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底,X市的清晨。天光暗淡,太阳躲在云层中始终挣扎着不肯出来。 此刻,躺在酒店大床上的周润,一向睡眠质量极好的人,竟然失眠了! 睡梦中,她只记得,恍恍惚惚间,好像到了一间教室。她淡定上台,礼貌问好。一切都很正常,突然,她的时间刚过去一半,就被评委老师出言打断。也不知道是不是评委老师的杀伤力太强,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她原本充满感情的讲解,突然之间失声了,不管她怎么大吼,别人都听不见。 周润扒拉着酒店的被子,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然后···然后,就再也没有睡着了。她出门的时候忘记扎辫子,用手当作梳子边走边梳。 她的头发又黑又顺,已经过肩,发尾直直的,衬得她眉眼更加明媚。 周六,X大图书馆低下会场,大赛组委会提前召集所有参赛选手到场,举行仪式。先是主持人上场暖场,之后便是几个负责人轮番讲话,在赛前预祝“大会圆满成功”。很程序性的工作,周润很不感兴趣。 她坐在后排,百无聊赖,已经神游有一会儿,这会子思绪又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只能在心中背诵自己的讲解稿,以求心安。 不过,好在程序性的流程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的事情吊起了周润的兴趣。 原来,大赛组委会也是下了一番功夫,专门在赛前请了专业的播音主持的老师,对参赛选手们进行培训。 周润听从老师的指挥,站起身提起气,气沉丹田,好吧,她不知道丹田在哪,只是深吸一口气,张大嘴巴,极大声地跟着老师一块念绕口令。 “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 果然,后面绕口令难度,呈现出趋势:一个层级一个层级的加大,速度也越来越快。现场的氛围被调动的到了顶点,老师示意大家可以坐下。 周润坐了下来,发现嘴皮子利索了点。但她心中还是有小小的疑惑。 组委会的出发点是好的,可字正腔圆得播音腔哪里是一时半会能练就的。 播音老师刚刚下去,组委会的一个负责人紧接着上场,当场组织所有选手进行抽签排序。 抽签在微信小程序上进行,周润登陆上去,点开了界面,上面赫然写着11。显然,她竟然是11号,第二组的第一个。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组委会后面安排的活动,指的周润为他们竖起大拇指。抽签刚过,会场就进来一两位年纪稍长的两位老师。他们坐定后,主持人对他们进行了介绍。周润这才知道,原来两人,一位是资深的讲解员,另外一位是负责形体的专业老师,指导大家的台风。 每个选手上台简单介绍一分钟,两位老师十分非常准确的指出所有人身上的不足,包括讲解词上的问题。周润听的心惊,十分认真的听取了老师的意见,在自己的讲解稿上勾勾改改。 嘚,下午晚上有事要干了。 周润回到酒店,疯狂的开始修改。她先是将自己改好的稿子发给王老师,很快就得到了反馈的意见。周润按照新修订的讲解稿,开始修改PPT,在截止日期前,发给了负责播放的X大同学的邮箱。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期间褚君何打电话过来,都被周润轰赶着挂掉了电话。 她在房间内走走停停,不停地背诵、背诵再背诵。其实,临时改稿是讲解员的大忌。周润从进入纪念馆的那天,就严格按照王老师的要求,私下带人练习讲解五遍以上才能真正上场见人。 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如此。 等周润睡下时,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她看了看手机,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了一遍新改的讲解词,终是沉沉的睡去了。 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庆幸跟褚君何约定好了明早叫她起床的业务。庆幸归庆幸,但她心中装着事。 睡了4个小时后,周润在凌晨5点的时候就已经醒来,想要再睡一会儿,可怎么也睡不下去。 索性,她直接起床,拿出新演讲稿,对着修改过的PPT开始讲解。 说着说着,周润突然觉得有些搞笑,自嘲起来:“怎么那么像祥林嫂,唠唠叨叨个没完。”心里嘲笑归嘲笑,但嘴上依旧不停。就见她的小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有几次唾沫都快要飞出去。 好在重复有效,一个小时过后,她的嘴皮子已经利索到不需要过脑子的那种。 