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贵,值很多钱。”恐拜火说。王希力霞打量这辆汽车,她看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王希力霞问。

  “我喜欢观察人类,喜欢听他们说话。真正的美食家对食品要有研究。”恐拜火说。

  “光会吃不算美食家?”王希力霞问。

  “当然不算。必须充分了解吃的对象才算美食家。”恐拜火说。

  “我也要当美食家。”王希力霞要走与夫君志同道合的路。

  “咱们一起当。”恐拜火说。

  有脚步声接近这辆汽车。掏钥匙声。

  “不好,这车要开』咱们快走!”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知道在汽车行驶时呆在车外边很容易被甩下去,她和恐拜火急忙往车下爬。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汽车发动了。巨大的发动机声震耳欲聋。

  “抓紧!”恐拜火大声告诫王希力霞。

  王希力霞死死抓住螺钉。

  汽车进入行驶状态,它经过一条很陡的坡路后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一会儿它会开得很快,你一定要抓住!”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王希力霞点头。她心里挺害怕。她不想死,更不想和恐拜火分离。

  汽车果然越开越快,有时还夹杂着颠簸。

  有一次王希力霞差点儿掉下去。

  恐拜火死死抱位王希力霞。

  就在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体力渐渐不支时,汽车遇到了交通阻塞。

  恐拜火松了一口气。

  “咱们离开它。”恐拜火说。

  “它现在不会开?”王希力霞心有余悸。

  “好像是挺严重的堵车。”恐拜火说)“咱们动作要快。”

  王希力霞跟在恐拜火身后离开了那颗螺钉,他们顺着车轮下到地面。

  四周全是停滞的汽车,司机们于个个气急败坏地伸长了脖子向前看。

  “咱们得穿过3条车道才能到路边,快!在路中间很危险。”

  他们开始用奔跑的速度向路边移动,没人注意他们。

  “从车下边走。”恐拜火给王希力霞领路。

  当他们刚刚钻进路边的草丛,汽车开始缓慢地向前行驶了。

  王希力霞精疲力尽。

  恐拜火为她按摩。

  王希力霞注视着恐拜火,

  她想现在就嫁给他,可惜不行。

  “咱们去找食物吧?我不累了。”王希力霞对恐拜火说。

  这也是恐拜火盼望的事,他也想尽快娶王希力霞。

  “咱们现在找目标。”恐拜火说。

  他们同时打开身上的“雷达”,搜索人体电磁波第二波长。

  “我找到了一个。”恐拜火宣布。

  “我也找到了一个。”王希力霞几乎同时声称。

  经过核对,他们发现的是同一个人。

  “挺远的,咱们走。”恐拜火说。

  “走。”王希力霞对婚姻的渴望超过了对食物的渴望。

  “停在前边那个公共汽车站的公共汽车是开往目标的方向的,咱们搭公共汽车去。”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跟着恐拜火穿越草丛向公共汽车站靠拢。

  车站上有不少人在等车。刚才那辆车已经开走了。

  “咱们爬上那条绿裤子,让她把咱们带上车。”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他们离开了草丛,顺着地砖的四线接近那条绿裤子。

  两只杀人蚁爬进绿裤子,他们藏在裤子里边等候公共汽车。

  “这人要是第二波长就好了。”王希力霞说。

  “我也奇怪,人类成员中干吗第一波长比第二波长多呢?”恐拜火认为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公共汽车进站了。

  绿裤子上车。

  “她如果下车,咱们就马上离开她,除非她在咱们要下车的站下车。”恐拜火说。

  “这车上如果有食物就好了。”王希力霞结婚心切。

  恐拜火搜索了两遍,车上没有一个人的电滋波是第二波长。

  “别着急,不出意外,咱们今天就能找到那个人。”恐拜火安慰王希力霞。

  绿裤子开始向车门处移动。

  “她要下车。咱们离开她。”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顺着那女士的鞋下到车的地板上,地板上全是鞋。

  “咱们到车门旁去,下车方便。”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一边躲鞋一边朝车门行进。车上没有任何人知道近来震动全球的神秘谋杀的杀手和他们同车。

