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希力霞在恐拜火背上艰难地点头。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顺着后轮胎爬到后车门旁等待机会。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已经没有力气在车外边乘坐汽车旅行,他们只能进入汽车。

  “看咱们的运气了,如果乘坐出租车的人不从这个门上车咱们就完了。”恐拜火说。

  “最好这个人不光从这个门上车,他还是第二波长。”王希力霞还有幽默的力气。

  一行3人乘坐这辆出租车,除了司机的车门其余3个车门全开。

  恐拜火用最快的速度趁乘容上车的机会背着王希力霞进入出租车。他们隐藏在后座的缝隙中。

  出租车行驶。

  “但愿是去机场。pp王希力霞有气无力地说。

  “会的。”恐拜火自信。

  出租车到了火车站。

  乘客们付费后下车。司机发现一位乘客的皮包掉在车座上,他打开皮包的拉链,里面有不少钱,他的眼睛一亮。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几乎是同时接收到司机身上的电磁波改频后发射出的第二波长,他们欣喜若狂。

  然而好景不长,那司机下车追丢包的乘客去了。

  等他回来时,第二波长又变回到第一波长了。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大失所望。

  新上车的一位乘客去机场。

  出租车驶上高速公路。

  恐拜火看着饥饿的恋人,他恨这个出租车司机,恨他的波长,恨他见死不救。

  出租车抵达机场时,王希力霞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心急如焚的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下了出租车,他寻找能到达停机坪的交通工具。他不可能背着王希力霞走到停机坪,他的身体状态也进入昏迷的临界点。

  一辆画着航空标志的食品车出现在恐拜火的视野中,他断定这辆车是给飞机送食品的,他决定搭乘这辆车去停机坪。

  食品车的速度很快,恐拜火只有让车轮从自己身上轧过去时碰巧自已在轮胎的凹处从而实现贴在轮胎上与车同行。这种方法的成功率是50%,因为轮胎上的凸凹处各占50%。

  上帝总算关照了恐拜火一次。

  恐拜火拼尽全身力气使自己和王希力霞贴在飞转的轮胎上,直至汽车停在飞机旁。

  飞机是飞往布鲁塞尔的,恐拜火寻找的食物好像就在布鲁塞尔!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艰难地攀登舷梯,他用了整整两个小时。

  当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登上飞机时,飞机的发动机已经蠢蠢欲动了。

  机舱屏幕上的空中小姐在教乘客怎么穿救生衣。

  恐拜火和王希力良藏在一个座位下边。

  王希力霞苏醒了一回。

  “咱们快有饭吃了。”恐拜火给王希力霞打气,“这架飞机直飞欧洲布鲁塞尔。”

  “真的?咱们就快结婚了?”王希力霞微笑。

  “是的。”恐拜火说。’’

  飞机起飞了。机长绝对想不到他驾驶的飞机上有两位不速之客去欧洲杀人和结婚。

  空中旅行是漫长的。空中小姐不厌其烦地通过往乘客肚子里灌输食物以达到转移乘客对时间的注意力的目的。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更需要食物,这飞机上没有他们能吃的食物。饿肚子的生命看别的生命吃饭是残酷的场面。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着陆。

  王希力霞又昏迷了。恐拜火也快不行了,是爱情支撑着他。食物发出的第二波长越来越强烈,这表明食物与恐拜火和王希力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离开飞机,向食物逼近。

  终于,在布鲁塞尔一家饭店的客房里,恐拜火找到了食物。

  食物是一个军人,一位比利时空军将领。

  他正坐在房间里,面朝窗外发呆。

  恐拜火咬着牙不让自已倒下,他先将王希力霞放在地毯上,他爬上空军将领的脚脖子……

  将领倒下了。不是倒在战场上。

  恐拜火推醒王希力霞。

  奄奄一息的王希力霞大口大口吸吮香喷喷的血,她的体力在迅速恢复。恐拜火也大吃特吃,他在生命结束的前一秒钟起死回生。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在空军将领的尸体上酒足饭饱后,他们默默地看着对方。恐拜火的眼睛里是火焰,王希力霞的眼睛里是水流。

  他们盼望已久的时刻来了。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在布鲁塞尔一位将军的尸体上完婚。他们的身体里流着人类的血。人类的血促成了他们的婚姻。

  恐拜火目睹了王希力霞生产的全过程。

  那是他们的孩子。

  恐拜火成为52个小杀人蚁的爸爸。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指导孩子吸将军的血,孩子们一边喝一边放肆地发育。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再次聚餐,补充刚刚消耗掉的能量。

  “孩子们,咱们可以离开他了。”恐拜火看了一眼将军,对小杀人蚁们说。

  “我们去哪儿?”一只孩子问爸爸。

  “凭自己的本事去找食物,去找配偶,去享受生命。”

  恐拜火教导孩子。

  小杀人蚁告别爸爸妈妈,各奔前程。

  王希力霞深情地注视着恐拜火。

  恐拜火还想再和王希力霞生孩子,他们必须再喝人血。他们开始寻找新的第二波长。

  被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杀害的比利时空军将领被警方认为是自杀身亡,他涉及一起受贿案最近正被调查。他参与向意大利阿古斯塔直升机公司提供4亿美元的订单而从中受贿500万美元。

