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 A+
所属分类:游戏评测
摘要

相信当各位看到TGA的年度RPG入围提名时,许多玩家心里都有所波动。在各大互联网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质疑的声音,认为将这些在玩法上有明显“抄袭“痕迹的游戏纳入提名,是行业与媒体消费公信力的一种变现行为。

相信当各位看到TGA的年度RPG入围提名时,许多玩家心里都有所波动。在各大互联网论坛上,出现了许多质疑的声音,认为将这些在玩法上有明显“抄袭“痕迹的游戏纳入提名,是行业与媒体消费公信力的一种变现行为。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玩法缝合」一直是个在国内游戏圈里老生常谈的话题,每年都有许多看着“眼熟”的游戏在光天化日之下野蛮生长。长期浸淫在这种氛围之下,指望作为鉴赏者和买单人的玩家能有好脸色看,未免也太过强人所难。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2014年被暴雪告翻的《卧龙传说》

然而就在各大互联网游戏社区剑拔弩张的时候,某些同样身为缝合怪的游戏却悄然躲过了舆论的风波,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一款名叫Craftopia《创世理想乡》的游戏。近日,这款 “不想救公主的农夫不是好自动化工程师“的沙盒生存游戏,一举拿下了日本独立游戏大会Indie Expo评选颁发的最佳网络体验奖。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而“玩法抄袭“这一性质相当恶劣的标签,仿佛在这个缝合怪面前失去了应有的威慑力。制作者Pocket Pair甚至能够大大方方地将”没有人比我们更懂缝合“作为游戏的一大卖点,依然在Steam上收获特别好评的用户评价。

另一个同样自诩“究极缝合怪“却又完美逃过制裁的游戏则更让人大跌眼镜。很难想象,以国内大厂一直以来的死板宣发,居然会出现像网易战魂工作室和《重装上阵》这样的游戏。如果你还没吃过这个瓜,那么可以去游戏的B站官方账号上瞅瞅。

《穿越到animal派对被改造成铁豆人结果出错变成赛车踢足球的同时不忘造火箭的老本行还偶尔玩坦克大战和rushB的我在想作为一个铁块除了暖暖还能干什么》

没错,就是上面这个标题长到爆表的视频。在这个视频里,你可以看到《火箭联盟》。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看到《糖豆人》里的一些眼熟关卡。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还别说,这些方块拼凑出来的铁豆人看起来虽然有些笨重,但是玩法copy的还真挺像模像样的。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同样的素材,还用来搭建了一波动物派队山寨版,可以说是效率是非常高了。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网易这波是真的不讲武德,欺负别人《动物派对》跟《糖豆人》还没出手游,就来骗,来抄袭。为了蹭一波流量,就犯这些小聪明。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在一些玩家眼里,网易就一直是玩法嫁接、无性繁殖的工业大厂,虽然这个大家心里基本都有数,但这么多年来官方自己是从来都没松过口的。自己把这些事情抖落出来的情况,还真是头一遭。

难道网易被骂怕了?转了性了?坦白从宽?

但反观各大游戏社区的反馈,《重装上阵》偏偏又是网易旗下被玩家骂得最少的那批游戏。国产游戏,还是网易游戏,头上戴的“缝合怪“帽子比谁都高,居然没有被喷到退圈,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如果不像《创世理想乡》那样拥有所谓的“外国滤镜“,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充当了《重装上阵》身为究极缝合怪的免死金牌呢?或者换一个角度,我们为何只会对某一些缝合怪游戏产生特别强烈的反感?