褚君何的第一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周润正是满含着激情的时候,站在酒店的窗户前,声情并茂,对着空气,讲解自己的讲解稿。 她听到电话铃声冲了过去,接了电话。只是,刚刚满含充沛的感情没搂住,接电话的时带着一些朗诵的味道。直接把褚君何给逗乐了。 “很早就醒了吗?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褚君何不确定的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关心的问。“那你交待的过会儿再打一个电话的事,还要不要啊?” “不用打了。”周日乐呵呵地说,“那这样我线把电话挂了。一会儿我再过两遍词,就去洗漱,收拾收拾我就要出发了!祝我好运吧!” “好,祝你好运!” “你也太敷衍了吧,我不跟你说话了,我去顺词了。”周润将手机仍在了床上。 ?????? 周润洗漱完毕,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手上拿了一份新修改过的纸质版的演讲稿,走向了X大的会议报告厅。 她出门的时候已经不早了,酒店外的早餐店早已热闹起来,香味顺着腾腾热气一起往外冒,勾的人直吸鼻子。 今天的天气很暖,路边的大树稀稀落落的叶子,被风一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周润走进X大之后,发现学校早已是喧嚣一片。不时,有几个人围着湖边坐下,她背着自己的包,匆匆走过。 等她走到图书馆前时,发现各个大学派出过来参加比赛的选手基本上已经到了门口。 “周润!” 周润一愣,转过身,却看到褚君何站在身后。她微微吃惊,转而脸上浮现了灿烂的笑容。 显然这个笑容取悦了褚君何,于是,他咧嘴笑了一下。他走到周润旁边,笑着对她招呼。又从身后拿出了一袋牛奶和一包面包,递给了周润。 “先吃点,我估计你没吃什么东西,就给你带了点。”褚君何很是自然的帮她将书包从背上,取了下来。 他的举动被周围的学生时不时的看上两眼,周润忙咳了一身:“谢谢。” 褚君何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嗯”了一声。而周润此刻接过了他递来的面包牛奶,问:“哎,你怎么过来呀?” 周润顺手将讲解稿递给了褚君何,跟他也不客气,直接就拆袋就喝。 褚君何顺势揉了揉她的头发,无奈道:“别着急,慢一点。”他的声音低沉,有点震荡空气。周润只觉得他粗糙的大掌忽然擦过她的脸颊,她微微愣住,又快速埋下脑袋。 他的手似有若无的收了回去,手上的触感依稀还停留在发间,她忽然觉得自己一侧的脸颊都是麻麻的,她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心里却一点都不排斥,意料之外的是,还有点甜甜的。 身后有参赛的选手路过,见周润和褚君何都羞红了脸,那几个小伙子暧昧的对了一眼,轻笑着“吭吭”的咳嗽了两声,在一脸调笑中走开了。 周润看过去,发现路过的同学的目光还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 “赶紧吃。”褚君何完全不理会旁人的目光。 她忙转过身,咬下口面包,嚼了几下。褚君何直直地站在一旁,全然不在乎周围的一切。周润突然想到,他以前是不是也对别人这样?还是说,她是特别的。 周润心口跳了一下,想喝口奶缓解一下心情,可惜刚刚已经被她自己喝完了,只得啃了口面包。 楚金河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不免皱起了眉头,“你慢点!”但是转念一想,他又高兴起来了。 之前,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周润如此放松的一面。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俩之间的关系就更进一步了? 周润正啃着牛奶,突然间就看到了一个人倩影。那个背影,正是昨天彩排时她见到的,她激动的拍了拍褚君何的胳膊,暗搓搓的眼神飘向楚金河,说:“看12:00方向。” 褚君何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东西,除了有个姑娘。他不知道周润示意他看什么,就看向周润。 周润嘴里还嚼着面包呢,低下头暗搓搓地问:“怎么样?漂不漂亮?我昨天都被他的容颜给惊呆到了!” 周润看到美好的事物急迫的想要跟人分享,准确来说,是想要和周围的人的分享。她所期待的反应应该是,旁边有人也用极其夸张兴奋的语言回复,“哇塞,真的好漂亮。” “还行吧,没你好看。”楚军河在一旁看着周润有些过于兴奋的样子,嘟嘟囔囔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你那天给我男人照片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幅样子?” 