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都在改文,可能也就这几天改好]之前一些重章还有错别字,我都会改回来。 可能章名也会改动一下。 ……… 陆溪瓷静静地看着他的目光慢慢的增添了攻击性,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犹豫了几秒。“我,我是你救命恩人。” 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裴易铮,“………” 陆溪瓷见他许久没吭声,莫名的紧张,看着他如水一般垂至塌上的长发,宽大的衣袍下端的是仙人一般的姿态,眼神清亮,没有半点病人的秽气,看的陆溪瓷喉咙发干,她睁着空幽幽的眸子,将目光转向了窗边。 就在陆溪瓷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他非常平静的开口了。“敢问姑娘芳名?” 裴易铮瞧着眼前小姑娘几分担惊受怕的模样,听得她的言辞,心里头虽存疑惑,但还是信了两分,他将周身的戾气收敛了许多,放低的姿态,声音低沉地的道。“以前的事,我记不太得了。” 陆溪瓷心头又是一紧,不自觉地扶着桌子,顺势的找到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旧茶,压压惊,冰冷的茶水顺着喉咙而来,入口时却冷不防的被呛了一下。 放下了茶盏,陆溪瓷看着他露出来的手被绷带捆绑得结实,心里头松了松。兴许是之前被他的气势给威震到,心头不自觉的记恨了一笔,肚子里那点坏水儿,便渐渐泛了上来,陆溪瓷眼珠子转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我姓谢,名唤卿卿,你可以唤我卿卿。” “卿卿。”他呢喃出声,眉头不自觉地攒了一下,他的眼角微微的的抽了抽两下,似乎有几分不自在,只是黑暗里看得不甚清楚,单听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 他这样如同情人般缠绵的压低了声音叫唤,令陆溪瓷心里头一颤,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瞬间收回迷离的目光笔直地望着他,收起了玩味的姿态。 这半夜深更的,当真撩人心弦。 “你……”陆溪瓷一双眼黑白分明,看着他,犹豫了片刻,试探着问:“那,你早点休息?” 裴易铮没说话。 陆溪瓷当他默认了,退出门外之后,非常贴心的把门给关好。 陆溪瓷动身去书房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简陋的屋子,糟了,门破了个洞,陆溪瓷面色僵硬了一瞬,摇晃着身子,寻思着明儿个该去去找几把茅草给堵上。平日里头委屈一下自己便罢了,若给仙人瞧见了,这并不仅仅只是她陆溪瓷穷困潦倒的形象的问题,还是尊严的问题。 陆溪瓷昨夜没有睡好,裹着被子面朝里躺,安静下来,竟也有些心绪难平,兴许是前半夜已经睡过,后半夜当真不困。 天蒙蒙亮,陆溪瓷惯常的时间钟令她起身了,良心发现的想着他大病初愈,一大早的便出门去东市买了一只宰好的鸡,陆溪瓷喜滋滋的拎着被拔光了毛的鸡,临到了院门一脚,想了一想,又折回去买了一些食材,想着老母鸡煲汤给他补补身子,他这一副脆皮的身子,恐怕暂时的不能吃肉,所以这汤必须得好喝。 陆溪瓷进屋子里头去看他的时候,看他还在闭着眼睛,一副安详的样子,挠了挠头,愈发的怀疑昨日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陆溪瓷轻手轻脚地走近去,鼓着两个腮帮,细细地端详着那张谪仙似的脸,因为一只眼睛受了伤,乍一看却像是独眼狼。但走近了仔细瞧着,露出来的皮肤却好的如同上好的宝玉一般,未有涓埃瑕疵,令人羡慕的紧。当真难以想象到没有受伤时候的风采,望着望着,陆溪瓷一时间竟出了神。 罢了,他生的这般好,她总不该和一个落难的人计较。她以后该让着他点。 裴易铮对声音非常的敏感,今早陆溪瓷出门的时候他便醒了,醒了之后未有睡意,强忍住一身的折磨,多次尝试过起身,堪堪坐起,身子便不堪负重。于是他只好了无趣味的又躺了回去。待得一番折腾己是浑身乏力,陆溪瓷进了他屋子的时候,裴易铮便干脆的把眼睛一闭,被子往上拉了拉,有意的试探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她往日待他是如何模样。 奈何半天没有任何的动静,顿了片刻,只闻得脸上迎来灼热的呼吸,忽然之间的亲密靠近令他浑身都不舒服,忍了许久,那呼吸绵长似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便如同定格了一般,到底有几分难为情,裴易铮无奈的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里印出了一张放大的脸。 