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儿一样的清悠美好。

只可惜

这人的里子,却不如外表那么干净。

心里冷笑着,她面上却堆满了笑容,上前行礼请安,笑眯眯地道。

“今日天气果然是好,长孙殿下也在这里赏雨”

赵绵泽温和的面孔仍是带着笑意,“这雨大了些,先上马车再说吧”

“长孙殿下,有事儿”

“无事,我顺道送楚医官回府。”

挑了一下眉头,夏初七瓮声瓮气地唔了一声儿。

“不必了,下官的衣裳都湿透了”

“楚医官不必客气。”赵绵泽微微一笑,“我原就是奉了我父王之命,要护着你安危的,先前听黄石回来说,你半道儿就下了车,就领了一个侍从,我怕不安全,便带人赶了过来。”

听着他娓娓而来的声音,夏初七不由眯上了眼。

若今儿的事换了那年那月的夏楚,只怕会感动得回去就烧香磕头,感谢佛祖让她的一片赤诚之心终于打动了赵绵泽,让他对她有了那么一丝丝的侧眸

可她不是夏楚,没那份儿闲心。

一拱手,她打了个哈哈,笑意却不达眼底。

“长孙殿下有心了,可”

像是颇有些为难,她踌躇地拿眼儿去瞄他,却不继续。

赵绵泽唇角轻扬,“楚医官可是有难言之隐”

夏初七轻笑了出来,唇角的小梨涡若有若现,面儿生生多出了几分羞涩来,“其实吧,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我家爷的性子想必殿下也晓得,他最是不喜下官与别的男子接触即便这个人是长孙殿下您,只怕也是不妥。所以,下官还是自己回吧。”

一句话说完,也不给赵绵泽留面子,抬步就走。

“楚医官留步”

果然男人都是属贱的

夏初七终于顿悟了这句话。

不仅如此,这赵绵泽看起来是天生属于受虐型体质的人,越是不给他脸,他越是觉得你有脸了。暗自冷笑一声,她笑眯眯地撩看他。

“长孙殿下还有何指教”

“先前楚医官说,与绵泽乃是好友,此话可对”

啊哦,原来碰见夏巡了而夏巡还真说了

弯了一下唇角,夏初七也没有表现出半点儿难堪。

“下官权宜之计,还望殿下海涵。”

“无妨,能得楚医官为友”

“长孙殿下”夏初七打断了他要出口的话,抬眼看过去,“说起这事,下官便又想多一句嘴了。光天化日,强抢民女,那魏国公府的二爷仗的是谁的势,丢的是谁的人,只怕长孙殿下比下官更为清楚吧长孙殿下爱重侧夫人之心天地可鉴,可若是您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呵呵,像我等听听也就罢了,要是一个不小心传到万岁爷的耳朵里,只怕对您和侧夫人将来长长久久的恩爱,会有些影响,长孙殿下以为呢”

她这系话说得有些狠,有些深。

明里暗里,都是在指责赵绵泽故意纵容夏巡。

李邈听得心惊肉跳,都想去扯住她让她闭嘴了。

天家威严从来都不可冒犯,即便素有“仁厚”之名在外的赵绵泽,又如何能听得进去这样字字见血封喉的指责然而,她这头担着心,捏紧了手里的剑鞘,那头赵绵泽面色青一下白一下,不仅没有发怒,却是生出一些懊恼来。

“楚医官说得极是,绵泽回头会给你一个交代。”

“长孙殿下说笑了,下官不需要交代。”

轻嗤了一声儿,夏初七只怕火烧得不够大。

若有若无的,她唇角又撩出一抹凉笑来。

“下官也就是说说而已,长孙殿下也不必为难。再怎么说,你们都是一家人,殿下你也难做,所谓,裙带裙带,有了裙带上的关系,那枕头风一吹,不什么事儿都过去了吗呵呵”

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赵绵泽难看的脸色,她心知火候已到。

“长孙殿下,下官告辞,再会。”

头也不回,她领着李邈,便大步从赵绵泽的马车边儿上过去了。那行路时的自信风流,不像一般男子,也不像一般女子,却是独有那一种不同于时人的自在,就仿佛那天地之间,唯有她一个人最为洒脱一般,不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龙子龙孙,她都不打在眼睛里

一直走到回头再也瞧不见马车了,李邈才松了一口气。

“你可真是胆大,你可晓得,今儿那席话,很容易掉脑袋的。”

摸了摸脖子,夏初七与李邈对视一眼片刻,吐了吐舌头。

“才不会,我还欠着赵十九的钱呢,他不会让我死的。”

看着她那小样儿,李邈哭笑不得。

“总之,楚儿,如今正是关键时候,我俩得小心些才是。”

