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愣了一下,看着她那一副像被人抢了心爱之物的小表情,哪里又能不明白她的心思

“我自然没有亲见,但那是京师亲贵圈子里人所皆知的事情。表妹,这两日与你相处,我发现你也一个没有容人之量的女子,这性子往后是要吃亏的自古男子三妻四妾那是习俗,普通大户人家尚且如此,更何况十九叔他是皇子若是你不能接受早晚会与人共事一夫的命运,我劝你,还是早早断了那些心念才好。”

又受到教育了。

这回不是月毓,而是李邈。

一样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可夏初七却从她的言词间听出来了一个“也”字。

“表姐,难道你也认为女人该与男人平等”

李邈自嘲的一笑,神色冷然,“我可没敢那么认为,只是我这个人善嫉而不宽厚,自恃无法与别的女子共事一夫,所以此生便如此也罢了。谁说女子就得嫁人侍夫谁说一个人不可独活”

“表姐我好崇拜你。”

这话还真不是夏初七胡乱拍马屁。

在现代社会,姑娘家会有这样的观念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在这样的一个封建时代,像李邈能有这样子超前的心思,那可算相当不容易了。不靠男人,只靠自己,这份心思实在难得。

又喝了一口凉茶,她笑眯眯的翘着唇,走过去重重拍了下李邈的肩。

“女子当如是,唯牙刷与男人不可同用。”

“牙刷”

李邈不解地看过来,夏初七发现自个儿又飙了现代词儿,笑嘻嘻的正准备绕过去,外头就响起了一道敲门声儿。她道了一声“进来”,在嘻嘻哈哈的笑声儿里,两个姑娘便一起走了进来,一个瘦削婀娜的是先前在外头看河景的顾阿娇,一个胖乎乎的姑娘是见到她便笑眯了眼的梅子。

“楚七,梅子都想你了。”

多日不见,再次见到梅子夏初七也是很开心。

四个人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围坐在了方桌上,叙了几句家常,寒暄寒暄,除了李邈之外便纷纷露出喜色来。那梅子是个能说的,摆了好大一通废话,才想起来她的正事儿,急巴巴从拎来的食盒里,拿出两样东西来。

“楚七,爷让给你送过来的。”

“什么玩意儿”夏初七随口发问。

“这个好像叫甜豆花,爷说给你解馋。”

一个青瓷碗从食盒里端上了桌面,白嫩幼滑的豆花,冒着袅袅的热气,上头还淋了一层熬制过的红糖,粘而滑,软而糯,看上去便让人食指大动。

“太好了,好久没有吃过。”

她说的这个好久,是真的好久。

几乎隔了几百年的那么久。

那天晚上在清凌河边儿上,她曾经与赵樽说起过小时候爱吃这种甜豆花,是小贩们走街串户担着担子来卖的,很便宜,却很解口,甜丝丝的入口即化。夏初七是真馋那些食物,说起来都流口水,可她来到这个地方,却愣是没有见到有卖的,没有想到赵樽居然会让人给做了来。

尝了一口,真是很甜。

情不自禁的她心跳又加快了。

他虽然总是欺负她,可他等她也是真的不错。

先前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其实她这两日也想明白了。

还在清岗县的时候,她被关押在柴房里,梅子拿过来已经被他译注过的青囊书,元小公爷给她的银子数目,刚好是他给她诓去的那么多这些都表明了那次抓捕,不过是他放她离开的一个巧计罢了。

一盒玫瑰糕抵一碗甜豆花。

好吧,她先原谅他得了。

瞪着一双眼睛,见她吃得愉快,梅子也笑得开怀,紧接着,又从食盒里端出一样精美的小甜点来,“楚七,这一碗是蜜汁燕窝,也是爷特地吩咐厨房做来的,这可是难得的贡品血燕,爷说前些日子你受了惊吓,血燕性温,养阴滋补还养颜,又是养胎圣品,你用最合适不过了”

“噗”

养胎圣品四个字入耳,夏初七嘴里的甜豆花就差点儿喷了出来。呛了好几下才吞咽下去,她抹了一把嘴,极力想要表现得镇定一点儿,可两张脸皮子就像被人给放入了滚水里,烧成了一片。

“养胎”

李邈大吃一惊,顿时便失声问了出来。就连顾阿娇也是捂着小嘴,一副万万想不到的样子,指着她大惊失色。

“楚七,你怎会有孩儿了”

未嫁先孕在这个时代,可不如现代那么容易让人谅解,那真可以拉去浸猪笼了。当然,前提是她不仅未嫁,还没有名分。这会子同时接收到几束不一样的探究视线,夏初七呛得一阵咳嗽,那梅子却早已认定她是爷的侍妾了,不觉得有什么稀奇,过来替她拍着后背,眉眼间全是不解。