  他是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救命恩人。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从此时来运转。有一次他们上了一辆出租车,那出租车司机刚好宰了一回乘客,第一波长改为第二波长。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近水楼台地喝了他的血,然后交配,然后生育,然后再喝血,然话和孩子告别。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终生厮守实行一夫一妻制。他们共喝过94个人的血,生育了大约5000只孩子。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死在美国华盛顿市白宫旁的草坪上。经验告诉他们总统府的食物普遍很丰富。可惜他们功亏一篑,没有走到。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死得幸福,他们是在同一秒钟跨进另一个世界的。

  11

  随着地球上被神秘谋杀的人与日惧增,随着死亡人数突破’20万大关,随着无数警察人类再也坐不佳了。

  枪支弹药市场生意火爆,就连对枪支控制最严格的国家的政府也不得不对老百姓买枪防身开绿灯。世界上所有大公司几乎都兼营枪支弹药。

  被神秘谋杀的人遍及每个国家每个城市每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人们发现,除了监狱里的在押犯没有被谋杀的记录外,包括狱警在内的地球上的所有职业都有人被神秘谋杀。

  没人愿意通过当犯人避难。

  每个国家都成立了“反神秘谋杀特别警署”,专门从事对神秘谋杀的帧破,各国反神秘谋杀特别警署署长无一例外成了白痴的同义词,

  全球作为神秘谋杀嫌疑犯被拘捕的人数逾10万,无数家庭蒙受不白之冤。

  人们对神秘谋杀的恐惧大大超过了对艾滋病的恐惧,有媒介称神秘谋杀对人类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人们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会丧失自己的生命或亲人的生命。人人自危。下面是1996年4月4日在全球1分钟内被杀人蚁谋杀的所有人的简历。’

  她叫庞娓,45岁,在家中的卫生间里被杀人蚊杀害的。庞娓是中国大巴山中一个三等火车站的货运员。她小时候是坐在箩筐里同父亲逃荒从河南来到这里的,童年的穷,她终身难忘。她所在的车站地处贫困边远地区,当地几乎唯一的资源钡矿石只能通过这座小车站运出去换钱。’货多车少,于是行贿成了货主们竞争车皮的手段。

  当庞娓第一次接过货主塞过来的50元钱时,她的脸红了。随着受贿次数的增多,她渐渐习以为常了,以致于发展到货主不给她贿金休想发货的地步。

  庞娓的钱越来越多,她舍不得花,她要给孩于留着,她要让自已的孩子过富有的生活,坐汽车不坐箩筐。

  庞娓爱子如命,她装修房子时单单将孩子的房间留出来不装修。她从一家权威刊物上得知,所有装修材料都是化工制品,都会在漫长的岁月中散发出各种对人体有害的有毒气体。成中人生活在这种毒气环境中尚可以苟延残喘,最要命的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正处于发育生长身体的关键阶段,生活在装修的房间里会对他们的身体发育制造各种障碍,尤其影响智力和性功能,导致不育症。这是发达国家的科学家经过多年研究得出的结论。

  庞娓让自已的孩子生活在天然的房间里,她不允许任何有毒气体伤害自己的孩子。

  庞娓被杀人蚁杀害后,她的孩子痛不欲生。

  彼得☆恩德勒是美国一家大公司驻欧洲的经理,他在负责筹建一座大厦时,接受了建筑承包商的贿赂。建筑商还免费为被得·恩德勒装修了别墅。

  杀人蚁在被得·恩德勒的汽车里结束了他的生命。

  夏静从小就做作家梦,没想到他从大学中文系中业后却什么也写不出来。于是夏静开始剽窃别人的作品,剽窃的手段比较高明。他有不少同学在出版社当编辑☆于是他就搜集别人的作品编成选集,自任主编,送到出版社出版。他先后“主编”了《中国优秀小说选》、《东三省散文精粹》、《华北童话10家》、《特区诗歌撷英》、《京都市并小说荟萃》….☆夏静是在写中台前被杀人蚁屠杀的。其状惨不忍睹。

  阿明,屈伦贝格是德国奥源尔公司的高级职员,他在几年内收取了基思市一家电气公司的120万马克的贿赂。他拥有8处私人住房。他是在自已的私人游艇上被杀人蚁杀戮的。他的妻子有孕在身。

  李月喜是中国一个居委会的主任,他在国家征用该居委会所辖的7个村民小组的土地期间,将国有水库面积、国有荒地和国有公路作为居委会土地报征,冒领国家各种补偿费160万元。李月喜将这些钱大肆挥霍侵吞☆他的第二波长极为强大☆以致于他一个人就招来了7千只蚂蚁分享他的血,还造成一场罕见的杀人蚁大战。

  莱思·戴维斯是美国亚特兰大市的一名警察,他多次接受毒贩子的贿赂款然后为毒贩子提供方便。他和毒贩子使用大哥大联系,帮毒贩子转危为安。杀人蚁在一家酒吧食用了他。

  西莫内是驻扎在米兰的意大利军队的一名上校。西莫内负责本部队所有官兵的军鞋的订购。一家公司为得到这笔利润可观的生意,向西莫内

章节目录

杀人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郑渊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渊洁并收藏杀人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