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拉·莫尔蒙。”魔山淡淡说道。 乔拉·莫尔蒙看着魔山,一言不发。他知道丹妮莉丝被软禁起来后,魔山一定会杀了他,因为乔拉自己说过,除非魔山杀了他,否则他是不会离开丹妮莉丝的。 但丹妮莉丝被软禁进了处女居,他不想离开也得离开。如果他坚持,魔山当然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魔山杀人,那就跟碾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魔山坐在铁王座上,就好像一头披着人皮戴着王冠的猛兽,这只猛兽看起来很平静,但他隐藏在身体里的可怕和残暴,乔拉·莫尔蒙心里很清楚。 魔山的目光淡淡的,仿佛看穿了乔拉·莫尔蒙的心思:“乔拉,我有个办法,能让你这样的忠诚骑士待在红堡,并陪伴在丹妮莉丝的身边。” 这正是乔拉·莫尔蒙所希望的!但他知道,那不可能! 乔拉·莫尔蒙依然一言不发的看着魔山。 “砍下你的头,挂在处女居的大门上。”魔山不紧不慢的淡淡说道,“或者,立即滚出君临,一个心跳的时间也不许停留。” “国王陛下,我有另外一个提议。”乔拉·莫尔蒙已萌发死志,并不畏惧隐藏在魔山庞大身躯里的那头可怕的猛兽窜出来,他慢慢的单膝下跪,“请允许我向国王陛下宣誓效忠。” 残暴恐怖的魔山竟然给了他选择生的机会,这令乔拉的心里很诧异,这很意外。 根据乔拉对魔山的了解,在把丹妮莉丝抓起来后,一声令下砍掉他的头才是魔山的行事风格。 但魔山居然还给了另外一个选择:滚出君临城! 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再讲给乔拉·莫尔蒙听,乔拉一定是不会相信的。 对于魔山,乔拉和巴利斯坦、小恶魔、瓦里斯等人都有过共识,那就是残暴恐怖,嗜杀成性。魔山不会放过任何他认为的敌人,任何违逆他心意的人,都极度危险,随时死于非命。 但魔山竟然给了乔拉滚出君临的机会! 他的这种宽容,令乔拉·莫尔蒙很意外。 魔山,七国最恶!以残忍狂暴嗜杀令人畏惧胆寒。 魔山看着乔拉:”乔拉,你想让我容留你在君临,这样你就有机会近距离接近丹妮莉丝,最少,你也距离丹妮莉丝能近一点。你这不是向我宣誓效忠,你这是在轻蔑我。”魔山看一眼身边的执法官亚尔林爵士,只要他一个眼神,亚尔林就会抽出长剑砍下乔拉·莫尔蒙的脑袋,“好吧,我不接受你的效忠,但我给你一个待在君临的机会,罗佛·斯派瑟总司令。” 君临守备队总司令罗佛·斯派瑟走出队列。 “把乔拉·莫尔蒙编进你的守备队中去,喂养战马、修复铠甲、打磨箭矢,乔拉·莫尔蒙应该都能胜任。他的体格不错,手上也应该有些力气。” “遵命,国王陛下。” 罗佛·斯派瑟和乔拉一样高大,但更雄壮,魁梧。他看着乔拉,高声喝道:“曼德尔队长,我给你找了一个喂养战马、修复铠甲、打磨长剑和箭矢的男佣,带他下去。” 曼德尔队长从护卫中跑过来,脸色冷硬如钢铁,他一脸不屑的看着乔拉,他都不屑和乔拉说话,头向外微微一摆,乔拉·莫尔蒙深深的看了一眼魔山,转身向大门走去。曼德尔队长立即跟上。 从此,乔拉·莫尔蒙就成了守备队军中的一名杂役。杂役没有铠甲,没有武器,身穿布衣,是守备队里人人都可以欺负的佣人。 魔山目光看向丹妮莉丝旗下绝对的猛将达里奥,不等他开口,达里奥已经单膝下跪:“国王陛下,我诚心诚意向您投降,以新旧诸神之名,我发誓效忠于陛下,必要的时候,为您献出我的生命。” 魔山看着达里奥,这名来自泰洛西海盗世家的雇佣兵和乔拉·莫尔蒙一样,都是丹妮莉丝的绝对忠臣,乔拉深爱丹妮莉丝,达里奥也一样。丹妮莉丝的美貌无双,令这两名血性汉子痴迷,不可自拔。乔拉是没有机会亲近丹妮莉丝的,丹妮莉丝把他当做了父亲,而达里奥,正年轻英俊,武艺非凡,魅力十足。 “达里奥,我已经给过你效忠我的机会,你曾经是我的侍卫,但在大海战中,你选择了站在丹妮莉丝一边。我不会再接受背叛过我的任何人。”魔山看向亚尔林爵士,“亚尔林,你的剑今天早上磨过吗?” “是的,陛下,每天凌晨,我都要很仔细的磨剑。” “砍掉达里奥的头,再浸满沥青,注意沥青要全部包裹住脑袋,这样才能保存得更长久,不会那么快的腐烂。” “是,陛下。” “把浸满沥青的达里奥的头挂在处女居的大门上,这样丹妮莉丝每次出门,都能看见他。”魔山盯着脸色已经变了的达里奥,“达里奥,我给了你死后也能陪着丹妮莉丝的机会,你不用对我心存感激,这是我对你曾经效忠过我的奖赏。” “陛下,在我做你的侍卫的时候,你承诺过,我随时都可以离开你,回到女王陛下的身边。” “是的,我承诺过。” “所以在大海战中,我选择站到了女王陛下的那边,这并不是背叛。” “好吧,那不是背叛,但很显然那是一个错误,我现在要纠正那个错误。”魔山手一挥,数名金袍士兵奔出,把达里奥抓住,反捆双手,亚尔林爵士把达里奥押了出去。 大厅里很安静,魔山不说话,端坐于铁王座上等待。廷臣武将们,没有一人敢说话,贵妇仕女也没有人敢交头接耳的低语。大家都像极了规规矩矩听课的小学生。 一会儿后,一个铜盘上放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呈现在铁王座下面,魔山看了一眼,说道:“浸满沥青,挂上处女居大门。” “是,陛下。” “血盟卫拉卡洛!”魔山居高临下的傲然看着这名多斯拉克英雄,“你是选择臣服,和你的族人一样,还是选择被斩首,成全你的荣耀?” “陛下,我恳求你,不要将我斩首。”拉卡洛单膝下跪。 多斯拉克人最畏惧的,就是被斩首,人头和身体分离。这违背了他们的信仰,草原之神告诉他们,被斩首的人,无法回到夜的国度,也无法回到兄弟姐妹们的身边,更无法和曾经的家人兄弟同袍们一起骑马奔驰在夜的国度。他们只能堕落进地狱,没有来世,永远被折磨。 魔山看着拉卡洛:“我赦免你的死罪,拉卡洛勇士,丹妮莉丝已经不是你的卡奥,她也不再是大草原的卡丽熙,她是我的囚徒,你自由了。瓦格纳·加尔总司令,给拉卡洛找一艘船,送他离开。” “是,国王陛下。” 海务大臣兼皇家海军总司令瓦格纳·加尔走出御前重臣的队列。本已经做好死亡准备的拉卡洛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向魔山低头致敬。 随即,瓦格纳·加尔把拉卡洛带了出去。 “弥桑黛。”魔山说道。 弥桑黛和灰虫站在一起,她昂起头,胸膛起伏,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死还是活。 魔山处理了四个人,四个人的结局都不相同:巴利斯坦·赛尔弥得到了自由身,离开了;乔拉·莫尔蒙成了君临守备队的一名杂役;达里奥将军被魔山斩首并把首级浸满沥青挂上了处女居大门;拉卡洛得到了赦免并被立即送上船离开这片大陆……现在轮到了她…… 弥桑黛心里对魔山充满了畏惧! 这是个行事难以捉摸的国王,但还好,四个人只死了一人。 “弥桑黛,处女居里的丹妮莉丝需要一个可信的陪伴,你是她的贴身侍女,对不对?” “是的,陛下。” “你可愿意去处女居陪伴丹妮莉丝?” “是的,陛下,我很感激。” “波隆,让你的士兵带弥桑黛去处女居。” “遵命,陛下。” 波隆走出队列,微笑:“弥桑黛,跟我走吧。” “是,多谢将军。” “姬琪、多莉亚、还有那个……谁,你们三位,是丹妮莉丝的侍女,从卓戈·卡奥的时候就一直跟在丹妮莉丝的身边,但现在丹妮莉丝不需要了,你们自由了,快走吧。” 三名侍女又惊又喜,她们这是自由了?! “国王陛下,我们,可以留在君临吗?或者是,必须立即坐船离开?”姬琪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是自由身,想在哪里都可以。