“你们都做什么什么眼神儿楚七肚子里怀着的是咱家爷的孩儿,那可是大造化”

“咳咳咳”夏初七咳得更厉害了。

“楚七,你怎么了”梅子越发不理解。

“没事没事,呛着了咳咳”

她随口敷衍着,怎么会不晓得,那什么“养胎圣品”的话正是某人要借机告诉她,不要随便想到“摔跤流产”之类的解决办法,那可是他的孩儿,万万掉不得的,还得养着看来赵贱人非得逼她服软不可。

要不然,她明儿拿点银子贿赂他算了。

不成,凭什么

想着头大,她招架不住李邈的刀子眼神儿了,“我出去,咳,那个溜哒溜哒,燕窝我等下回来再吃,那是好东西,正有利于我现在的生长发育,还可以增强免疫能力,美美容,养养颜,有助病后康复。对了,梅子,回头给你家主子说,这种贡品血窝,往后要每天来这么一盅就好了,不出三年,我指定能长成个水灵灵的大美人儿”

越紧张,话越多。

其实她真有这个毛病。

噼里啪啦说完一大堆,她夹着尾巴溜了出去。

因如今是在官船,一切从简,除了晋王爷住的那个区域不允许外人闯入,其余地方还是可以随便溜哒的。在晚膳之前,夏初七为了逃避被李邈和顾阿娇追问,在船上到处蹿了一圈儿,顺便欣赏了一下“两岸猿声啼不住”的万重山,结果还是不得不回到了舱中,对着李邈审视的目光吃了晚膳,“江风渔火对愁眠”了。

“说吧,怎么回事”

“甜豆花,还是燕窝”夏初七笑眯眯打着太极。

可李邈虽说只有十八岁,却真有大姐姐的范儿。

只瞥了一眼,便将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我说你的肚皮。”

“我的肚皮”夏初七心知躲不过,一叹,“哦,你说我怀孕的事儿啊”

“是。”李鹏对她轻松的态度,有些气紧。

“此事说来,一言难尽啊”夏初七敲了敲脑袋,踌躇着指了指自家的嘴巴,“我就那么一说,用嘴怀上的”

“用嘴”

李邈看着她,思考着,思考着,她那一张向来苍白得几近透明的脸,竟然慢慢的,慢慢的红了,红成了猪肝色,“你,你怎生,你怎生如此糊涂。”

咦,她脸红什么

夏初七莫名其妙,歪着头审视着李邈躲闪的目光,再然后,她领悟到了,慢慢的,慢慢的,她的脸也红了,双颊烧得滚汤她该说她这位表姐是思想前卫的糊涂人么难道她以为她说的用嘴怀上的是指的那个可嘴里哪能怀得上

古人的生理卫生知识真是缺乏。

她撸了一把脸,实在架不住这表情,准备实话实说,“表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其实我没有嘴哎,不是,其实我跟他没有”

“夏楚”

紧急之下唤了她的真名儿,李邈面色通红地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像刺儿一样盯过来,又是担忧又是感慨,急得眼圈儿都红了。

“我两个虽说爹娘都不在了,可我们也是好人家的姑娘,你怎么能怎么能三媒六聘都没有,你就把自个儿给他了如今有了身子可怎生是好,你本是赵绵泽的未婚妻室,十九叔他根本就不可能明媒正娶你回府,甚至连给你一个正经名分都做不到。你这个人,看着这么精明,怎么能干出这样的糊涂事”

被她伤心绝望的话给说愣了,夏初七瞠目结舌,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以对。李邈看着她的表情,大概怕话太重了把她给伤了,捋了下头发,又叹息了一声。

“你不是这样不知检点的姑娘,是他逼迫你了”

尴尬地笑了下,夏初七从她那几句严肃的话里回过神儿来,没好气地瞪了李邈一眼,“表姐,你太看得起我了,他哪能逼我”

“也是那究竟怎么回事”

被她那“怀疑”的眼神儿一瞅,夏初七快哭了。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如果她与赵樽在一起,吃亏的那个人一定就是赵樽啊头皮麻了麻,她翻了个大白眼。

“表姐啊,我跟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啊。我也没有怀孕,我那就是那么一说,用嘴说出去的,不是用嘴怀上的,你都想到哪儿去了这这这你这个思想也太前卫了。”

李邈被她这么一说,脸更红了。

听完了前因后果,她静静看着夏初七,仍是幽叹不已。

“楚七,你与他是不可能的,得拎清了你的身份啊。”

“我知道了,表姐。”