夏初七心中一暖,揽了揽他的肩。

“放心吧,我懂得分寸。赵绵泽他”

“如何”

翻了个白眼儿,夏初七一叹,“不如何。”

承德院里很安静。

一安静,夏初七便知道,赵樽还没有回府。

他不在的时候,除了值扫的丫头太监,不敢有人在这里随意来去。当然,她除外。在外面淋了一身儿的雨,她与李邈衣裳都湿透了,回了屋,第一件事儿便是换衣服。

李邈比她害羞,换个衣服都躲着,看得夏初七直笑。

“你躲啥啊,我又不是男人。”

瞪她一眼,李邈犹自去了屏风后头。

耸了耸肩膀,夏初七扒光了贴在身上的湿衣服,套上了贴身儿的里衣,见李邈还没有出来,打了个呵欠。

“我躺一会儿啊,吃饭的时候再叫我。”

她得趁这个时候,好好在床上与周公琢磨琢磨,怎么样才能挑起夏巡与夏常,夏问秋与赵绵泽,夏廷德与东宫之间的矛盾京师的水啊,得越浑越好。

而最主要的,她的青霉素,该如何与赵樽说

注意力放在那些事情上,她心不在焉的撩开了被子。

下一瞬,她条件反射的“啊”了一声儿。

只见被窝里,爬满了长相各异的大小蜘蛛。

丑陋的蜇毛,八条腿像要结网似的,打着翻儿的在被子里蠕动

、第081米恶整小0公主

“啊”

一声尖叫划破了晋王府的苍穹。

昨日下得淅淅沥沥的雨是早就已经停了,悠悠的风绕在府中竹林芭蕉之上,颇有一些缠绵的滋味儿。可那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却又愣是在缠绵中添出一丝丝阴冷来。

很快,府中灯火大亮。

那尖叫声,是从梓月公主暂住的青棠院里传来的。

“楚七,快醒醒”

夏初七迷迷蒙蒙间,觉得耳边传来脚步声,又是李邈在推她的胳膊。可她起床气儿特重,懒洋洋地拨开她的手,又将被子往头上一盖,便径直睡过去,转瞬间,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儿。

“楚儿十九殿下叫你赶紧的过去。”

被子又一次被李邈不客气的拉开了。

“做什么啊天儿都还没有亮。”

打了个大哈欠,在影影绰绰的灯光中,夏初七不高兴地半眯着一双眼看李邈紧张的面色。

“出事了。”她说。

“出啥事儿了天塌了呀”夏初七不高兴地嘀咕。

“依我看啊,这天儿是真要塌了。”

轻哦了一声,夏初七又闭上了眼,“那赵十九不还活着吗放心,他个头高,天塌下来,第一个砸死他,放心吧啊。”

李邈哭笑不得。

迟疑了下,她看着面前懒得连手指头都爱动弹的小丫头,心下不由又多了一些疑惑,“楚七,那梓月公主的身上,竟然也生了你与阿娇说的那种红疹子。不仅脸上,就连身上都有,这会子在青棠院里哭得不行了,疼得死去活来的,这事儿是不是你做的”

“嘁”一声,夏初七仍是闭着眼。

“不关我事。”

“你昨日大半夜溜出去,当我不晓得”

揉了揉眼睛,夏初七睁开一只眼,嘿嘿一乐,“就知道瞒不过你。我的表姐啊,昨儿那些蜘蛛你没有瞧到吗谁让那个小丫头整我的我不过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育而已。”

“行了”李邈拍拍她,“就一小丫头,不懂事儿,打也打过了,收拾也收拾过了。现在十九殿下都已经过青棠院去了,差了郑二宝过来,说让你一刻也不要耽误,赶紧去。”

“叫我去又有什么用良医所不是还有孙太医么”

又打了一个哈欠,夏初七不合作的继续躺尸。

李邈心知她也是一个心性重的,为了那些蜘蛛,昨儿晚上都得没有吃饭,哪里能轻易饶了那个赵梓月

“楚七,再怎么说,你也得给十九殿下的面子,那梓月公主是他的亲妹子,这会子哭得都快岔气儿了,殿下一个大男人,拿她也没有法子呀即便唤了孙太医去,那也不方便,梓月公主是一个姑娘,身子怎么能让个男人看”

“好了好了,罗嗦婆。”

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夏初七瞄她一眼,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再故意磨蹭,穿好衣裳拎了医箱与李邈一同往青棠院赶。

那里灯火通明。

一盏盏琉璃灯,将整个青棠院给妆装点得金尊玉贵,却也是乱成了一团,外室有十几名丫头正在候召,走来走去有些紧张,而内室里头,在一殿熏香的温暖气息之中,小丫头们则是静静垂立,不敢吭声儿。只有那赵梓月一个人缩在棉被里,连头到脚的捂在里面,不敢出来见人,哭得呜呜作响。