  经过6次停车后,恐拜火告诉王希力霞下一站下车。

  王希力霞也测出了下一站距离目标最近。

  一双旅游鞋来到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身边。

  “咱们跟他下车。”恐拜火判断旅游鞋要下车。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爬上旅游鞋。这是一双高档旅游鞋,鞋身上布满了耀武扬威的图案和色块。

  “正好适合咱们隐蔽。”恐拜火找了一块和自己的肤色差不多的领域作为权宜之地。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靠在一起。

  汽车进站了。车门大开。

  旅游鞋下车。

  “抓紧!”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旅游鞋走路的速度很快,还时不时伴有踢踏动作。王希力霞死死抱住一根鞋带。

  旅游鞋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生理功能告诉他们旅游鞋的运行方向和他们物色的食物所在地是一致的,他们要搭旅游鞋的车,直到他改变方向。

  第二波长越来越强烈了,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快到了,坚持住!”

  王希力霞抱着鞋带点头。

  旅游鞋突然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快跳下去!往外侧跳,别被他踩着。”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不笨,她利用鞋带的晃动产生的惯性跳离旅游鞋。恐拜火随后跳下来。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躲在路面的一条缝隙里,无数双巨大的鞋从他们头上踩过。

  “那旅游鞋要是再往前走一会儿,咱们就到了。”恐拜火说。

  “我已经饿了。”王希力霞说。

  “我也是。”恐拜火说。

  “咱们走。”王希力霞给恋人鼓劲。

  他们朝食物定去。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跋涉,恐拜火和王希力霞进入了食物的家*他们极为兴奋,吃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可以结婚了。

  这是一个比较简陋的家庭,家里只有食物自己,食物是个30岁左右的男人。

  王希力霞深情地注视着恐拜火,她珍惜这婚前的时光。

  恐拜火也是。

  没有一句话。

  “咱们开吃吧?”恐拜火没有说开婚。

  王希力霞轻轻地点头。

  他们手拉手朝食物走去。

  就在他们接近食物的时候,那人突然站起来,他开始在屋里来回走,使得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无法在他的身上登陆。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上去给他注射。”

  恐拜火对新娘说。

  “当心。”王希力霞关照新郎。

  恐拜火寻找爬上食物的机会。

  食物发出的第二波长刺激着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的食欲。

  在一次食物经过恐拜火时,恐拜火试图抓任食物的鞋,他没成功,还险些被踩伤。

  “等他停下来再吃吧。”王希力霞对恐拜火说。

  “我能上去。”恐拜火不想等了。

  食物走进另一个房间,他从床下拿出一个纸包,放进皮包里,打开家门走了。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傻眼了。

  “没关系,咱们在这』L等他。这是他的家,他必须回来。”王希力霞安慰恐拜火。

  “反正也不用跑路了,咱们就以逸待劳吧。”恐拜火说。

  他们在食物的家等食物。他们靠聊天打发时间和饥饿。4个小时后,食物终于回家了。

  令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惊讶的是,食物出去土趟后不是食物了。

  他身上的第二波长改成了第一波长!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面囱相舰,他们有天旋地转的感觉。

  原来,这食物昨天头一次受贿,今天经过一番心灵搏斗,刚才他将贿金退了回去。

  他捡了一条命,却险些断送了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恋情和生命。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有气无力地搜索新的目标。恐拜火埋怨自己刚才没有抓住机会,到嘴的食物让他跑了。

  他们发现离他们最近的食物在欧洲,附近的食物都被同胞吃光了。

  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

  “去吗?”恐拜火问王希力霞。

  “去。”王希力霞知道自己必须嫁给恐拜火,她找食物不是为了吃,是为了嫁恐拜火。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开始奔赴欧洲,

  他们祈祷这个食物千万别改变波长。

  去欧洲必须乘飞机。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支撑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那个泯灭了他们的希望之火的人。他们下到一层时,王希力霞走不动了。

  “我背着你去欧洲。”恐拜火说。

  “你自己去吧,不要管我了。”王希力霞说。

  恐拜火不说话,背上王希力霞就走。

  王希力霞趴在恐拜火身上,她觉得自己不惨,相反很幸福。

  这是真正意义的旅行结婚。

  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

  “咱们听天由命吧。”恐拜火决定上这辆出租车。
<br/

章节目录

杀人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郑渊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渊洁并收藏杀人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