这天晚上,夏初七睡得不是很安稳。

因船舱吃紧,她与李邈和顾阿娇三个人挤在一个小屋子里,听着外头官船驶过水面时的拍打声,迷迷糊糊的觉得这艘船永远不要驶到应天府,该有多好。她不用去面对那些人与事,在船上赵樽就是老大,没有任何人敢说三道四,长长久久的过下去,都是现世安稳。

而回了京师

一切都将会变得复杂。

她也像李邈一样,有一层底线不可触碰。她不可能为了赵樽就去将就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而他却不可能为了她打破这个传统。更何况,即使他本人愿意,那个老皇帝,那宫里的贡妃娘娘也不会愿意,早晚得宰了她不可。

从古到今不能得到祝福的婚姻,结果没几个好的。

夏初七一觉醒来,还没想好如何“回报”赵樽,以达到“流产”的效果,官船已经行至一个埠头停了下来,好像需要补给。她趴在窗口往外看了看,只见埠头上不少赶渡的人,而四周的民船纷纷避让,在见到船只上插了晋王殿下的旗幡时,埠头上又是跪拜了一地

这感觉,让夏初七突然有点懵圈儿。

她适应能力很强,也总见到别人跪他,可她却很少跪,也不习惯跪人,但每每看见这样声势浩大的跪拜,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楚七,爷找你。”

梅子进来的时候,她还窝在床上发愣。

得了主子爷的命令,又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她不好耽误,匆匆爬起来洗漱完收拾好自己,便随了梅子过去。路上问了下,梅子简单告诉她说,爷今儿一早就收到了拜帖,有几位绕道巴州府入京述职的官员,昨晚赶了一夜才追上爷的船,今儿死活要上船来拜见爷,让她过去。

有人来拜见他,她去做什么

夏初七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人,只觉得江山呼呼的风大。两个人一路行来,她还没有走近昨日那处船舱,便看见赵樽从里头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郑二宝和月毓,那两个人都低垂着头,恭敬而小意。只有那位主子爷高冷雍容,清冷无情的眼神出奇的冷峻。衣袍迎风袂袂,被江上波光一映衬,越发显得风姿尊贵。

都说权势是男人魅力的重要提升,在很多时候甚至可以划上等号。就这么一瞅,夏初七完全同意了这个观点。

赵樽确实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江边风大,怀着身子,不要站在风口上。”见到她,赵樽沉稳的脚步顿了下,冷眸里的威严少了几分,却是向她伸出手来。

“”

夏初七很想瞪他一眼。

可惜,当着月毓的面儿,想到自个儿昨儿说的话,她又不得不把一口老血给咽了下去,一只手假装捂在小腹上,一只手搭在他的掌心里,完全一副受宠狐狸精的小模样儿。

“爷叫楚七来,不知有何事”

低头瞄了她一眼,赵樽并没有马上回答。

可就在那停顿的一瞬间,夏初七却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眸底的一抹迟疑。

“见一个人。”

轻“哦”了一声,她没有再追问。

不管是见什么人,要躲也是躲不了的,赵樽既然让她去见,那她就去见好了。即便是熟人,既然他都不介意,她又何必介意那许多

这艘官船实在很大。

入得膳食舱时,侍婢们已经麻利地摆好了饭菜。

有几个身着大晏官服的人坐在里头等候,一见到赵樽,便恭敬地行了叩拜礼,等双方都虚与委蛇的客套了几句场面话再次入坐的时候,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年轻男子,目光突然一惊,愣愣地望向了赵樽身边儿的夏初七。

果然是熟人。她叹

那男子不过二十几岁的光景,身形修长,浓眉大眼,五官长相虽不如赵樽那么完美得令人无可挑剔,却也有另一种权贵公子的潇洒之态。

夏初七淡淡的看着他,轻挑了唇角不吭声。

而他的眼神儿,从疑惑到吃惊,也不过转瞬又恢复了常态,嘴上客套着,别开脸去,对赵樽行了一个子侄辈的礼数,才含笑道,“殿下,此次走得太急,子苏只略备了一些薄礼,还请殿下不要见怪。”

“子苏客气了,本王不敢收授,那不合礼数。”

“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巴州府当地的一些土特产。此次子苏奉陛下之命前往蜀黔两地开路置驿修桥平险,实在抽不出空来置办。前几日,听说殿下官船从巴县赴京,这才巴巴追上来,还望殿下笑纳。”

赵樽点了下头,示意郑二宝收下那些土特产,突然又低下头来,看了一眼面色淡然的夏初七。

“阿七,这位是魏国公府小公爷夏常。你替本王去斟一杯酒。”

“是,爷。”