众所周知,玩法作为构成游戏的核心框架,其实本身就不是铁板一块。作为一种由道具和规则所搭建起来的主观活动,游戏以及构成游戏的玩法,必然都有着强烈的模块性。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而玩法模块化的一个重要典型,就是沙盒创造类游戏。《重装上阵》和《创世理想乡》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众喜闻乐见的缝合怪,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游戏自带的沙盒创造内容。尤其是《重装上阵》,它的创作自由度甚至直逼部分的游戏编辑器。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利用游戏中的编辑功能,《重装上阵》的玩家整出了很多风格完全不同的玩法地图。玩家通过编辑器就做出了上文所说的,既有像《糖豆人》一样的多人对抗竞速,也有《火箭联盟》式的带球破门玩法,甚至还有红白机上经典的《坦克大战》。

虽然这确实是名目张胆的扒皮缝合怪,但重装玩家也不得不承认,能用那些简单的基础功能搭建出这些系统性的玩法,与其说是缝合,实际可能更像是在织布。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而这又引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说网易确实有能力做出像《重装上阵》这样的纯良“缝合怪“,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些劣质的换皮游戏呢?这就跟缝合背后,游戏从业者的立场息息相关了。

在游戏行业有一句公认的名言:如果有钱/权/工期,谁又不想做好游戏呢? 

但是制作团队背后的项目管理以及资本运作是现实的。简而言之,一些人更倾向于把游戏当成一种工业化的娱乐产品,而大多数人只是单纯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打工人,而非创作者。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有些工作室选择了众筹的道路

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其结果必然也会趋向唯一解。而最能让玩家买单的方式自然会成为大家趋之若鹜的模仿对象。要是一个不够,那就模仿两个,啪得一下很快的,随便拼凑一下,看看能不能超级加倍。

我们之所以从心底厌恶这些缝合游戏,也是因为创作者在初衷上就和玩家群体产生了偏离。如果只是用钱来获得快乐,那么玩游戏和嫖娼除了法律界定之外,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相比之下,游戏本身的缝合与否,其实更像是一个导火索式表层问题。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而在面对随之而来的质疑声时,有些官方要么选择装死,要么直接强行往回怼,总之就是突出一个王八念经,毫无幽默感可言。这种沟通态度上的敷衍和居高临下,则是另一个加剧核心玩家对立情绪的诱因。

对付刁民的管用思路或许确实管用,但绝不代表健康,甚至在口碑管理上的恶果已经开始积重难返。无论哪一个玩家社区,对待厂商的预设态度都是杀马之仇不共戴天。像《重装上阵》这样,能在社区里跟玩家打成一片的制作组实在是过于凤毛麟角了。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缝合怪“式的自我调侃只是一个缩影,《重装上阵》的玩家社区有着一种天然的,异常容易来事的奇特活跃性。这也许和制作组对于游戏的创作理念有关。可以说,他们把自由和整活的理念根植进了游戏中的方方面面。

这次的“缝合怪“版本向玩家开放了所有的自定义房间,提供了一个功能齐全的关卡编辑,房主可以对地图的地形环境、道具摆放、玩法规则进行自由修改创造,设计出完全不同的玩法。甚至也可以将自己编辑的关卡上传全服给其他玩家试玩打分。。要知道在设计之初,《重装上阵》是以建造和对抗为核心玩法的沙盒游戏,这么做的结果相当于是为休闲与创造的佛系玩家提供了另一个玩法选择。

明明都是“缝合怪”,这些游戏凭什么能为所欲为?

各大评论区的狂欢

因此,《重装上阵》的评论区和UGC内容呈现出了一片“非常不国内“的状态,乍眼一看,水军少得都让人有点不太习惯。该骂骂,该玩梗玩梗,至于缝不缝合怪这件事,早就没有人真计较了。

最后

如果我们还愿意将游戏当作一种文艺创作,那么所谓的玩法缝合,应该是见招拆招,取长补短,而不是稀里糊涂,甩出来一套“闪电五连鞭”。

就算是像生软这样的欧美RPG大师,也是经过像《旧共和国武士》这样的玩法换皮,才一步步孕育出了像《龙腾世纪》和《质量效应》这样的传世作品。规则和技法的缝合碰撞,本身就是所有文艺创作发展的必然过程。

事实上,我们也并不讨厌缝合这个行为本身,我们只是讨厌工业缝合背后的冷漠和敷衍,讨厌游戏所蕴含的创意与可能性逐渐走向灭亡。

如果可以,我希望所有缝合怪都能像《重装上阵》和《创世理想乡》一样,笑得质朴且开心。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