那可就划不来了。

累了一个下午,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坐下来正经吃个晚饭,府里其他院子的人却都过来探望公主了。尤其那东方婉仪最会拉仇恨,她人还没有进屋,哭声儿便传了进来。

“公主哇”

一走到床前,她扑嗵一声就跪下了。

“公主,你的命好苦啊。等你醒过来,一定要让害你的人不得好死。让她千刀万剐,五马分尸,油煎车裂,再下十八层地狱,受那永世不得超生之苦”

被她这么鲜血淋漓的一说,想象着那些个不太美好的画面,夏初七嚼着嚼着,突然觉得嘴里的饭菜,都特么不是滋味儿了。

呸了一口,她沉下脸来,剜向东方婉仪。

“我说公主还没死呢,你嚎什么嚎要嚎丧回你屋嚎去”

经过了晌午的事儿,东方婉仪对她多了一些畏惧。闻言缩了缩那只已经包扎过伤口的手,她拿出一张巾帕来,拿腔捏调的拭了拭眼泪儿。

“是,驸马爷。妾身知错了。呜呜可是公主真的好可怜。”

“呜公主”

她一哭,其他的丫头也跟着哭了起来。

几个女人在屋子里抽抽泣泣的,还怎么吃得好饭

夏初七微微眯着眼,环视了一周,顿时觉得这些女人真是蛋痛得紧。明明心里头就没有存那份儿悲天悯人的心思,却偏偏要表现了一副副菩萨心肠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有多担心公主的身子似的。

忍无可忍,她“啪”一声快下筷子,皱起了眉头。

“你们几个都下去休息吧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东方婉仪苦着脸,“驸马爷这么辛苦,我们怎么好意思离开呜呜,我们还是在这里守着公主吧,能侍候一下汤药也是好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魏氏垂着头,也是低声儿附合,“东方姐姐说得极是。驸马爷,我们还是留下来吧,万一爷回来了,见我等都不在,一定会怪罪的。”

不提那位爷,夏初七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听魏氏这话,她便明白了过来。

说不上来那滋味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敢情她们过来探望公主是假,等着赵樽回来才是真

可以料想,赵樽一旦回府,肯定会第一时间就来这屋。这两位如夫人,见天儿就盼着见他那么一面也不容易。她如今赶了人家走,好像是有点儿不厚道

只可惜,她不是良善之人,不厚道的事儿做起来更是顺手。

撩眼,蹙眉,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哎你们都杵在这里,本驸马就没法子吃饭了。那可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要让本驸马为你们腾地方不成”

东方婉仪和魏氏都是一愣,面色尴尬了一下,却是踌躇着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月毓见状,适时地轻咳了一声,软声细语地上前准备解这个围。

“二位如夫人的心意,我会转达给爷知晓的。如今公主大病未愈,我们所有人都候在这里,容易惊忧了公主的休息不如,二位如夫人先回去,我和驸马爷守在这儿”

不等她说完,夏初七就冷眼儿横了过去,丝毫不给她脸面。

“月大姐,你也回吧。我真怕你在这里,公主她更是醒不过来。”

她这句话太刺

月毓漂亮的芙蓉脸一变,随即便红了眼圈儿,福身一拜。

“是,我等这就离开。”

她泪水盈于眼眶却又听话认命的样子,越发让人觉得她心地善良,处事大方,为人端庄,没有私心。可她越是如此表现,夏初七越是无法把她当成一个好人。

人性本就自私,她从不相信天底下,真有不为自个儿打算的人。

夜幕徐徐拉开了。

青棠院里掌上了灯,却静寂得有些可怕。

一直躺在床上的赵梓月,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仍是没有苏醒过来。

时不时过去探探她的脉息,又偶尔打开窗子看一看外头的天色,夏初七心下也有些忐忑起来。坐在离床不远的炕桌边儿上,她写写画画,涂涂改改,琢磨着新法子,过了好久,才听得梅子从外头冲了进来。

“楚七,爷回来了。”

心下“咯噔”一声,夏初七的情绪顿时就饱胀了起来。

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好像所有的不安,都在那一刹那落回了实处。

赵十九确实是一个容易让人心安的男人。

放下手里的毛笔,她以从未有过的急切,飞奔向门边儿。自己也没有去琢磨那是一种什么样儿的心情,自以为是为了梓月,却不知那脚步里,有多少是含了自己的焦渴。

一奔出去,她便撞入了一个怀抱。

男人黑色的织锦披风,带着独属于军营的锋芒和英气,透着一股子夜晚的冷峻孤绝气息,轻飘飘地落入了她的鼻腔,随即,蔓延到了心坎儿上。

“你总算回来了,梓月她出事了”