两句话直接把周润的兴奋度降到了冰点。 这什么跟什么呀?遇到一个跟自己什么不一样的人,怎么说话怎么就那么累呢?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承认一下这个姑娘漂亮,就那么难吗?干嘛还要翻旧账。 “得,也算是看清你了。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嘴上说人家姑娘不漂亮,指不定心里面就想着好美,还说不定还对人家垂涎三尺呢!”周润也就想象,哪里跟真的把话说出来,她决定对这个话题打住,努力的跟着嘴里面包较劲,再也不搭理褚君何了。 褚君何见周润不理他,脸都直接垮了下去,又开始说道:“周润,那个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本来,周润吃的好好的,听到这句话,顿时直接呛了两口,咳咳咳了两声,怒瞪着褚君何,眼神间尽是埋怨他突然出声。 “不是,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还有你今天又外出?别人没意见吗?”周润也是替他着想,他出来了,就意味着有人不能出来。人家嘴上可能不说,心里指不定会埋怨两句呢。 “我跟他们说你过来比赛,他们就放我过来了。”周润听到这种话,根本就不顺着这岔口往下接,只是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面包的最后一口。她吃完了之后,褚君何从一旁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周润接过,擦了擦嘴,就要起身将牛奶和面包的袋子扔进垃圾桶里面去。 褚君何早就等着了,直接从她的手中一把接过。并且将拿在手中的讲解词重新递给了周润,而他自己走向了垃圾桶。 周润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有点眼色劲儿。 周润因着有人陪伴,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早餐过后,已经有人开始陆陆续续往报告厅里面走去。 他们两人也随着大队人马进去了,报告厅被里面的各种设备已经调制好,选手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只是,评委老师还没有过来。有不少学校是老师带队,人数看起来比昨天要多上一倍。不过,看起来大家都好像有点儿紧张。 周润抽签抽到了11号,这个位置不算靠前,也不算靠后,就是中间位置。 比赛正式开始,周润原本以为自己做的很是充足。只是当她看到排在10号的小伙子的展示,直接傻了眼。原来还还能这样,周润眼见着他一边说讲解词,另外一边直接配合着来了一段武术,当场把所有人都给震趴下了。 “我的天呐,还能这样吗?”周润面露难色,扭头看向褚君何:“我真的行吗?” 周润怀疑自己间,已经听到主持人在介绍她了。 怀疑归怀疑,周润深吸一口气,淡定上台,对老师鞠躬问好。 “大家好,我是J大的学生讲解员,我叫周润`?????” 周润一开口说话,之前的紧张感全然没有了。 褚君何坐在台下,目不转睛,就这么看着周润。见她侃侃而谈,从容介绍纪念馆的人物,分享他的故事,说出自己的感悟。 周润从台上,竟然发现好像也没那么紧张,中间也没什么打嗝。之前所有担心的问题都没有发生。大家对她的讲解也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周润回到了褚君何的身边,还没坐下,褚君何就从周润竖大拇指,“讲的很棒。” 比赛持续了一上午,到最后几个时,评委有些疲态。 比赛结果并没有当场公布,主持人解释说,结果会在几天后的高校博物馆论坛会上公布答案。 周润配合着主办方,站在台上和大家拍了一个大合照。 两个人走在了X大的人工湖,看见有几只大白鹅,在水上飘啊飘啊、荡啊荡的。他们甚至能够看到,有一只鹅是刚从人工湖上面的小岛出来的,摇晃着大尾巴,跟着大队往前游。 周润觉得在学校这样一个活力四射的地方,竟然有能有如此世外桃源的场景,很舒服,很美好。 美好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到。周润盯着鸭子,就听到了电话那头的爆破声,“褚君何,你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了?你不说你女朋友今天比赛吗?为什么又有一个姑娘找过来了?”

章节目录

对不起被瞄准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曲白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曲白杨并收藏对不起被瞄准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