“我没脸见人了,呜,没脸见人了。”

赵樽坐在一张雕花大椅上,面色还算平静。见到夏初七与李邈进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来了”

“爷。”

放下医箱,她屏气凝神地走过去,乖巧地向他行了一个礼,眼风儿却不时瞄向他冷峻的面孔。

昨儿从东宫回来之后,她还没有见过他。

只隔了一天,男人依旧是那个男人,尊华高贵,俊气无双。像是过来得匆忙,肩膀上披着的外袍浅浅搭着,慵懒从容得仿佛身上自带一种惑人的莹光,让人看了便移不开眼去。

“愣着做甚还不快去瞧瞧梓月”

他的声音不算温煦,却也没有常见的冷漠。他没有称公主,只说了赵梓月的名字。那语气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却像是平常丈夫对妻子轻轻的呵斥,带着一种莫名的,让人心动的撩拔。

“是。”

轻应了声儿,夏初七心下有如小鹿乱撞。

差那么一点点,她都想为了他,饶了那赵梓月算了。

可是,小丫头太欠收拾了。佛曰:不可饶

坐到榻前的凳子上,她语气温和的笑。

“梓月公主,下官奉殿下之命前来为您诊治,麻烦您先把被子给拿开,让下官观颜请脉可好”

“呜,我不要都怪你,肯定你就是这个鸡肠狗肚的小人害我的,你是坏人,你的心比蛇的手还辣”她呜呜咽咽的说完,候在她床边儿的小丫头青藤忍不住了,习惯地补充一句,小心提醒她。

“公主,是心狠手辣”

“对,你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坏人,十九哥哥,快给我把她赶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我讨厌他,讨厌他”赵梓月的声音,被被子一蒙,听上去格外憋闷,隐隐传来的哭声儿,实在是肝肠寸断,让人不免怜惜。

赵樽的眉头皱得更紧。

一张清峻尊华的面上,情绪莫名,只那双黑若点漆的眸子,闪着一点冷光。

“不想见到她,你就给我滚回去。”

哇啦一下,赵梓月哭得更厉害了,小身子在被子里直打滚儿,“我不要,不要,我与母妃说好了,我就要赖在你府里,我就是专门来祸害这个像蛇的手一样毒辣的小狐媚子的”

揉了一下额头,赵樽的头很痛。

立在床边儿的小丫头青藤,头也很痛。

她刚刚教过的成语,梓月公主可以转眼就忘。

可这也是赵梓月最为厉害的招数了,不管别人和她说什么,一句话,不懂,她就不懂。而且她的不懂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就那么单蠢,认了死理就只剩一根筋,据说就连当今的老皇帝拿他这个宝贝女儿的“无知”都没有办法。

赵樽撑着额头,目光投向了夏初七。

那眸子里的意思是“该你这个嫂子出手了”。

当然这句话是夏初七自己厚着脸皮脑补出来的。

想到这个,她脸臊了下,又正经了声音。

“梓月公主,下官现在数十声啊,你要再不把头伸出来,过了治疗病情的最佳时候,可就治不好了。那晓得治不好会怎样吗轻则毁容,重则殒命,不知道公主您想要毁容呢,还是想要殒命呢”

“啊”

又是一声带着哭腔的惊叫,赵梓月猛地一下掀开了被子。

一双包着眼泪的大眼睛,骨碌碌地瞪视着她。

“你说的是真的”

“下官从无戏言”是假的。

吸了下鼻子,夏初七眼睛瞪得大大的,小脸儿红通通一片,从额头红到了脖子,凡是露在外头的皮肤上面,都布满了红疹子,让她原本白皙面孔,变得十分可笑,就像一团长了红色芝麻的白糕点

夏初七第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敢嘲笑本公主”

赵梓月炸毛了

一炸毛,那面上“红点白糕”的样子更加可笑。

“不不不,下官是想说,公主的肌肤真是玉雕粉琢啊”

“你”

叉着腰身,赵梓月抓狂了。

这一抓狂,不仅夏初七,便是其他的一些小丫头也有些憋不住,那样儿实在太搞笑。可她们想笑却又不想笑,气得赵梓月咬牙切齿,分分钟都恨不得掐死了她才好。

“阿七”

赵樽低低唤了一声儿。

瞥了他一眼,为了顾及他的脸面,夏初七把笑给生生吃了。

“梓月公主,请容下官给您诊断一下”