“爷都知道了。”赵樽一只手揽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目光却望向了不远处层叠的纱幔里,静静躺着却无声无息的赵梓月,声音沉了下去。

“梓月情况如何”

吸了一下鼻子,夏初七心脏怦怦快跳了几下,就又镇定了下来。冷静的,专业的,向赵樽解释了一下休克并发症的问题,却也没有告诉他说具体会不会苏醒,或者什么时候才会苏醒。对于她不敢保证的东西,她从来不会先给了人希望,又再让人失望。

赵樽默不作声。

静静的,他迟疑了一会儿,低头问她。

“吃过了吗”

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关心她的吃喝,夏初七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冷峻的面色和情绪不明的脸,淡淡地“嗯”了一声儿。

“那便好。”

赵樽放开她,又在门口立了片刻,这才慢慢地向赵梓月走去。夏初七看不见他什么表情,可即便只是看着他挺直的背影,也能强烈地感受到他目光里的痛惜,痛恨,还有那一种独一无二的清冷与肃杀。

梓月的事,他都知道了。

那么他现在,一定会比她更想杀了那个人。

可他会怀疑是她楚七干的吗

咽了一下口水,老实说,她很讨厌误会,很讨厌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说明白,都藏在心里猜来猜去。所以,见他立在梓月的床前,没有主动提起,也没有来问她,她不由自主的挪了过去,在他的背后站了片刻,突地伸出手去,从背后拥住了他的腰。

“你会像他们一样,怀疑是我做的吗”

赵樽没有回头,干燥温暖的手心,覆在她的手背上。

“不会。”

话不需要太多,简简单单两个字就足够。

没有什么比来自他的信任更为重要的了。夏初七感动得吸了一下鼻子,两只手臂铁钳子似的,箍在他腰间,紧了又紧,紧得密不透风,紧得边儿上侍立的丫头们都不敢再抬头,紧得她自个儿都觉得矫情了,才低低喊了一声儿。

“爷,我也有责任,我没有看护好她”

赵樽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只拍了拍她的手,声音喑哑而低沉。

“去,让人给爷备点吃的,端到这里来。”

原来他还没有吃饭一定是得了消息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可他肯定没有想到却会是如今这样的结果吧突然的,对于没有能让赵梓月苏醒过来,夏初七有些歉疚。

“我一定会治好她的,你放心,她一定会醒过来。”

赵樽解开她的手,回过头来,唇角若有似无的扬了扬。

“嗯,爷一直相信你。快去,爷肚子饿了。”

从这一点上看来,她与赵樽是同一种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眼前的情况有多么的艰难,都得先把自个儿的肚子填饱了再说。至于其他的事儿,也不是饿肚子就能解决的。

很快,王府典厨史泰相亲自领了几个人送了赵樽的晚膳过来。入得青棠院,每一个人走路都小心翼翼,大气儿都不敢出,即便谁也不说,可都知道府里这一回是真的出大事儿,都怕触到了爷的霉头,惹上了无妄之灾。

两个人对坐在炕桌上。

就在离赵梓月不远的窗边儿,谁也没有说话。

夏初七先前已经吃过了,就坐在那里侍候他吃东西,为他盛汤夹菜,就如同平常的妻子,接回了久别的丈夫一般,半点都不假于他人之手,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温柔来,那股子贤惠劲儿,瞧得屋子里的丫头们,一个个都目露惊诧,却也没有人敢吭声儿。

还是安静

只有偶尔的碗匙轻碰声

在这一片安静之中,不多一会儿,郑二宝躬着身子走了过来。

“主子,月毓跪在外头,说要见您。”

赵樽面上没有变化,只淡淡说,“让她先跪着吧。”

“是,爷。”

抬眼儿看了他一下,郑二宝便低垂着头退了出去。

这一顿晚饭,赵樽吃得格外的漫长,也格外的尊贵优雅。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多说一句话,让屋子里的气氛一度陷入了冰点。夏初七时不时瞄他一眼,一直在猜度他的心思,也猜度那外头跪着的月毓,又打了什么主意,但她也什么都没有问。

