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杰的五个手下,死了一个,还剩四个人,最年轻的人看起来都有三十多岁了,现在竟然搓着手朝着地上的予馨走过来,眼里满是猥琐油腻 百里家族本族的人是都会用银针的,而且,针针至穴,现在的予馨已经动不了了,只能认命地闭上眼,任他们那肮脏的手在自己身上撕扯游动,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颤抖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伴随着满腔的恨意 “百里杰,你不得好死!” 在一旁看的兴致满满的百里杰一听,随意地摆了摆手 “兄弟们,看来你们还是不够卖力啊!速度点儿,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浪蹄子在这方面是不是和她母亲一样” “是!二爷!” 两人已经起身,纷纷解开了皮带,还有两人,正在撕扯着予馨最后的衣物 “啧啧啧,这身材,还真是发育的不错!” 一人已经趴在予馨的身上,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另一方面,也已经瞄准 正待所有人都看的津津有味儿的时候,也到了最关键的一步 屏息听着她即将发出的痛喊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砰——”的一声,身后的大门被踹开 百里杰转身,而刚才蓄势待发的人,竟然,正在以可见的速度蔫了,其他人,提起裤子,看向来人 背着光的两人,没有人看清她们的面容,而倒在地上,衣不蔽体的予馨她看见了曙光,没有人比她更熟悉这两道清瘦的身影 “老,老大,月姐” 奄奄一息的声音让门口的两人顿像远古时期发怒的猛兽 浑身掩饰不住的杀气,就连百里杰都感受到了一种窒息 “你们是谁!” 即使听到予馨的话,心下也有了计较,但是,他们做的那么隐蔽,按理来说不会有人这么快就发现的,还是需要确定 “我们是谁?老子是取你们百里家族狗命的人!” 其中一道骇人的女声刚落下,还不等他们反应,迎面极速攻来的两道身影让他们心惊! “快!快!杀了她们!” 那四人正提起动作防御她们的一击,却没想到,两个女人,只是给了他们一拳,一脚,一摔,他们几人就跪倒在地上 “废物!快起来!” 声嘶力竭的百里杰不知道,他们挨了处于愤怒之中的两人一击,其中一个,肋骨全断,另一个,再也站不起来,还有一个,当场毙命! 那个蔫了的人,看着她们二人向他逼近,他这辈子都不想感受一次了,那感觉,就像,就像是从地狱归来的女修罗来向他索命!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地磕着头 “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饶我一命,求求你们!” “月,去看馨儿” 予月转身,朝地上的予馨而去 磕头的人感受到头上的阴影少了一处,眼中一抹狠辣划过 弹地而起,一拳朝眼前的人门面而去 预想的拳到实处的快感并没有传来,待他看清,眼前的绝色女子只用她的那只白皙的手,就这么握住了他的全力一击 瞳孔猛缩 “你,你,你——” 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掰,在他惨叫之际,一脚踹在他的‘色之源’,只是一脚,就听到了什么折断的声音 他已经疼得面部扭曲,单膝跪在地上,都忘记了惨叫 在她们的身后,百里杰没想到这两个女人杀伤力这么强大,颤颤巍巍地收回了手中的银针,趁没有人关注到他,赶紧溜走了 “诺,跑了一个” 予月抱起已经昏迷在她怀里的予馨,看向正在一脚一脚踩在那人‘色之源’的倪予诺,她米白色的鞋子上已经染满了鲜血,脚下的人已经,死了 还活着的两个人已经惊恐的发不出声音来,他们这次,到底惹到了什么人物! 极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希望她们会饶他们一命,可能么?答案是不可能! “诺,馨儿在昏迷之前,告诉我,她的体内,有几十根针” 双眼猩红的人脚上的动作一顿,没再落下去 瘫死在地上的人,被倪予诺一脚踹到后墙处 剩下的两人瑟瑟发抖 躺在地上不能动的,跪在地上起不来的,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移到一处,抱团等待着死神最后的审判 只见女人弯腰,那双猩红的眼睛盯着他们 “你们手里的针呢?” 机械地摇头 “没了?” “你们百里家族的人永远都是针不离身的吧,你们的,是在我妹妹的身体里吧?” 现在的他们,已经不能用恐惧来形容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对他们百里家族这么了解! 惊悚!惊悚!从未有过的惊悚! “求求你们!饶我们一命!求求你们!” 他们的求饶,只是让倪予诺更加的愤怒 “饶了你们?当时,你们饶了馨儿了么!” 她的话刚落下,手上多了一把消音手枪 “你们,都得死!” 