她装模作样地拿了干净的巾帕覆在赵梓月的手腕上,大概那小魔女心里头害怕了,瞄了她好几眼,也不敢再吭声儿,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只是那张红点白糕状的小脸儿上仍有恼意。

“快着点,本公难受死了。”

“痛吗”

“当然痛,不然你试试”

“”

半垂着眸子,夏初七心里好笑得不行,可手上却是慢条斯理。请了脉,又观察面色,查看舌苔,翻来覆去地都捣鼓了一遍,才脸色凝重地蹙起了眉头。

“情况不容乐观”

“啊”赵梓月抽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赵樽也是低低问了一声。

心知他们都被自个儿的表情给唬住了,夏初七才放开了赵梓月的手,拿回那张巾帕,慢慢悠悠地放回了药箱里,才回眸看向那个英姿俊拔的男人,慎重地说。

“依下官看,是蜘蛛疹。”

双眸一睐,赵樽盯住她的眼。

“何谓蜘蛛诊”

夏初七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语气也是她做事时才有的冷静,一字一句解释得十分清楚,“蜘蛛疹又叫蜘蛛痣,不仅好发于面部,颈部及胸部,严重时还可遍及全身”

一番话说完,赵梓月微微张嘴,都忘记哭了。

“严重吗”

赵樽投眸过来,脸上有隐隐的担忧。

瞧着他这个样儿,夏初七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垂了下眼睑,她没有直接看赵樽,而是回头看了一下目瞠口呆的赵梓月,温柔且认真的问,“蜘蛛疹的形成,一般是因为人体受了蜘蛛身上的毒汁感染,请问公主,近日可有接触过蜘蛛”

她狐疑的样子,就像完全不知道似的。

赵梓月狠狠瞪着她,瘪着小嘴,眼睛里快要挤出水来了。

偷瞄了赵樽一下,她飞快地摇了摇头。

“没有。本公主才没有碰过蜘蛛”

“这样啊”

夏初七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沉吟着思考一下,又看向赵樽,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梓月公主不曾接触过蜘蛛,那么就只能有一个原因了。爷,当人体的雌激素水平增高的时候,也会发生蜘蛛疹,也就是说,公主她”

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堆,她又故意卖个关子。

“你快说。”赵樽压沉了语气,还算沉得住气,半点儿威仪都不少,只是从他紧绷的面色来看,也很是担忧。

干咳了一下,夏初七才道,“小公主她思情了。”

思情两个字说得隐晦,可大家都懂。她的意思就是说人家今年才十四岁的小公主赵梓月思春了,想男人了,想得都发疹子了。

“你胡说,胡说”

一时间,众人屏气,那赵梓月原就发红的脸,又是气,又是羞,又是恼,整张脸比那猴子的屁股还要红上三分。

“十九哥,她欺负人,我没有,我才没有。”

赵樽修长的手指微微一曲,敲了敲额头,没有理会赵梓月,只问夏初七,“你只说,可好治,又该如何治”

夏初七状似思考了下,才瞄了赵樽一眼。

“治是好治,只是此症即为蜘蛛疹,就需要用蜘蛛做药引,方能将诸药引向经络脏腑,去毒护体,使其不再复发。这也就是中医学上讲究的以形补形,以形治形的意思。”

“蜘蛛做引”

赵樽看她的目光,稍稍深了一点。

轻点了下头,夏初七眼风儿扫着赵梓月张大的嘴巴,还有一脸委屈的小模样儿,其实对她的气已经消了。可她也不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儿。这小魔女一日不制服了,她就一日不得消停。既然已经出了手,就得把她整服气。

“对,爷,所谓蜘蛛做引,就是用活蜘蛛入药,与其他药物一起熬煎成汤,一日服三次,只需要三日便可彻底治愈,不再复发。”

“好,去开方子吧。”

赵樽若有似无地瞄她一眼,微拧的眉头松了松,又凝神看向榻上的赵梓月,加重了声音,“等身子好了,马上给我回宫去,少在我府里惹事生非。”

“哥哥”

赵梓月扁住小嘴巴,吸着鼻子,眼泪哗哗的。

“我不吃蜘蛛,他肯定是骗人的,肯定是那个什么以齐国人的办法,用来收拾齐国人。我不要他的药方,我要找太医来治,我不吃蜘蛛”

小丫头青藤的脸又红了。

“公主,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赵梓月正在气头上,恶狠狠瞪了她一眼,“你闭嘴,本公主不就是说的这个吗不就是以齐国人的办法,拿来收拾齐国人你真以为本公主不懂”

“是。”

青藤住了嘴,夏初七望向屋顶,一屋子丫头全装死。

赵樽手臂肘在金丝楠木的椅子扶手上,揉了揉额头。

“有病哪能不吃药吃”

赵梓月的身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