陆溪瓷惊吓的身子往后倒了下去,她两只手撑着地,身子矮了一截。 因为心虚,陆溪瓷目光游离了一下,却因为心里头装着事,看哪都不是,又迎上他的淡淡的目光的时候,耳朵不自觉的升腾起一抹粉红色。少顷,陆溪瓷清了清嗓子,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醒了,我再去请大夫为你瞧瞧。” 说着也不等他回答,陆溪瓷像泥鳅一样快速溜了出去。 裴易铮看着他飞快离开的步伐,突然之间有些好笑,瞧她的样子似是性格单纯的人。 ………… 大夫来的时候,裴易铮掀了一下眼帘,挣扎着坐起来,耐何这副身子骨实在脆得很,头疼发虚,没片刻又躺倒回去。 见裴易铮配合的伸手,陆溪瓷慢慢一笑,一口浊气从胸腔里呼了出来。 “这,这真是……”大夫伸出那只苍老得起了皱子的手搭在了裴易铮的脉上,许久没有放开,摇头沉思,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他满身的绷带,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怎,怎么了?”陆溪瓷眨了眨眼,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许是照顾的他,照顾得久了,也照顾出感情来了。陆溪瓷看着裴易铮不加束缚的青丝柔顺的披散在了枕边,侧着的雪白的半边脸在外头在阳光下更显得苍白,一时之间竟让她看出了点颓靡柔弱之感,心头悄然的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之情。 陆溪瓷目光慢慢的往下,一定格在了他微微凸起的喉结上,随即却移开了目光,手轻凑在唇边挡了一下。 张大夫在原地沉思了有一会儿,才慢慢的收起了手,将医药箱收好,摇了摇头,率先的走了出去。 陆溪瓷见张大夫没给她答复,一颗心提了起来,回头目光复杂地看了裴易铮一眼,跟着张大夫走了出去。 裴易铮面上自也看不出端倪,目光沉静地看着陆溪瓷一脸最后一面似的深深表情,静静见她顺手又把门关了。 陆溪瓷静静地看着他的目光慢慢的增添了攻击性,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犹豫了几秒。“我,我是你救命恩人。” 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裴易铮,“………” 陆溪瓷见他许久没吭声,莫名的紧张,看着他如水一般垂至塌上的长发,宽大的衣袍下端的是仙人一般的姿态,眼神清亮,没有半点病人的秽气,看的陆溪瓷喉咙发干,她睁着空幽幽的眸子,将目光转向了窗边。 就在陆溪瓷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他非常平静的开口了。“敢问姑娘芳名?” 裴易铮瞧着眼前小姑娘几分担惊受怕的模样,听得她的言辞,心里头虽存疑惑,但还是信了两分,他将周身的戾气收敛了许多,放低的姿态,声音低沉地的道。“以前的事,我记不太得了。” 陆溪瓷心头又是一紧,不自觉地扶着桌子,顺势的找到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旧茶,压压惊,冰冷的茶水顺着喉咙而来,入口时却冷不防的被呛了一下。 放下了茶盏,陆溪瓷看着他露出来的手被绷带捆绑得结实,心里头松了松。兴许是之前被他的气势给威震到,心头不自觉的记恨了一笔,肚子里那点坏水儿,便渐渐泛了上来,陆溪瓷眼珠子转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我姓谢,名唤卿卿,你可以唤我卿卿。” “卿卿。”他呢喃出声,眉头不自觉地攒了一下,他的眼角微微的的抽了抽两下,似乎有几分不自在,只是黑暗里看得不甚清楚,单听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 他这样如同情人般缠绵的压低了声音叫唤,令陆溪瓷心里头一颤,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瞬间收回迷离的目光笔直地望着他,收起了玩味的姿态。 这半夜深更的,当真撩人心弦。 “你……”陆溪瓷一双眼黑白分明,看着他,犹豫了片刻,试探着问:“那,你早点休息?” 裴易铮没说话。 陆溪瓷当他默认了,退出门外之后,非常贴心的把门给关好。 陆溪瓷动身去书房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简陋的屋子,糟了,门破了个洞,陆溪瓷面色僵硬了一瞬,摇晃着身子,寻思着明儿个该去去找几把茅草给堵上。