待尘埃落下,这间废弃的仓库,地上的,每一个人,都千疮百孔 倪予诺一行人赶到一院的时候,已近傍晚 为予馨主刀的是宫开,这场手术,进行了整整一夜 手术室的门外,倪予诺,予月,予炜,予浩,都赶来了 予炜一拳杵在走廊的墙壁上,越等就越心烦意乱,问倪予诺和予月她们都是闭口不言 他们只能干着急,再问,也不敢去招惹倪予诺 “诺,都一夜了,你先把你身上的衣服换洗一下” 倪予诺从昨天回来,就是一身血迹,生人看了准会吓一跳 “没事儿,我等她做完手术再去” 见她如此坚定,其他人也不再劝她 翌日 医院的气氛依旧紧张,而外面,早就热火朝天 奔赴在第一线的记者早就开始他们的巧舌如簧,所有的频道上,皆是一个画面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A市最大的酒店皇庭,大家可以看到,我的身后,这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处于华国实力巅峰的人物,今天齐聚于此,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劲爆的消息呢!” 随着他的介绍看去,真是吓一跳 坐在台上的,是郁家一家,以及孟家一家,台下第一排坐着的,是其他各大家族 而台上中间的那个陌生的绝色面孔,也已经有人认了出来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的一声惊呼 “那是孟家的大小姐,孟斐琳!” 她这么一说,也有人反应了过来,看这今天这发布会的阵势,恐怕是有什么大的新闻啊! 待大厅的钟声敲响,九点整 台上苍老却掷地有声的声音传到每家每户的电视机中 “大家好!我是郁庭霖” 台下是一阵热烈的鼓掌 郁老爷子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静 “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出于银幕前,主要呢,是因为我郁家的喜事!” 果然如此! 记者们可不敢在这个场合放肆,都安安生生地待在原地,静听郁老爷子接下来要说的话 “郁家和孟家乃是世交,老朽的孙子也都到了嫁娶的年龄,幸得斐琳这孩子懂事,不计较我们郁家早该履行的婚约!得此孙媳,乃我郁家之幸!”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其中,还夹杂着对郁老爷子的恭喜 “哈哈哈,各位朋友,家务事还拿出来说,真是见笑了!” “但是,凡是我郁家的人,都不应该委屈了!” 郁老爷子的话落,镜头转向中间的那位倾城女子,只见她娇羞至极,一颦一笑,皆是一副大家闺秀模样 孟家的人也乐见于此,双方融洽的不行 倒是底下坐着的记者们着急了,这郁老将军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是要让谁和孟家结亲 有一个胆大的记者上前 “郁老将军,请问,你今天说的那位,到底是郁家的哪位少爷啊!” 郁庭霖的脸色一沉,吓得底下举着话筒的记者差点儿没摔倒 “哼!这还用说!当然是郁璟宸了!” 全场哗然! 就连举着话筒的人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郁老将军说,说什么?郁,郁璟宸? 郁,郁,郁璟宸! 啊咧!那可是郁璟宸! 看见台下的人疑惑,孟斐琳把面前的小话筒拉前 柔柔的声音传来 “大家不必疑惑,我之前一直在外留学,大家可能被一些不实的消息所误导,今天,特此澄清,我,孟斐琳和璟宸,是青梅竹马,如今,也终是修成正果” 孟斐琳说完,郁老爷子接着说道 “就是怕你们被之前的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带偏了!所以今天,我郁庭霖在此宣告,郁璟宸的媳妇,我只认斐琳!” “而且,我们两家,已经订婚了” 一直没说话的孟家老爷子,一出声,就是一剂猛药 订婚?不就是订婚了么,祝福祝福!待片刻,什么?竟然已经订婚了! 这是台下所有人的第一感受 今天的瓜,可真是,大得很啊! 而在台下的慕家人,气氛则不是那么的欢快了,他们都在紧张郁璟宸的郁氏国际已经稳压他们一头,现在又有孟家的帮助,那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而角落处的慕北,更是满目狠辣 触及台上的女子的时候,又是满目失望 小琳,你当真如此绝情么?即使那个男人不爱你,甚至,连你们的发布会都没有出席,你也心甘情愿么? 而除了他,还有两人,也是满脸阴沉 “泓辛,你看看人家璟宸已经要成家了,你什么时候也给我整一个孙媳妇回来?” 言平边拍手,边询问着一旁的言泓辛 “泓辛?泓辛!” 猛地一个激灵 “怎么了,爷爷?” 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你是走什么神儿呢!怎么,是不是也羡慕了!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 言平的言语里皆是对孟斐琳的满意 直到身旁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我羡慕?我羡慕个屁,郁孟两家要是能把这婚结成,我就把我的头拧下来给倪予诺玩儿!” “给谁玩儿?” 言泓辛起身 “没谁,爷爷,昨天喝酒喝多了,我先回去了”

章节目录

两位大佬捂好马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深巷伊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巷伊一并收藏两位大佬捂好马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