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她们洗…我还在听说一位女生看《金瓶梅》后找她谈话假装爱护她假装批评她其实后来我当西门庆她当潘…”

  经验中富的姜探长看出副教授的智力和胆量不足以使他成为杀害市长和于晨益的凶手。“把他移交轻案组。”姜探长低声对手下说。

  局长平均30分钟询问一次破案进展。

  “放了姘妇,跟踪她!’’姜探长无计可施,只好出此下策。

  姘妇离开了警察局。

  姜探长率手下驾车跟踪。

  姘妇到电视台上班,就跟什么事没发生过似的。

  “她一点儿也不悲痛。”手下提醒姜探长。

  车载电话响了。局长通知姜探长报纸和电台电视台开始大肆渲染市长被谋杀。有一家电视台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于晨益的命案,他们已经开始把两件案子联系起来报道,并将这种死法定名为“神秘谋杀”。

  “抄她的家!”姜探长急了。他现在只能打市长姘妇的主意。手—下去开搜查证。

  姘妇有3个住处。搜查的结果除了大笔现金没发现任何线索

  —天过去了。破案没有进展。

  当天夜里11点,又一人遭神秘谋杀。被害人是一家税务所的副所长。女性。

  姜探长在检查了作案现场后认定3次谋杀均系一人所为。

  新闻界开始连篇累牍地报道中市出现的神秘杀手,一时间人心慌慌。

  警察局出动所有警力上街蹲守。

  姜探核知道,如果3天内他破不了案,他就该滚蛋了。然后是局长滚蛋。

  “你们都出去,我自己呆会儿。”姜探长对手下说。

  现在是凌晨4点。姜探长独自苦苦思索。

  奸杀仇杀谋财害命都不是,凶手到底要干什么?故意绘我出难题?是我的仇人干的?姜探长开始给自已的仇人排队。

  在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都会出现误区。

  杀人蚁的数量在飞速增长。姜探长在自己的仇人中寻找凶手。

  清晨,所有生活在本市的姜探长的仇人都被拘留了。

  正当姜探长逐个提审无辜良民时。手下传递给他的一个噩耗使他确信自己必须卷铺盖滚蛋了。

  某大国议员在本市访问时于今日凌晨在他下榻的饭店惨遭神秘谋杀。

  “我×你妈”姜探长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凶手,“有种你来杀我!”

  外国议员被杀害时,姜探长的仇人全都在拘留所里羁押。事实证明他们是清白的。

  “…姜探长开始给局长的仇人排队。’

  被害外国议员的国家不干了,他们发来强硬的外交照会,要求在24小时内破案。24小时破不了案他们将派警员来破案。

  姜探长在外国议员被杀害的现场发现了跟务员的指纹,他拘留了服务员。抄家。依然一无所获。

  外国议员身上的血几乎被凶手全抽走了。

  “查全市所有医院豹血库的入库单!”姜探长急中生智。

  “凶手一定是医生!’一名手下提醒头儿。

  “把全市所有有前科的医生都抓起来!”姜探长不能允许再有人被杀害。有前科的医生被拘留后神秘谋杀愈演愈烈。

  限期一过,趾高气杨的外国警官来了。

  姜探长垂头丧气地遵局长之命驾车到机场接外国警宫。。

  外国警官坐姜探长的车踌躇满志地行进在高速公路上,好像一停车罪犯就恭候在车门旁束手就擒请他们掏手拷。‘

  姜探长一路冷笑。他等着看外国同行的笑话。。

  外国警官在议员的尸体旁转悠了10个小时,一个比一个束手无策一个比一个显得弱智。

  该国政府警告国民不要去那个议员被杀害的国家旅游。全世界的媒介玩命报道神秘谋杀扫荡那个国家,劝告活着的生命最好不要去那个国家冒脸。

  姜探长和警察局长都被迫辞职了。

  在短短的一个星期里,这座城市共有38人死于神秘谋杀。

  恐怖导致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商店停业。

  防盗门脱销。当中家报纸说被神秘谋杀的人家里都有防盗门后,人们争先恐后拆除防盗门。…

  直到外国开始出现神秘谋杀,外国媒介才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转而骂本国的警察是饭桶。

  姜探长的离职使他省去了为联合国秘书长的仇人排队的麻烦。神秘谋杀开始肆虐全球人类。,无数杀人蚁乘坐飞机乘坐火车乘坐轮船乘坐汽车奔赴世界各地觅食。

  国际刑警傻呆了。用同一种手法在相同的时间里在世界各地杀人,罪犯只要死者的生命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这不是向国际刑警示威是什么?