平日里头委屈一下自己便罢了,若给仙人瞧见了,这并不仅仅只是她陆溪瓷穷困潦倒的形象的问题,还是尊严的问题。 陆溪瓷昨夜没有睡好,裹着被子面朝里躺,安静下来,竟也有些心绪难平,兴许是前半夜已经睡过,后半夜当真不困。 天蒙蒙亮,陆溪瓷惯常的时间钟令她起身了,良心发现的想着他大病初愈,一大早的便出门去东市买了一只宰好的鸡,陆溪瓷喜滋滋的拎着被拔光了毛的鸡,临到了院门一脚,想了一想,又折回去买了一些食材,想着老母鸡煲汤给他补补身子,他这一副脆皮的身子,恐怕暂时的不能吃肉,所以这汤必须得好喝。 陆溪瓷进屋子里头去看他的时候,看他还在闭着眼睛,一副安详的样子,挠了挠头,愈发的怀疑昨日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陆溪瓷轻手轻脚地走近去,鼓着两个腮帮,细细地端详着那张谪仙似的脸,因为一只眼睛受了伤,乍一看却像是独眼狼。但走近了仔细瞧着,露出来的皮肤却好的如同上好的宝玉一般,未有涓埃瑕疵,令人羡慕的紧。当真难以想象到没有受伤时候的风采,望着望着,陆溪瓷一时间竟出了神。 罢了,他生的这般好,她总不该和一个落难的人计较。她以后该让着他点。 裴易铮对声音非常的敏感,今早陆溪瓷出门的时候他便醒了,醒了之后未有睡意,强忍住一身的折磨,多次尝试过起身,堪堪坐起,身子便不堪负重。于是他只好了无趣味的又躺了回去。待得一番折腾己是浑身乏力,陆溪瓷进了他屋子的时候,裴易铮便干脆的把眼睛一闭,被子往上拉了拉,有意的试探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她往日待他是如何模样。 奈何半天没有任何的动静,顿了片刻,只闻得脸上迎来灼热的呼吸,忽然之间的亲密靠近令他浑身都不舒服,忍了许久,那呼吸绵长似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便如同定格了一般,到底有几分难为情,裴易铮无奈的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里印出了一张放大的脸。 陆溪瓷惊吓的身子往后倒了下去,她两只手撑着地,身子矮了一截。 因为心虚,陆溪瓷目光游离了一下,却因为心里头装着事,看哪都不是,又迎上他的淡淡的目光的时候,耳朵不自觉的升腾起一抹粉红色。少顷,陆溪瓷清了清嗓子,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醒了,我再去请大夫为你瞧瞧。” 说着也不等他回答,陆溪瓷像泥鳅一样快速溜了出去。 裴易铮看着他飞快离开的步伐,突然之间有些好笑,瞧她的样子似是性格单纯的人。 ………… 大夫来的时候,裴易铮掀了一下眼帘,挣扎着坐起来,耐何这副身子骨实在脆得很,头疼发虚,没片刻又躺倒回去。 见裴易铮配合的伸手,陆溪瓷慢慢一笑,一口浊气从胸腔里呼了出来。 “这,这真是……”大夫伸出那只苍老得起了皱子的手搭在了裴易铮的脉上,许久没有放开,摇头沉思,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他满身的绷带,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怎,怎么了?”陆溪瓷眨了眨眼,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许是照顾的他,照顾得久了,也照顾出感情来了。陆溪瓷看着裴易铮不加束缚的青丝柔顺的披散在了枕边,侧着的雪白的半边脸在外头在阳光下更显得苍白,一时之间竟让她看出了点颓靡柔弱之感,心头悄然的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之情。 陆溪瓷目光慢慢的往下,一定格在了他微微凸起的喉结上,随即却移开了目光,手轻凑在唇边挡了一下。 张大夫在原地沉思了有一会儿,才慢慢的收起了手,将医药箱收好,摇了摇头,率先的走了出去。 陆溪瓷见张大夫没给她答复,一颗心提了起来,回头目光复杂地看了裴易铮一眼,跟着张大夫走了出去。 裴易铮面上自也看不出端倪,目光沉静地看着陆溪瓷一脸最后一面似的深深表情,静静见她顺手又把门关了。 陆溪瓷静静地看着他的目光慢慢的增添了攻击性,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犹豫了几秒。“我,我是你救命恩人。” 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裴易铮,“………” 陆溪瓷见他许久没吭声,莫名的紧张,看着他如水一般垂至塌上的长发,宽大的衣袍下端的是仙人一般的姿态,眼神清亮,没有半点病人的秽气,看的陆溪瓷喉咙发干,她睁着空幽幽的眸子,将目光转向了窗边。 就在陆溪瓷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他非常平静的开口了。