如果没有好的去处,可以找伯尼·克里冈大人。” 个子矮矮的伯尼·克里冈面带微笑。他经营着全君临九成以上的女院。 魔山不想逼良为苍,但如果三个女子身上没有钱,想找一个女院的工作,那还是可以做好事的。 “多谢陛下。”三个女子一起低头向国王魔山致意。 伯尼·克里冈说道:“姬琪,如果你们想留在君临,如果你们在君临遇上了什么麻烦,提我的名字,就会有人带你们来见我。”君临街头的流氓地痞,乞丐小偷流浪汉,无处不在的小小鸟,地下赌场、君临高中低档的女院,他们间接的老大,就是伯尼·克里冈。 “多谢大人。”姬琪三女又向伯尼·克里冈致敬,随后,三女迅速离开了王座大厅。伯尼向某处点了点头,一名骑士跟着走出,尾随在三女身后。 伯尼的高档女院里,如果新来三名龙之母丹妮莉丝身边的侍女,这个消息一宣告出去,生意一定是会爆火的,女院的大门是会被挤裂的。只是,这样的生意,已经不再匹配魔山国王的身份。他以前还是流氓头子的时候,是最合适的。还是军务大臣的时候,也说得过去。但坐上了铁王座,好像就不高雅了。不过,伯尼·克里冈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口技天才,他来自街头。 “灰虫!”魔山说道。 灰虫是丹妮莉丝的无垢者军团的首领。他对丹妮莉丝忠诚耿耿。 灰虫冷冷盯着魔山。 “你依然对丹妮莉丝效忠吗?” “是的,国王陛下。” “不怕斩首?” “绝无畏惧,陛下。” “好,很好。那么你得立即坐船回到奴隶湾去了,也许你的女王陛下不久就会回来,重新执掌奴隶湾。如今的奴隶湾,已经变成了一个残酷血腥的地方,丹妮莉丝任命的屠夫国王,正在屠杀她的子民,屠杀任何意见不同者,被丹妮莉丝关闭的角斗场,已经被屠夫国王重新开放,被废除的奴隶制,也已经重新兴旺,每天市场上被买卖的奴隶成百上千,来往奴隶湾贩卖奴隶的船只来来往往生意兴隆。也许丹妮莉丝会驭龙回去,当她赶到奴隶湾的时候,她可能希望能够看见你。” 灰虫长大了嘴无法合拢。 他难以置信,魔山会放了丹妮莉丝?会给她自由?允许她拿回自己的龙并回到奴隶湾?他希望丹妮莉丝回到奴隶湾的时候能有人帮助女王,但魔山为何又先放走了巴利斯坦·赛尔弥和拉卡洛?还斩首了达里奥? 灰虫想不明白! 但他知道自己自由了,丹妮莉丝多半会驭龙回到奴隶湾。而他,正是奴隶湾的人。他的家和根在奴隶湾。 “培提尔大人,请给灰虫一些钱币。”魔山淡淡说道。 培提尔·贝里席走出队列,脸上带着标志性的促狭笑意,他扔给灰虫一个小小的钱袋,里面有数枚金龙,数枚银鹿,一些铜币。 灰虫接住了钱袋,他愣愣的看了好一会魔山,他没有致敬感谢,而是敏捷的转身,随后迅速的走出了王座大厅。 剩下来的将军不足十人了,魔山看着这批人,淡淡说道:“跪下臣服,或者被斩首,浸满沥青挂在处女居的大门上,你们自己选。” 这些将军们面面相觑,他们实在不明白坐在铁王座上的大个子的行事规则和想法,但很快就有一人下跪,然后是第二人,第三人,最后,一共七人一起下跪,向魔山宣誓臣服。 站在贵族队列中的琼恩·坦格利安看着铁王座上的魔山,眼神凛然而敬畏——魔山处理丹妮莉丝旗下的将军们如行云流水,从无滞碍,显然一切都已经深思熟虑。偌大的大厅,那么多的廷臣武将,还有全部的御前重臣,魔山没有征询过任何一个人的意见,就把丹妮莉丝这一行人处理得干干净净明明白白。 琼恩最担心的丹妮莉丝的生命,魔山也给出了明确的希望。 琼恩不由想起了詹德利在神谕指引仪式上说的话:农夫种地,渔民捕鱼,铁匠打铁,士兵打仗,将军领军,神选者坐上铁王座。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999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