对这个太过肉麻的称呼,夏初七只眉头跳了跳,便不当一回事儿,起身面色如常地斟酒。却把那个夏常搞得一脸的迷惑。

原本他刚才见到夏初七是有些震惊和怀疑的,可如今看面前这二人如此坦然的样子,他却是有点不太敢确定她是不是夏楚了。好在,不管心里头如何敲着鼓,他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情绪化,还主动起身作揖。

“不敢不敢,殿下有礼了。只,这位小公子是”

“是本王新收的”赵樽淡淡的瞄向夏初七,一只手慢慢的覆上她握着酒壶的手,暧昧的拍了拍,在夏常面露尴尬和夏初七心里猛跳的时候,他却没有说出“侍妾”两个字,而是淡定地说。

“良医官。”

暗松一口气,夏初七很想掐死他。

如此正经的场合,他也能故意吊着胃口整她。

他真是不怕人说

看着夏常明显错愕的表情,还有不停在自个儿脸上打量的眼光,夏初七轻咳了一声,淡定地看过去,抿了下嘴,学着男人那样抱拳作揖。

“不知这位小公爷看着小子做什么小公爷长得玉树临风,小子却容颜丑陋,只怕会污了贵人您的眼睛,还请小公爷大人大量,收回您的贵眸,免得让我家爷误会了才是。”

被她这么一呛,夏常的尴尬多了几分。

“不好意思,子苏失礼了。还没请教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我家爷的人,姓甚名谁是你能随便问的么”夏初七挑了下眉头,对现在魏国公府的人绝对没有什么好气儿。不过,她说话虽然呛,却句句都在拍赵樽的马屁,而且呛人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从容的笑意,愣是让那夏常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生生给愣在那里下不来台。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默了一小会儿,待那夏常臊得脸都红到耳根了,赵樽才淡淡地扫了一眼席间同样尴尬的几位官员,语气平静地道:“本王这名良医官会医术,善谋略,精通兵家杂学。与本王兴致相合,结为莫逆,平时让王本惯得没了礼数,诸位大人不要与他一般见识才是。”

什么叫着厚黑学

什么叫做死不要脸

在赵樽身上,夏初七算是体会到了这两点。

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掺言,却听见“吁”的一声儿,席上的几个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纷纷对她表示了赞美之意。

那个夏常脸上的臊红还没有退去,却也只能顺着台阶往下溜,“原来这位小先生竟是如此有大才的能人,到是衬得我等实在粗鄙不堪了。要是有机会,还得请小先生指教一二。”

夏初七笑眯眯的,一脸天真地说:“小公爷过奖了,只怕本人指教不上你啊,就你这资质,一看便愚钝之人,习医不成,兵家谋略那更得是智者所为,与你不太相匹,到是那种吃喝嫖赌之杂事,我看你应该挺能。”

夏常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他们这些人,哪里见过如此不懂礼数的人

人家与她客套几句吧,她却是半点都不客气,直接往人的心窝子里戳,实在让人生恨。可偏偏她又是赵樽的人,即便心里窝着火儿,又拿她没有办法。

“阿七。”赵樽眉心跳了下,才慢慢悠悠的道,“不得在小公爷面前放肆。”

“是,主子爷,阿七知错了。”夏初七低眉顺眼的回答着,看着那夏常被呛得青一下白一下的面色,心里真真儿解气。她何尝不晓得赵樽的用心,不过是与她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演戏罢了。

想想他这么好,她索性马屁拍到底,不顾旁人在场,犹自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替他松着肩膀,那小意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温柔妇人,哪里还有刚才像个小子一样的伶牙俐齿

“爷,你身子骨可好些了”

赵樽唇角再抖了下,按住她放在肩膀上的手,牵了她过来坐下,又淡淡道,“先头不是说肚子饿了,快坐下来吃,这几位大人都是自在人,不会与你计较,你不必如此。”

夏初七“哦”了一声,像是“不好意思”的坐了下来。

如此一来,那些原本“计较”的人,却是真真儿不好计较了,又重新开怀畅饮了起来,一句一句扯东扯西的都是在拍赵樽的马屁。

但是经过这一番,夏常肚子里头的那些怀疑与震惊,也因了赵樽与她的自在与随意,反而落了下去。

一来经过了两年时间,原就是正在长身子的年纪,那夏楚不论是身形还是五官都有一定的变化,尤其在夏初七刻意的修饰和换了男装之后,认真说起来变化也很大,只不过略略有些相似罢了。要不然,之前李邈也不会三番两次的试探,直到见到了桃木镜才敢相认。所谓女大十八变,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

二来按大晏的官位制度来说,王府良医官得由太医院推荐后,由史部来铨选,最后还有一关,必须由

...

章节目录

且把年华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且把年华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