“敢问姑娘芳名?” 裴易铮瞧着眼前小姑娘几分担惊受怕的模样,听得她的言辞,心里头虽存疑惑,但还是信了两分,他将周身的戾气收敛了许多,放低的姿态,声音低沉地的道。“以前的事,我记不太得了。” 陆溪瓷心头又是一紧,不自觉地扶着桌子,顺势的找到了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旧茶,压压惊,冰冷的茶水顺着喉咙而来,入口时却冷不防的被呛了一下。 放下了茶盏,陆溪瓷看着他露出来的手被绷带捆绑得结实,心里头松了松。兴许是之前被他的气势给威震到,心头不自觉的记恨了一笔,肚子里那点坏水儿,便渐渐泛了上来,陆溪瓷眼珠子转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我姓谢,名唤卿卿,你可以唤我卿卿。” “卿卿。”他呢喃出声,眉头不自觉地攒了一下,他的眼角微微的的抽了抽两下,似乎有几分不自在,只是黑暗里看得不甚清楚,单听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 他这样如同情人般缠绵的压低了声音叫唤,令陆溪瓷心里头一颤,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瞬间收回迷离的目光笔直地望着他,收起了玩味的姿态。 这半夜深更的,当真撩人心弦。 “你……”陆溪瓷一双眼黑白分明,看着他,犹豫了片刻,试探着问:“那,你早点休息?” 裴易铮没说话。 陆溪瓷当他默认了,退出门外之后,非常贴心的把门给关好。 陆溪瓷动身去书房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简陋的屋子,糟了,门破了个洞,陆溪瓷面色僵硬了一瞬,摇晃着身子,寻思着明儿个该去去找几把茅草给堵上。平日里头委屈一下自己便罢了,若给仙人瞧见了,这并不仅仅只是她陆溪瓷穷困潦倒的形象的问题,还是尊严的问题。 陆溪瓷昨夜没有睡好,裹着被子面朝里躺,安静下来,竟也有些心绪难平,兴许是前半夜已经睡过,后半夜当真不困。 天蒙蒙亮,陆溪瓷惯常的时间钟令她起身了,良心发现的想着他大病初愈,一大早的便出门去东市买了一只宰好的鸡,陆溪瓷喜滋滋的拎着被拔光了毛的鸡,临到了院门一脚,想了一想,又折回去买了一些食材,想着老母鸡煲汤给他补补身子,他这一副脆皮的身子,恐怕暂时的不能吃肉,所以这汤必须得好喝。 陆溪瓷进屋子里头去看他的时候,看他还在闭着眼睛,一副安详的样子,挠了挠头,愈发的怀疑昨日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陆溪瓷轻手轻脚地走近去,鼓着两个腮帮,细细地端详着那张谪仙似的脸,因为一只眼睛受了伤,乍一看却像是独眼狼。但走近了仔细瞧着,露出来的皮肤却好的如同上好的宝玉一般,未有涓埃瑕疵,令人羡慕的紧。当真难以想象到没有受伤时候的风采,望着望着,陆溪瓷一时间竟出了神。 罢了,他生的这般好,她总不该和一个落难的人计较。她以后该让着他点。 裴易铮对声音非常的敏感,今早陆溪瓷出门的时候他便醒了,醒了之后未有睡意,强忍住一身的折磨,多次尝试过起身,堪堪坐起,身子便不堪负重。于是他只好了无趣味的又躺了回去。待得一番折腾己是浑身乏力,陆溪瓷进了他屋子的时候,裴易铮便干脆的把眼睛一闭,被子往上拉了拉,有意的试探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她往日待他是如何模样。 奈何半天没有任何的动静,顿了片刻,只闻得脸上迎来灼热的呼吸,忽然之间的亲密靠近令他浑身都不舒服,忍了许久,那呼吸绵长似喷洒在自己的脸上便如同定格了一般,到底有几分难为情,裴易铮无奈的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里印出了一张放大的脸。 陆溪瓷惊吓的身子往后倒了下去,她两只手撑着地,身子矮了一截。 因为心虚,陆溪瓷目光游离了一下,却因为心里头装着事,看哪都不是,又迎上他的淡淡的目光的时候,耳朵不自觉的升腾起一抹粉红色。少顷,陆溪瓷清了清嗓子,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醒了,我再去请大夫为你瞧瞧。” 说着也不等他回答,陆溪瓷像泥鳅一样快速溜了出去。

章节目录

天上掉下朵白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淑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淑久并收藏天上掉下朵白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