赵樽吃完晚膳已经过了亥时了。

待把屋子都收拾妥当了,他才让郑二宝唤了月毓入屋。

同时,也把屋子里的下人,都遣到了外间。

月毓慢慢的走了进来,身姿清雅秀丽,和以往任何一次见到她时一个样子,仍是穿得端庄整齐,还先理了理衣服,才跪下向赵樽磕了个头。

“爷,奴婢有罪。”

一听她这句话,夏初七的心便吊了起来。

呵,难不成这个月大姐,她是要自首可在赵樽这里有“坦白从宽”这么一条么怎么看,他都不像会轻易饶人的主儿啊

赵樽没有看月毓,只拿过丫头递过来的巾帕擦了擦手,淡淡道,“你有何罪”

抬起头来,月毓就像在衙门里头过堂似的,跪得极为端正。

“先前梓月公主出了事儿,奴婢太过焦躁,没有考虑到那许多,由得府里的丫头婆子长随们围了过来,嚼了一些舌根子,对公主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尔后,奴婢又照顾不周,使得公主公主有机会割腕自杀奴婢有负主子重托,罪无可恕,请爷重重责罚。”

夏初七看着那跪在地上的清婉女子,心里不由冷笑。

她这算避重就轻吗

不等问罪,先来请罪,果然是一个厉害的主儿。

翘了翘唇角,她很想过去呸她几句,可如今赵樽在这里,这月毓又是打小就伺候他的丫头,她也不知道他们主仆间的感情深浅,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开口,只需要坐着冷眼旁观,看戏就成了。至于谁演得好,谁演得不好,说来那也不关她多少事儿。

“月毓。”

赵樽语气沉稳,冷峻的脸上,没有半分变化。

“你是那样轻率的人吗”

一句话,他直入重点,月毓身子颤了一下,咬了咬唇。

“爷”

赵樽淡淡扫她一眼,加重了语气。

“老实交代吧。”

“奴婢,奴婢当时知道了那件事,确实是忧思过重,脑子都傻了,没有考虑到那许多”月毓眼眶盈了些泪水,看着赵樽雍华无双却冷静得冰块儿一样的脸,又侧眸,看了看似笑非笑的夏初七,然后才又垂下眸子去,“除了这个,奴婢再没有什么可交代的了。”

不到黄河心不死

夏初七默默地看着她,觉得她不是这么笨的人。

依了她的为人,又怎会没有考虑到赵樽的脾气和性格他是那么好糊弄的男人么如果她月毓真是那么不堪重用的一个人,赵樽又怎会让她掌握了晋王府后院的事务这么多年

“青藤”

随着赵樽冷冷的低喝声,青藤小丫头从外面进来了。

“把你主子出事之后,屋子里被人换掉的熏香拿给她看。”

、第090章惩罚二更

青藤答了一声儿“是”,上前几步,将手里捧着的一个小锡匣子打开,放在了月毓的面前。而小锡匣里面装着的东西,很明显是燃过的残香。

只看一眼,月毓那端庄的面色就是一白。

“爷”

赵樽目光从她脸上扫过,微微一皱眉,并没有出现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变化来,只是那漫不经心的声音里,冷气儿似乎更重了,“月毓,这个可是你从香炉里换下去的”说着,他的手指向了黑涂的香几上那一只精巧的青鹤香炉。

“奴婢,奴婢”

月毓紧张地攥紧了手指,修整过的长指甲,一根根陷入了肉里,漂亮的脸蛋儿死灰一般难看。咬着下唇,她目光楚楚的看着赵樽,像是想要说点儿什么,可余光扫着满目怒气的青藤时,又无力地垂下了头来,怅然一笑。

“是,这个香,是奴婢换掉的”

承认了

她不太正常的反应,让夏初七双眸深了一些。而赵樽冷峻的面色,仍是保持着他一贯高冷清峻的姿态,连多余的情绪都没有给她。

“公主出了事,你没有考虑如何去控制言论,阻止事态发展,却是忙不迭地换掉了香炉里的残香,若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要这么做”

月毓下唇上被咬出了深深的齿印儿来,煞白的面色比先前还要难看几分。她这个人,平素向来给人一种内敛温厚的样子,这会子大概太过惊慌,以至于那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的摆明了“做贼心虚”,反倒给人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夏初七沉吟着。

可月毓就像已经被人定了罪一样,深深地磕了一个头。

“奴婢无话可说,但凭王爷治罪。”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