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府上的人领着,进了俞府的后宅里面,这太师家的宅院比她们家要大的多,燕晗紧紧的跟着自己的二姐姐,生怕走错了找不到路再闹出笑话。 不过片刻,燕晗便见到了那俞璋言的妹妹,神仙的妹妹长得和神仙有几分相似,但是燕晗看着眉眼之间,还是俞璋言更为精致一些,似乎带着男儿的英气,多一分张扬锐利,让人不敢过多直视。 俞璋言的妹妹名叫俞璋若,见了面之后先是和比较相熟的燕颖打了个招呼,又扭头笑眯眯的看了燕晗片刻,拉着姐妹二人的手到了房间里面。 燕晗原本以为,太师的官职比较大,太师的千金过生辰请的人应该也是非常的多,进去了才发现,到了的人并没有多少,不过似乎彼此都格外相熟,一群女孩子饶是平日里被教导的礼仪非常周全,在没有男子的情况下,交谈起来也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二姐燕颖很快就加入了她们的队伍。仿佛自然而然便能融为一体。燕晗则跟着二姐坐在一旁,听二姐的话,认真的吃着面前盘子里的瓜果,别人跟她说话她也有一句答一句,或者安安静静笑眯眯的,若是她说话多了,以后有热闹的事情或者好吃好玩儿的,二姐也就不带她来了。 一群女孩子坐下互相聊了半天,都各自掏出带来的礼物送给俞璋若,俞璋若高高兴兴地收下礼物,作为答谢,邀在座的女孩子去与她们家后花园相连的湖里,欣赏盛夏开的正好的荷花。 乘着一条大船,女孩子们坐在船蓬里,随着船儿的慢慢摇曳,细细的欣赏着两岸的荷花,有的花瓣雪白层层叠叠,有的则透着一丝娇粉,花瓣顶端艳丽的地方,粉色浓重呈现出一抹红来。 燕晗看着,也觉得那荷花格外好看,待靠近了,伸手可以及到长得高的荷花,一群女孩子便都伸着手去摘。燕晗一伸手没有摘到花朵,倒摘了个莲蓬下来,原本要随手扔了,看到手里的莲蓬鼓着几颗饱满的莲子,便悄悄用手抠了抠,将几颗莲子抠下来放进嘴里,咬了两下,觉得不仅新鲜,还别有一番味道。 俞府的这个湖一直连接到京都最大的宁心湖畔,不过恰巧俞府建在了水浅的这边,一到了夏天,乘着船从岸上出发,绵延几里都是盛开的荷花,这里算是整个京都城里独具特色的美景之一。 在湖上转了一圈,船儿开始往回驶去,靠近岸边下船的时候,那俞璋若走得慢了一步,不小心绊了燕晗一下,让燕晗两只脚踩进了水里,裙摆也跟着湿到了膝盖的位置。 为此,那俞璋若深感抱歉,忙唤了丫鬟来,让人带着燕晗去府里换衣服,燕晗看看自己的二姐,见二姐皱着眉头点点头,才老老实实的跟着那丫鬟走了。 到了一间客房里,丫鬟寻送来一身新裁的衣裳,燕晗不多想便换在了身上,发现这衣裳的尺码与她正好,宽窄胖瘦像是正巧为她做的。 换好衣服出了门去,那给她引路的丫鬟已经抱着她的衣服去晒,燕晗站在门前,看着门前各条小路,忘了来时是从哪里过来的。 走了几步,觉得周围的风景越是陌生,燕晗便不敢再走了,只站在树荫下乖乖的等着。 突然之间,一道声音自她身后传来,这次燕晗听了出来,那是俞璋言的声音,声音靠近了,带着些亲昵,一瞬之间便到了她的耳畔。 “小燕晗,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燕晗猛一回头,身体却险些撞上对方,赶紧后退一步,抬起头来道:“衣服湿了,来这里换了衣服,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俞璋言看看燕晗,似乎对她穿上这身衣服感觉非常满意,夸赞道:“嗯,果然人靠衣装,小燕晗还是个美人坯子。” 燕晗得到夸奖,有些不可思议地捧着自己的脸,谦虚道:“我长得不好看的。” “那是他们没有眼光。” “那,谢谢你的夸奖。”燕晗想了想,似乎得了夸奖,是应该感谢对方。 罢了,燕晗很苦恼的问道:“这是你的家,那你一定知道璋若小姐的院子往哪里走吧。” 俞璋言低头看着燕晗,言语带着些玩味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 燕晗想一想,“因为这是你的家,你一定认得路的。” “这是我的家,我便要带你去么?” 燕晗一愣,觉着俞璋言这话说的也有理,脑袋里盘算了一番,试探着道:“那我用王八和你换怎么样?你给我带路,我再送你一只。” 俞璋言抚着额头,当时他在树下看着那爱闭目养神的甲鱼,和那与甲鱼神态一般的姑娘,觉得格外有趣,才张口将那甲鱼要了,结果那甲鱼放进他的园子,又变得没有趣了,而似乎在燕晗心里,每每看到他总要和那甲鱼相提并论一番,这让俞璋言颇为苦恼。 “你就不能将这件事情忘了么?” 燕晗认真的摇摇头。“我记文章时脑袋不太好,但是记事情还是可以记得住的。” 俞璋言无奈,威胁道:“你要是再说这件事情,我就和你哥哥说说,把绣球要回来。” 燕晗即刻闭上了嘴巴,一个字都不再言语。 俞璋言看着燕晗,似乎打过了几次交道,他堂堂太师的嫡长公子,在燕晗心里果真还没有一匹马占的位置多,这让他一向骄傲的心有些挫败,往日里他无论到了哪里,难免会有有心的女子贴上来,想要吸引他的注意,没想到如今他倒贴上来,在燕晗面前还是如同一颗石子投进江湖,未能激起一丝波浪来。 无奈,俞璋言只能单刀直入,试探道:“你一直嫁不出去,我也未曾娶亲,我们两个都是家里一大难题,不如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娶了你怎么样?” 燕晗一听,惊的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愣了片刻,看着俞璋言精致英气的眉眼,良久才回过神来,摇头道:“不行,爹爹说一定要很优秀的姑娘才能配得上你,我又笨又傻,所以我不能嫁给你。” 这是什么道理?俞璋言直起腰来,她自认为不好,反而成了他被拒绝的理由? “谁说你又笨又傻,我偏还不喜欢整日里只知道吟诗绣花的女人,我这太师府里从上到下从老到少从男人到女人,哪个张口闭口都是知乎哲也,无趣的很。” 燕晗没有听出俞璋言言外之意,还热心肠的出主意道:“你也知乎者也,不就和大家一样了么?” 俞璋言笑笑,“这倒是个办法。”说着靠近燕晗一步,看燕晗眸中带起了一丝紧张,便越发靠近了,直将她逼的贴近树干,退无可退。 “小燕晗,我后来发现,心里对你有些意思,我娶了你怎么样?” 燕晗木讷的摇摇头,“不行。”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俞璋言伸手点了点燕晗的鼻尖。“爷看上的东西,还没有跑得了的。” 燕晗被他的气息侵占,觉得自己每个汗毛都感受到了危险,一紧张又撇起了嘴巴,想哭又不敢哭出来。 俞璋言再次挫败,稍稍退开些距离,妥协道:“我刚才是在逗你,你跟着我来。” 燕晗紧张道:“你,你,你要带我去做什么?” “你想要我带你做什么?自然是去找我妹妹,难不成还能立刻拉了你去拜堂成亲?” 燕晗连忙点点头,“对对,我是要去找璋若小姐。我们快走吧!” “哼。”俞璋言极其不满的哼了一声,率先走在了前面,带着燕晗这么一个榆木疙瘩,朝着自己妹妹的院子去了。 直到两个人身影拐弯不见了,俞璋言身边一直跟着的小厮,在不远处朝着这边看来,隔了老远,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小声嘟囔道:“跟一个笨姑娘说的话,比跟京都大半的女子加起来说的都多。”说完后,只能啧啧两声,来表示自己内心的惊奇。 这边燕晗跟着俞璋言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一群姑娘所在的院子,看到自己的二姐,燕晗欢喜的唤了一声。 “二姐。” 燕颖坐在院子里朝着门口看去,原本还为自己这妹妹多事感到心烦,在见到俞家公子立在门口后,便不由得神情变的温柔了几分,起身过去,朝着俞璋言道:“想必是妹妹又迷了路,多谢公子了。” “嗯。” 俞璋言嗯了一声,扫了一眼院子里都往这边含羞看的姑娘,转身便离开了,只有他那妹妹俞璋若,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头,嘴角噙出微微笑意。 生辰宴会结束之后,各家的姑娘都上了马车回家去,俞璋若在书房里找到自己的哥哥,故作夸张的感叹道:“有的人费尽心机利用自己的亲妹子,邀了人家姑娘来,又用尽手段与那姑娘独处,似乎也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俞璋言瞪了自己妹妹一眼,没有出言搭理,只听得妹妹又道:“想那王家三姑娘也是可怜,突然之间就被你这头狼盯上了,这辈子怕是跑不了了。”

章节目录

妖言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王小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王小玥并收藏妖言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