  黑手党被列为第一嫌疑犯组织。

  有一个颇有名气的国家的一位颇有名气的部长在会议期间去卫生间方便,他再没像以前那样从马桶上站起来。杀人蚁残忍地在厕所杀害了他。而他的女儿明天结婚。作为父亲,他是婚礼的第三号人物。他最爱女儿。女儿的婚礼足足筹备了两年。部长在6年前受过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贿,金额为500美元。此前此后他都是清白的。尽管他的第二波长较微弱,8只杀人蚁还是不远万里乘坐国际航班赴宴品尝他的鲜血。

  惨剧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国家死亡人数与日俱增。每天都有人失去亲人。

  人类惶惶不可终日。’

  经费捉襟见肘的联合国居然悬赏1000万美元给提供神秘谋杀线索的人。

  全球的警察终日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10

  恐拜火是一只雄性杀人蚁。他是在一位副总统的尸体上出生的。

  王希力霞是一只雌性杀人蚁。她是在一位局长的尸体上问世的。

  他们都是喝人血长大的。杀人不眨眼。

  王希力霞第一次和恐拜火见面是在一家大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她的父母在一位局长身上缔造了她,又为她提供了滋养生命的第一滴人血。

  她在饱餐人血后身体迅速茁壮成长,她告别父母后独立。

  她开始寻找食物,寻找人体电磁波第二波长。

  她接受到一个第二波长,她寻波面去。她要吃那个人的血。

  当王希力霞赶到目标所在地时,目标离她而去。这是一座大饭店的地下停车场。目标是一个司机。那司机的运气不错,在杀人蚁王希力霞逼近他时,他的老板办完了事,他驾车走了。他可以多活10分钟,他的车上已经潜伏了9只刚刚饱餐过的将他作为储存食物的杀人蚁。

  王希力霞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到嘴的血跑了。

  好在她还不饿,她选择了一辆汽车小葱。这是一辆豪华汽车,她栖息在汽车的前牌照后边的一颗螺钉上。

  “你好!”声音是从王希力霞身边传来的。,王希力霞扭头看,牌照的另一颗螺钉上有一位她的同胞,男生。

  “你好!”王希力霞对他说。

  “我叫恐拜火。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我叫王希力霞。”王希力霞说。

  “很美的名字。”恐拜火说。

  “谢谢,我妈妈给我起的。你的名字挺男子气的。”王希力霞脸不知为什么红了。

  “我爸爸给我起的。我爸爸的名字更鲁,他叫恐刀酷。”恐拜火说,“我爸爸和妈妈是喝了一位副总统的血后生的我。你第一次喝的什么人的血?”

  “局长。”王希力霞有点儿自卑。

  “不错了。我昨天碰到一位同胞,他是喝一个宰客的出租车司机的血长大的,而且还是‘面的’司机,档次低了点儿。”恐拜火安慰王希力霞。

  王希力霞觉得恐拜火挺善解人意。

  “我可以过去吗?”恐拜火问王希力霞。

  这块汽车牌照共有两颗螺钉,现在他俩各占据一颗。

  “过来吧。”王希力霞说。

  恐拜火顺着牌照过来了。

  她嗅到他身上有一股类似油墨的气味儿,她喜欢这气味儿。

  他嗅到她身上有一股野草的气味儿,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曾经碰到过几位异性同胞,他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相互注视,他们的身体渐渐接近,他们没说一句话没作任何铺垫就极其自然地接吻了。大凡异性之间在第一次接吻前需要用语言极力向对方表白自己以获得对方准吻签证的,都不是真情。真情不需要语言,真情不需要签证。

  他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杀人蚁的生理结构决定了他们结为夫妻的前提是吃人血后才能圆房。

  “咱们去找能让咱们结婚的人。”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点头。

  “先休息一会儿,你刚走了挺长的路。”恐拜火说。

  “你怎么知道?”王希力霞问。

  “看得出来。我比你经历多。”恐拜火说。

  “我赶来的时候,那人走了。”王希力霞说。

  “这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到一座学校去吃一个校长,等我赶到那学校时,校长已经被先我一步的同胞吃了。”恐拜火说。

  “我没去过学校。学校是干什么的?”王希力霞问。

  “弄好了是人学知识的地方,弄不好是摧残人类的孩子的地方*我去的那所学校就是摧残孩子的地方。在那所学校上学真惨,和蹲监狱差不多。老师给每个学生排名次。”

  “根据什么给学生排名次?”

  “根据考试分数。”

  “什么叫考试?”

  “就是由老师出题,事先不让学生知道题的答案。学生在考卷上的答案如果和老师的答案一样,就会获得高分数。”

  “世界这么大,怎么会只有一个答案?”

  “要不怎么说考试是摧残学生的智力呢!”

  “还是咱们杀人蚁好,没有学校,不用受这份罪。”

  “依我看,和现在这种教育方式完全合拍的学生,长大不会有什么出息。”

  “为什么?”

  “这种传授知识的方法是违背人性的。适应违背人性的做法的人会有出息?不适应的人才可能有出息。”

  王希力霞佩服恐拜火的见识。

  “你坐过汽车吗?”恐拜火问恋人。

  “坐过。我刚才就是搭一辆汽车来的。”王希力霞说。

  “咱们现在呆的这辆汽车比较

章节目录

杀人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郑渊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郑渊洁并收藏杀人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